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都市小说 > 迷雾追凶 > 第86章 番外
    那天结束后,面对黑暗,林亦然会不由地响起父母临终前的场景,鲜血和怨念像场噩梦,反反复复,伴随那些画面的是恐慌、紧张、焦虑。

    秋去冬来,又是一年的白雪皑皑。

    出了楼道,顾寻拿起林亦然背后羽绒服的帽子,扣他头上,没好气地说:“小心耳朵冻掉。”

    林亦然耸耸肩,“顾队,楼门口到停车场两分钟路程,能冻掉耳朵?”

    顾寻伸出食指,推推他脑袋,“让你戴就戴上,哪那么多废话?”

    林亦然一笑,不再与上了岁数的暴躁老年人一般见识。

    冻了一夜的车内满是冷气,顾寻搓了搓手,随意感慨,“一年了,日子过得真快。”

    薄雪从空中飘落,如同一层薄纱盖在城市之上,暖气一点点融化挡风玻璃上的雪霜,使前路渐渐明了。

    林亦然盯着车窗外飘落的雪,若有所思,过了会儿,他说:“哥,我想回去读书,不能出夜警,我很苦恼,当初考进刑警队,是为了接近你,而非真的喜欢刑警,这些日子我认真想过,其实我更喜欢做学术研究,或者去犯罪心理研究所。”

    顾寻斜睨他一眼,“你是以哪种身份和我说这些?”

    “两者都有。”

    顾寻笑笑,附身过去勾住他下巴,“宝贝儿,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尊重你的选择去做你喜欢的事吧。”

    五年后。

    顾寻和林亦然到孟佳家楼下,顾寻打过去电话,“到了,下来吧。”

    孟佳穿着黑色羽绒服,戴着帽子围脖,小脸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灵动大眼睛在外,她开车门钻进去,给温热的车内带来一股凉气,“这天真冷。”

    林亦然回头,“所以选在这么冷的天结婚,勇气可嘉。”

    孟佳摘掉帽子,上身前倾凑过去,“学弟好久不见,在警校做老师,还适应么?”

    “挺好的,至少生活规律,能让我每天十点准时入睡。”

    “嗯,过几年等我有了宝宝,也考虑转去做文职。”

    “……”

    闲聊着,不知不觉到了墓地。

    一片白色中,立出一块块石碑,下了车,寒风如刀剜在脸上,三人再没了聊闲话的心情。

    到郑天成坟墓前,石碑上的照片,是他初来市局那年的证件照,浓眉大眼,嘴边挂着无比灿烂的笑,五年过去,队内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变了,但郑天成依旧是最初的样子,他被留在了时光里。

    孟佳没等说话,眼睛先红了,这几年她很少来看他,因为每次看见这张笑脸都心如刀割,停止向前的脚步。

    顾寻和林亦然默默地退到一边,孟佳擦掉眼角冷冰冰的泪珠,笑道:“成哥,元旦我要结婚了,抱歉我没能像电视剧主角那样,为你单身一辈子,老大说人总要想前看,所以我选择把你和我们的曾经埋起来。

    未婚夫是交警大队的,他对我很好,成哥,你也要好好的。”

    “他会为你高兴的。”顾寻拍了拍孟佳肩膀。

    雪花缓缓飘下,落在他们头顶和衣衫上,林亦然掸掉遗照上的雪,“成哥,好久不见,我现在不做刑警了……”

    他们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对着郑天成的墓碑,絮絮叨叨讲了许多琐事,直至冻得牙齿打架才离去。

    顺着墓地的路一直往前开,车停到一座寺庙门前,三人下车,直奔院内西侧的厨房,顾母一身素色尼姑服,见三人进门微微一笑,“这么冷的天,你们怎么来了?”

    顾寻没说话,上前一步抢过她手里的白菜切了起来,孟佳摘下手套戴顾母手上,“阿姨,这些活我们来干,你去一边休息。”

    顾母满面笑容,坐小板凳上跟林亦然一起加柴烧火,她扯了扯林亦然身上的衣服,“天这么冷,然然要多穿点。”

    “婶婶,我不冷,平时在室内很少出来。”

    顾母平静淡然地说:“都离婚了就别再叫婶婶,你跟着顾寻一起叫妈吧,走了个儿子,又来个儿子,我也算圆满了。”

    林亦然怔住。

    孟佳推了推他,“还愣着干什么,快叫妈。”

    顾寻抿嘴笑了笑,继续切菜。

    “妈!”

    顾母笑颜逐开,“好孩子,你们仨都是好孩子,佳佳,你过来下。”

    孟佳放下手里青菜,掸了掸手,蹲到顾母身边,“阿姨怎么了?”

    顾母拿出红包塞进她怀里,“听顾寻说元旦你要结婚,阿姨一点心意,祝你新婚快乐。”

    “阿姨,您的心意我领了,红包就算了。”

    顾寻:“给你就拿着,她不缺钱,早年存那些私房钱她正愁没地方花。”

    孟佳收下红包,抱了抱顾母,“谢谢阿姨,等以后我有了孩子,一定带他来看你。”

    几个说说笑笑间,做好一顿斋饭,四盘青菜,简单清单,顾母吃饱放下碗筷,问:“你爸爸最近怎么样?”

