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养的崽最后都—— > 25.第 25 章
    封雪今天是来探班的, 并不打算呆得太久。

    本来这个时候就比较晚了,她再待下去可能会耽误小孩们的训练或者睡眠,他们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好成绩, 她不想自己探个班就把他们拖下去了。

    更何况,明天封雪还约了投资方那边谈《听你的声音》的项目合作, 这地方偏僻得很,她大清早就得走,再不回去今晚就别想睡了。

    她直起身来, 问道:“你们想要什么东西吗, 我下次给你们带过来。”

    小孩们本来张口就要说, 但想想平时成阳给他们的零食都已经够了, 堆得吃都吃不完, 便摇了摇头, 问道:“封雪姐,你要走了吗?”

    封雪微微点头。

    既然他们什么都知道, 那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小孩们顿时间,眼里全都是失望。

    封雪无奈道:“怎么, 还想要我留宿在这里啊?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们还要不要睡觉?”

    平时成阳的经纪人过来的时候, 这个时间也应该走了,小孩们拿汤雁做比较, 在心里盘算了会, 又觉得没那么难接受了, 问道:“那封雪姐下次是什么时候过来啊?”

    “你们什么时候公开表演?”封雪问。

    “下下周吧。”小孩道。

    “还还好, 没和你们井铭哥的时间冲突。”封雪道:“我下周还要去陪他们录个公演,然后下下周过来陪你们录。”

    本来以为她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谁知道小孩还是不满意,嘟囔道:“人家成阳的经纪人都是天天来的。”

    “天天来?”封雪还真是吃了一惊,问道:“她怎么来啊?”

    这地方这么远,还能天天来,那对成阳是真爱吧!

    再说了,那也得有关系才能天天进来吧。选手现在半封闭,每次探班都得提前打招呼呢。

    封雪愈发觉得成阳的背景不简单,不自觉有点担忧,不知道小孩跟他在一起玩会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毕竟家大业大,纷争也多,这圈子乱着呢。

    “开车来啊。”小孩回答了她刚刚的问题。

    封雪:“……”

    她心里瞬间就佛了。

    那人家天天来还是有道理的。

    她这个穷逼连车都买不起,可不就输在起跑线上了吗?

    再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封雪就不再留恋,准备离开了。

    团团团的小孩们连忙站起来送她,直送到了大门口,才和封雪挥手告别。

    封雪莫名的,总觉得他们比以前黏人的多,也想不通为什么。难道是因为离开了才值得珍惜?以前天天见面不觉得,现在分开就想啦?

    封雪被自己念头逗笑了,觉得这算个什么事儿呀。

    幼鸟都是要离巢的,更何况把他们送来参加节目就是为了锻炼他们啊,哪儿能天天黏着。

    她想到这里的时候,还站在门口,拿起手机来看自己定的酒店位置,然后打车。

    正在这时,一辆红色的车停在了大门口,汤雁从里面走了出来,正好面对着封雪。

    封雪看她好像是要往里面去的,冲着她笑了笑,稍微往旁边挪了点位置,尽量不挡路。

    汤雁则是在看到她的瞬间,有点微微的讶异:“封总?”

    她还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封雪。

    按照成阳的说法,这位经纪人不是从来不探班,对她家新人特别冷漠吗?

    封雪被她这个称呼吓了一跳,连忙道:“不敢当不敢当!请问您……怎么称呼?”

    汤雁自报了姓名,然后跟她握手,道:“我是成阳的经纪人。”

    封雪恍然大悟,伸出手来。

    可两只手还没交叠在一起呢,她就见汤雁微微一笑,道:“封总现在是森林文化的艺人总监,和天悦文化的安宁平起平坐,当得起这个称呼。”

    封雪:“……”

    她的手顿住,猛地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她。

    不是,这人到底什么意思,怎么刚见面就吹个如此大的彩虹屁?

    她算是个什么东西,敢跟安宁平起平坐?

    这要让安宁知道,她还活不活?

    封雪的心里瞬间警惕起来,生怕这位经纪人特地认出自己,是别有用心,和她快速握了手后,便道:“很高兴遇到你,你还有什么事就赶紧去办吧,我不耽误你了。”

    这逐客令下得已经够明显了,汤雁却好像没感觉似的,笑道:“没事,你是刚刚探完班,准备回去了?”

