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浪里舟 > 第38章
    39.三三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抱着他的三三,像捧着一颗活蹦乱跳的心。

    天色阴沉沉的,郑小舟拿了把折叠伞放到包里,快快地下了楼解开车锁,跨上车骑向校门口。这个点沈誉一已经放学了,去晚了那小子又得磨叽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酒红色的衬衫被细细的雨雾洇湿了,穿过几条街道,刚骑到校门口,却听到一个清亮响脆的声音叫他名字,抬头一看,沈誉一两条长腿跨在车子两边,右肩膀斜斜背着一只黑色书包,正咧着嘴冲他笑。

    郑小舟刹车停在他旁边上上下下打量他的造型,好笑地开口道:“你不冷的吗?”

    年轻男孩子穿一身白色球衣,漂亮的肱二头肌赤裸在细雨中。头上勒了根深蓝色运动发带,浅色的头发松松蓬下来,眉眼间英气挡都挡不住,若是他偏头冲你笑一笑,登时便有一群活泼泼幼鸟扑面飞来。

    沈誉一刚打完球,出了一身热汗,闻言便摆出一副可怜相,巴巴儿地瞅着郑小舟:“冷,还饿,想吃点热热的。”

    食堂三楼。

    郑小舟看着麻辣香锅电子秤上的数字,顿时有些后悔了。他自己知道自己能吃,却没想到沈誉一比他还要能吃,他们俩加起来,差不多相当于五六个成年人的饭量。

    来源长佩文学网()

    食堂大妈兴高采烈地看着他划完卡,热情道:“大小伙子就该像你们这样儿,能吃多好呀。”

    郑小舟发现他和沈誉一的确能吃到一起去,口味重,不挑食,吃饭专心不唠嗑。沈誉一在某些方面就像这世界上的第二个他,当然是比他年轻几岁那种。郑小舟有时看着他那双晶亮亮的小孩儿眼睛,心里就不受控制地软下来,一不留神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小舟同志,”沈誉一看样儿是吃饱了,用纸巾擦了擦油嘴,有点骄矜地开口道,“提前跟你说声,待会儿到家有个惊喜。”

    “咋的?你这回考试全及格了?”郑小舟背上包,抬起手想揽着他肩膀往外走,却发现这小子已经高得揽不上了,立马收回手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悠悠荡荡下楼。

    来源长佩文学网()

    沈誉睁大眼睛,涨红了脸,争辩道:“你怎么这样......及格又是什么难事?不过是一次月考,不能作数.....”遂紧紧揽住郑小舟肩膀,低头贴着他耳朵,赌气道:“若是期中考及格了,有奖励吗?”

    郑小舟心里还觉得他有点炫耀身高的意思,薄怒道:“想屁呢你?又不是我考试,还给你奖励,”

    来源长佩文学网()

    沈誉一突然不说话了,搂着他的手臂更使力了,郑小舟抬头看他,发现这小孩正一脸警惕地瞅着一个方向,郑小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楼楼梯口,赭青正微微仰头,抿唇看着他俩,眼睛黑沉沉的,有点阴郁。

    “那人谁啊?”沈誉一有点害怕地开口道,却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肌肉紧实的手臂铁似的箍着他,“干嘛这么瞅着你?不会是变态吧?”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又看我!”沈誉一哭唧唧地往郑小舟身上凑,大型玩偶似的紧紧贴着他下楼。

    郑小舟嘴角抽了抽,低声道:“那我同学,你别跟我装样儿。赶紧的,给你补完课我还得补作业呢。”

    来源长佩文学网()

    沈誉一往下一瞄,却看到刚才那人已经消失了,放松下来,笑嘻嘻地跟在郑小舟身后骑着车,到了校外便和他比肩而行。风夹着细雨鼓动他的球衣,露出一截肌肉简劲的侧腰。

    郑小舟瞟了一眼他斜斜背在右肩的黑书包,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肩膀的黑书包。突然就开始笑起来,骑着车呛着风一下子岔了气,勉强骑到沈誉一家,捂着腹部锁了车。

