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城春 > 第1章
    “公元贰零一零年。我成了一名歌手。”

    来源长佩文学网()

    台下海浪般嘈杂汹涌,应援声遥遥而来。闭上眼,头顶一阵炽热,应是雪一样的光束斜打下来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舞台暗了下去。演唱开始,周遭渐次安静下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突然想起那晚富士山柔软的月色。

    来源长佩文学网()

    十年前。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春望。晚上有客人来,你洗点水果去。”

    “好。”

    所有故事都由俗气的对白开头,却不知晓它像斑驳的蝶翼,只等合乎时机的一震。

    少年颔首。旋身去了厨房,在徐徐水流下搓着果皮。

    来源长佩文学网()

    “辞城啊。快坐,外边冷吧?”何宇接过对方带的礼品,把人往沙发上赶。又估摸着调高了几度暖气,才拿着烧酒坐过去。

    “哥。真是好久不见了。”男子生着英朗的眉目,冷峻硬气。现下一笑,眼角勾出和煦的涟漪,连锋利的下颌线也柔软起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小子,十年了。模样居然一点没变!”何宇不由打量着,咂咂嘴。自己比那人大两届,都是篮球队的,当初合作起来那叫个天衣无缝。可惜毕业了各奔东西,不想重逢已过经年。

    莫辞城低眉含了分笑意,随手脱下外套,松了松领带:“别寒掺我了。转来这里工作,第一个就想到你。”

    来源长佩文学网()

    “二叔……和哥,吃……”些许稚嫩的嗓音响起。软糯却毫不甜腻。

    两人顿了顿。抬眼,少年背骨笔直,端着盘水果,白杨树一样立在眼前。漂亮的指节沿瓷盘滑动着,似是有些无措。

    来源长佩文学网()

    “春望啊,二叔我就比这家伙大了两岁。你咋就叫他哥了呢。”何宇大笑着,不满地瞥了莫辞城一眼,却发现那人正盯着男孩,又调侃道,“不愧是当年的郑校草啊。”

    “别瞎说了。”莫辞城起身接过盘子,望过去,对方约莫还在长个,现在仰着首也才搭在自己胸口。略一低头便看见密而弯曲的睫毛,春望眼睛下意识躲闪着,像藏着汪水,延伸而下是挺翘的鼻尖。此时因迷茫微张着嘴,干净自然,怎么看都是少年风姿。

    来源长佩文学网()

    想来何宇说收养亲戚的孩子,就是他吧。

    来源长佩文学网()

    “叫叔吧。”男子弯起唇角,故意朝何宇挑眉,“我和你二叔同辈。你这样叫,有人心里该不平衡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喂。你小子,我哪儿这么小气!”

    莫辞城斜倚在沙发上。发尾是丝绸般的光泽,上身衬衣因为坐姿带出了细小褶皱,隐约贴服着凸显的脊背。袖口被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肌肉。

    春望晃了晃神。蓦地有些慌乱。

    “……我先去写作业了。”他略微躬身,额发下的眼睛黑白凝定。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天色晦暗下来。

    春望活动了下手腕,表针已指凌晨。门外从隐约的笑闹到杯盏碰撞,现下只剩微微鼾声。

    ——又想起那双潋滟桃花眼,和伸手时洁净干燥的骨节。

    搞什么。少年忽地有些烦闷,随手抽了本小说胡乱翻开。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

    春望噎住。他不太懂现在迂回缠绵的小说,更不理解高频出现的爱字。

    来源长佩文学网()

    轰——门外忽地传来物体落地声。

    春望吓了一跳,把书页压好,急急开门去了客厅。

    一股冲天的酒气。何宇半身耷拉在地上,毫无形象地打着呼噜,那端的莫辞城睡姿尚可,不过也在念叨梦话。

    春望叹口气,知道这俩人喝多了,自己也挪不动。好在沙发够大,把睡死的二叔安顿好后,又给旁边的人盖上毛毯。

    莫辞城似是不习惯乍到的温暖,扭了扭身,毯子又滑下去一大截。

    少年瞧见,上前无奈地拾起,又仔细窝好缝隙。他睡的位置临窗,霜雪一样的月光漫溯进来,覆在莫辞城饱满的眉骨上,显得风流韵致。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春望想了想,又倒了两杯蜂蜜水放在桌上。

    回屋时已是夜半。鸦羽般的夜静静蔓延。

    半晌,少年合上小说。躺在床上,照例从抽屉中拿出白色小罐,倒出药吃了下去。

    他在黑暗里回想刚才看到的句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呼呼往灵魂里灌着寒风,我们急切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