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活在夏天 > 给你一个舞台
    距离那天的朋友圈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周,梅子堂后来没有向朋友们解释事情的原委,林寻也就顺势装傻充愣,放任朋友们想象。林寻记不起那天是怎么收尾的,只记得醒来时头昏脑涨,他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在家里赶了一天的设计稿。圣诞节要到了,林寻接了很多设计单,毕竟节日是表达心意的不二日期,而心意往往需要包装,毕竟这世上真挚的心意简直是少得可怜,漂亮的包装好歹能让送礼、收礼的人都入戏些。他是学设计的,毕业以后在一个公司干了两年,实在是受不了比甲方还龟毛的上司,就辞职自己开了个私人工作室。凭借着梅子堂这个软件公司老板的介绍,林寻也有不少客户。

    “啊……”林寻从椅子上起来,伸了个懒腰,这几天都没怎么联系梅子堂,也不知道他准备怎么过圣诞节。林寻拿起手机,刚准备给江声打电话,江声打来的微信视频通话的邀请就弹出来了。“最近什么安排?”林寻揉了揉眼睛,不明白江声怎么那么爱用微信视频通话,明明像素什么的一点都不好。

    江声那边有点吵,看背景好像是在空帆船:“小浪爷,空帆船这边正排练演出,圣诞晚上来不来?你对象也在。”江声的大嗓门是一点都没变,屏幕中原本背对江声、远远坐着的梅子堂听见这话后已经朝江声走过去了。梅子堂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空帆船里竟然还穿着一身西装,林寻看着屏幕上出现的他的脸,心跳好像漏了一拍,真TM的帅!画面晃了晃,拿着手机的人已经换成了梅子堂。

    梅子堂从来不跟人视频通话,除非是视频会议。他真的很排斥视频这种形式,但是现在屏幕里的人是林寻……他第一次在视频里看着林寻,感觉很微妙。

    “喂、喂、发什么呆呢?”林寻对着摄像头挥了挥手,梅子堂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空帆船怎么那么吵?”“在装修,……弄个小舞台。”梅子堂好像是回过神来了,回答了林寻的问题,但是夹杂着装修时的杂音,只能听个大概。林寻把音量调大了一点,问他:“什么时候能弄好?圣诞节吗?”梅子堂点点头算是应答。江声的大嗓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其实今天就能完工啦!”

    林寻有点好奇了,空帆船酒吧原本是他们几个玩伴里的一个姓李的大哥开的,但装修之类的都是林寻安排的。后来李哥出国追爱去了,酒吧就转出去了,为此林寻还失落了好一阵子。没想到是梅子堂接手了,更没想到梅子堂是什么都没改就接手了,林寻一直暗自梦想着攒攒钱,从梅子堂手里把酒吧买下来。其实他设计酒吧的时候就是把它当成自己梦想的酒吧设计的,但是只有一个地方李哥没有同意,就是舞台,原因无他,林寻设计的舞台要是真的建起来,太费钱了,而且不是必要的,所以酒吧里只有一个潦草的台子,算是舞台了。

    “那我必须得去啊!”林寻打算现在就出门去空帆船,“别了,等24号晚上吧,今天装修完了就停业一天。后天再来吧。”梅子堂开口。“那好吧。江声呢?”林寻脸上的期待、兴奋肉眼可见的消失了,“你跟江声说,圣诞树还有小礼盒什么的好好准备着,24号人一定特别多。”“嗯……也会好好弄的。”江声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挂断视频也没见他再出现在屏幕里。梅子堂最后答应了好好准备圣诞节,好像还说了别的什么,但是嘈杂的背景音盖过了他的声音,林寻也没多想,只是莫名有一种错失良机的懊恼。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林寻一觉睡到24号下午,起床的时候像个睡饱了的猫一样,在床上打了个滚。他好像做了个荒唐的梦,梦里梅子堂说新舞台是专门为他建的,为了林寻真的能抱着吉他在舞台上唱歌。林寻摇摇头,把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脑袋里甩出去,梅子堂才不会做这么有情调的事。“今天过节啊……”林寻的手指划过衣柜里摆放整齐的衣服,不知怎的想起来那天梅子堂说他小白脸配上红色,是妥妥的受。“爷让你看看什么叫诱惑。”林寻一脸坏笑,反正空帆船里很暖和,他拿出手机,给习安然发了一条消息:“美女,帮个忙。”

