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程植 > 第2章
    花了几个小时收拾完,顾程把床一铺,拿了几件衣服出来之后就直接出了门,柯植坐在床边的桌子前,拿出笔记本,笔记本里夹了一封信纸。

    这是那家伙放假的时候,偷偷的用快递寄回来的。

    柯植看着信封上的卡通人物,笑了笑,这家伙一直都喜欢蜡笔小新。

    这封信,柯植没有看过,但是他一直留着。

    这是沈河之前假期偷偷出去的时候给他寄回来的,当时沈河一边吃自助一边跟他发了张自拍,少年的嘴角笑的合不拢。

    那喜悦里,他占全部。

    手紧紧地攥着信封,他也曾一整个晚上都跟他打电话,听着彼此的声音入睡,清晨发现耳机外放的时候又惊恐又喜悦,柯植曾经问过他“你不怕你战友发现吗?”

    沈河笑了笑“不怕,我又不会说出来恶心他们。”

    柯植那个时候跟他一样,笑的和他一样合不拢嘴。

    只是后来,这一切都没了。

    他说“宝贝,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一时兴起,宝贝,我们分手吧。”

    “你还喜欢我吗?”柯植问他,沈河几秒钟后回复“喜欢。”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为什么还要分手?喜欢为什么要分手?你总要告诉我一个理由,让我死得明白。”

    柯植紧紧地握着电话,他躲在厕所里,靠着墙,巨大的悲伤从心口迸发,心脏被紧揪着,柯植不明白为什么,室友都坐在外面,他只敢咬紧牙,眼泪不停的往下流,他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不怕成为寡夫吗?”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什么意思?”

    “万一我死在里面了呢?”

    “我不在乎啊,我们别分手好吗?”

    柯植紧紧的握住手机,他不甘心,他以外自己终于碰到了互相喜欢,可以携手走过一生的人,尽管这段异地恋,他们没有见过面。

    几分钟后,沈河发来一个字“好。”

    “真的吗?别骗我。”

    “嗯。”

    来源长佩文学网()

    就在柯植暗自欣喜的时候,他的内心,那种莫名的心痛并没有消散,我死在里面怎么办?你不怕做寡夫吗?这些话萦绕在他耳边,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一定是。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坚定的这样相信着,但是未来的一个月,沈河都在对他进行着冷暴力,要么是很久才回一句“嗯。”要么就是很长时间不回消息。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们还是分手吧。”沈河说。

    “那你别删我,你和别人在一起了你可以告诉我,但是你别删我,行吗?”

    柯植躲在被窝里,室友已经睡了,因为是周末去打鼾哥回家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但是这样,他依旧睡不好。

    他捂着嘴巴,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剧烈地颤抖着,你别删我,沈河你别删我,你等我死心,我死心我就自己走了,不用你赶我走。

    那阵子,柯植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坐在靠窗的位置,眼神麻木悲伤的望着窗外,从学校到市中心,再坐回来,他什么也没干。

    中途沈河跟他打过一个视频电话,他坐在公交车二楼的最后一排,在经过一个月的冷暴力以后,内心枯萎的心脏像是得到了生命之泉,他突然觉得,自己有希望。

    这一个月来,他跟沈河发了无数的话,内容占据整个屏幕,可是沈河从来不回,他想告诉他,他有多喜欢他,他想证明自己,有多喜欢他。

    柯植坚信沈河是有苦衷的,只是最后,他在他的QQ空间看见一个女孩子的留言:满眼星河尽是你。

    后来某天夜里,他依旧窝在被子里,手机屏幕上微亮的光,刺的他眼睛发涨发痛,他点进那个女孩子的空间,看见了沈河的近期留言。

    是这样吗?是吗?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打开微信,他想质问他的时候,自己刚刚发出去的那句话前面出现了红色感叹号,他删我了,他删我了,不是说好不删的吗?沈河你怎么骗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柯植翻着以前的聊天记录,他一个个截图,他害怕,他怕某些这些消息会突然不见,他小心翼翼的保存着那些照片,传到小号的QQ相册里。

    后来,他主动删了沈河的QQ,却总是忍不住要关心他的近况,他留着沈河的留言,每天都会去他空间看他的动态,他的留言板。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个女生,那个女生,是沈河告诉他的那个女生吗?他们在一起五年了的那个女生,是她吗?他们不是分手了吗?他们是符合了吗?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他呢?他算什么?之前说的那么可怕,万一我死在里面,这种话是不是只是在劝退,在劝他离开还要把自己表现的特别伟大。

    还是说,他只是在他们吵架的这段时间刚好出现,成为了他感情空档期的替代品,然后他们现在,又复合了!所以没什么用了?

    是这样吗?沈河是这样吗?

    柯植看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他想喊出来,那股冲动撞击着他的心脏,他抱着头趴在床上,他的眼睛疼的厉害,眼眶在发热发胀。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忍不住了,他还是在哭。

    沈河,我真没用,我哭了,我真没用。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闭着眼睛,一个人趴在床上,哭着睡过去。

    后来是怎么走出来的呢?他编排谎言欺骗自己,他又一次次认清现实,当那人的空间再也进不去的时候,他放弃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五一的时候他一个人坐着火车,去了长沙,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他艰难的买到了一张站票。

    他站在火车门口,车厢的交界处,不少回家的学生还有农民工的以及出去玩的上班族,都在这里,他透过车门的玻璃,望着外面漆黑的夜景,玻璃上只有他的轮廓。

    五一广场因为五一假期的缘故,人山人海,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地铁里挤满了人,后来有几次因为地铁关闭,他不会坐公交,干脆一个人背着包,茫然无措的望着天空,望着高楼大厦。

    他在五一广场迷了路,在芙蓉广场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那一刻,他觉得像个孤魂野鬼,没有方向,麻木而绝望。

    他吃了长沙大香肠,吃了长沙臭豆腐。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去了以前看的青春小说里,坐着提到过的,长沙的王府井,他去了岳麓山,去了烈士公园,在烈士公园附近的小型游乐场,看了大蟒蛇,玩了大摆锤和小型的过山车,他还在微信朋友圈扬言等回A市要去欢乐谷玩大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去了橘子洲头,走在桥上的时候,望着湘江湖面,他突然想到了南康白起,湘江水冷,他是不是就是在这里投江自尽,结束自己的一生。

    来源长佩文学网()

    橘子洲头人头攒动,他不知道坐地铁可以直达,而是从桥上下去的。

    他并没有去看毛**的大石像,而是一个人站在江边的围栏边,看着滚滚江水,望着远处的夕阳余晖,身边大多数是一些情侣或是家人一起来的,他们成群结伴,充满欢乐。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找人帮他拍了张照片。

    他就那么孤独的站在那里,那个说要陪他一起旅游的人,已经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