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嫁入豪门的竹笋[娱乐圈] > 25.吸竹笋的正确姿势
    封景博这牲口的行动力一向很强, 不由分说就抱住了林晓竹。

    林晓竹还没反应过来了,就已经被人搂进了怀里。那力道并不大,但他抬手推了推, 却发现对方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压根推不动。

    “晓竹, 别闹。时间不早了,快睡觉吧。”封景博说着,把台灯关掉。

    林晓竹懵逼脸:“……”

    他有胡闹吗?他只是想要个抱枕而已。人类的世界真是太复杂了, 看来他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单纯的竹笋就这样被大尾巴狼忽悠了去, 不再反抗, 也没出声抱怨。

    林晓竹挪了挪身体, 忍不住抬手, 戳了戳封景博的胸膛。

    硬邦邦的……

    封景博呼吸一滞:“晓竹, 怎么了?”

    封景博忍不住思考,他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原以为晓竹那么单纯, 只会乖乖被抱着。

    却不料……今晚的晓竹热情得他完全不敢想象啊!

    “没什么,我就不小心戳到了而已。”林晓竹抿抿唇。

    封景博眉头微皱, 也没多问。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 这绝对是故意戳的,不是什么所谓的意外。

    然而, 他也只能默默念着林晓竹的生日, 数着倒计时, 不敢贸然开餐吓坏某小可爱。

    林晓竹闭上眼睛, 抱着封景博。黑暗中,他那张清秀的脸上,带着些许嫌弃的表情。

    这抱枕,好硬!

    不过,他是贴心的竹笋,就不用那个抱枕了,免得刺激到老攻。他明天回家前,就去玩具店买个其他类型的抱枕。

    他才不要天天抱枕硬邦邦的木头睡觉!

    得逞的大尾巴狼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某竹笋嫌弃了……

    ————

    次日,林晓竹回到公司。

    刘峰先拿着台本,跟林晓竹试着演练了一下。

    林晓竹的反应能力不咋着,回答问题就像是在背模板,剧本痕迹超重。

    刘峰头疼不已:“晓竹,你别用背书的语气说这话。这台本只是给你一个指导,上场的时候,你就好在这范围上临时发挥,让观众看到你的亮点。”

    林晓竹眼前一黑:“刘哥,这……太难了。”

    “算了。我帮你训练一下,你把这语气给练好,别怯场。”刘峰继续训练指导。

    林晓竹没有在那么多观众前表演过,对于他来说,这心理压力就是一大问题。

    训练直到很晚才结束,林晓竹拖着一身疲惫回家。就连新抱枕,都没时间买。

    封景博见他累坏了,就帮忙收拾衣服:“给,你的睡衣,去洗澡吧。”

    林晓竹接过睡衣,进入了浴室。

    睡觉的时候,封景博还伺候着林晓竹盖被子,温柔又体贴。

    林晓竹嘴角忍不住上扬。

    虽然这抱枕又硬又硌手,但是……很贴心。

    “老攻,你真好。”林晓竹难为情地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闷闷的声音透过被子传来。

    “我错了,我不该嫌弃你硬邦邦,想着去买新抱枕的。我以后都抱着你睡觉。”

    封景博:“……”

    这傻竹笋,重点是胸膛硬吗?

    封景博又好笑又无奈,只是默默搂紧了他。

    林晓竹掏出手机,打开微博。

    他还不想睡,想浪一小会儿。

    微博上,封景博组织的那个歌曲同人周边比赛结束,虽然封景博画的画很美,但排名比较靠后,连前三都没有。

    “怎么会?我觉得老攻你的画可好了,明明可以得第一的。”

    林晓竹抿抿唇,有些不高兴。

    封景博失笑:“这幅画我花了不少时间才弄好,其他人的作品已经积累了很多票数。而且一个账号只能投票一次,我会落后很正常。我并不在意排名,我只想帮你宣传宣传。”

    林晓竹心中微动:“老攻,你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了。”

    “报答啊?”封景博轻笑一声,把林晓竹拉进怀里。

    他也没亲林晓竹,而是搂着人,埋头在林晓竹的脖颈间。他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靠在那里。

    林晓竹一脸茫然,完全搞不懂自家老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攻,你在做什么?”

    “吸竹笋。”

    封景博的声音低沉又沙哑,非常性感迷人。他的气息喷洒在留下的脖颈间,热乎乎的,带起一阵异样是酥麻感。

    林晓竹感觉自己的耳朵痒痒的,心里酥酥麻麻的。

    吸竹笋?有钱人的花样也太多了!

