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渣渣年代 > 女孩
    周末时,苏子川又放了左风鸽子了。萧蔷在准备考试,她真要走了。他去隔壁陪她,纸堆书海里遨游。外面楼里有人在听老旧的收音机,声音很大,但苏子川还是睡着了,萧蔷停了下来。她看了他半天,俯身过来偷偷亲了他一下。

    “苏子川,”她轻轻喊他,没有回应,她摇摇笔,没有摇醒他。

    “死鬼,不珍惜我,我……”

    她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走的那天,是周二,萧蔷的车是早上九点,到点的时候苏子川上课借口肚子痛跑出去,在厕所外面给萧蔷打电话。萧蔷话说得很少,最后说:“死苏子川,不许找女朋友,听到没有。你肯定会让女生伤心的,不许伤害其他女孩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那么好,怎么会伤害别人呢?”苏子川大言不惭,眼睛转来转去地望风。突如其来,一声随着风来的细小咳嗽,林洱从女厕出来了。她脸色苍白,看见苏子川,笑了一下。

    “你还好吗?”苏子川挂了电话,去洗手,林洱也洗手。水冰凉的,苏子川看她脸色就知道她是生理期了,因为苏子川他妈身体也不怎么好。于是苏子川说:“肚子痛就别碰冷水了。”

    林洱抬眼看他,苏子川还是一脸正经:“用热水。”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以前妈妈肚子疼,是疼得那天都不能工作的,苏子川放了学回来就守在她身边,给她熬药,还会为她揉揉肚子,用暖水宝给她供暖。

    “哪里有热水呀。”林洱声音轻轻的,一点也不像刚才还在耳边的萧蔷那般尖锐而甜腻。

    “你没有吗?”,林洱摇摇头,苏子川说:“我有。”

    正好下课了,苏子川带着林洱到了教室门口,万圣和左风各自伸着脑袋看他俩。苏子川从书包里摸出自己的水杯,找了个空地,把里面的热水倒给林洱。热水溅在地上,冒起浅浅的雾,姑娘的手细细白白的,有点冻红。身后有起哄的声音,苏子川也不理,左风捂住心口,有种大业完成的自豪感。

    来源长佩文学网()

    最后,林洱问:“你对谁都那么好吗?”

    “这不是很正常吗。”苏子川没觉得有什么。

    她说:“大概知道张主任为什么喜欢你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苏子川突然笑起来,他觉得很开心,眼睛里有花似的:“你不也喜欢我吗?”

    苏子川走过厕所旁边的白色石楠树丛时,突然听见一声口哨。他停下来,看见一个矮矮的男生,仔细一看,是个女生。苏子川左右看,发现她是在给自己吹口哨,于是盯着她看。

    左风戴着个帽子鬼鬼祟祟地走过来,拿头顶他:“干啥呢。”

    苏子川指她,

    “那女的有毛病。”

    “谁啊。”左风伸长脖子看,那女生也不躲,左风看了两秒。

    “你不觉得人家头发好看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女孩子一个菠萝头,左风觉得还是可爱,苏子川皱眉:“哪里好看了。”

    左风不管,拉着他,“走了走了,有事呢。”

    来源长佩文学网()

    左风是来踩点的。在身边一堆损友的建议和怂恿下,他终于准备向人生的初恋发出进攻。心仪的校花叫莫梦然,家住青阳川高中后面的家属区,是学校从高中部借来的代课政治老师莫老师的女儿。莫梦然有天生卷卷的长发,肤色洁白,背个书包踩小皮鞋,像个洋娃娃。莫梦然身体不好,不喜欢吵,在学校里几乎不怎么出教室,出了教室就是去办公室坐着,放了学就跟她叔叔一起坐小电动车回家了。左风在学校里根本就摸不了她的影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莫梦然要生日了,此事变得很急迫。

    于是他逃课拉着苏子川来高中部踩点,苏子川犹豫再三,架不住左风的哭喊:你不能为了爱来不来的张思竞枯坐教室,让我一个人深入虎穴啊。苏子川心理建设告诉自己说张思竞不会来查课,跟着左风跑出来了,坐了公车,穿越小半个城市到了这边的青阳川高中。

    左风在教师居住区找来找去没头脑,苏子川在后面晃来晃去不高兴,总觉得张思竞会查课,查到他逃课就完了,苏子川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一点形象就没了。

    左风在问了几个人,终于搞出了点眉目出来。

    “她叔叔家在那边,她应该会在这条路回家。”左风指着明路,美滋滋。

    苏子川说:“我们多看几天,查清楚再说吧。”

    “你还陪我啊?”左风喜出望外。

    “要做就一次做好。”苏子川认真:“下次把万圣也带上,不能老他一个人谈恋爱。”

    如虎添翼,左风更美滋滋了。初二的晚自习七点就下,他们三个人提前逃课坐车跑到地方躲起来,观察莫梦然的回家路线。经常苏子川和万圣躲在草丛后面啃鸡腿,只有左风一个人在前面盯。小奉叔转战高中部了,旧人相见,分外亲切,苏子川拿出了压岁钱,买了仨鸡腿。左风忙着呢不吃,苏子川瘪瘪嘴,很开心的吃完了俩。

    来源长佩文学网()

    正舔手滋滋响的时候,左风低声:“来了!”

