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第81章 正文结束啦 高考
    百日誓师大会之后, 迎接高三的便是接踵而至的考试。

    先是三月份的一模,然后是基本每隔两天的小考试,到了二模,基本上就能根据每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来预估自己之后要报考的学校了。

    一模考试分数下来的时候, 沈愈还在做错题集。

    他现在基础的题目在不粗心大意的前提之下已经基本能全部拿分了, 剩下的时间主要就是抓能够拉开分数差距的题目。

    从一模考试结束开始,每个班的班主任都在约谈班里的学生, 其实不用等到二模,一模的成绩下来, 基本上就能判断, 谁考得上大学, 又有谁考不上。

    这不是残酷, 这只是现实。

    三年的高中生活,有的人努力, 有的人荒废, 也有的人努力后却没得到想要的结果。

    有些学校甚至会直接在一模考试过后约谈一些成绩垫底、完全没有希望的学生。

    然而闻礼的老师并不是在告诉他们, 他们这个成绩不行, 他们考不上,而是在开导他们。

    模拟考试开始之后, 很多学生的心态都到达了一个极端。

    不仅是老师, 就连很多家长都在劝导自己的孩子, 要放轻松,很快就高考了,不要那么紧张,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我看你目前的状态很不错?”七班班主任看向还在嬉皮笑脸的陆疏行,其实他一直很佩服像陆疏行这样的学生,不管是大考试还是小考试,考完就是嘻嘻哈哈,根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当然在他认真学习之前的那些不能算。

    陆疏行挠了挠脑袋,办公室来过很多次,老师第一次这么和蔼可亲说话,说实话还挺不习惯的。

    “不是,老师,您指的啥状态?我这皮肤状态确实还不错……”

    其他老师:“……噗。”

    七班班主任:“……”笑容维持不住。

    七班也是理科班中成绩垫底的班级了,本来以为的高三生活大概是一天到晚头秃地要去管理纪律、抓逃课、抓玩手机……

    结果有陆疏行和戚荣在,这种事情也很少发生。

    这两个人大概就是典型的自己学习,你们也得跟着我们学习。

    虽然还是会有那种不爱学习的在,但至少纪律上是不用他操太多心的。

    “少贫嘴!一模也结束了,相信你也对自己之后的志愿有想法了。”班主任还没说完。

    陆疏行点头:“没错没错,我想考b大,不知道能不能成,老师你觉得b大哪个专业比较适合我……”

    七班班主任:“……”

    头疼。

    b大算是国内顶尖的大学了。

    但是刚刚和几个学生谈话的压抑感被驱散了不少。

    又和陆疏行牛头不对马嘴地谈了几句,七班班主任才头疼地放人。

    出了办公室,陆疏行就敛了笑意,靠到戚荣身上,叹气:“啊怎么办啊荣荣,这都要毕业了,我都不知道该报哪个学校。”

    戚荣看了他一眼,“行了,想那么多干嘛?离老大和同桌近一点就行了,我俩这成绩也没多少选择。”

    两人刻意走的一班教室前面,教室里除了被老师喊去的人,基本都在,全都在埋头学习。

    沈愈正偏着头和霍锐说着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两人,陆疏行抬手想要敲窗户,想了想又放下了。

    算了,现在这种时候说这些事情,会搞得别人也心情很差的。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宋扬身上。

    “以你的成绩,考好一点的一本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你确定要报考体育类大学吗?”二班班主任看着宋扬,这个学生也算是“奇葩”了,高二上学期之前还是稳稳当当的全年级倒数,结果突然窜出来成了年级前百,不像是一班那个沈愈,一步步爬上来的,他是突然就冒出来的。

    挺多老师当初都议论过他,一心放在体育上。

    有惋惜,也有无奈。

    宋扬嗯了一声:“谢谢老师,我的目标很明确。”

    二班班主任无奈地笑了笑:“老师支持你们的一切决定,只要你们觉得这个决定不会让你自己后悔,去吧,帮我喊一下朱明浩。”

    宋扬出办公室的时候,正好遇上沈愈。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宋扬憨憨笑了下:“加油。”