    冬天的天黑得早,今天又是节日,打车的话路上肯定堵车,不过,首都哪天不堵车呢?林寻笑了笑,还是决定扫一辆单车骑过去,运动运动也不错。林寻一路挑小巷子走,骑到空帆船的时候发现骑车走近路比打车划算多了。

    酒吧门上挂有装饰的气球,门口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小荷包,林寻走过去的时候顺手摘了一个,打开一看,是一个冈本超薄。“……fine,祝我早日能用到它。”林寻说着把它塞进了外套兜里。

    林寻刚推开门,就被习安然抱着胳膊拽走了,“走走走,姐姐给你带好东西来了。”习安然语气中满满的兴奋:“你不是问我家里有没有小鹿角之类的发饰吗?我家里有,但我还发现了好东西。”林寻觉得,也许习安然和江声是走失的一对兄妹。

    直到被拽到员工休息室,林寻都没能找到机会在习安然说话的空里开口说一句话。

    “你要搞什么?”林寻有点警惕,不是他多想,实在是习安然一脸的兴奋让他感到害怕。“嘿嘿嘿,你要记住哦,姐姐我是你最大的助攻。”习   安然从柜子里拿出她的包,像变戏法似的掏出来好多东西:“噔噔蹬蹬~我给你画一个圣诞妆~”“不要。脸上有东西不舒服。”林寻一口回绝,但习安然没有放弃:“我不画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只在你的眼睛旁边描一描。你不是要扮麋鹿吗?我让你更像一点而已啦~”林寻半信半疑,但还是闭了眼,答应了习安然。

    来源长佩文学网()

    九年都赌进去了,他林寻拿自己当砝码又怎么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习安然围着林寻转来转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林寻只觉得眼睛附近痒痒的。“再把鹿角发夹夹上,好嘞~完美!”习安然拍拍手,让林寻睁开了眼睛。

    镜子里的人头发蓬松,顶着两个鹿角,眼尾红红的,身上的红色毛衣衬得整个人都越发白嫩。

    “太好看了,真恨我自己没有鸡儿……”“你说什么?”林寻没听清习安然在嘟囔什么,就问了一句。“没什么,很棒。我技术很强。”习安然对着镜子里的林寻简直要笑成了花:“走吧,新搭的舞台可好看了。”林寻转过身,摸摸头上的鹿角,心想:“除了这个鹿角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嘛,不就是眼睛红了一点?搞不懂女人。”

    节日加持,再加上新装修的舞台,酒吧里的人明显比往日里要多。习安然想让林寻先去找梅子堂,但是林寻想先看看舞台。

    可是看到舞台的时候林寻却愣住了。

    这和他当初交给李哥的设计稿,一模一样。

    习安然想拉着林寻继续走,林寻却胳膊一用力,挣开了习安然的手。他走上舞台,随手拿起来一把吉他,坐在椅子上唱起来。

    林寻的声音是很好听的,梅子堂很清楚这件事。但他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听到林寻的歌声时,他的心会狂跳。也许他一直都清楚,否则就不会有这个舞台。

    梅子堂端着酒杯走到角落里,他隔着酒杯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小鹿似的人,他放下酒杯看到他的……他的朋友林寻。

    “我要你听我唱

    从黄昏日暮到午夜凌晨

    太阳升起时要你再度给我一个吻

    最好你累死在我身上……”

    梅子堂的酒未入口,喉结却动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