    “是啊。”封雪立马把手机打车软件亮了出来,生怕汤雁说要送她,道:“正在打车。”

    结果汤雁还真的道:“我还说送你呢。”

    “不用不用。”封雪感觉跟她在一起跟个犯罪分子似的,指不定就能听到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连忙道:“你赶紧去忙吧。”

    汤雁这下终于没多说了,冲着她笑了笑,走了进去。

    等她进了大门,封雪终于松了口气,感觉满脑门都是冷汗。

    等四周寂静下来,没人经过也没有风吹的时候,封雪蹲在地上,瞅着一直没反应的打车软件,慢慢的思考起今天的事情来。

    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可是怎么都说不上来。

    或许是因为小孩进节目这段时间成长得太快,又或者是他们突然变得黏人的举动,再或者是成阳那漫不经心的笑,她心里隐隐约约约的,有点担心。

    要不要提醒下小孩们,在圈内混的时候保护好自己?

    封雪沉思着,在脑中理着事件,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等她回过神来,低头看手机时,这才惊觉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打的车居然半点动静都没有。

    然后就在这时,汤雁从里面款款走了出来。

    她遥遥看去,发现自己进去的时候封雪是什么姿势,出来的时候还是什么姿势。

    她不用猜就知道封雪打不到车,心里格外的想笑,非要装作讶异:“啊,封总,你怎么还在这里?”

    封雪:“……”

    她当然不会说自己打不到车,但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搪塞,索性没说话。

    汤雁便笑着道:“不然我送你?”

    这句话今晚她已经说第二次了,封雪不由掀起眼帘看着她。

    此时,她已经大抵想明白了,这位汤雁,应该是早就认识或者了解她,并且极力想跟她接触的,否则就她这么个火锅店员工,怎么会值得她如此殷勤,又是夸又是送的。

    封雪不知她的目的,思索半晌后,起身道:“行,那就麻烦你了。”

    不如先接触,再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汤雁的车算不上多贵,但是实用,坐起来还舒服。

    她一看就像是经常自己开车出来的,手法非常熟练,甚至还能腾出空来跟封雪闲聊,张口就道:“封总现在可算是平步青云了。”

    抱着打探清楚的想法,封雪也就没刚开始那么慌张了,但还是谨慎答道:“我事业才刚刚起步,哪儿比得上汤总。”

    汤雁笑道:“封总这就是妄自菲薄了,你的业务能力那是被交口称赞过的,我可不敢比,还想着找机会跟你学习学习呢。”

    跟她学习什么业务能力啊?学习怎么狐假虎威吗?

    封雪震惊了,真没想到这人为了吹捧她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

    她忍不住问道:“汤总是不是不知道我现在还哪儿上班?”

    汤雁当然知道,但也没怎么在意,微笑道:“工作环境固然是会有暂时的制约作用,但是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会永远呆在浅溪的,封总你自己想跳出来的话,谁能拦得住你?”

    得了吧,她是不知道她在天悦的面试死的多惨吧。

    封雪的心情有点一言难尽,道:“我什么能力就呆什么样的环境,还能换到哪儿去?”

    话刚出口,她骤然福至心灵,想到了点别的东西。

    等等,汤雁刚刚说别人对自己交口称赞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特地讨论过自己?

    她现在并不出名,唯一能稍微说得出来,让别人讨论的,还能是什么呢?

    不就是那天晚上斗走了周导和杨甘,又让安宁送鞋的事情么!

    难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她一战成名了?

    封雪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得差点没跳起来,然后怔怔的跌坐在沙发上,脑子里面有无数个念头瞬间涌出。

    先是震惊而高兴的,她要是真这么成名了,那以后谁还敢瞧不起她啊?

    连杨甘和周导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还会怕谁吗?

    但是更多的是后怕和忐忑,安宁如果知道自己靠这种方式名声在外,到底会怎么想她?这种大佬居然给自己提鞋,难道听起来不会是种侮辱吗?自己难道不是彻底得罪死她了吗?

