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都市小说 > 完全生存手册 > 第78章 正文完
    后面发生的事顺理成章。

    ——津岛十分顺利的住进了医院。

    “所以说那个医生下手超重的。”津岛整个人陷在柔软的被褥中, 拉长的音调融化了蜂蜜一样带着微妙的粘稠度。

    太宰治就在床边, 他正翘着脚读一本薄薄的小说,只有两个支点而后仰的椅子适时的发出了脆弱而微小的嘎吱声。

    听到津岛的话, 他的目光从书册中移到了津岛的脸上, “很疼吗?”

    “嗯哼。”津岛的胳膊搭在腰腹间,雪白的绷带下是连绵的痛感和异常的麻痒。他困扰的眨眨眼,说道:“其实我更想早点回家。”

    太宰治笑了一声, 探过身体,颇有些安抚意味的摸了摸津岛的头发。

    蓬松的发丝手感不错, 津岛任他动作, 笑意染上眉梢。

    然后他在平和的环境中又渐渐睡了过去。

    现在的津岛暂且算是处在漫长的恢复期中。

    联合的横滨势力做到了部分资源共享, 在取出那枚不起眼的机械后,津岛直接被等待良久的港口黑手党医生接手了。

    在一轮仔细检查后,就连医生也发出了惊叹声。

    最重要的那道狭长伤口短时间内反复开裂, 其余的各处伤口也均有恶化迹象。再加上一系列平时不太优良的生活习惯导致的小小问题相互叠加,津岛能支撑着抵达机场后还抱有清醒的思考能力,都是生命力顽强的绝佳体现。

    而津岛昏迷前做的最后一件事……

    太宰治压住了自己的嘴唇, 指尖轻轻摩挲了几下。

    [吻……吗?]

    ……

    在福冈闹事的人被姗姗来迟的警方全数扣押了。

    过了几天,井原绘里拎着寿司礼盒来探望上司的时候, 顺便说明了京都方面的情况。

    “在福冈的那批人, 只有一小部分是死屋之鼠的成员。”井原绘里拿了一只苹果,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柄匕首,思考着从哪里下第一刀,“虽然我觉得其余的人员构成你们应该早就猜到了。”

    太宰治轻描淡写的说明了答案, “浑水摸鱼的失败者,期望得到既得利益的棋子们。”

    “全中。”井原绘里手里刀光渐闪,苹果皮均匀的散落,“世家里想要除掉社长的人借此良机全数出现,托他们的福,未来几年全国的经济指数都要产生动荡了。毕竟都是金钱方面的吸血鬼,出让利益的后果恐怕就是这个了。”

    “高高在上的资本家们被异能者的犯罪结社狠狠的坑了一笔,与虎谋皮的感觉应该挺不错的。”她将削的完美的苹果放在了盘子里,笃定道:“那些世家们元气大伤。”

    没有参与此事的京都企业此时恐怕已经陷入狂欢了。

    在庞大的利益场里,势力将重新接受洗牌。

    “没有伤到根基,大多数世家只是从锋芒毕露转为暗中恢复实力而已。”津岛说,“除了牵涉太深无法退出的势力,断尾自保才是上策。”

    [例如三井。]

    “啊。”井原绘里想起了什么,“雪让我向您转达谢意。”

    “我可什么都没做。”津岛支着下巴,看着在空气中渐渐氧化的苹果,话语里带着笑意,“我和三井的关系到此为止。”

    井原绘里喔了一声,心中盘算了一下最近三井的动态。

    [财务转移、账目造假、大笔无意义消失的现金……三井的青年一代几乎全部卷入了各式各样的麻烦里,这看起来可不是和您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啊。那位新家主……三井直辉先生,听说背上了天价的债务呢。]

    [最奇怪的是,那个家族的人,居然有一小批选择了直接放弃身份,从此浪迹天涯的。]

    [还有那些自杀者……]

    “看来三井家有人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有过直接的对话啊。”

    太宰治噗的笑了出来,津岛也不意外的样子。

    津岛:“运用逻辑和语言玩弄他人的精神,本来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井原绘里:“……”

    她保持了微笑。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真是的,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的话,你们不会觉得无聊吗。”井原绘里觉得满心槽点,对读心术这种东西敬谢不敏。

    津岛却没有继续展开这个话题的意思了。

    “绘里酱,我要吃苹果兔子!”

    井原绘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愣了愣。

    “苹果兔子……?”

    太宰治高高的举起了手,眼睛皮卡皮卡的闪着光。他大声说道:“我也要~”

    井原绘里哽住了。

    白色的房间里阳光正好,米色的窗帘轻轻飘起。津岛和太宰治充分运用了自己的肢体语言,给她说明了什么是“超想要”。

    井原绘里没由来的觉得自己现在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在噼里啪啦的背景音中用电光火石般的速度漏了气。

    “……好啦好啦,给你们削还不行吗。”她有气无力的有举起了一个苹果,动手前脑子里轻飘飘的飘过了“这样也不错吧”的想法,随后这个想法埋没在了“兔子苹果什么样的比较可爱来着?”之类思维大海中。

    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在阳光满溢的世界里给两个大龄小孩削小兔子。

    太宰治趴在了津岛的肩上,空气里清甜的苹果香气缓缓蔓延,一切都像是一场充斥了牛奶碎金的黄金般的梦。

    ……

    此日夜间。

    医院的病床只是单人使用的型号,即使是单人间,病床的规格也不会大到哪里去。

    但是很显然,现在这张床上不止有一个人。床铺的大小无疑满足不了躺着两个人的需求,所以津岛和太宰治挨得很近。

    事实上,他们几乎额头相抵。

    没有什么互相交流的语言,在这一刻,他们只是在黑暗中确认了对方的存在。

    通过呼吸,通过温度,通过脉搏和心跳,通过一切他们能感受到的东西去感受对方。

    [我竟想到了“以后”。]

    [这个词本身所代表的含义,对我们来说本应无比遥远。]

    津岛伸出手臂。

    [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在思考我为什么执着于“生”这件事。死亡的诱惑远远大于生的世界,我在生与死的夹缝中缓缓下落。]

    曾经是为了将我实体化的‘太宰治’,当然也有过为了纯平的时光。而现在……

    “只有你。”

    津岛的声音轻到像一阵烟雾,可即使是这样,在寂静的夜晚中也足够了。

    太宰治回以拥抱。

    手臂与手臂交叠,粗糙的绷带与绷带之间带来奇妙的化学反应,可能实在是气氛太好,也可能是玻璃阻隔的夜色足够惑人。

    太宰治笑了起来。

    “……只有你。”

    云渐渐散去了,月亮在天空中露出了真容。

    今晚月色实在很美。

    两个经历了亿万分之一的奇迹才得以相遇的人,在银白的世界中安然睡去。

    ……

    [你只是津岛,和我相遇在一间街头甜品店中的津岛。]

    [在世界与世界的隔膜中,我遇到了你。]

    ……

    [这场被书写的相遇,就是此间最盛大的奇迹。]

    作者有话要说:好啦各位,正文就到这里。

    接下来是番外,暂定有一个首领宰和津岛太宰的见面,有一个津岛小时候的三井家过往。

    至于其他的,本章评论区中欢迎点播番外。

    我会把所有的意见综合一下,看看大家都像看什么,选两个左右写。

    请大家踊跃发言哟~

    ………………

    最后感谢广白和灸的地雷!

    分别抱起来转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