    来源长佩文学网()

    沈誉一跟在他后面狐疑地看着他,心里正奇怪,从半路上就开始憋着乐,也不知道什么事这么开心。自己看着他笑,心里却不知不觉雀跃起来。

    “是因为我才这么开心吧。”沈誉一傻笑起来。

    大门一开,一坨红棕色的毛团便嗖嗖向两人射来,郑小舟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吓得大叫一声。毛团被沈誉一捧在手心里,却仍然不放弃地拱着脑袋,往郑小舟脸上伸舌头。

    “妈的沈誉一!”郑小舟怒吼道,“这什么玩意儿?”

    沈誉一瞪着眼睛看着他,无辜道:“惊喜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郑小舟抹了一把脸,蹬蹬蹬上了楼,嘴里骂骂咧咧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沈誉一有点难过地抱着四处乱拱的阿拉斯加幼仔,跟在他身后上了楼,喃喃道:“怎么办?小舟同志好像不喜欢我们。”

    “可是我们三三这么可爱?怎么可以不喜欢我们呢?”沈誉一抱着狗坐在书桌前,大声控诉道。

    郑小舟有点头疼地打开书包,掏出教材和笔记,问道:“你妈让你在家里养狗?”

    沈誉一嘿嘿两声笑,有点骄傲的样子:“她不愿意又怎样?我哥送我的狗,她不愿意也得养。”

    郑小舟吃了一惊,皱眉问道:“沈斯容?”

    “我哥对我可好了。”沈誉一见他皱眉,以为他对沈斯容有什么误解,急忙辩解道,“你别看他平时不怎么理人,其实心很软的。我们家......也就我哥在乎我,真的。他一出国就给我寄东西,寄了好多呢。喏,这个,叫什么,彭罗斯阶梯,挂那儿了。我哥亲手画的,好看吧?”

    那幅黑白色调的石版画孤零零挂在白墙上,笔触复杂细密,人的目光沿着它的台阶盘旋而上,却始终处于同一个平面,一次又一次回到它原来的位置。郑小舟看了半天,莫名觉得一阵胆寒,回头看到沈誉一期待的眼神,强自按捺下心里的异感,敷衍道:“挺好看。”

    “我哥一个人在国外,可能有点想家。”沈誉一说道。那狗儿跳脱得厉害,从沈誉一怀里挣脱出来,奶叫着往郑小舟怀里扑。郑小舟躲避这它水淋淋的舌头,无奈道:“这玩意怎么这么粘人?”

    沈誉一见势也往他这边蹭,哼哼道:“玩意?他叫三三。我哥说了,三是个很好的数字。”

    郑小舟状作无意地问了一嘴:“为啥?”

    沈誉一想了一会,含糊道:“什么三角形啥的,我忘了,我哥他说话总神神道道的,智商高的人都那样。嘿嘿,好在他现在愿意搭理我了。”

    郑小舟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小学的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面色恹恹地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字,劣质粉笔在绿毛玻璃上滋滋作响,留下一行浅淡字迹来。

    等边三角形是世界上最稳定的结构。

    郑小舟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结论来,但他一想起沈斯容往自己身下捅刀子的苍白侧脸,总觉得一阵恶寒。犹豫了半天,还是和沈誉一说道:“你哥......有时候可能不太正常,你还是离他远点吧。”

    “我哥是天才,天才哪有正常的?”沈誉一奇怪地看向郑小舟,语气里是一贯的崇拜。郑小舟看了他半天,把他的月考试卷展开,催促道:“别扯没用的了,快点看题。”

    那只毛头憨脑的阿拉斯加拱着郑小舟的小腹,短手短脚的,抱着就是一团活肉,像一颗乱跳的小心脏。

    来源长佩文学网()

    郑小舟看着它,目光静下来。

    可能沈斯容对自己弟弟是正常的吧。小孩这东西其实还是挺敏感的,对他是不是真心好,应该还是能辨别出来的。郑小舟突然不想掺和他们兄弟间的事了,沈斯容那种神经病他是真的招惹不起。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