    苏子川赶紧把手放在他身上擦干净了。他们三个人猫着腰,随着那个纤细的身影,在半人高的草丛背后慢慢移动,如墓园里的恶鬼一样,盯着鲜美的猎物,垂涎三尺。

    “喂,你们干啥呢。”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一声幽细的鬼叫突然响起,左风吓了一大跳,回头看,树丛外面一个女生弯着腰看他们。苏子川仔细一看,是那个石楠树下的女孩子。

    “哎呀吓死我了,你谁啊。”

    左风捂住心口,又示意她别说话,女生摇了摇身体:“我安杏啊,你不记得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她又看苏子川:“原来你是和他们一起来的,我说没有见过你。”

    “你谁啊。”左风暗自骂人,眼神还盯着前面。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想追莫梦然?”安杏抬头看了一眼远处莫梦然还在摇曳的身姿,问他。万圣和苏子川面面相觑,左风皱眉,想让她闭嘴。

    察觉到三个人的脸色并不好,矮矮的女孩站直腰:“那我去给你们叫她喽,你们躲躲藏藏做什么?”

    他们赶紧出手拉她,巷子深处的莫梦然听到声音,回头看。路灯下什么也没有,她有点害怕,讨厌这条路的漫长,裹紧衣服就往家跑了。

    三个男生把女孩子拉进草丛来,她踩了万圣一脚,踢倒了装鸡腿的碗。苏子川很心疼,伸手去捡半只鸡腿,没法吃了,他只能舔舔手指。左风拽住她,恶狠狠的:“你想干什么!”

    安杏反问他:“记得我吗?我记得你们两个。”她圆溜溜的眼睛望向木呆呆的苏子川。

    万圣率先想起来了,推左风:“她是健身房里那个大哥的,那个女朋友啊,你忘了?”

    左风想起来了,上周去表哥的健身房,里面有个失学青年做古惑仔的,叫乌鸦,他有个矮小的女朋友,好像就是眼前的安杏。安杏一个初中女生的体格,站在那么高壮而庸俗的男人身边,非常不和谐,像大土堆边飞入的一只小鸟,一只灵巧而灰色的小鸟。

    来源长佩文学网()

    当时互换了学校和身份,安杏笑嘻嘻的,说以后要一起玩,但左风他们都把它当成一个笑话。现在,左风凶她:“你不和你大哥玩,烦我们干啥。”

    来源长佩文学网()

    “想看哥哥们做什么呀。”安杏笑起来。她的声音比较粗,沙哑,笑起来并不动听。这个笑声没有勾起左风他们的怜悯之心,反觉得她很可恶,左风浑身犯腻:“别叫我哥哥。”

    “你到底想做什么?”万圣问。

    来源长佩文学网()

    “就是看你们好奇啊。”

    “有啥好奇的。”万圣也粗声粗气:“快回去,你那么矮,待会儿遇到坏人。”

    来源长佩文学网()

    安杏笑了一下,忽然抓住万圣的手,万圣一抖,甩开了,她转而抓住苏子川的。

    “我好无聊啊,你们来我学校,我也想去你们学校玩。做个交易吧!听说初中部变化很大,我有点想念它呢。”

    “怎么样?”她说:“带我去你们学校玩玩嘛。”

    “玩个屁,张主任逮到你,我们都玩完。”左风很凶。

    “那我明天就对莫老师说有三个人跟踪她女儿,被抓吧你们。”她吐吐舌头,打算站起来:“莫老师最疼爱她女儿了,莫梦然也绝对不会理你们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左风很害怕,不知道这个妖女要干嘛。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干嘛想去初中玩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就是想去啊。”

    “青阳川现在管得特别严。”

    “我在那儿读初中的啊,听说里面变了,也不知道什么样了。而且,也想看看哥哥们住的地方什么样,哥哥一定有办法的对不。”

    来源长佩文学网()

    左风浑身难受:“哎呀不要叫我哥哥了,真是烦,带你去就好了!不许和莫老师告状。”

    “嘻嘻。”

    安杏抓左风,左风觉得这姑娘特别腻人,被她抓心里发麻。他看安杏,浑白的灯光下,安杏很瘦弱,脸上都能看到骨头了,抓他的手也瘦骨嶙峋的。看她怪可怜的样子,左风有点不忍心凶她了。

    “你怎么那么瘦啊,没吃饭吗。”

    “胃口不好。”

    安杏大咧咧地站起来,左风又把她抓下去:“那你就是我们的共犯了,听到没有。”

    “什么共犯。”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要追莫梦然,你要帮我。”

    “我很忙哎大哥。”

    “你闲得要死。”

    左风继续说:“你在她家附近,你帮我看着,有谁对莫梦然有非分之想的,把他带到我面前来,我要教训他!”

    安杏笑起来:“你?”

    来源长佩文学网()

    左风向她亮了亮胳膊上肥肉下的肌肉,安杏瘪嘴:“得了吧,多练练。”

    左风站起来了,拉他们:“走,我请你吃饭,看你瘦的那样。”

    安杏又笑起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晚上左风掏腰包请他们吃酸辣粉,吃得满后背汗水。出来时夜深了,左风说送安杏回学校,安杏不回去,反而走了一条相反的路,应该是去她的男朋友家吧。她一个人弱弱的身影,被路灯拉长,又消失在深处。她回头,向他们招手:“回去吧!”

    来源长佩文学网()

    左风担心她被风吹倒什么的,又看了一会儿,才和万圣苏子川一起回去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