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霸总的前女友 > 22.拆穿身份
    第22章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当司优从微博刷到秦霍和莫云佳的‘约会’照片时, 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评论里有人在替她鸣不平,也有人说她是癞□□想吃天鹅肉……这些话她从没往心里放,直到这事儿惊动了爸妈。

    “优优, 你和秦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会儿要分手,一会儿怀孕了, 没多久破镜重圆了,现在又说秦霍劈腿了,他们老两口都快蒙了。

    “妈, 实话跟您说吧。我没怀孕, 真的没有。”

    “没有!”

    母亲的声音突然拔得很高, 刺得她耳朵疼, 司优皱着眉把手机拿远一些, 揉着耳朵说。

    “之前是拿错报告了, 秦霍让我帮他一个忙,帮他把戏演下去。”

    说到这, 她顿了一下,怕爸妈担心又急忙补充道。

    “你们放心, 我没事的。之前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秦夫人一直不喜欢我, 我能这样退出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结果。”

    “你、他是不是威胁你了?”

    没想到妈妈会这么心细如尘,司优无奈的撇撇嘴, “没有, 我们是合作。我帮他演戏, 他给我好处, 互惠互利而已。”

    秦霍有件事说的很对,如果没有他和秦家,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怎么都不会落到她手里。

    “那、那将来你怎么办?”

    年纪大了容易冲动,但也容易冷静,这个时候追究谁对谁错显然没意义。

    “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啊,过一个月草莓园就建成了,到时候你和爸爸来给我剪彩。”

    “别闹,我跟你爸怎么能去。”

    “为什么不行?没有你们的支持哪来草莓园,我会挑个你们都有空的日子给草莓园举行剪彩仪式……”

    说起即将落成的草莓园,司优就像十天半个月没找到人聊天的话痨似的,隔着电话和妈妈说了很多,老人家知道她没为感情的事一蹶不振,心里倒是踏实了不少。

    “优优,我和你爸爸对你没有别的要求,你开心、你喜欢、你平安就好。”

    结束通话前,母亲的叮咛让司优瞬间红了眼眶,即使身处困境她也不是孤立无援。

    “妈,我对你和爸爸也是这个要求,你们也要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的,过些天放假我把你们接过来。”

    “好,我们等你。”

    放下手机时,她用手背揩了下眼睛,把泪水擦干,吸了吸鼻子下楼找兰兰。

    “兰兰,今天有什么安排?”

    听到她的声音,兰兰吓得立马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好像是在藏什么东西。

    “你在藏什么?”

    “没、没什么。”

    “拿过来我看看。”

    看着司优的伸到自己跟前的手,兰兰纠结的皱着脸,拇指在手机底部乱点了几下,才把手机拿出来给她。

    虽然她已经退到了主屏幕上,司优还是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那篇营销号带节奏的文章。

    “哟,他这文笔不错啊。”

    “优优姐……”

    “我没事,不过这种垃圾文章还是少看,我怕你被误导了。你放心,我没有欲擒故纵,更没有想用孩子绑住秦霍,至于他和莫小姐之间的事,跟我没关系。”

    说着话她把手机还给兰兰,看了眼家里的陈设,总觉得有些乏味。

    “我想把家里重新装修一下,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建议?”

    “装、装修?”

    “对啊,感觉家里死气沉沉的。”

    她对家装不太了解,只觉得这款风格不是自己想要的,墙上那些画她完全欣赏不来,沙发的样式也是如此。

    “还好吧,以前不是挺喜欢的嘛。”

    “以前是以前。兰兰,你要牢牢记住一句话:人是最善变的动物,不要用过去的眼光看现在的世界,不然会被这个社会甩开的。”

    兰兰眨眨眼,有点茫然,但又有些明白的意思。

    “要我给你找个设计师吗?”

    “这样整个换了再装是不是挺麻烦的?要不然我重新买一套吧,不过这两年放价飘得太快了。”

    “你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

    “嗯?”司优挑了挑眉,激动的拍了下脑袋,“你瞧我这记性,忙起来都忘了自己有多少房。今天如果没别的活动,你带我过去看看。”

    按道理说,她该记得原主的所有事,可事实上,很多事她都想不起来,来的时间越长,过去的记忆就越模糊。

    “今天没有安排,但你确定要现在去吗?”

