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看妇科发现主治医生是 > 21.2025年
    做完, 吉喆拿手机看看,才发现此时并不是第二天早上,而是当天下午三点。

    “饿了吗?”靳博彦拍拍她的背问道。

    昨天匆匆忙忙地赶飞机, 在飞机上激动地没怎么吃,吉喆这会儿还真饿了。

    “饿, 想喝你煮的蔬菜粥。”吉喆摸着肚子回答,多年没再吃上靳博彦煮的东西,吉喆还挺怀念的。

    靳博彦说了句好, 起床穿衣服去了厨房。

    吉喆突然觉得目前的生活真好, 妈妈跟爸爸和好, 如胶似漆, 这边靳博彦仍然在等她不曾有异心, 这样真好!

    靳博彦把粥煮好端到客厅时就看到吉喆把自己的行李箱打开, 正在一件件往外拿,衣服收进衣柜里, 抱枕放在沙发上,护肤品直接拿去了卫生间, 更让靳博彦眼睛一亮的,是吉喆身上穿了他的黑色衬衣, 那衬衣很长,但也只堪堪到她的腿根, 靳博彦只觉得两条又长又直的腿在自己眼前瞎晃悠。

    “你不回家吗?”看她的样子下飞机已经就直奔他这里, 还把这里当成家, 一副准备长住的意思了。

    吉喆正在摆抱枕, 灰色的沙发上有了粉红小猪的点缀,瞬间就亮了起来。

    “我以后就住这里啦!”吉喆走到桌前坐下,宣布道。

    靳博彦把筷子递给她,“那你前面的房子呢?”

    “卖啊,听说最近这边房价涨了,我要卖掉。”

    靳博彦闻言皱皱眉头,把手里的筷子放在一边,突然问她,“你是一个人回来的吗?”

    吉喆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诚实地回答,“对啊。”

    “你...跟你爸爸...”

    靳博彦觉得有些开不了口,今天早上初初见到吉喆的时候,他想象过她突然回来的原因,是父母同意了,还是决裂了,现在听吉喆说要卖房,靳博彦几乎已经确定她真的跟家人决裂了,这样的结果让靳博彦挺难受的,跟她在一起快一年,他知道她有多爱她的爸爸和妈妈,之前因为这个原因分手,靳博彦虽然难以接受,但也理解她,此时如果决裂,她心里一辈子都会有疙瘩的。

    吉喆到这会儿才明白靳博彦的意思,不过这也怪她,一回来就只记得跟他温存,都没有好好说一下前因后果,于是她起身走到靳博彦身前,侧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开始解释。

    “上个星期我妈去找我,说为了我跟我爸签了离婚协议,准备跟我一起孤独终老。我爸大概是想通了,昨天突然出现在我的出租屋,当着我妈和我的面撕了那份离婚协议,我妈很生气让他滚,我爸却赖着不走,说哪里都不去,只跟自己的老婆女儿在一起,还说以后他不干涉我的私人感情。”

    说到这里吉喆捏捏靳博彦的鼻子,笑着继续,“但他也说了,如果你以后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看不打断你的狗腿!”

    她老爸会妥协一方面是她和她妈集体逼他,另一方面,他偷偷去查过靳博彦的底,这事要放在五年前,他即使知道靳博彦是好学生也不一定答应,毕竟好学生学坏那是分分钟的事,不负责任的硕士博士,高科技犯罪的学霸多的是,谁知道他是不是伪君子,但现在不一样,他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医院任职,这些年没交一个女朋友,更不乱搞男女关系,安安分分的,好吧,也算配得起他女儿。

    在父母眼中,特别是女儿在父亲眼里,自家女儿那简直跟天仙似的,等闲人配不上,只要有人觊觎自己的女儿,作父亲的就把对方认作死敌,双方“不死不休”。当然,当若干年后靳博彦有了一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儿,见有小男孩想牵女儿的小手就吹鼻子瞪眼时,他慢慢理解了跟岳父一样作为女儿奴的心情。

    靳博彦听了吉喆的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孤独终老”这四个字很介怀,于是沉默着没说话。

    吉喆却以为他是介意她把父母放在第一位让他靠边站的事,于是跟他保证道:“我的前二十多年都是我爸妈给的,我爱他们也尊重他们,但剩下的八十年都是你的,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靳博彦似乎有些不确认,“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要不相信我,我把户口身份证护照银/行卡都给你保管。”

    吉喆说着就跳下靳博彦的腿颠颠地去房间拿东西,她刚刚把这些贵重的证件都锁在了床头柜里。

    靳博彦也不阻止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但等她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捧到他面前时,靳博彦突然拉过她的手臂把她扯到怀里狠狠地吻她,吉喆被迫分开腿坐在他的双腿上,热切地回应他,两人吻着吻着就开始互相扯对方的衣服,不一会儿靳博彦抱起吉喆走进卧室并关上了门,只留下餐厅里冒着热气的蔬菜粥和一地红红绿绿的证件和银/行卡。

    ......

