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啧,她竟然 > 24.第 24 章
    大学北路外面有一片人烟稀少的写字楼, 出了师大校门走过去要用十多分钟, 离的挺远, 所以那边基本上师大的人都不会过去。

    林知梁找阮行筝看过论文, 半个小时后,她来到了这里写字楼下面的一个停车场。

    拉开那辆大G的副驾驶车门, 伸开长腿跨上去,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问:“怎么没回去,今天不忙吗?”

    梁岂别漫不经心的偏过头来看她,将浓密的黑眉挑起一道弧, 用眉锋指向她, “昨天你煞费苦心的找我吃饭,好专门把U盘落在我车上, 今天一大早吵醒我, 让我跑这一趟, 心眼子都使出花来了,你累不累?”

    林知梁神色变了几变, 伸出手指挠了挠耳后,脸上挂起了微微的红, 让人以为她像是马上要因为被人拆除而露出窘迫和抱歉,可最后,她还是抿起嘴角忍不住笑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故意的?”

    “就你这样的主动找我吃饭, 还能出什么好鸟——你就这么扔我车上, 要是晚上真有其他人坐我的副驾驶, 把你这小小的U盘蹭丢了我也找不着。”

    知梁满不在乎的笑,“丢了也没办法,只好再写一份了。”

    梁岂别拧起嘴角狞笑一声,“你重写不要紧,遛我怎么算?林知梁,你当我是什么人,敢遛我玩,你想过怎么承担后果吗?”

    他伸手捏住了知梁的后颈,满带着压力魄力的慢慢逼近,一双深邃的眼睛在知梁面前渐渐放大,几乎能看得清长而漆黑的睫毛,“你一大早让我跑过来是想干什么,说说看能不能值回我这趟油钱。”

    男人从驾驶座俯身过来,距离太过接近了,被那双眼睛注视着,知梁脸颊红起来,不适的躲开了他的目光,将自己朝下缩缩身子,使劲往背后的座椅里藏。

    她眼睛朝下盯着手指,眨了两下浓密卷翘的睫毛,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说:“学校里总有人在议论你跟我的事。”

    梁岂别不置可否的点下头,“很正常,我微博也有人见天在底下刷你。”

    知梁继续道:“可那不一样,她们都以为我是出卖身体被你包养的——而且是上赶着送上门,赔钱倒贴大甩卖那种。”

    “慢着,”梁岂别看着她,“难道不是?”

    “……”知梁气愤的翻了他一眼,“没有,我可没用过你的钱,而且我也没出卖身体。”

    梁岂别靠着方向盘,闲闲的伸手拽了一下她的头发,看她吃痛的鼓起脸,惬意的咧嘴狞笑:“没用过我的钱?我天天开车拉你来回跑,你知道油钱多少吗?这车一脚油门下去就多少多少钱,你没听过么,大G不是在加油就是在去加油的路上。”

    林知梁:“……”

    梁岂别说:“而且你不是没出卖身体,只是还没出卖身体。你以为你逃得过是怎么着?”

    林知梁拧着眉,眼神波澜的看着他,深情款款的给他扣了个大帽子,“我是以为我能逃过,真的,我知道你跟他们那些人不一样,你不会勉强我,你不是那样的人。”

    知梁垂着眼睛叹了一声,无奈的笑了,“你知道吗,我刚上大二的时候曾经看过一篇玩笑的小帖子,叫师范大学十大未解之谜,最厉害的是这十大未解之谜里面光是我就占了三条。”

    她掰着指头数,“第一个是林知梁的爸爸是谁;第二个,林知梁的钱从哪来;第三个,路虎、卡宴、捷豹和大切诺基,林知梁到底有几个男朋友……

    天知道我爸什么人也不是,大学之后我再没花过他一分钱。我的钱也都是我自己一分一毛的挣出来的,那时候传娱最多给我五千块奖金,我加完班要跑着赶最后一班地铁回来,可他们就觉得有鬼,天呐,难道有人包养女孩才给五千块钱的吗?而且那些我坐过的车里面有一多半是公司的车,剩下的就是凯欣姐自己的了,我男朋友是个出门坐地铁的穷比。”

    知梁鼓着脸喷了口气,把头发吹起来,“今天我只是想给学校里的人看看你会主动来找我,他们想看就给他们看好了,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梁岂别用漆黑的眼睛凝视她,面无表情的听她说话,没有任何表示,知梁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耸了下肩。

    在确定她的话说完了,梁岂别逼近她,却没理她的话,说:“我会勉强你——你以为的我都是错的,别把我想得太好,我跟他们都一样,会把你往床上带,玩弄.你一整夜,我就是这样的人,”

    “你也逃不过。”他伸手摁住了她的唇角,在她惧怕的目光之中压下来吻住她的唇。

    男人的力量和温度几乎让人完全无法接受,他的吻无法分清是诱惑还是折磨,不知是知梁频频挑战他的底线让他积压了太多怒火,这个吻毫无保留的霸道,知梁单薄的身躯几乎被压进真皮座椅中,像是被封进一潭沼泽。

