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景行之的古代日常 > 第140章
    景行之和柳方在景行之六十岁时一起请辞, 李嘉定本不同意,奈何景行之不干了,就只好让小师叔潇洒去也。

    景行之六十一岁时,夫夫两人慢悠悠地转回了定北,城里不少人竟然还认得出景行之和柳方夫夫。

    到了定北,两人特意去了躺应故。

    惊喜的是狗蛋的姐姐一如狗蛋幼时所求,让狗蛋把人找回来了, 据说狗蛋父母走的时候很是欣慰。能如此,不过国富民强四字。

    不过很遗憾, 狗蛋还是没能长得像李嘉瑞一样高大。后来的李嘉瑞成了大将军,从陆战都海战,是慧帝李嘉定的好帮手。

    昔日被屠两村的地域里也渐渐有了人烟, 中心处立着一座文曲星庙。在安北、定北两地,文曲星庙是最为盛行的庙宇。

    不要脸地说, 景行之总觉得那文曲星的模样, 怪像自己的……

    景行之七十岁时, 夫夫两个已经转完了李朝山河, 回家带重孙子了。

    阿灯五十多岁了, 还是被叫阿灯, 因为他阿爹阿姆叫习惯了。

    他文才好,可是没有去考科举;身手不错,但也没去从军,而是直接当着小侯爷,跑去海外了。

    兴许是名字的魔力, 阿灯在找矿上很有天赋,跑哪儿哪儿有东西。他甚至遇到过出产丰富的金山和银山,走两步能捡一块金子银子那种。

    他游荡在海外,绘制出了第一幅世界海图,后来还沿着洋流环游,证明了世界是圆的。

    阿灯的夫郎是个渔家哥儿,所以也没嫌弃这个到处乱跑的小子,反倒是陪他一起在海上历险。

    两人生了孩子,都辛苦景行之夫夫管教了,是以孙子辈和景行之夫夫很是亲近。

    重孙子辈没多大,出生后夫夫两个跑出去游玩了,倒是最为生疏。不过景行之风趣又好玩、柳方则是大方的万事通,小家伙们很快和两人相处愉快,一心只有曾祖父。

    景行之八十岁时,夫夫两个已经年迈,不过景行之每年还可以给柳方种一亩花田,让环水有名的“柳景花田”愈发美不胜收。

    景行之九十岁时,夫夫两个是当地有名的长寿老人,神仙眷侣。

    等到景行之一百岁,柳方的身体已经一百零二岁,垂垂老矣。

    等柳方开始胃口不好,吃喝不下时,景行之就只能握着爱人的人,目露悲戚。

    柳方阖上眼那天,正是六月好时节,窗外繁花似锦,他看看外头的好天气,有些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在他阖眼那一瞬间,景行之疯了一般将突破到了第五层的真气往他体内灌注,希冀能留住自己的爱人,哪怕一刻。

    可真气勾动了四处空气里稀薄的灵气,竟是猛地炸开,使得屋子破碎,两人也消失不见。

    ******

    再等柳方睁眼,他重新感觉到心脏在跳动,可身上似被碾压了一遍,浑身都痛得厉害。

    他想起了什么,偏转过头,看向了自己身侧。

    在他的身边,是磕破了脸颊的景行之。

    景行之看着近在迟尺的柳方,再抬头,就看见了在前方停下的大卡车。

    ——两人心内闪过同样惊喜的念头,他们回来了!回到现代了!

    景行之脑子转着,陌生地拿出碎屏的手机输入120几个数字。

    叫完了救护车,景行之跪在柳方身侧,一边拿体内稀少的真气去探视柳方体内,一边慌张地问:“你没事吗?柳方!?”

    柳方贪恋地看着自己的爱人,伸手摸摸他的脸:“没事,你别怕。”

    我多幸运啊,陪你过了一辈子,还有一辈子。

    救护车很快到来,乌拉拉地拉着人去急救。

    卡车司机慌得一批,不过慌得一批的同时也感慨自己命大。

    被卡车撞飞了,这两个年轻人居然只是一个轻伤、一个蹭破了皮?我肯定是天选之子!

    另一边,苦逼的社会两狗听说寝室两帅车祸住院了,两人请了假,急哄哄地来探望。

    宿舍四年,虽然毕业后一年也就聚个一两次,可兄弟情是有的。

    乍一听说景行之和柳方一齐出了车祸,曾经的四人寝室中室友之二的邱当和夏宿都是担心不已。

    邱当和夏宿在医院楼下汇合,一人提着一大袋子水果、一人则是提着营养品。

    两人对视一眼,邱当先开了口:“应该没事吧?”

    夏宿拍拍他的肩:“我打过电话了,行之接的,他蹭破了皮,柳方轻伤,养养就好了。”

    邱当闻言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可吓死哥哥了!等会见了他们两个,我可得问问怎么回事!”