    “当然,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今天过去,太长时间没去,我都忘了那边长什么样了。”

    在她的催促下,兰兰满脸唏嘘的提上包出门。

    两套公寓离得稍微有些距离,车子在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小区里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却给人一种人迹罕至的感觉。

    “这边人好少。”

    “嗯,新开发的楼盘,才建成没多久。”

    最主要的是,在这儿买房的人,名下至少都有一套房,这房子不是用来住的,是拿来投资的。

    原先司优也是想做投资,所以跟风买了一套,只不过这些事她都想不起来了。

    房子没她现在住的那套大,共计一百五十多平,三室两卫、采光良好。

    司优看完每个屋子,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帮我找个设计师,以后我要住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那边的风水不好,她隔三差五的做噩梦,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梦到小说里撕心裂肺的画面。

    ***

    网上的照片和流言蜚语,秦霍一直都知道,他就想看看司优能撑到什么时候,事实证明那个女人比他想得还能撑。

    他出差一个星期,被记者拍到了四次,每次身边都有莫云佳,正常女人早就坐不住了,偏偏他碰到的女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飞机上,莫云佳好奇的问他,“你说优优会来接咱们吗?”

    “不知道,我估计她不会。”

    “霍哥哥,你真的不会喜欢我吗?”

    虽然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很多遍,可她还是不死心。

    “佳佳,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即使没有司优,你对我来说也只是一个像妹妹一样的存在,我们俩不可能。”

    听到这儿,莫云佳眼底闪过一抹忧愁,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连骗骗我都不肯。”

    “我现在骗你等于是在害你。你是我妹妹,我怎么会害你,这几天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将来你会遇到个更适合你的人,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那你和优优呢?”

    “……”他抿着薄唇轻轻摇头,满脸唏嘘的说,“我不知道。”

    “你还喜欢她吗?”

    “不好说,这些年我们俩之间聚少离多,感情慢慢就淡了。”

    除此之外,他越发不确定,现在的司优究竟是不是他认识的她。

    想到前些日子一直鼓动自己的人,莫云佳也觉得这俩人快没戏了。

    每次司优说起他的时候,眼里没有丝毫的眷恋和爱意,只有满满的嫌弃,好像有什么夙仇似的。

    “你们的事我不便插手,希望你们都能过得幸福吧。”

    来接机的人里,有秦家的、有莫家的、还有不安好心的狗仔……唯独没有司优。

    当着媒体的面,莫云佳否认了网上的传言,称自己和秦霍只是普通朋友,并没有想当秦太太的打算。

    记者问秦霍和司优什么时候结婚时,他冷冰冰的给出四个字,“暂无计划!”

    在场的记者听到这话,差点把话筒摔下去,今天的事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说是旱地惊雷也不为过。

    上车后,秦霍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对司机说,“先去司优那里。”

    而早他几步冲出封锁线的莫云佳关上车门后,也说了同样的话。

    两辆车沿着相同的路线,一前一后停到司优住宅楼下,俩人推开车门的瞬间都愣住了,莫云佳扶着车门怔怔的问。

    “你也是来找她的?”

    “嗯。”男人点点头,脸上没有退让的意思,她想了想说,“那就一起上去吧,我就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秦霍:……

    虽然他不想有外人在场,但他也不能不让莫云佳上去。

    “好吧。”

    二人一道上楼,司优听到门铃来开门,看见他们俩宛如一对情侣似的站在门外,突然咧开嘴笑了。

    “你们来啦,进来吧。”

    秦霍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知道她想多了,但是没出声提醒。

    把客人请进屋,她去厨房烧水泡茶,谁知她水还没烧好,莫云佳就忍受不了尴尬跑进来了。

    “你怎么进来了?”

    “我来是想跟你说点事儿,说完我就走,不耽误你们俩。”

    话音未落,莫云佳神神秘秘的关上门,一副要宣布什么特殊消息的表情。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扛得住。”

    “优优,我决定放弃了。”

    话音刚落,司优身子晃了一下,差点跪下去。

    靠双手握着料理台来保持平稳的司优,睁着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你、你说你要放弃?放弃什么?”