    结束后,吉喆任靳博彦给她擦拭,有气无力地表示,“靳医生,你体力真好,存货可真多。”

    靳博彦笑了一声没说话,给她换上干净内裤就转身去了厨房。

    吉喆虽然饿,但是更困,卷了薄被盖在身上滚到枕头上睡了过去,但只睡了二十分钟就被靳人叫醒了,混混沌沌地坐起来就看到靳博彦正坐在床沿,手里有一碗粥,碗里还放了一根勺子,吉喆接过碗,抿嘴试了试粥的温度,不冷不烫,于是把勺子上的稀饭舔干净后递给了靳博彦,然后咕噜咕噜几口就把粥喝进了肚子,又把碗还给靳博彦后,转身又躺下了。

    此时靳博彦右手拿勺,左手拿碗,呆呆地看着吉喆一系列连贯的动作,哑口无言,刚刚其实他想喂来着,但吉喆似乎根本不需要啊!

    再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因为睡得好,起来的时候,吉喆脸色很红润,眼睛也格外亮,在床上滚了两圈,美美地回忆了昨天的种种细节后,吉喆偷偷笑完就朝厨房里的靳博彦喊道:“靳医生,我肚肚饿饿,想吃饭饭。”

    回到靳博彦身边,吉喆原形毕露,该撒娇的时候撒娇,该“色”的时候色的一点都不含糊。

    靳博彦听见说话声,从厨房里探出头看了吉喆一眼,洗干净手就往卧室来了。

    “抱抱。”

    吉喆伸出手臂让靳博彦抱,但靳博彦压根当没看到,从衣柜里找出一件白衬衫和一条小黑裙就递给吉喆。

    “穿上。”

    吉喆看着面前只在见客户时穿过几次的正装,有些疑惑,“干嘛要穿这个。”

    靳博彦也不回答,反而说起了昨天吉喆的誓言,“不是说好我让往东就绝不往西的吗?”

    吉喆脖子一缩,面前人真霸道,这种小事也要拿誓言说话,简直太强势!尽管心里在吐槽,但吉喆的肢体很听话,穿了内衣就开始穿衬衣裙子。

    靳博彦见她毫不遮掩的在自己面前穿内衣,有些不自在地转过了头,好吧,以后这种事情每天都会上演,他总要慢慢习惯的。

    吃完饭,靳博彦带着吉喆出门,到了停车场就看到那辆之前送她去机场的汽车,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后吉喆问靳博彦,“我们去哪?”

    靳博彦却卖起了关子,“到了你就知道了。”

    吉喆盯着靳博彦的侧脸看了半天,视线下移又看向他的衬衣和西装裤,觉得他似乎有阴谋,但她大概回到靳博彦身边就智商丧失了的状态,怎么都想不出来。

    当汽车开了半小时后,停在某栋大楼前面时,吉喆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是不是太快了?”

    她不是不愿意跟他结婚,但昨天才回来,今天就来领证,是不是太快了?况且,他都没有跟她求婚啊!

    靳博彦无视她脸上的挣扎,只是淡淡地提醒她,“我现在让你往东...”

    吉喆被人扼住要害,想反驳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最后气呼呼地说了一句“讨厌”就率先下了车。

    靳博彦看着吉喆的背影轻笑了一声,以后她就是他老婆了,谁也不能拆散他们!

    吉喆先靳博彦一步走到民政局门口,只是推开门就看到离门不远处坐着的四个中年长辈有些回不过神。

    “爸,妈,你们怎么在这里?”

    张静姝见她进来,就微笑地站了起来,而刚刚跟她一起聊天的另一个中年女长辈也站了起来,同样看着她,吉喆觉得她看着有些面熟。

    “愣在那里做什么,快叫靳阿姨。”

    吉喆呆呆的,靳阿姨,是她想的那个阿姨吗?

