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星逐 > 第41章
    回头看了眼旁边睡的正酣的人,适才在梦里抬不起的胳膊,此刻被对方沉沉枕着。

    心有余悸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六点刚过,窗帘缝里投进一丝晨光。

    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电,空调早就不制冷了,两人浑身被汗浸湿,皮肤黏在一起,拓军缓缓离开时,竟然有种将徐以恒从自己身上剥离的失落感。

    徐以恒从小在国外长大,对国内根深蒂固的这些传统观念并不以为然,可拓军不是。

    即使他这些年再不提起,可当年那口名为“公序良俗”的深井是如何将他淹没的,他仍历历在目。

    他绝不要自己捧在手上的星星,重蹈自己的覆辙。

    比起未知的将来,迅速规避徐以恒当下可能面临的那些,汹涌而至的精神伤害才更为重要。

    心里左右权衡了片刻,觉得这事绝不能一拖再拖,将公关公司发来的初步方案又看了几遍后,立刻给对方打了一半定金,要求对方即刻着手处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徐以恒醒来时已日上三竿。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今天难得不用去练习,也不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出门溜达,俩人干脆在家抱着游戏机消磨时间。

    “请专业的公关公司贵吗?”徐以恒边捏着手柄操纵屏幕上的跑车边问道。

    “还行。”拓军淡淡地答道:“,昨天谈了一家,发来份初步方案,你要看吗?”企图转移重点。

    “我看字费劲儿,你决定吧。”徐以恒摇摇头。

    拓军以为钱的事被敷衍过去了,刚准备送口气,恰好一关结束,只见徐以恒转过头又问道:“还行的价格是多少?你说过自己不攒钱,准备怎么付这笔钱?”

    “有办法。”拓军不想就这件事继续讨论,站起来朝厨房走去,问:“想喝饮料还是吃水果?”

    徐以恒不吭声,就一直看着拓军动作,将他的欲盖弥彰和眼下的暗沉都看了个仔细,最后转过身,看着电视机画面轻声说:“哥,别一个人硬撑,也别做超出能力范围的事。”

    来源长佩文学网()

    直到拓军走回自己眼前,徐以恒才抬起头继续说:“你别忘了,我还有个超级有钱的妈,打招呼就能解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说着抓了抓头发,怪不好意思的,“大不了骗她花完钱再逃跑,以后挣了钱再还她。”

    拓军单膝跪在徐以恒面前,将他的手捏在掌心里。

    “我既是第一次做男朋友,也是第一次做经纪人,有很多于我来说全新的事物都还在学习中,所以有些时候看起来会……有点应接不暇。”

    来源长佩文学网()

    拓军手掌稍稍用力,捏紧徐以恒的,“但当你遇到麻烦事时,我首先还是会按照男朋友的行为方式去思考、去解决,因为我有保护自己伴侣的义务,如果我一点压力都抗不得,遇到大小事都想去寻求你家的帮助……”

    说到这里,甄慧厌恶表情的又浮上脑海。

    “等你和家里出柜的时候,你母亲肯定认为我不是合格的另一半。”

    拓军吻徐以恒。

    “没准我现在多辛苦一点,你以后出柜时就能顺利一点,为咱们以后的幸福生活打好坚实的基础。”说完自顾笑了起来,仿佛真的看到两人相濡以沫的小日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说不过你。”

    徐以恒左手勾住拓军的后颈,右手轻抚拓军的黑眼圈,终究没舍得再争。

    “总之答应我,别死撑,有事商量,好吗?”

    拓军点点头,再次问道:“吃水果还是喝饮料?”

    “切成小块的西瓜,谢谢!”徐以恒松开手,继续游戏。

    拓军端着切好的西瓜正要送去徐以恒面前时,看到餐桌上被静音的手机亮起来了。

    几个未接和一条来自拓然的信息。

    来源长佩文学网()

    点开后,只有简短的一句,“哥,回电话。”

    拓军将手机装进口袋,将西瓜碗放在茶几上,插了一块送进徐以恒嘴里,嘱咐道:“你先玩,我去超市买点菜,很快回来。”

    “嗯。”徐以恒腾不开嘴,点头答应。

    拓军下楼后,在空荡荡的小区花园里找了张长椅坐下,先给自己点了根烟,随后才拨通拓然的电话。

    拓然从没这么急着找过自己。

    来源长佩文学网()

    “哥。”

    “出什么事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徐以恒是谁?”

    他妈的甄慧!

    拓军没回答,狠狠吸口烟,继续问:“先说你那边怎么了?”

    “我们的公司被恶意针对了。”

    拓然说的是自己和老公一起开办的小IT公司。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一开始只是被截胡了几个项目,还没觉出有什么不对,但是有一天,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说近期的针对行为都是因为你个人和徐以恒产生的,给你打电话你自然会明白。”

    直到给拓军打电话之前,她已经翻来覆去把这事分析了好几遍,大概摸清了一点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理那通电话,该干什么干什么,但近一个月之内,公司里五个技术员被高薪,不,被天价挖走三个,最主要的是这些人根本就不值那个价!一直以来的对家公司也被人注资,近期处处打压,还在行业里抹黑我们,导致现在根本没有项目愿意找我们。”

    “哥……”拓然犹豫说道:“其实我不太愿意给你打这通电话的,这事的原因我也能猜到一点儿。”

    “嗯,就是你猜的那样。”

    “但是……我那小公司,真的要撑不下去了。”拓然越说声音越小。

    “爸妈那边呢?”拓军又点起一支烟。

    “昨天给我打过电话,也被波及了。”拓然一想起爸爸骂骂咧咧的那通电话就头疼。

    来源长佩文学网()

    “难为你了,肯定骂的很难听。”

    拓军面无表情,仰头望着天空中逐渐聚拢的乌云。

    来源长佩文学网()

    马上要把自己笼罩了。

    “哥,”拓然问:“你很喜欢他吗?”

    “是啊。”

    电话两端一起沉默半晌,最后拓然先狠狠地开了口,“他妈的,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旧社会打压那套?”她顿了顿,又说:“哥,你放心谈恋爱,大不了这小破公司老娘不开了!”

    拓军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妹妹,记忆中从小温温柔柔的那个小女孩,现在不仅会说脏话,还能自称“老娘”了。

    不过,她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娘。

    大家都在成长。

    只有自己停在原地。

    “别担心。”拓军站起身,将烟头在垃圾桶上摁灭,“我去解决。”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