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洪江第一反应是拒绝, 上头三令五申,连一进村的墙上都用石灰刷着大大的“多养猪,少养鸡, 不养羊”几个字,羊养出来合作社不收, 总不能自个儿杀了吃吧?那东西膻味儿大,也没几两肉。

    淼淼知道爸爸是传统的小农思维。可上头没“计划”,耐不住下头有市场啊。

    “妈妈, 咱们养吧, 养吧, 给咩咩找个伴儿, 好不好嘛?”她抱着刘玉珍胳膊晃, 妈妈挺吃小棉袄这一套的。

    果然, 刘玉珍笑起来:“先起开,一身汗你别来沾, 以为养羊是闹着玩呢?”咩咩虽然大多数时候吃草,但谁都知道玉米和盐巴确实更养它们, 每隔十天半月总要喂点儿,开销也不小。另外, 也跟丈夫担心的一样,养出来销不出去也是个麻烦事儿。

    “妈, 咱们又不卖羊肉, 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看见墙角那两大口袋塞得胀鼓鼓的东西, 刘玉珍突然眼睛一亮。对啊, 不卖肉可以卖毛啊!

    淼淼急得跺脚,“爸,妈,我问过姑姑了,她们纺织厂以后会收羊毛呢,用羊毛做的衣服,可贵了!听说好几百一件呢!”

    杜洪江眼睛一亮,嘴上却还说,“她啥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淼淼不给他们动摇的机会,跟二哥使个眼色,兄妹俩一边抱一个,东拉西扯劝起来,最后老太太听不下去了,“管你们爱同意不同意,这羊我孙女养定了,明天就去买!几块钱我黄树芬还能拿出来。”

    话已至此,要再拗着就有薅老人家羊毛的嫌疑了。花了一个星期,等终于把烟苗栽下去,又浇过水,确定不会死后,杜洪江带着宝贝闺女出去一趟,跑了好几个公社,甚至都跑到隔壁县区,才买回另一只咩来。

    当然,必须是公的。

    买来的公咩五个月大,比咩咩大一个月,羊毛浅浅,薄薄的一层,长手长脚,用老太太的话说,这就是个羊中帅小伙。

    “那你以后就叫小帅吧。”淼淼在它头上摸了摸,捋捋它少得可怜的羊毛,以后,她的任务只有两个:一是帮小帅生发生毛,尽快变毛球,二是预防并阻止它们早恋。绵羊的性腺要七个月才能发育成熟,最佳配种年龄是一岁出头,可刚才这家伙看咩咩的表情……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淼淼深深的有一种“我闺女要被猪拱”的危机感。

    不过,跟她相反的是,四个哥哥非常喜欢小帅,因为它吃草不挑,老的嫩的来者不拒,吃不饱不会扯着嗓子干嚎,吃撑了也不会满院乱刨……果然这世界上所有生物都是男的比女的要好对付。

    *****

    过完元宵节,开学了。

    淼淼又回到早出晚归的规律生活中来,只有牛明丽,人是回来了,心却还在那碗凉皮上。

    “淼淼,你说凉皮到底是啥做的,跟肉皮有啥不一样啊?”

    杜淼淼小小的翻个白眼,“你说呢?”这不废话嘛,一个面皮,一个肉皮啊,但自己想到那香辣爽口的滋味,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牛明丽立马大叫:“我就知道你也跟我一样想吃!要不……”后面越说越小,淼淼压根听不清,只能猜着问“你还想吃?”

    小丫头点头如捣蒜。

    淼淼盘算一下,墙洞里还剩三毛多,两碗是买不起的,可合吃一碗的话又不爽。

    “我有个主意……”牛明丽凑过来,小声小气说了几句,淼淼吓得嘴巴大张,她怎么……怎么能干那事?!打死她也不会干的,坚决不,她宁愿不吃那碗凉皮,真的。

    她的抗拒和嫌弃实在是太明显了,牛明丽想了想,退一步:“那这样,我来捡,你负责帮我看着,别让人抢了总行吧?”见她还是摇头,小姑娘继续说:“你嫌脏就不用动手,帮我守着,到时候卖了钱咱们一起去吃凉皮……那么好吃你就不想吃吗?”

    杜淼淼:“……”不想。

    可明丽是个倔强姑娘,一旦打定主意,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愧是姓牛的。嗯,淼淼捂着鼻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只见她从路边掰两段树枝,不知又从哪儿搞来的箩筐,熟练的把一坨披萨那么大的,嗯,黑褐色的,散发着恶臭的牛粪扒拉进去,“那儿还有,还有!”兴奋得手舞足蹈。

    杜淼淼:“……”我上辈子虽是在孤儿院长大,可也没捡过牛粪啊。

    她们放学的正巧,正好赶上生产队下工,放牛的放驴的都往家赶,才“新陈代谢”出来的便便被她捡了个大便宜。

    这时候的便便是好东西,种地得有肥料,可化肥不便宜,于是农家粪就成了抢手货,双水村土地多,一年四季都要买粪。但别的生产队也不富余,所以抢粪成了春天必干之事,顶顶重要之事。