    正在此时靳博彦停好车也跟了进来,右手手臂很自然地搭在吉喆的肩头,跟众长辈打招呼。

    “吉伯父好。”

    “吉伯母好。”

    “爸。”

    “妈。”

    虽然是初次见靳博彦,但张静姝对他一点都不陌生,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女儿每天都会聊起他,她还看过了女儿保存的无数张照片。

    而吉承泽心里却很憋屈,前天晚上吉喆偷偷回国,打得正在久别温存的二老措手不及,张静姝更是在吉喆关机的时间对他又吼又骂,总结一句话就是——年纪一大把了,还老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如果女儿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吉承泽其实挺委屈的,他也就55岁,哪里算年纪一大把?再说了,跟他同龄的老陈刚抱上了新儿子,比他外孙还小呢,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怎么能叫年纪一大把,明明是宝刀未老!

    后面的事,吉承泽就更气了,他们昨天前脚刚到锦绣江南,后脚就被靳博彦的爸妈强势登门拜访了,而且对方开口领证闭嘴婚礼,听得吉承泽直冒火,最后还是张静姝警告的一眼让他回了神,好吧,他现在在家里没有丝毫的决定权,只有听从的命。

    而靳博彦的妈妈付雪对着儿子微笑点头后就继续打量马上成为自己儿媳的吉喆,这孩子脸上的天真看得她很满意,自家清冷的儿子就应该找一个活泼可爱的伴侣。

    站在付雪身边的靳爸爸靳天面上含笑,内心却在无情地吐槽自家儿子:这都还没嫁过去呢就向着那边,果然是要嫁出去的儿子已经成泼出去的水了。

    靳博彦喊过长辈后就跟吉喆介绍自己的爸爸妈妈,吉喆面上带笑打招呼,但靠近靳博彦的手却暗暗拧他腰上的软肉,这人要不要准备这么多“惊喜”给她,她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好吗!

    吉喆的意外和不解显然都在靳博彦的意料之中,被她捏,也不恼,反而低头靠近吉喆耳边对她说,“乖,回家我再跟你解释。”

    仅仅一句话,吉喆的怒气就消了,她给了靳博彦一个“晚上不好好解释清楚有你好看”的眼神后一手挽一位妈妈到一边聊天去了。

    两位爸爸被落下,齐齐看了靳博彦一眼后又互相看向对方,最后还是靳天扯了个话题,“亲家,听说你是医药出身的,这个行业挺景气的啊,而且一看您就是做良心药出生,让人佩服。”

    一说起做了大半辈子的事业,靳承泽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哪里哪里,您高看了。”

    靳博彦看着四位长辈和嘴甜逗得两位妈妈哈哈笑的准老婆,转身去柜台取资料。

    领证的步骤一点都不复杂,填表格,宣誓,照相,等到工作人员递给他们两个红本本,说了句“恭喜二位”,这领证的仪式也就完了。

    吉喆接过两个鲜红的本本,回头就看到对她微笑的家长,直到此时,吉喆不得不承认,靳博彦还是最了解她的人,吉喆拿着本本走到眼睛红红的吉承泽面前,垫脚亲了他的脸一口,说道:“爸爸,我爱你。”

    因为这五个字,吉承泽强忍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五年他没有一天不后悔当初的武断,如果他不霸道地拆散他们,如果她能更尊重女儿的想法,如果他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女儿好好沟通,而不是一巴掌打到她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那女儿这些年的苦是不是就不用受了?而他是不是也不会想去又不敢去看她,生生急白了头发?

    吉喆见爸爸哭,偷偷抹掉眼角的泪水,她妈妈一直在家念叨她爸最丢脸的三个时刻,第一个是当他抱起刚刚出生的她时留下的欣喜的眼泪,第二个是她读幼儿园,他爸趴在窗台上了看了他半天,最后在车里哭了半小时,最后一次是送她去上大学,回去的路上偷偷抹眼泪,现在最丢脸的时刻还要加上此时哭得鼻水都流出来的时刻了。

    等吉承泽慢慢平复下来,靳天就提议找个酒楼坐下来聊聊天吃吃饭,因此一大群人一起出了二楼大厅。

    下楼的时候,吉喆见很多时往三楼去,而三楼的转角处写着“婚检处”,吉喆有点疑惑,小声问靳博彦,“我们为什么不用婚检?”她依稀是记得领证需要婚检,但他们怎么就跳过这个流程了?

    靳博彦对着她的耳朵说道:“因为我对医生说,你不方便。”

    吉喆反应了一回儿才意识到他说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但是事实却是,时隔五年,他们昨天才滚到一起,怎么可能怀孕?哪吒也才怀三年,难道她比哪吒他妈还厉害?

    “这不好吧,万一我有什么病呢?”对于在医院工作的靳博彦来说,一年体检两次是不可缺少的流程,但自己好像有一年多没体检,会不会有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靳博彦轻咳一声,回答道:“没有。”

    “你怎么知道没有?”

    “因为我昨天检查了多遍,确定无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