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帝星下凡 > 第95章 最后的最后
    伍部长直到干完仗都是懵的。脑袋晕, 胳膊酸,全身上下哪哪都疼。

    疼也没用,他压根没有时间休息, 还得顶着巨大压力善后外加启动舆论监控系统制定记者发布会方案。

    忙不完的事全摊在他头上, 伍部长内心将湿婆鞭尸了几百回。

    不独他忙, 其他神仙也都分散各地修复被糟蹋的一塌糊涂的山川城市。

    雷部神将则聚在专门被化出的一块地方发落没死的妖魔厉鬼, 他们将那些“罪犯”用封印链条串成几串,纯属被忽悠且有悔过之心的分配去干苦力随老君重建三十六重天, 作恶之心不死的拿去炼器或填补天地灵气。

    而紫微,正懒洋洋地瘫在小二楼里,眯着眼舒舒服服地享受小白和圆圆的嘘寒问暖按摩捶肩。

    天蓬后怕道:“这一遭下来,估计那帮家伙没个几千几万年也回不来了,得亏雷祖传消息及时, 不然指不定得死多少凡人。”

    阎罗王哪能放过这种邀功机会,赶紧说道:“我在凡人身上下的可是最高级别的保护符, 怎会轻易死人。”

    再说,死了也归他管,大不了开特别通道还阳就是,工作量也不大。

    小白泪眼汪汪地给紫微捏肩膀, 动作小心又轻柔, 贴着他紫微哥脑袋小声问:“还疼不疼呀?”

    他先前见长生哥带紫微哥回来时,紫微哥半边袖子都没了,身上还有一些血点子。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他和圆圆却是能看出来的, 紫微哥的右臂光洁白皙毫无瑕疵, 连捡垃圾练符箓时磨出的老茧都没有了,必然是新生的。

    小白只是迟钝单纯, 并没有笨到那种地步,当然能猜出紫微遭受过何种苦难。

    紫微揉揉他脑袋,打趣道:“有一点,小白亲亲就不疼了。”

    小白信以为真,赶紧抱起他胳膊亲了好几下。

    看得对面林子深耷拉下脸,对紫微怒目而视。

    紫微哈哈大笑。

    阎罗王想起一事还是有些不高兴,告状道:“西方教真是打的好算盘,自己不蹚浑水帮忙,事情解决后却占了莫大便宜。您瞧瞧,如今那些凡人坚信神仙是真实存在的,不止去道观上香,去寺庙请开光佛像的也不少。”

    紫微安抚他:“婆罗门教和佛教渊源颇深,他们本来就不方便插手太多。况且也不是没帮忙。”

    阎罗王还想再细问,紫微只是笑而不语。

    他恢复神力后,世上一切皆在眼中,看事情格外清朗,自然清楚顾雪生便是地藏王在人间的化身。如果不是顾雪生暗自帮助干哈斗败毗湿奴又重伤他,紫微根本没有契机全身而退。更早以前,顾雪生救他出幻境及时救下小白,也不是巧合。

    但这种双方心知肚明的私下配合没有必要说出来,西方教毕竟脱胎婆罗门教,尽管婆罗门教三大神已消失千万年内再难显现神迹传教,信徒却还有,两者间终究还是要打交道的。

    “吴落怎么样了?”紫微问。

    天蓬大嗓门道:“这个啊,秦宝宝跟俺说了好几回了,他人倒是醒了,就是吓傻了。连着三天在员工大楼前面烧香撒纸钱,还说要入职当美工不收工资。这是正常人该有的行为么!钱都不喜欢了!”

    紫微双眼一亮。

    他记得吴落是个画手,好像技术还不错?不要钱白干活,好呀!

    圆圆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动了什么心思,凉凉道:“紫微哥,他要入职的话,全公司就只有他一个人类的,别到时候被吓死又惹麻烦。”

    唔,这是个问题,得想想办法。

    林子深趁机把小白拉到身边,争辩道:“也不是吧?我也是人。”

    圆圆白了他一眼:“能跟妖精搞到一起的是正常人?”

    小白深表同意,点头道:“对,狗蛋不是正常人。”

    林子深:……

    林子深还没来得及心塞,就听小白补充道:“他一定努力会修道成仙的!然后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的。”

    小白眼带期盼,望向林子深:“对吧?”

    林子深心说好像修道挺难的,徐道长胡子都白了也没见成仙啊,却因为那句“可以一直在一起”心怦怦跳,又见紫微皮笑肉不笑地瞥自己,只好硬着头皮底气不是那么足地笑了一下:“……对,我会努力的。”

    天蓬听这话就来了劲,他恢复仙骨后还没有新收的信徒呢,特别哥俩好地勾了林子深肩膀:“你也想修道?早说嘛,俺教你啊!来,俺教你学习正统道藏,等学完你指定入门。”

    林子深不太愿意离开小白,却抵不过天蓬力气被他往楼下带,低声问道:“要学多久?”

