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 第47章 第 47 章
    47

    顾放为没睡多久, 醒来时是发现鹿行吟在咳嗽,尽管那声音压得很低,用手捂住了别在一边去, 但是闷闷的咳嗽声依然传进了他的耳朵。

    他看了一下时间, 下午四点半。

    黄飞键和易清扬在对面歪着脑袋趴在桌上, 睡得直流哈喇子。

    鹿行吟在顾放为旁边, 电脑屏幕一半是游戏里挂着的人物和场景,另一半是翻译器和搜索框, 上面放着无声的大学公开课, 没有声音,只有字幕。

    鹿行吟安静地凝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字幕,时不时轻轻按一下空格, 让画面停住, 随后低头用铅笔轻轻抄写。白白净净的一个少年,专注的时候尤其显得乖巧清淡。

    网吧里开着空调, 热而闷,坐久了嗓子还会发干, 鹿行吟捏了捏喉头, 深吸一口气, 刚想继续的时候,就感觉脸颊被什么人轻轻地碰了一下。

    顾放为在旁边一手撑着脸颊, 歪头看过来,另一只手轻轻捏住他的脸, 声音沉而温柔:“累了就玩吧, 我和你换个位置, 你靠着窗好睡一会儿?”

    鹿行吟摇摇头,顾放为却已经站了起来, 握着他的肩膀把他往里边推:“睡吧,你要是闹生病了还不是哥哥看着你打针。”

    他替他给窗户留了个透气的缝,随后出去了一下。鹿行吟以为他去洗手间,但没过一会儿后,顾放为买了奶茶和薯条炸鸡等零食过来给他,奶茶滚烫,炸鸡酥皮下汤汁浓郁鲜香,顾放为桃花眼弯起来笑:“好乖,趁我睡着偷偷学,我们小鹿心里还是有哥哥的。”

    鹿行吟停了笔,专心抱着炸鸡块慢慢吃,就听见顾放为问他:“看到哪里了?”

    “还在看物理引擎算法。”

    顾放为眉头皱了皱,又想了一下:“啊这个……你不用看得很细,大概知道就行。或者我想了一下,这些书和公开课你先不看吧,我直接带你上手硬件部分。”

    鹿行吟有点疑惑:“不用看吗?”

    “是我没考虑周到,这些东西要全部看完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何况你也不知道哪些是重点。”顾放为说,“我们不需要自己编写物理引擎算法,现在的建模工具已经比较完全了,它是自带的,这个东西是我们的工具,不是我们的核心。当然有些时候它也存在不完善的情况,但这部分由我来做,你就没必要这样浪费时间了。”

    他想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哥哥直接跟你讲你要负责的部分好不好?遇到什么,再相应去学,做出一棵你自己的学习树。”

    鹿行吟有些狐疑地瞅着他。

    “就这么决定了,费曼学习是也是这样的,你和他一样都是从小修收音机,那你就是小费曼,完全不需要学得这么死板。”

    顾放为一边说,一边拿出纸张,跟他讲:“哥哥先跟你说小机器人它的每个组成模块和功能好不好?”

    鹿行吟有点困了,但依然托腮听着,他问了,就动一动,说:“好。”

    顾放为一边讲一边小心观察着他——鹿行吟双手托腮,整个人窝在座椅上,背靠着窗户支撑,平常清亮的双眼此刻半闭垂眼,看起来要睡不睡的,搞得顾放为很紧张,隔一会儿要戳一下他,捏捏他的脸,给他喂一块炸鸡,就在他的持续下,鹿行吟成功的清醒着撑过了他的讲课时间。

    鹿行吟逐渐发现,顾放为在学习上和绝大多数学生有一种本质的不同——无论文理科,绝大多数学生只认为“学习”是“学习”,学习的内容本身和实践是严格分离开的,学校时光与他们将来可能从事相关行业的时间,相隔有好几年之久。

    比如理科,曾让很多学生觉得浪费时间去记忆的电解原理,在顾放为或鹿行吟这样有修理经验的人手中,就的的确确是电镀所需要的电解原理;然而反过来,如果修理师傅被询问道知识点相关内容,他们也无法说出所以然来,只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工具。