    封景博吸够了,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

    “差不多要到12点了,我看看榜单。”

    “什么榜单?”林晓竹有些茫然,凑过去。

    只见封景博打开了音乐软件,点开新歌月榜。零点一过,榜单立刻开始更新。只见榜单末尾,赫然出现了《竹之恋》三个字。

    林晓竹讶然:“我还真能上月榜?”

    “当然。我听歌的时候,就觉得你的歌特别动听,听众都是识货的人,你的优秀不会被埋没。”

    封景博揉了揉林晓竹的脑袋,眼底尽是宠溺。

    “如果没有老攻帮忙宣传,我的歌曲也未必又那么多人发现。”林晓竹忍不住,抱着封景博蹭了蹭。

    封景博搂着他,脸上笑意不减。只是,他的眼神似乎又暗了几分,眼底翻涌着无言的欲、望。

    等晓竹上完综艺节目,没几天就是晓竹的生日了。到时候……

    ——-

    “林晓竹的歌曲上月榜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龙卷风,瞬间席卷了整个创作基地的人。

    孙远峰自然也收到了消息,他焦躁不安:“林晓竹现在越来越红,再放任下去,他迟早会威胁到我的地位!”

    “孙哥……”

    经纪人怂得不行,心惊胆战地说道:“《快乐每一天》那边已经来消息了,他们决定给林晓竹增加戏份。也就是说你们下台的时候,演唱歌曲的人除了你,还要加上他一个。”

    孙远峰气得把手里的杯子都给摔了,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水朝四周蔓开。

    “该死!”

    这12个人里面,出道多年的孙远峰江湖地位是最高的。按照原本的节目安排,他们12个下台后,会以孙远峰演唱成名曲作为结束。

    而如今……

    好端端的“独角戏”谢幕变成了“二人转”,孙远峰能不气吗?

    “孙哥,你别气。林晓竹第二首歌的风格非常不适合他,他早晚要凉!”经纪人安抚道。

    孙远峰冷哼一声:“也是。他那样托大,早晚翻车。而且,他并没有舞台表演经验,说不定就怯场,发挥失常了。”

    林晓竹要是在台上唱歌唱到破音,看他怎么挽回!

    跟孙远峰这边的愁云惨淡相比,林晓竹那边就是欢天喜地了。

    胡福光拍了拍林晓竹的肩膀:“晓竹,恭喜恭喜。”

    “谢谢。”林晓竹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头,“我没有试过在那么多人面前唱歌,有些担心。”

    “加油。”胡福光也无能为力。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林晓竹就要收拾行李,前往综艺拍摄现场。

    临行前,封景博把人桎梏在走廊的墙壁上,俯下身,吻住了他。

    温存的时间很漫长,漫长到林晓竹再次“毁容”。温存的时间又很短暂,短暂到林晓竹还不想走,想过呆一会儿,哪怕什么都不说,就静静地一起站上一会儿。

    当然,再亲一会儿不行。

    “老攻,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走了。”林晓竹恋恋不舍,说要离开,但他的手还拽着封景博的外套不肯放。

    封景博也舍不得他:“晓竹,路上好好休息。身体要是不舒服,要立马看医生,知道吗?”

    “嗯嗯。”林晓竹接过,管家递过来的小冰袋,准备上车。

    封景博一手握住车沿:“小心点,别磕到头。”

    林晓竹弯下腰,脑袋擦过封景博的手,钻进了车子里。

    “好。老攻再见。”林晓竹挥了挥手,一脸不舍。

    “再见,好好照顾自己。”封景博一狠心,把车子关上。

    司机不解风情,一踩油门,瞬间窜出去老远。

    封景博看着车子远去的画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晓竹太单纯,放心不下。他要快点收拾好东西跟上去,要不然……总觉得不安心。

    而且……亲吻次数已经用完了。接下来,他要怎么又套路晓竹一波呢?

    ——

    保姆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奔向外省。

    后座上,林晓竹靠在那里,拿着冰袋一点点敷。

    再过些日子就要入秋了,到时候冰敷可不舒服。幸好,最后一次亲亲刚才已经结束了,完美~

    冰敷完之后,林晓竹掏出了手机。

    他翻开了一个日历,查看记录,认认真真地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这个月,他们做的次数非常少,不到10次!

    虽然他努力给老攻补充维生素E和果糖,但老攻的跟他那啥的次数不升反降。难道是因为之前榨得太狠,所以一时半会儿没恢复过来吗?

    看来,老攻这亏空的身体……要大补啊!

    林晓竹眉头微皱,仔细思索着,计划着又要怎么给封景博补。

    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劝老攻去医院了。

    这时,还呆在屋子里的封景博,忽然打了一个寒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