    天蓬:“每卷讲一天差不多能讲完,一共就五千四百八十五卷,很快的。”

    林子深:“……”

    留在客厅里的人老远听见楼梯上传来一声闷响,有人硬挺挺栽下了楼梯。

    小白垫着脚关心地看了眼:“狗蛋摔了,没事吧?”

    圆圆幸灾乐祸:“他可是五千多天后就能入门修道的人,哪会有事。”

    小白掰着手指算了算,五千多天,就是十五年,好快哦。

    不愧是狗蛋,真聪明,他都两百岁了还没入门呢。

    也幸亏林子深没听到小白的心声。

    等到天蓬给林子深讲到第二十六卷的时候,伍部长终于处理完一堆事情,冷着脸踏入斗转星移的大门。

    神迹显现太多,灾难之后到处都是现身说法的民众,有关部门根本没办法将舆论压下去,为防邪教搞事,干脆将所有的话题引导到“华夏传统道教信仰”上去,侧面松口承认了神仙的存在。

    民间反响剧烈,登时兴起一大波拜神热潮。

    勿论是哪个城市,道观的香火都一天比一天兴盛,不说铜城短时间内就多了好几个土地庙,就连斗转星移门前都常常有信众偷偷摸摸上香。

    斗转星移官微上放过紫微和长生的照片,微博上有人言之凿凿说出现在某城上空的神仙就是长生小哥,还拍了个模糊不清的照片,一时间大家都猜测斗转星移是神仙开的公司,就是来人间救苦救难的,传的神乎其神。

    这说法十分可信,比之八不出什么原理的7G传送磁场符箓,亿万人亲眼见证的神仙说好像靠谱得多。

    也甭管真的假的,反正拜就对了,又没坏处!

    苦了徐道长,每天早起扫香灰就得扫好几个小时,他倒没有怨言,反而因为道门信徒日多笑得合不拢嘴。

    伍部长在沙发上落座,因为对面挂在长生身上没皮没脸的紫微眼皮直跳,只当做没看见,转开脸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文件,一条条念道:“上周,司命星君未经审批在海城踏云滞空,引来万人围观,香烧的太多差点起火;葛玄天师‘借’取陕东博物馆文物炼丹炸炉,虽然后来恢复了现场没有造成国家财产损失,但令周围民众以为化工厂爆炸引起巨大恐慌。本周,火铃大仙修炼雷法致使北美气候失衡,外交部收到约谈五条;真武大帝……”

    紫微打了个哈欠,摆摆手打断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伍部长深深吸气:“请紫微大帝约束好神仙们。”

    紫微眨了眨眼一脸纯良:“谁说我是紫微大帝了,你别乱说,亵渎神灵的。”

    伍部长脑门上爆出三根青筋,竭力克制才没有咆哮出声,平静道:“我到处善后很不容易。”

    紫微:“我也不容易,我分公司执照迟迟不批,没法招更多的人,他们好多都不是我员工。”

    伍部长一顿。

    在确定紫微真实身份前不让斗转星移招揽更多神仙原本是道协大会后定下的,现在经历湿婆一事,谁还不能确定紫微身份?

    而且他权衡利弊,与其这样下去,倒不如让神仙们在人间有个据点统一约束,忙道:“我帮你走流程!”

    紫微得了便宜还卖乖,苦恼道:“可神仙们不好管啊,你说我一个小市民哪来的底气招神仙呀。”

    伍部长嘴角直抽:“……如果你接下这事,斗转星移员工可享受政府事业单位待遇,你也能获得五百万特殊补贴。”

    紫微顿时喜笑颜开:“补贴是每年?”

    伍部长心在滴血,咬牙答应:“每年。”

    紫微搓着下巴看他:“我看你好像不是很舍得,要不这五百万我不要了,咱们换个条件?”

    伍部长警觉道:“你先说说看?”

    紫微把脑袋搁在长生肩膀上,笑得眼睛弯弯:“我想在A股上市。”

    伍部长双眼圆睁,脱口而出:“不可能!”

    别说A股了,创业板都不可能!

    他还不了解紫微这边的情况么,全公司连个人类员工都没有,就徐道长和风清还是那种编外人员不领工资的。还有一堆上市公司需要满足的条件,斗转星移根本达不到,也就盈利一项达标,证监会不会批准的。

    紫微大怒,一拍桌子:“为什么不可能!”

    他威势赫赫,犹如泰山压顶,雄浑厚重。

    伍部长自认了解紫微脾性,也清楚道门正神不会滥杀无辜,却还是被压得冷汗直流,舌头滚了一圈,好心好意地劝道:“你纠结上市做什么?上市后股份分流,你赚的钱还得跟股民分。”

    他有句话没敢说:万一效益不好,岂不是扰乱国家经济?