    所有知识对他来说,没什么神圣的光环,也不具备“换分数”的功利性,顾放为知道这一切,仅仅也是将知识当做工具的一部分。没什么优越感和居高临下的态度,所以他也能坦然地接受鹿行吟现在知识的匮乏,更不在意自己到底在哪个学校,哪个班级。

    而这种态度放在别人眼中,大约就会显得轻佻散漫,无法理解。

    顾放为跟他讲着,鹿行吟努力跟着,一下午一晚上过去了,鹿行吟一边刷任务一边思考,最后才看了一下顾放为给出的初版小机器人的动力设计部分。

    顾放为做的这个设计很精巧,直接看没什么硬伤,但是机器人站不起来,最后无奈之下才换成了大底盘圆球壳的设计。

    很多地方鹿行吟看了看,偶尔有疑惑的地方,都是他没跟上顾放为的解决办法的时候。

    最后两个人也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鹿行吟努力跟上顾放为的思路,但依然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解法。

    顾放为看出他像是有些着急,先把笔从鹿行吟手里夺了回来:“今天先这样吧,不急。”

    鹿行吟看着他。

    顾放为低笑道:“哥哥也不是逼你啊,不用这么努力的。你怎么做什么事都是要拼命的样子,多累。”

    听他这么说,鹿行吟也就关闭了翻译器查询网页,轻轻舒了一口气。

    已经晚上十点了,包夜听起来这么漫长。易清扬和黄飞键还在对面大呼小叫地打游戏,鹿行吟就学着顾放为的样子,靠在窗边睡了一会儿。

    睡睡醒醒,其实睡得不好。

    中间他又被叫起来吃了东西,顾放为不知道从哪里给他弄来了披萨和香辣小馄饨,总之是网吧里没有的,鹿行吟吃了一些,还是觉得困,努力把自己缩起来睡。

    好不容易熬到早晨七点,退电脑的时候。

    顾放为对着睡眼朦胧的鹿行吟笑:“怎么样,是不是还不如陪哥哥在家打游戏。”

    鹿行吟也懒得理他。

    几个男生在网吧门口告别,易清扬和黄飞键赶着去吃早饭,再回宿舍补觉,鹿行吟跟着顾放为回他的小出租屋。

    鹿行吟困了,没睡好,眼睛也是垂着,泛着红,水光朦胧,乌黑的眼睫毛上都沾上细小的泪水,湿润朦胧的一小片。

    从空调房里出来冷,顾放为顺手又拉住他的指尖,扣着放进自己裤兜里,两个人冻得挤在一起边抖边小跑回出租屋。鹿行吟洗了个热水澡,随后直接往床上爬,这才真正好好地睡了一觉。

    *

    两个人周末的时间就耗在一起,到后面,鹿行吟差不多对顾放为他们现在做的事有了一个了解,就不再需要他的讲解和指导,开始自己更有针对性地寻找资料。而顾放为接着在他已有的研究上继续进行改进。

    鹿行吟也是这个时候慢慢发现,顾放为其实有时候话很多。他像每一个这个年龄的男生一样,谈论起喜欢的东西时滔滔不绝,偶尔面对他的时候,还会撒娇打滚无所不用其极,比起最初自由散漫的“哥哥”,也算是改变了不少。

    他慢慢知道更多有关顾放为的事,知道顾放为在这个机器人上吃的苦,他给他展示那双修长漂亮的手上留下的疤痕:“第一次用3D打印机做材料,那个时候我能借到的还不叫3D打印机,叫快速成型SLA,那个东西精度很高,如果完全按照几何建模做出来,边缘非常锋利,你看我这条伤口就是当时留下来的。”

    他有些得意地把手伸过来给他看,仿佛展示某种勋章,微凉的、修长有力的指尖覆盖在他手指上,幼稚又自然。

    顾放为兴趣起来了,捏着他的手指玩来玩去,鹿行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底带着温雅的笑意。