    这种时候,好像没有什么其他话说了。

    沈愈也回了句加油。

    张建清很喜欢沈愈这样的学生,话不多,平时安安静静,也认真努力学习,一步步踏实地往上爬。

    喊沈愈过来其实也没有太多要说的,就是走一下形势,让他不要太有压力,如果放假有时间可以出去放松一下心情。

    沈愈一一应了。

    “对了,帮我喊一下你同桌。”沈愈出去之前,张建清道。

    倒也不意外,毕竟几乎是一个个找过去的。

    现在这个时候,每个老师的神经都是紧绷的。

    沈愈回了教室,霍锐递给他一根碎碎冰。

    虽然才三月份,天气还没热起来,学校超市就已经有了冷饮。

    估计是为了平复高三学子如今燥热的心。

    前几天沈愈就想着要吃碎碎冰,但是他胃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没有好好吃饭的缘故,吃了冰的东西就会胃疼,霍锐一直不肯给他吃。

    沈愈磨了几天,用十分不平等的条件换来了今天的这一根。

    霍锐只穿了单薄的校服外套,额间还是有薄薄的一层汗意。

    课间时间短,校超市又远,明显跑的很快。

    沈愈一手拉开椅子,低下头咬住了碎碎冰的一头,凉意从唇齿传遍全身,让他不自觉地抖了抖。

    等碎碎冰化在嘴里了,他才含糊道:“班主任喊你去办公室一次。”

    霍锐拿纸帮他擦了下手指流淌下来的水迹,嗯了一声。

    ……

    “我一直挺不放心你的。”张建清感慨。

    当初张晨出事的时候,他见过霍锐一次。

    那会儿还没想过,自己高中会成为这位学生的班主任,只不过觉得,这孩子不是坏孩子,霍锐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凶,可是眼底是干净。

    而张晨……张建清对自己的儿子了解很透彻。

    这么多年,虽然儿子不是跟着自己长大,可是品性他却知道。

    那事儿发生后,张建清也曾经后悔自责过,如果当年争取儿子的抚养权,是不是不会长歪了。

    现在……

    张晨被他妈妈送去国外了。

    霍锐垂下眉眼,没有吱声。

    张建清也不奇怪,接着道:“看到你这段时间的成长,我也很开心。”

    霍锐依然低垂着眉眼。

    “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你的成绩很稳,我也就不说什么领导啊谁的对你期望很高希望你能稳住拿个理科状元这种话了。”

    霍锐轻笑了声,不甚在意:“您已经说了。”

    张建清也不觉得尴尬:“好了好了我说完了。”

    他看了眼四周的老师,突然低下脑袋来,凑到霍锐附近,很小声用着其他老师听不到的声音问道:“那什么,论坛上说你和沈愈那什么,真的假的。”

    问完,张建清咳了一声。

    霍锐掀起眼皮。

    张建清:“……行了行了你走吧。”

    他也不搞什么歧视,纯粹就是好奇。

    霍锐嗯了一声,走了一半,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张建清一眼。

    “毕业后请您吃饭。”

    说完,就出了办公室。

    少年挺直的脊背晕着光。

    不知怎么的,张建清有些鼻尖发酸。

    又要送走一届毕业生了啊……时间过得太快了。

    沈愈的一模考试考得不错,班级排名爬到了三十名,年级排名第七十名。

    一本线很稳。

    二模考试比一模难多了,打击了不少人的信心。

    沈愈的成绩稳了下来,二模虽然难,但是大家一样难,除了平时学习不像人的霍锐这种,绝大多数同学都差不多,所以沈愈还是年级第六十九名。

    二模结束后,班里的气氛就一直比较低沉,除了学校强制的课间操,连体育课都没有人去上了,基本就是一整天呆在教室里。

    学校的心理辅导室也开始全天候开放着,就为了疏导一些心理压力过大的学生。

    黑板上的倒计时天数越来越小了。

    沈愈真正意识到,快要毕业了。

    天气逐渐在回暖,教学楼外的树叶也都长满了绿叶。

    春天到了,夏天也快要到了。

    三模的难度又降低了下来。

    好像这是每年模考的规律,三模就是给大家增强信心的。

    沈愈的三模考了个前所未有的高分,进了年级前五十。

    三模之后,霍至乔和舒惠给沈愈的视频电话就更频繁了,除了问他想吃什么,每次都让他多休息休息。

    偶尔也会问一句霍锐在做什么。

    沈愈每次都一一应了,然后让霍锐也和他们说两句话。

    霍锐黑着脸,看沈愈把摄像头对准自己,眯着眼瞥了眼手机界面。

    舒惠对着镜头招了招手:“锐锐啊,马上放假了,带着愈愈回家两天好好休息休息啊。”