    他们的粪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把住自己队上的牲口,肥水决不能流外人田,它们释放在半道上的,得一点不落的捡回去,攒几天凑够十斤干粪能换三毛钱。二是去县城大单位买,有宿舍的最好,人口集中,排泄量大,也是三毛一斤。三是去学校买,因为孩子多,都得吃喝拉撒。

    杜淼淼还记得上学期的某一天,班主任在一阵恶臭之后大吼一声“有人偷粪”,然后全班师生狂奔到厕所逮贼的场景,学校也有田地,但用不完那么多粪,剩下的可是经济来源之一啊。

    群情激奋,怒不可遏。当时牛明丽还跑最前面,鞋都掉了。

    厕所男左女右,被偷的是女厕的,大家不管男女一窝蜂涌进女厕……还好里头没人。话说回来,要有人也就不会被偷了。

    据明丽事后回忆,那两个偷粪贼吓得一头栽粪坑里,险些没被呛死,四手四脚一划一划的,粪光荡漾……莫名有种“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的既视感。最后两个“屎人”是救上来了,但他们所在的生产队还来学校发言,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认错,悔过。

    还是挺惨的。

    才想着,就见明丽指着左前方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啊!!!”

    淼淼定睛一看,那是一坨十二寸披萨可以切八块那种大小的……以她现在的视力还能看见丝丝热气,隐隐约约。

    吐了。

    她从来不是矫情的人,村里或者上下学路上也能偶尔看见一坨两坨的,只要绕开别踩鞋子上就行,她都不会觉着恶心啥的。可现在……只怪自己想象力太丰富,联想是个可怕的东西。

    明丽捡了大披萨,屁颠屁颠跑回来,“等我们卖了就能吃凉皮啦!”

    杜淼淼呕了两口苦胆水,气若游丝:“我再也不吃了。”

    回到家,老太太见她面色苍白,还以为生病了,嘘寒问暖,说要不去找赤脚大夫抓包药,要不要吃红糖鸡蛋。淼淼看着猪鸡羊俱全却仍收拾得干净整洁的院子,再次感激上天把她生在这么好的家里。

    她以为,过了今晚牛明丽说不定会忘记这茬。

    谁知第二天放学路上,她又开始轰轰烈烈的捡粪之旅……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孩子的决心。

    每天两趟放学路,周末跟牛屁股后头,攒了两个星期,终于攒够十四斤牛粪,两大背篓都装不下,出纳当场给她四毛二分钱。拿到钱的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好朋友,约定第二天星期天,让哥哥们带她们进城。

    淼淼嘴上嫌弃她,心里却美得冒泡,老天爷啊,这是什么神仙好闺蜜,捡粪也要养我。

    牛明涛:“……”这妹妹不是亲生的。

    当然,淼淼是不可能全让她花钱的。第二天把墙洞里的硬币掏出来,又找二哥借了五毛,凑够一块四,刚好七个孩子,见者有份。

    “小姑娘来啦?”卖凉皮的还记得她,这么好看还懂礼貌的小丫头可不多见。

    “是呀,叔叔好,祝您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男人被她逗笑,“啥财源不财源的,现在啊……也就是混口饭吃。”好像不太开怀的样子。

    淼淼心想,大人都喜欢乖巧懂事的孩子,自己要是多跟他聊几句,说不定他心情一好,多给他们碗里抓一把凉皮呢?想到自己居然有这种可耻的小心机,淼淼老脸羞红。

    “我看叔叔这里生意挺好的呀,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好啥,也就过年那几天。这不,大中午的客人都没两个。”他指指空落落的大堂,四五个男员工坐一处打牌,闲得苍蝇都落身上了。

    淼淼转瞬就明白过来,还是经济基础不行啊。人民群众手里没余钱和粮票,谁会下馆子?

    但还是要说两句宽他心的话,“叔叔不用担心,你们这是铁饭碗,就是一天下来没一个客人,国家也会照常发工资的。”

    谁知男人却更惆怅了,“那是以前咯,从去年开始咱们就有指标了,每个月至少盈利三百才能发工资……”

    淼淼觉着难以置信,三百块可不是小数目,每天至少得稳赚十块才能达到这个指标。可这年代的十块钱,同样是卖粪的话得四百斤,四百斤的牛粪他们家院子还装不下嘞……得得得,打住,不能联想!

    “这不,没人来我们也没法子,菜和肉顶多两天就放不住,光成本都折进去不少,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淼淼忽然心头一动,盛放香菜的盆就在眼前,隔着玻璃窗都能看出来不太新鲜,叶子有点黄,明显是放久了的缘故,还有葱花也一样,干瘪得很。

    “小姑娘你们别嫌弃,都能吃,只是商店里卖的也不新鲜,咱们也没挑拣的余地。”男人无奈得很,赶紧问他们要几碗,可别把这来之不易的生意给丢了。

    淼淼一顿,犹豫道:“我们只要两碗,可以坐店里吃吗?”