    莫云佳像是丝毫没感觉到她这会儿的崩溃似的,继续笑着往她心口捅刀子。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秦霍啊。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放弃喜欢他,但我敢肯定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管他身边有没有你,不管他妈妈再说什么,我都不会像从前那样死心塌地的望着他。”

    司优听到这,情绪彻底失控了,一把握住莫云佳的手,“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理由?你就当是我终于想明白了吧。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想再围着他团团转。霍哥哥说得对,不该把执着当成喜欢,喜欢一个人会让我快乐,可是这些年说起他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疲倦。”

    “谢谢你这段时间那么努力的帮我,将来你要是需要麻烦,可以来找我。”

    “……”目瞪口呆的司优赶紧自己胸口都快炸了,“他这些天到底跟你说了什么?算了,我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说完,她松开莫云佳的手,拉开门跑出去。到了客厅,她还没发难,就听见秦霍说。

    “去楼上,我有话跟你讲。”

    “……正好,我也有话跟你说!”

    莫云佳看他们俩一触即发的样子,有点担心一会儿会打起来,又怕自己跟过去会影响他们说话,便站在客厅里踌躇徘徊。

    楼上的书房,两个人门都没关就吵了起来。

    “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她喜欢你那么多年,你怎么就这么绝情!”

    “我还想问你呢,你到底有什么居心,为什么想方设法要把她往我身边推。”

    “我、我、我哪有居心?你们本来就该在一起啊。”

    小说结局给她的心理阴影太重了,她一直觉得只有这俩人结婚了,自己才会真的安全。

    “什么叫本来?别把你的想法强加给我。”

    “谁强加给你了?明明每次都是你威胁我!”

    俩人的争吵越演越烈,秦霍正要说什么,偏又突然停下了,目光锁定在她那头帅气的短发上。

    “为什么要剪头发?”

    “嗯?我想剪就剪了啊,我的头发还需要跟你请示吗?”

    “你是谁?”

    秦霍的沉声一问,给了她一记重锤,司优面上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掐着脖子推到了书架上。

    “我问你,你到底是谁!”

    男人阴沉着脸,手背上青筋四起,大手死死地扣住她纤细的脖子,还有收紧的意图。

    “你、你松手!”

    没一会儿,她就涨红了脸,指甲划过他的手,留下几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说!你到底是谁!你根本就不是她。”

    这些天,她露出来的马脚实在是太多了,左撇子用右手吃东西,口味大变,剪掉那头她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长发……

    她挣扎了半天,都把他的手抓出血了,也没见他松开。呼吸不畅的她开始在周围找工具,余光看见去年拿到的奖杯,便咬着牙把厚重的奖杯抓到手,向着他的脑袋狠狠地打过去。

    这一击,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走火入魔的男人没料到她还有这一招,实打实的挨了这么一击。

    秦霍被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去,奖杯击中他的额头后就从底座断开了,一半在她手里,一半落到地上。

    终于觉得追上来看看的莫云佳,没想到自己一上来就会看到这么可怕的场景,偏偏这还不算完。

    司优抓着剩下半截奖杯,抬头狠狠地给了他一脚,把差点脑震荡的男人踹到地上,居高临下的拽着他的衣服,恶声恶气的说。

    “过去我是司优,现在我是司优,将来我还是司优。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亲手废了你!”

    奖杯的断面划破了她的掌心,鲜血沿着掌纹滴下来,落在他的白色衬衫上,一滴一滴……触目惊心。

    “啊!”

    门外的人一声尖叫冲过来,推开邪神附体的司优,扶起意识不清的男人。

    “霍哥哥,霍哥哥……”

    “把他给我弄走,快点!”

    “你、你这是干嘛啊。”

    看着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莫云佳,她没来由的心生厌烦,“我再说一次,马上把他弄走,我不想再看见他!”

    被她这么一吼,莫云佳浑身一颤,急忙把秦霍的胳膊架到自己肩上,扛着他往外走。

    他们俩前脚出门,刚才气势如虹的女人,瞬间像抽掉空气的娃娃一样坐了下去。

    刚才那一下她完全是被逼急了,现在冷静下来,想到自己的身份可能会被人拆穿,一股寒意从脚尖窜向了天灵盖,刺骨的寒让她想不起手上的痛。

    过了不知有多久,她终于从地上站起来,回到房间打开手机里的录音,把它发给秦霍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