    高考前三天,学校会统一放假,高三学生要把书本啊什么的全部收拾了,然后休息两天,第三天就统一集合去熟悉一下考场。

    霍锐偏头看了沈愈一眼。

    这半年来,沈愈和舒惠、霍至乔两人相处的越来越自然了。

    当然,很多时候,霍锐觉得沈愈是他俩亲生的。

    被舒惠这么一说,沈愈倒有些不太好意思了,笑着应了一声,又在霍锐后背推了推他。

    陆疏行和戚荣******出去吃宵夜了,大概是临近毕业,学校对他们管的也不像以前那么严,门卫大叔半夜还乐意给他们开门,不像以前,还得出示老师批准的请假条。

    霍锐绷着神情:“知道了。”

    然后往旁边挪了挪,拿着沈愈写完的几道题目看了起来。

    舒惠知道他脾气,也不逼着他,和沈愈接着说话。

    她说什么,沈愈就安安静静地听着,等快要熄灯了,就和舒惠道了晚安。

    等挂了视频,沈愈才转过头。

    霍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笔,单手撑着下巴侧着脸看他。

    眼底带着少有的柔和。

    似乎是自己偷看被发现了,霍锐又立马收回了视线,把错题集推到沈愈面前,沉默了一会儿:“马上毕业了。”

    沈愈抬着眼,两人很少谈及这种话题。

    因为总有人说,高中的恋情很容易不得而终。

    能够从校服走到婚纱的少之又少。

    两人的成绩注定上不了同一所大学。

    很多人都在私下看学校的时候,沈愈也不怎么去看。

    这辈子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志愿。

    开个公司?

    上辈子已经做过了。

    在社会上拼搏的苦,上辈子也吃过了。

    唯一的愿望大概就是能和霍锐好好的在一起一辈子,不用顾虑太多东西。

    沈愈伸手搂着霍锐的腰,脑袋靠到他肩膀上蹭了蹭,身上有相同的沐浴露味道,闻了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是啊,要毕业了。”

    霍锐嗯了一声,侧过脸亲了亲他的额头,“想过考哪儿了?”

    沈愈啊了一声:“没有,到时候照着你的志愿抄一份附近的学校。”

    “就看你是去b大还是去q大了。”

    霍锐沉默了一会儿。

    虽然不愿意异地恋,但是他最希望的,还是沈愈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学自己愿意学的专业。

    不让这辛苦学习的一年多时间白费。

    “没什么想做的?”

    霍锐下巴抵在他额头上,嗓音有些低沉。

    沈愈把人搂紧了点,“有啊。”

    他顿了顿,看向窗外。

    月光明亮的很。

    然后是习以为常的一阵骚动,熄灯了。

    寝室里一下子暗了下来,只剩下台灯了。

    沈愈转头看向霍锐,对方还在一直看着自己,因为台灯光的缘故,沈愈能从他的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明亮的、鲜活的。

    他凑上去,亲了亲霍锐的唇角,小声道:“就想一直陪着你。”

    霍锐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微微收拢,还没来得及说话,寝室的门就被推开。

    陆疏行拎着烤串进来,寝室里瞬间漫着一股的烤串味。

    “还好赶上了,跑的累死了,那老板动作也太慢了。”

    戚荣先看到两人现在的姿势。

    尽管沈愈在他们进来的时候立马就松开了人。

    戚荣干咳了两声:“老大,同桌,吃烧烤啊。”

    陆疏行还在接着吐槽:“宋扬也太懒了,非得给他送过去一份,不然也不至于黑灯瞎火地上楼……”

    沈愈视线漂移,最后抿着唇,膝盖顶了顶霍锐的膝盖。

    霍锐轻哼了声,瞥了陆疏行一眼,最后拿了根烤串。

    宿舍里慢慢就剩下陆疏行说话的声音,偶尔会有戚荣和沈愈回应的声音。

    不知道毕业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

    ……

    高考是六月七号到九号。

    沈愈在霍家住了两天时间,这两天,舒惠几乎就不让他和霍锐看书了,说是要让他们放松一下,本来还准备来个考前小旅游,被霍至乔驳回。

    怕真把人给玩的心思都跑了。

    沈愈倒也没有什么意见,任由着两个长辈来。

    就是霍锐一直黑着脸。

    等到了七号早上,舒惠特意早起给两人做了早饭。

    也没有搞什么豆浆油条鸡蛋,就是很普通的一顿早饭。

    “唉我去帮你们看看东西,别忘了准考证什么的,对了,前几天新买的笔拿了吗?”