    “听大伯说过得不错,去年娶了个二十岁的嫩模回来,年初嫩模给他生了个儿子,现在估计正沉浸在新生儿的喜悦中。”

    顾母微微垂头,没说话。

    “来寺庙快两年,还没看破红尘?”顾寻打趣母亲。

    顾母白他一眼,“天快黑了,你们赶快下山吧。”

    白茫茫的山上,红门前,浅灰色尼姑服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顾寻的视线中,目亲眼睹顾源的死亡,顾母曾有一年多精神失常,时哭时笑,见了顾寻就尖叫打骂,顾仁礼见她疯疯癫癫直接送进疗养院没再管过,她像个没有价值的玩具,被主人无情地扔掉。

    林亦然重返校园读研以后,空闲时间便去疗养院陪她,叮嘱她吃药,经过一年多的调理,精神状态逐渐恢复正常,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一时无法接受从天到地的差距,又患上中度抑郁,为了让她接受新生活,林亦然带她去上禅修课,彻底摒弃过去穿金戴银的奢靡生活,久而久之,她敞开心扉,了解到过去的真相,重新接纳顾寻。

    顾仁礼则一直活在顾源死前制造的假象中,把顾源的死归结在顾寻身上,彻底与顾寻断了联系,五年间顾寻曾试图解开父亲的误会,但无效,并扬言遗产一分钱不会给顾寻。

    去年顾源忌日,顾寻等顾仁礼走后才去,他放上鲜花,蹲下身与照片上的人对视,“现在顾仁礼恨透我,你成了他这辈子最优秀的儿子,满意了吗?”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没人再能给出答案。

    隔日。

    顾寻一觉睡到中午,肚里饥肠辘辘,迷瞪双眼走进厨房,案板前高挑的身影正忙碌着,他从背后搂住林亦然,头在他后脖颈蹭了蹭,“做的什么这么香?”

    “牛肉汤子汤。”林亦然忙着做菜,身后贴着一个巨型树袋熊,十分不方便,手肘向后推了推,“很快好,你先出去等。”

    “不。”顾寻不松手,依旧贴着他。

    锅里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香味从锅盖缝隙中钻出,游进顾寻鼻腔,低声嘟囔了句“好饿。”

    林亦然无奈,掀开盖子,盛出一勺,吹了吹递顾寻嘴边,“你先尝尝。”

    顾寻稍微向前,嘴唇含住勺边喝下去,夸奖好喝的同时,不忘在林亦然脸上亲口。

    客厅里的三毛,闻到香气,忍不住过来,站厨房门口审视他们。

    三毛是条狗。

    三年前林亦然在校门口捡到的流浪狗,不知哪类土狗混合的杂交,样子奇丑,性格也怪异,自从跟林亦然回家后,只认他一人,不允许旁人靠近他,每次看见顾寻和林亦然亲近,都上前咬顾寻裤腿,已然成为顾寻最大的情敌。

    林亦然又推推顾寻,“三毛来了。”

    “它来了,我也不松开。”

    林亦然淡笑,拿起一块鸡肉,朝门口喊:“三毛过来。”

    三毛飞快跑过去,接住鸡肉,边吃边朝顾寻呲牙,鸡肉吃完目光落在顾寻腿边。

    顾寻一个激灵松开林亦然,向后退了一步,“我今天穿的短裤,敢咬我,就给你炖了。”

    这话三毛耳朵听出茧子了,并不怕,一番对视后,顾寻败下阵,灰溜溜地走了。

    身后传来林亦然爽朗的笑声。

    俩人吃饭,三毛蹲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饭后,他们窝在沙发里看电影,三毛贴着林亦然腿边咪觉,热烘烘的暖气,围绕在两人一狗身边,这样平淡温暖的日子,他们已经过了五年,未来还会更久。

    作者有话要说:后记;这是一篇纯为爱发电的文,没有大纲,没人人设,案子都是每天现想的,所以越写越痛苦,好在写完了,感谢所有追到这章的小伙伴,下一篇《迷心宫》见。

    文名《迷心宫》

    又名《余队,今天追到白月光了吗?》

    周祁正结束九年卧底生涯,回到故乡京川市,追查十年前的灭门惨案,查案过程中,与白月光初恋余野重逢,二人联手找出灭门案的真相,同时发现了更为惊天的秘密……

    一天刑警队众人闲聊:余队,讲讲你的初恋。

    余野:追我半年才在一起,他特喜欢我,那段日子挺开心的,后来……

    众人:后来怎么样?

    余野一笑,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没多久,初恋本尊现身,众人亲眼目睹余野送花、做饭、甚至舍命……追得那叫一个辛苦。

    众人:???

    余野:曾经你追我半年,现在我疼你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