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44章 他更想要你
    许皇后端起旁边的一盏茶,品了一口,垂眸之间,说道:“本宫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芸娘心中很清楚,皇后娘娘的发问她能给的只有肯定的答案,否则,她只要出了这昭阳宫,那她的下场不言而喻,揣度着说道:“娘娘,其实就算烧毁了婚服也不可能阻碍……”话还未说完,却见跟前之人双目冷冽,自是闭嘴不语。

    “本宫自有打算,你只需要回答本宫的话。”

    对此,芸娘算是知道,这宗事她根本不可能甩掉,“不知皇后娘娘希望奴婢如何配合。”

    “别跪着了,起来说话吧。”许皇后听了这话说着,转而一眼扫过旁边的秋兰,示意着。

    秋兰走到芸娘的面前,从袖口之中掏出一小包东西,“这里面之物乃是‘迷魂散’,掺杂在茶水或点心中,谁若是吃了,一炷香过后药性发作,便会使人神志模糊出现幻觉。”

    “这样的人若是出现在司制房的绣房中,打翻烛台,司制房都是易燃之物,一旦烧起来,根本来不及施救。”

    “没错,包括那个人也会一同葬身火海。”秋兰对着芸娘冷凝一语,将那一小包东西放到芸娘的手中,“当初你来找我不过是留在司制房,此事一成,司制房掌事之位就属于你了,现下还有时间,这么好的机会,可是稍纵即逝的,可得拿捏好啊。”

    “是,奴婢明白。”芸娘将手中攥着的东西藏入手袖之中应着,“皇后娘娘若没别的吩咐,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秋兰在芸娘离开之后,望着皇后娘娘,轻声问道:“娘娘,其实此事如芸娘所言,就算是毁了婚服也不可能更改什么,最多不过让婚期延迟而已,娘娘又何必……娘娘就是想要宁王的大婚不能如期举行?”

    许皇后冷笑一声,“自端阳那事,若再有过大的动静出来,那就显得本宫有些刻意,而且容易招惹是非,但司制房失火这件事就算是担责也是司制房的人,更何况那边一应之事都是太后布置的,与本宫何干,届时,这大火烧了婚服,自然触霉头,婚期一时半会绝不会提上日程,如今太子已经开始涉政,每年皇上秋后都会南巡,太子是储君,若太子能替皇上南巡,那一切就会变得非常明朗。”

    “娘娘的意思是,与其一味的纠结在定国公府和宁王府的联合上,倒不如让太子殿下在皇上心中确定,皇上对每年的南巡都格外重视,若太子殿下能在此事上表现出色,得到皇上的认可,便可稳固太子殿下的地位,借助外力得到的支撑,再怎样都比不过直接来自于皇上的。”

    “正是如此。”许皇后确信的说着,“到时候大势所趋,即使他墨宸烨娶了凤亦书,也无所谓,且等司制房事一出,本宫便可谋划部署这后续之事。”

    “这个芸娘当初来找奴婢的时候,奴婢瞧着是稳重人,想来这次娘娘交代此事于她,必不会让娘娘失望的。”

    许皇后并未多言,此事问题不大,但别有意外才是。

    ……

    入夜已深,寂静的连呼吸声都变得格外清晰。

    此刻,宁王府,书房之内

    流影看着端坐于桌案前烛台下的人,他照旧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而已。

    一片寂然之色中,墨宸烨唤道,“流影。”

    “王爷有何事吩咐。”

    墨宸烨凝声说道:“安排下去,着人监视好司制房的一举一动。”

    “司制房在宫内,虽说安排隐卫监视并无大碍,可……”

    “无需担心,你照办就是,这些本王会和皇兄言明。”

    “王爷是觉得有人会对王爷大婚的婚服动手脚,用来延误婚期。”

    “去办吧。”

    听着这话的流影也不含糊,遵照着就去做。

    墨宸烨视线落于眼前这烛台上,只是盯着这摇曳燃烧的烛火入神了一般。

    ……

    次日。

    定国公府。

    竹青看着用过早膳后伏在这廊下长椅上的小少爷,走过去,轻声问道:“小少爷今天不去宁王府吗?”

    凤亦书抬了抬眼睛,并没有回答。

    忽然,耳旁一道清晰的声音传入,“平日里这个时辰,可不是都兴致勃勃的跑去宁王府了,今日倒是难得啊,我都回来了,听到下人说你还坐在这儿发呆呢,是怎么了,说来给二哥听听,还是说,在因为昨天的那些事情而担心?可昨日入宫,你们不是……”

    凤亦书仰着头看向眼前的人,“二哥,不是因为这些啦。”

    “那是怎么回事?”

    稍有几分迟疑,凤亦书这才缓声说着,“二哥,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太奇妙了,昨天我们入宫去看到了我们的婚服,我竟然真的要嫁给他了。”

    “真是我的傻弟弟,这些有什么好值得在这里多想的呢?”

    “我也不知道我在多想些什么,二哥,你说从一开始就是我自己一心想要黏上他的,虽然我们就要成亲了,要是哪一天他不想我黏着他,然后……”

    凤亦初定声一句,将凤亦书的话打断,“不会有这些的,不许胡思乱想,他只会更想要你,希望你黏着。”凤亦初很清楚,一件事如果无心于此,那么早就已经不再当回事,可五年间一直默默关注留意,那么绝非寻常可言。

    “真的吗?”

    “二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凤亦初转而说笑道:“对了,现在在府门口就有一个人正等着呢,他应是刚从宫里出来,知你在府中,所以就在外等着,看看你可要随他一块过去,就只不知道三弟现在要继续在这里发呆呢,还是出去看看?”

    “他在外面等着?”凤亦书满是惊讶,整个人窜起来,“二哥,那我先出去了。”

    凤亦初还来不及嘱咐凤亦书慢些,人一溜烟的就已经跑了出去,果然,这两人是极好的。

    凤亦书一路跑着就到了府门口,放眼望去,那边正是宁王府的马车,他一走过去,流影便已经将马车的帘子掀开,请他上去,正眼相对,眼中都是墨宸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