    她没去反抗他的吻,太过悬殊的力量之间产生不出任何有效的抵抗,而且她也无意反抗。

    在被掠夺的近乎无法呼吸之间享受刺激和恐惧——她感慨的想,真是比袁亦齐那个软绵绵的小白脸带劲儿太多了。

    也许很多时候在有意吸引一个人的过程中其实也是一种双向吸引吧,对待梁岂别这样的男人,谁都很难保持时时刻刻的清醒,心里面那条冷静的界线逐渐在被一点点模糊掉。

    不过好在林知梁也并不想勉强挽救。

    直到男人的干燥发烫的掌心接触到她胸口的皮肤,她敏感的颤了一下,发现衬衣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蹭开了。

    知梁并不打算把身体奉献给一时冲动,更何况是在车里这种地方,她克制住自己,正要推开梁岂别,男人此刻却一下子退开了去。

    知梁不由得松了口气。

    男人从她身边抽身离去,一伸手把她胸口的衬衣掩起,接着二话不说将车子发动了起来。

    看他的手已经握上了方向盘,知梁连忙伸手系扣子,在他把车开出去之前抢先道:“我请的就半天假,还得回去上班呢,不然凯欣姐那里就得开天窗了。”

    梁岂别沉声答道:“我送你过去。”

    开什么玩笑,睁眼说瞎话,知梁这会儿会信他就怪了,直男哄骗女孩子的时候就这模样,他现在这种状态根本就是直接关门开车把车窗锁死,一路把她往床上带的节奏,哪里还管得着谁开不开天窗。

    林知梁毫不犹豫的在他把车开起来之前拉开门伸长了腿一步跨下车门。

    衬衣的扣子她才勉强系上了胸口,下摆散着一颗,风吹起她的白衬衫,露出宽松的衣摆下细细的腰和直筒牛仔裤,像是法国街头最漂亮随性的女孩,慵懒洒脱的几乎带些男孩气。

    她带着笑回头摔上了车门,说:“不浪费你的油钱了,我自己去。”

    梁岂别看着她,眼珠子都红了。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最终没去拉她,而是沉声叫住了她。

    “林知梁,以后你想要我帮你什么,最好直接说,用不着费这么大心机。”

    知梁停下脚步转身,一边系扣子一边说:“谢谢,我记住了。”

    接着她背对着男人的视线,头也不回的离开停车场——因为她怕会控制不了自己,一回头,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跟着他上车走了。

    越是想要得到他,就越是不能让他轻易得到你,虽然恶俗,但男人的通病就是这样。

    一旦两个人结合了,男生会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她,可女孩子却很容易因为雌性柔弱的天性对男生产生依赖,一方越来越强大,另一方却一天比一天更软绵绵,那种状态很难长期稳定下去。

    林知梁要确定把他牢牢抓住时,才肯让自己放松警惕。

    毕竟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不敢不长记性,毫无保留的付出太多、太掉以轻心,都是会被男人捏住的把柄。

    可以深情,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先自爱。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值得彼此信赖的人呢,不必着急。知梁迎着阳光走出停车场,嘴边情不自禁弯起一个发甜的笑。

    ……

    从上午赶到传娱那时起,林知梁就上上下下来回跑,一边处理积压的工作一边还要盯一组新人团体的拍摄,脚步洒满了传娱二十八层的大楼,连脚上的匡威都跑掉了一回,即便往来都是坐的电梯,还是让她累到双腿发软。

    回到宿舍坐下之后一放松,那双腿就彻底成面条了,晚饭什么的完全没力气吃,拖着软绵绵的腿艰难的翻到上铺去,一头睡倒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最终被人戳着腿戳醒。

    林知梁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看见窗外的天已经黑下来了,宿舍里亮着大灯,她瞟了一眼表,晚上八点半。

    “干嘛?”

    樊娇踩着凳子攀在她床边,收回戳她的手指,说:“梁岂别在外面!”

    知梁懵,“谁?”

    “岂哥!就在宿舍门口!现在咱们宿舍楼都要沸腾了!”

    “他来干嘛?”

    樊娇:“这你不知道难道我知道嘛?”

    林知梁差点从上铺掉下来,急急忙忙回了神,顺着床梯爬下来,用手抹了两下窗户,把脸凑过去看,果然看到宿舍楼下不远处停着他那辆打眼的车,而这次,男人甚至没坐在车里,手插.着裤兜就靠在车门边。

    “……”林知梁掉头跌跌撞撞的去找手机给他打电话。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她语气中的急切不加掩饰。

    楼下的男人懒洋洋的靠着车门,手机贴在耳边,他嗤笑一声,低沉的声音从手里里传出来,“你想叫我来给别人看就得看,我想给人看就不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