    “可以可以,快进来坐。”

    今天没牛车坐,大家走路来的,此时正口干舌燥,中年人给他们一人倒了杯温开水,大家都客气的说“谢谢叔叔”。男人笑得更开心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坐旁边跟他们聊起天来。

    知道是永定公社红田大队的,笑道:“我有个姨妈也嫁在红田,去年还去过一趟呢。”

    杜老大颇有侠义心肠,跟这种有点见识的大人比较聊得来,没一会儿就被男人拍着肩膀叫“小老弟”。三哥和小四哥眼巴巴看着吃的,淼淼小声说了句什么,俩人眼睛亮起来。

    “杨叔叔,你们凉皮是不是面做的皮儿呀?”

    “小姑娘真聪明,就是面皮做的。”杨广年性格开朗,见他们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顿时来了谈性,“面糊蒸熟过水改刀就成了。”

    一众孩子:“……”啊,啥,什么意思?

    杨广年半真半假的笑道:“这是秘密,商业机密不能说。”杜老大都算半个大人了,他以前店里来过一个这么大的学徒工,张口闭口叫他师傅,跟着屁股后头学东西,他刚觉着小伙子不错,人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

    牛明涛还云里雾里,淼淼却反应过来,拉了他一下,人家行走江湖总得有点绝技吧,要保密也正常。而且,她压根不关心凉皮怎么做。

    “那叔叔买的香菜多少钱一斤?”

    这个杨广年就没啥可遮掩的了,“九分一斤,贵也只能硬着头皮买了。”

    杜淼淼笑起来。

    肉是肉联厂拿的,外头人插不进手,可蔬菜不一样啊,在副食品商店就能买,只不过不能随意挑拣。基本就是一堆香菜搁那儿,售货员随便一搂,管它大的小的好的坏的,全兜售。这时候的“市场”还是卖家市场,你不要,多的是排着队的人要。

    “叔叔想不想买八分一斤的?比这好,而且保证新鲜,您要几斤都行,就算半斤也卖,还能任您挑拣。”故意嫌弃的指指盆里的。

    杨广年挑挑眉毛,“你的意思是……”

    “对。”杜老二点点头,早就知道妹妹的意思了。

    “你们能做主?还是大人让你们来的?”杨广年有点疑惑。

    杜淼淼看向二哥,这种时候还是得他出头,她自己能低调就低调。

    “我们不图卖钱,就是觉着杨叔是个好人,让我们进屋坐,还请我们喝水,所以想要帮您的忙,你要觉得麻烦的话就算……”

    “诶,怎么会麻烦,你们都有些什么菜?”

    好一招以退为进,得了便宜还卖乖,杜老二真不愧是杜家的明日之星。淼淼真想竖大拇指。

    杜应华不止读书好,对家里的事也了如指掌,“我们家没多余的菜,是我叔叔家有。”

    埋头嗦凉皮的明丽:“二哥,二……二哥不是,淼淼你哪还有叔叔?”大家都知道杜洪江是老杜家的独子。

    “就是你家啊,牛叔叔不是种了不少菜嘛?”真傻。

    小丫头又嗦一口,“哦哦。”那就是她爸的事了,根本不关心小姐妹帮自己家拉了个大生意。

    ***

    当天下午到家,淼淼把事情跟爸爸说了,杜洪江连夜去了牛家。

    牛壮自从捉泥鳅被全村人嫌弃后,萎靡不少,不像以前那么爱说笑了,总觉着别人背地里还在对自己指指点点。此时见了队长也提不起精神。

    “老牛这是干啥,天塌下来还有个儿高的顶着,快进屋,我有事跟你说。”

    牛壮局促的笑笑,把他让进屋,其他人都自觉的让院里去。

    “别怂拉着,跟我好好说说,你自留地里都种的啥。”

    牛壮顿时紧张起来,“队……队长,我可全听指挥,没瞎搞啊,不信我带你去看,就种几样吃的。”

    杜洪江哭笑不得,这老弟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别草木皆兵,我是说,你种了些什么蔬菜。”

    牛壮见他真不像生气模样,这才木愣愣的数起来,白菜萝卜青菜土豆辣椒茄子韭菜丝瓜黄瓜香菜小葱大蒜……十多种。他做事认真,每一样都是规规整整种一圃,边界分明,远远看去还挺赏心悦目。

    还曾有人开玩笑,说老牛这是把菜当花儿种了。

    别人家自留地都是种粮食,他们家人口不多,菜却种得挺多。

    “你看你这么多菜也吃不完,要不……”

    “行,成!队长说啥就是啥,明天一早我给割了送去,是每样割点还是专要啥?我瞧着菠菜挺嫩,给你们多拔点?”

    杜洪江:“……”

    “把我当什么人了!华子和淼淼今天不是进城了嘛,他们回来说,县里饭店要买你的菜,让你有多的香菜给人送几斤去,别的不管有啥你也每样送点,让人挑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