    “霍至乔!你把愈愈他们的准考证放哪儿了啊!”

    沈愈和霍锐吃早饭的功夫,舒惠就忙的不行了。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霍至乔从睡衣口袋掏出一串钥匙:“锁保险柜了。”

    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沈愈:“……”

    霍锐掀起眼皮看了眼报纸拿反了的霍至乔,无情地戳穿:“没什么紧张的。”

    霍至乔抖了抖报纸:“谁紧张?你俩紧张什么……”

    “没事放什么保险柜啊,家里不是有个上锁了的保险屋吗……”舒惠一边说着,一边上楼。

    沈愈:“……”

    他喝了口粥,觉得鼻子太酸了。

    霍锐嗤笑了一声:“谁紧张谁心里明白。”

    真正到了这个时候,考试的两人反而不紧张了。

    紧张的换成了霍至乔和舒惠。

    霍至乔哼了一声,没有反驳。

    这三天都由家里的司机接送。

    霍家住的地方离两人分配到的考场不远。

    七号上午考的是语文。

    到了考场,老师们早就到了,挨个儿让他们检查一下该带进去的东西。

    中午,霍至乔原本给五个孩子订了附近的酒店,不过最后去住的也就是沈愈、霍锐和戚荣三个人。

    宋扬爸妈来陪考了。

    陆疏行妈妈也来陪考了。

    六月份的天气毒辣。

    一群家长守在考场外面,有不知道哪里超市的老板免费给他们送来了矿泉水。

    有家长要给钱,老板也不要,只是看着学校的大门口,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七号下午是数学。

    八号上午没有考试,下午是英语。

    到了九号,就剩下两门选修,上午是物理,下午是化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几门考完的缘故,沈愈的心态也越来越放松。

    早上出门的时候,依然是陈叔接送。

    两人同陈叔道了别,肩膀挨着肩膀进学校。

    下午最后一门化学考完,沈愈也没有急着出教室,而是看向窗外。

    监考老师在讲台上整理着卷子,旁边有几个同班的学生讨论着题目。

    等教室里人差不多走完了,沈愈才走出去。

    走廊上,有个人站在那里等着他。

    男生靠在墙边,似乎是等的不太耐烦了,眉眼微微皱起,手指不断敲击着手里拿着的透明笔袋。

    沈愈脚步一顿,然后笑了起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

    离开的人多,很多都是在等着朋友一起走的。

    两人慢慢地挨到了一起,也没有人会注意他们。

    考完最后一门了,也很少有人去讨论考的怎么样,一路上,耳边都是“终于解放了”“去哪里玩”“要报考什么学校”这些话题。

    沈愈慢慢伸手,抓住了霍锐的手腕。

    霍锐脚步停了一下,然后反手,和他手握着手出去。

    “行了啊妈,别哭了,你哭的太丑了。”校门口,陆疏行一脸无奈。

    陆妈妈拿着包揍了他两下。

    “你是不是太久没挨揍敢说你老妈丑了是吧?”

    “唉唉唉别别别啊妈,要打回家打!”

    “……”

    戚荣低着头,正在和他爸妈说着什么,戚荣爸妈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看见霍锐他们出来,招了招手。

    霍锐注意到他们的视线,扯着嘴角点头,打了个招呼。

    沈愈也注意到了,下意识想抽回手,被霍锐死死地握住。

    两人挣扎着,还没出个结果。

    就听见有人喊他们的名字。

    “愈愈!锐锐,这儿!这儿呢!”

    是舒惠。

    舒惠穿了件漂亮的旗袍。

    因为年龄和保养问题,在一群家长里显得格外突出。

    霍至乔就站在她边上,靠着车,手里攥着张纸巾,看到人来了,偏过头去。

    沈愈愣了一下,然后拉着霍锐,朝着两人跑过去。

    下午五点的太阳不算太毒辣。

    照着少年们奔跑的身影。

    影子在地上,也一样地奔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