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姚皋施,一名普通白领,和其他的社畜一样,每天的日子就是上上班,看看老板脸色,偶尔加个班,过着每天和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的日子,但比那些单身狗好一些的是,我有个男朋友,叫沈簿旭,长得人模人样的,牵出去就感觉我很有钱的样子

    他和我一个公司的,还是我的上司,不过我为了避嫌,不允许他公开,他好像不太满意,但也没说什么,答应了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同事们都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偶尔还会和我聊聊他的八卦,我也美滋滋的听着,回去家里再和他算帐

    来源长佩文学网()

    现在在我旁边滔滔不绝的这位性感火辣的美女就是和我臭味相投的姐妹季秋,毕业之后我们去了一个公司,只不过我们在不同部门,她有关系,是公司采购部的,还算半个会计,在公司也管钱,不像我,我是运营部的,劳苦功低,吃力不讨好

    和我一个办公室的,有个小伙子叫王思,长得白白净净的,人也乖巧,总是姚姐姚姐的叫我,还经常请我喝咖啡,好像和我们大老板的关系不错,小季曾经看到过老板下班接他去吃饭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们大老板叫裘柯犒,是上个季度直降过来的,年少多金呗,虽然也是个关系户,奈何人家是个有实力的关系户,半个季度把公司的指标超额完成了百分之十,底下的人不得不服咯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哦对了,我喜欢磕cp,小季也喜欢,我们一致认为大老板和隔壁小王关系很是不一般

    “大老板那气场,那英资,肯定是在上面的那个。”午休时间,我边啃着小季递给我的饼干,边和她讨论道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爱卿此言有理,朕很是赞同,王思太白净了,不知道平时用的什么护肤品,下次找他问问。”

    小季喝了口咖啡,给我递了张餐巾纸,“爱卿快擦擦,都弄到嘴巴上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接过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点点头道,“臣附议,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现在就去问问?”

    来源长佩文学网()

    于是我和她两个人一起走出了茶水间,发现小王好像不在他的工位上,于是问了问同事,“小王呢?”

    “王思啊,刚才大老板把他叫去了,现在估计在老板办公室吧。”

    “哦?”我和小季相视一笑,笑容背后的意味不言而喻,我们两就这样鬼鬼祟祟的(划掉)堂而皇之的坐上了通往高层的电梯

    “午休时间都不放过,你说说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也不节制。”小季摇摇头,一脸哀叹世风日下的表情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点点头,“我们公司的未来(老板娘)就由我们来守护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中午的公司电梯里没什么人,我们义愤填膺,同仇敌忾的话语和动作可能只有监控室里的保安叔叔能看到了

    保安叔叔:又疯了两个

    让我没想到的是,电梯一开门,不是别人,正是我家那个倒霉男朋友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看见我,先是一愣,然后对季秋点头示意了一下

    他对我轻笑了一声,说,“小姚,现在是午休时间,你上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抱以礼貌的标准微笑,“沈总监,我和小季找老板有点事情,请问他在办公室吗?”

    “哦?”他挑了挑眉

    “他在的,不过他办公室里现在有人。”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好的,谢谢沈总监,我知道了。”我仍然保持着嘴唇上扬45度的完美微笑

    “嗯。”他点点头,放过了我,坐上了我们来的那个电梯

    来源长佩文学网()

    季秋是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的,但是我拜托她保密了,如果她身边有瓜子,她可能就边看着我们的表演,边磕起来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