    虽然按照斗转星移现在的势头,极难效益不好就是了。

    紫微叹了口气:“以前有人说,斗转星移这种公司能上市才有鬼。可是世上本就有鬼,我很不服。”

    伍部长竟无言以对。

    他答应帮紫微问问,一脸纠结地走了。

    不仅伍部长不信紫微的话,长生更不信。

    长生亲了亲紫微耳畔,问道:“是怕约束不住他们?”

    所以才要上市?

    紫微侧头,好笑道:“世上有我约束不住的神?”

    长生沉吟片刻,轻轻摇头。

    的确没有。

    哪怕老君或是斗姆元君,紫微都有办法忽悠住。

    如此说来,便只剩另一个理由了:他懒。

    事实也的确如此。

    紫微兴致勃勃地跟长生分析:如果公司股东都是信徒,神仙们当然会花费十二万分力气努力工作,说不定跟游戏部做牛做马的吴落一样,工资都不要的,还压根不用他们花时间盯着,可以腾出许多空闲来。

    长生不解:“我们要空闲做什么?”

    三十六重天自有老君指挥诸多赎罪邪魔重修,不需他们耗费心力。公司也在逐步交给圆圆,他管的很好,给那些被湿婆蒙骗加入皮图教的小妖精们也安排了新的职位,眼看斗转星移要一统三界。他和紫微这阵子只偶尔与神仙们议事,还不够清闲么。

    紫微诧异道:“你不知道林子深和小白要结婚了?难道你指望小白自己给自己准备?”

    长生默了默:“不是还有十五年么?”

    紫微把小白当弟弟养的,即便他回归神位,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当即痛惜道:“是啊,只剩十五年了!现在不准备,到时候可就迟了。”

    而且有十五年才怪。紫微坚信,依照林子深的这个饥渴程度,能等得到一年都悬。

    长生双目微垂,余光扫到紫微手上的玉戒,欲言又止。

    他有些想问紫微:你这样关心小白和林子深的婚礼,那我们的呢?

    然而转念一想,仙生漫长,千万年眨眼一瞬,紫微大约不急,他也没必要急。

    想是这么想,长生心中依旧漾起波澜,嘴角跟着微微下抿,只是脸皮太薄,没好意思将心事诉之于口罢了。

    紫微手里刷着游戏,眼角余光却一直盯着长生,见他沉默,坏心眼地笑了下,假装随口问道:“对了,你想在哪办?”

    长生没反应过来:“办什么?”

    紫微抬手勾他下巴,眼中仿若藏着万千星辰般令人沉醉,那笑容六分灿烂三分真诚一分轻佻:“办我们的婚礼啊,我的帝君。你难道想没名没分地跟我厮混千年万年?唔,这可难办了,我是正经神。”

    长生便知道自己被紫微调戏了。

    “何处皆可。”长生双颊染上极淡的粉色,表情却还维持着认真,“只是……越快越好。”

    紫微听到最后句话,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揉着肚子倒进长生怀里。

    长生意动,只一俯身,便准确地吻住了紫微的唇瓣。

    “我亦是正经神。”他严肃强调。

    紫微眉眼含笑,歪头道:“正经神大白天解我皮带?”

    长生一怔,袖子一挥,理所当然道:“天已黑。”

    哪里是天黑,分明是他用法力遮蔽了窗外日光。

    紫微痒得直喘气:“你学坏了。”

    长生低头吻住他锁骨,低低地“嗯”了一声。

    居然承认了。紫微想。怎么可能有人这样不正经又这样正经呢?

    天上地下,独他长生大帝一份了吧?

    嘿,是他带坏的,真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一下预收TUT,看我一眼嘛!

    《凶残辅助》专栏可见

    蔡栖巫玩游戏只玩辅助,将养肥队友当做终生事业。

    直到某一天,他不小心捡了个人-头……

    那个披着辅助皮出了一排攻击装的人-头收割机自此成为千万玩家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直播间的大粉剪了个蔡神精彩瞬间集锦发博并配乐:

    “刚擒住了几个法师,又降住了几个刺阔,”

    “送洗的ADC怎么他就这么多!”

    “煞你个魂也丢来魄也落,”

    “兰陵王也发抖,伽罗也哆嗦,打得那娜可露露无处躲!”

    蔡栖巫一举凶残出圈。

    知名游戏菜鸡影帝转发该博并附豪言壮志:【看我梵蒂冈第一李白杠翻他!】

    影帝粉丝死活没劝住。

    影帝成功约架蔡神。

    第一天,战绩30:0,影帝被杠翻……

    第二天,战绩29:0,影帝被杠翻……

    第三天……

    反正就是惨不忍睹。

    第N天,影帝发博:【我终于杠翻蔡神了!】

    粉丝怀疑影帝当众吹牛,求po战绩。

    曹孟悄咪咪拍了张蔡栖巫酒后沉睡的美照发博:【有图有真相。】

    两家粉丝:???????

    快举报!这影帝公然开车!

    老流氓攻X缺根筋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