    越想,封雪就越是坐立难安,感觉座位上有针似的,让她越发的焦躁。

    汤雁毫无所觉,好似根本就不知道她内心的惊涛骇浪般,笑着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去天悦啊,我听说安总监很看好你。”

    “轰隆”一声,仿佛有惊雷在封雪脑中炸开。

    果然,她没猜错,大家特意讨论过的那件事,正是那天晚上自己在酒店的所作所为。

    封雪如醍醐灌顶般,瞬间想起了今天来接她的那个负责人难得的好态度,还有他临走时跟自己说的那句话:“没事,以后合作的机会多着呢。”

    那个负责人早就听说了她和安宁的关系,在有意无意的讨好她。

    而现在,汤雁将自己请上车,不留余力的吹捧自己,则是在试探自己和安宁的关系。

    封雪就像是开了窍,在发现其他人的目的都已经清晰了后,突然冷静了下来。

    车内安静了片刻,封雪镇定的回答道:“我进不去天悦啊,当时被安宁姐拒得可惨了。”

    汤雁神色登时一凛。

    这句话说到关键了。

    她就是想知道,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安宁到底是不是真的看重她?

    若是真的有这回事,可为什么封雪现在还在破公司?

    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微微挑眉:“怎么会呢?”

    “那怎么不会,就是实力不行,所以汤总你说我业务能力强可真的是吓死我了。”封雪越说,紧绷的背就越是放松,自然而然的道:“安宁姐说我过去只能做助理,我当时挺心高气傲的,没同意。然后他就把我拒绝了,你看我现在不还是在火锅店呆着么?”

    火锅店现在都已经成了她自黑的梗了,汤雁不动声色的皱眉,侧头看了她一眼。

    封雪神色坦然,任由汤雁猜测。

    她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尽量撇清自己和安宁的关系。

    流言向来是越演越烈,她狐假虎威也罢,怕的是谣传导致比狐假虎威更严重的后果。

    她敬重安宁,自然不能利用她的名声作威作福,给她添麻烦,更不想惹恼了她。

    这番话似乎成功的说服了汤雁,她半晌都没说出话,好似在沉思。

    过了会,汤雁突的笑了声,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语气里仍然是客客气气的,好像没有半点变化,“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说不定封总你只是机遇不好,等转机到了,肯定会变好的。”

    封雪听着语气,就知道她信了大半,不由得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借你吉言。”

    没过多久,车停在了封雪定的酒店门口。

    封雪跟汤雁表达了感谢,然后回到了房间,脱掉鞋子,把自己狠狠的砸在了床上。

    疲惫瞬间全部涌了上来,封雪只觉太阳穴隐隐作痛,脑子里面乱成一团。

    还是找时间去跟安宁说清楚吧?

    对方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有很多人误会了自己和她的关系?

    如果自己无意间利用安宁的裙带关系,拿到了许多本该不属于自己的资源,事后又会给她惹多少麻烦?她到底又会不会看低自己呢?

    封雪心绪烦乱,实在没想到只是要个赔偿,会产生这么大的后遗症。

    她说不清楚是福是祸,只能尽量放空自己不要去想,跟安宁见了面再说。

    这样自我宽慰着,封雪深深的吸了口气,狠狠闭上了眼。

    此时,天悦大厦,安宁还没下班。

    她快速的翻看着手里面的文件,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稍稍吐了口气,抬起头道:“九哥,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陆久坐在沙发上,正低垂着眼帘看谱子。他面前的茶水还是两个小时前安宁倒的,现在已经全凉了,他都半口没动。

    听到安宁的话,他微微抬起眼帘,“那就这样?”

    “嗯。”安宁点头:“明天我找人协助你。”

    她刚刚看的这些东西,是陆久新工作室的筹备文件,这个工作室这次不挂名在天悦名下了,有很多程序需要自己去跑通,安宁反复确认多次,觉得可以直接开始执行。

    既然说定,两人也就不再谈这个。安宁把文件递还给他时,突然想起个事,问道:“最近你有没有听到点什么流言?”

    陆久侧头看她。

    “就是说我和封雪关系的。”安宁微微勾起点笑意,“我去酒店给她送鞋的那天晚,上她一战成名,顺带还成为了我的新欢。这件事,不知道你听说过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