    周天下午返校晚自习,他们俩随便买了点小吃带去学校。

    鹿行吟坐在课桌上,照常开始自习,同时进行月考内容的准备。27班学生也陆陆续续地过来了,像以前一样安静自习。

    鹿行吟又困了——他这几天被顾放为压榨劳动力,休息断断续续,作息时间完全被打乱。

    他很快站起身来,拿着单词本推开后门,想去外边站着背书。

    顾放为正翻着手机,查阅他询问的一位教授的基本问题回复,突然抬头听见鹿行吟问道:“哥哥,我可不可以踩一下你的桌子。”

    他本来就坐靠里边,前门远,顾放为随口说道:“好啊。”

    又笑:“还整这么客气。”

    鹿行吟于是用两张废弃草稿纸垫着,踩着椅子和桌子翻了出去,随后再轻轻掩上后门。

    曲娇困得不行,往外面喊了一声:“小计算器帮忙看一下老师,我睡二十分钟起来。”

    隔着后门,鹿行吟的声音朦朦胧胧传来:“好。”

    走廊空寂无人,他小声背着单词,细碎的温声仿佛透过树叶照在地上的斜阳,断续温吞地飘来。

    顾放为一边看邮件一边听着,偶尔再给他纠正一下发音。

    回字形教学楼安安静静,夜幕慢慢压上来,寂静的走廊里连平常值日的年级组委员会也没来

    今天很安静,鹿行吟在外面背着书,注意到一楼年级组办公室有一些反常——有老师进进出出地搬运着东西,仿佛是在换办公室。而平常晚自习时应当灯火通明的一楼办公室,此刻也有将近一半的地方灭了灯,更加显得空旷寂寥起来。

    有一部分老师没有来。

    鹿行吟注意的首先是这个,随后是看见年级组主任、副主任头碰头在一楼商量着什么,神色有些忧虑。还有一些家长同样等候在外边。

    鹿行吟收回视线,接着看一篇阅读。标注了一下新单词。

    “lash,动词,猛击,鞭打,抽打;名词,作为惩罚的鞭打、鞭梢……”鹿行吟背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回忆起昨天在被顾放为打断的讲座里听见的一个单词。

    Backlash。

    “backlash,(对社会变动等的) 强烈抵制,集体反对。”他翻到了这个词的资料。

    鹿行吟凝神思索了一会儿,往回走了走,对着门缝轻轻喊了一声:“哥哥。”

    顾放为的声音从里边飘出来:“怎么了?”

    他伸手把门拉开了一点,冷风贯入,带来少年人清柔的嗓音:“backlash在控制系统里,是什么意思?昨天我见过这个词,但是好像和词典上说的意思不一样。”

    顾放为想了想:“这个算是行话的一种,有一点像形容什么东西晃来晃去扭来扭去的样子。打个比方,一个数控轴承带动一个齿轮的关系,在运动时间和距离上,应该是是线性的。但实际运作时,轴承和齿轮之间会存在缝隙,再加上光滑机械面摩擦力太小或者其他因素,会导致这个关系变成非线性的。也就是说,整个反应并非实时反应。一般来说解决办法是对控制算法进行调试,抹除这个误差值之后,让它重新变回线性的。”

    “那就是,有点像我们修东西时说的齿隙,”鹿行吟轻轻问,“哥哥,你的初版小僵尸中,万向轮与拼接面存在一些这样的……Backlash,这个你调试过吗?”

    顾放为愣了一下。

    “没有,设计上万向轮的选用严格参考了电机能够提供的扭力,我把这个忘了。”顾放为眼前一亮,“应该是这个问题了!你是天才,小计算器。”

    鹿行吟轻轻说:“不一定对,你回去看看吧。”

    顾放为却伸出手拉开门,跟着钻了出去。

    鹿行吟站在走廊外,睁大眼睛,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他以为他这么着急地要赶回去调试,却只见到顾放为桃花眼眯起来,伸手直接将把他摁进了怀里,抱起来转了两圈,眼底的笑意仿佛要漫出来。

    温热的白雾飘散,顾放为把他放下来,又使劲摸了摸他的头:“等你回去一起看。先学习吧,月考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