    低声说着话,两人就到了病房门口。

    双人病房,特敞亮,玻璃窗透明得反光。

    走在前头的邱当站在窗子前,瞪大了眼,脚下不动了。

    夏宿推推他:“怎么了?走啊!”

    邱当慌张道:“你、你看看!”

    夏宿于是把脑袋伸到了窗子前。

    下一秒,他和邱当同步了。

    表情:目瞪口呆。

    心里: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瞎了!我看到了什么!我的两个室友在抱着亲!

    两人对视一眼,互相傻眼。

    最后还是邱当比较虎,他心情复杂地敲敲玻璃窗,咳嗽一声:“咳!”

    景行之背对着窗户,柳方是面朝着窗户的。

    听到柳方抬头一眼,大学里两个室友都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和景行之。

    柳方咻地从脸红到脖子,脑袋一缩,藏进了景行之怀里。

    景行之跟着回头,冲两个兄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

    邱当和夏宿这才嗷呜着跑进病房。

    邱当一脸震惊:“哎哎哎!你们怎么回事?”

    夏宿二脸震惊:“对啊,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景行之抱住自己的大宝贝,笑着道:“就是在一起了,很久了。”

    邱当摸摸自己的脑袋,决定来一波尬聊:“可以啊,你们脱单了!回头出院了,记得请我们两吃饭!”

    夏宿听到确切答案,摩挲着下巴做福尔摩斯:“我现在想想,总觉得你们两当初怪不对劲的。”

    景行之把柳方的脑袋从怀里扒拉出来,问他:“让我们请吃饭呢,你说请不请?”

    邱当和夏宿目光如狼似虎,柳方红着脸道:“请请请,随便宰。”

    四人聊了会,邱当和夏宿很快正常起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我校草级别的室友和系草级别的室友在一起了,我这种不好看的被可爱的妹子看上的可能更大了,想想竟然还有点开心。

    当然,也就是瞎想一下,避免不自在,让景行之和柳方尴尬。

    四人一通海聊后,邱当陪床,景行之和夏宿出去买饭。

    出了病房区,夏宿忍不住开口:“行之,你真想好了?我瞧着小方儿够认真的。”

    夏宿是宿舍老大,为人细心。他这样说,景行之猜他早看出些什么了,只是没说开。

    景行之道:“大哥,当然是认真的。”我们都认真过了一辈子了。

    夏宿这才点头:“那就好。小方儿努力融入宿舍,那些事其实都是为你干的,我和老邱就是搭头。冲他这份心,你要是对不住他,我可要让老邱揍你的。”

    只提这个世界的过往,柳方确实是先爱上的一方。先爱上就付出多,落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这样,朋友们为柳方担忧也正常。

    景行之看向夏宿,露齿一笑。

    “我知道的。他有多好,我最清楚。”

    夏宿:……

    一口狗粮被塞进嘴里,夏宿饱了。有人宠了不起啊!

    ******

    半个月后,两个人被医院催着出院了,护士妹妹们不开心,糖没得磕了。

    柳方出院了,自然是回自己的公司上班。

    景行之闲着无聊,跑去给柳方做小秘书,然而挣钱的事情他没什么兴趣,躺在办公室的软沙发里打游戏。

    一照回到现代,手机真好玩啊!

    然后柳方的公司里,员工们就传言,总裁带着大帅哥来上班,弄得大家都想往办公室来看看帅哥秘书。

    柳方见惯了景行之靠才华吃饭,这下子看他用脸兴风起浪,怪不自在。

    为了柳方岌岌可危的公司人心,景行之只得去找个活干。

    问:在古代当官几十栽,回到现代适合做什么?

    景行之答:我要去教文言文。

    景行之用三年解决了一个硕博连读,然后连出高质量论文,直接破格飞为A大的副教授。

    景行之做了教授,也依旧帅得不要不要的,是以上课没多久就被扒出了昔日身份——A大某届校草。

    而且这位昔日校草还有后续,据说是被同寝室的室友拿下了,眼下爱人是A大十大杰出青年,去年跻身我国百富榜。

    学生们:???这什么神仙校园故事!?啊啊啊!我死了!!

    有学生在课间磕景教授八卦,趁着课间大着胆子拿着手机凑上去问。

    “教授,柳总是你爱人吗?”

    景行之扫了一眼屏幕里西装领带禁欲性感的柳方,点头:“是啊。”然后又笑着问,“好看不?”

    学生在教授温柔笑意下小鸡啄米:“好看好看!”

    景行之笑笑:“我的。别看了,看也不是你的,不如听课。”

    学生:???

    景教授再来了句:“上课看手机,日常分扣五分。”

    学生:不敢哔哔。但是……你们家总裁知道你这样嘛?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