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九章 他们的秘密
    第四十九章 他们的秘密

    “这个人肯定在我们中间!”火羽山低声说道,对面的风默和墨倾羽面色凝重。

    “幕言他们也是摄魂丹的受害者,首先可以排除,我跟寒冰都中过摄魂丹,也不可能,倾羽刚恢复仙身,自然不会是他,千尘更不可能,他一直待在云瑶,没有跟外人接触,朱雀更加不可能!”风默思索道。

    “对了,元瑶当时不是也中了摄魂丹吗?她的药从何而来,在凌姑姑眼皮子底下,还能弄到丹药!”墨倾羽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不止她,你忘记了,默默失仲踪那次,突然出现在玄力池的冒牌货,还在飞羽殿困着,她也是身中摄魂丹,算起来是两个人了!”火羽山低声分析。

    “或许,这个人就是东源毒障的元凶,现在把手又伸到云瑶来了!”风默说道,眉头一皱,“背后必定有更大的阴谋!”

    “从现在起,大家的吃穿用度都必须仔细留心,不要落单,静观几天,那个人必定按耐不住,还会有所动作!”火羽山将手上的折扇一合,收入袖口之中,拿出一瓶玉露,滴了一滴在手心,催动仙力,玉露化开成雾,将三人笼罩其中。

    “好像苦荞麦花的味道?”风默看着火羽山说道。

    “对,你们记住这个味道,魔界幻术虽出神入化,也不是无懈可击,如果这个人来自魔界,肯定会幻化成我们的模样,只要记住这个味道,真假就可以分辩出来。”火羽山嘱咐道,“其他人先不要惊动他们,我们先观察观察。”

    “默默,凌姑姑已经备好饭菜了,快点过来!”昕若在连廊上大声呼唤着,扭头看到寒冰已经坐好,伸手去拿胡豆卷,忙转身进去,一把拍开寒冰的手,“等默默过来才能吃!”

    昕若梳了一个双分圆髻,套了一圈玉粉色樱花笼发簪,几颗玉铃垂在两旁,圆圆的脸,粉扑扑,红通通的,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嘴巴撅起来,甚是可爱。

    寒冰用两只手抓住昕若的发髻,一时半刻脱不开身,无奈两只手臂太短,碰不到寒冰丝毫,急得大叫起来,“朱雀,快来帮忙,救命啊

    !”

    朱雀忙抱住寒冰的腰,做势要拉开,寒冰岿然不动,朱雀只好用手挠他痒痒,寒冰身体一激灵,松开了昕若,转身把朱雀夹在腋下,“好呀好呀,臭小子,吃里扒外,打你屁股!”

    朱雀惊声尖叫,几个人乱成一锅粥,幕言冷眼旁观,自顾自的品起茶来。

    “看,我拿什么来了,姐!”墨倾羽拿着一只陶罐,正好碰见风默等人,“这是你之前埋下的梨花甜酿,我尝了一口,果香四溢,回味甘甜,齿颊留香!”

    “好,拿进去给大家伙尝尝鲜!”风默赶紧把墨倾羽推进茶厅,众人好不容易分席而坐,刚要举筷,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怎么,梨花甜酿开坛了也不叫上我?这些酒也有我一份,哈哈哈哈哈……”

    “弑启殇?你怎么来了?”风默站起来,有点慌乱地看着他。

    来者是客,弑少主请……”墨倾羽见风默乱了阵脚,忙招呼道。

    陌千尘心里百般滋味,苦涩难耐,端起酒杯落寞地接连灌下几杯,沉默不语。

    “倾羽,跟我何需客气?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二哥就好!”弑启殇爽朗的笑道,拍拍墨倾羽的肩膀,扶手环顾,“诸位,弑某人有礼了!”

    陌千尘,幕言,寒冰等也一一回礼,大家坐定,复端起酒杯,“请!”墨倾羽见气氛有点凝重,忙招呼起来,“二哥跟我乃是故交,今天管他什么仙什么魔,喝个痛快再说!”说着先干了一杯!

    火羽山优雅地举杯,邀请弑启殇,两个人相视而笑,举杯同饮。

    寒冰收起嘻哈打闹的样子,正襟危坐,身体紧崩,拿着酒杯,迟疑了一下,灌下一杯。

    幕言冷冷一笑,“弑少主,摄魂丹可是你魔界之物?”

    弑启殇嘴角微扬,眉头一挑,“是!”

    幕言腾地站起来,“你承认就好,免得我到处找你了!东源毒障也是你搞的鬼吧?”昕若忙拉住他的衣摆,“三哥哥,别冲动!”

    弑启殇慢慢喝下一杯酒,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是!摄魂丹

    整个魔界只有一人会炼,不过他失踪很久了!”

    “是平阳子?”火羽山看着弑启殇,“魔界的第一药师,千年前销声匿迹……”

    弑启殇点点头,“我也在找他,魔界也还有他留下的烂摊子,东源毒瘴多半就是他的手笔!”

    幕言颓然坐下,一言不发,呆呆的看着窗外,昕若也心情低落,双手紧紧握住酒杯,一仰头也灌下一杯。

    “玥儿,梨花甜酿是我们亲手埋在梨树下,说好了一起起坛,怎么也不等我?”弑启殇看着风默,举起酒杯。

    “启哥哥,玥儿以为你再也不愿意回来品尝了?”风默冷冷说道,“当年走得那么绝决,如今还回来做什么?”

    火羽山结出一个清心结,弹指挥向风默眉心,风默瞬间清醒过来,火羽山摇摇头,风默按捺住心中的波涛汹涌,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弑启殇心中了然,“真心或假意,或许眼见也不一定是实,真是假时,假亦真,时真亦假,虚虚实实,对吧,寒尊主?”

    “老子不知道你说什么玩意儿,来来来,喝酒,喝酒,扯那些没用的玩意儿干嘛?”寒冰不耐烦地说道,抓起一把酥豆塞入口中,又灌下几杯梨花甜酿,口齿不清地说道,“好吃,好吃,朱雀来,吃豆豆!”把酥豆豆塞了一把给朱雀,两个人自顾自地风卷残云,吃得不亦乐乎!

    弑启殇微微一笑,“来,喝酒!”墨倾羽和火羽山只得举杯作陪,酒过三巡,弑启殇起身告辞,走过风默身旁,眼神看向陌千尘,“玥儿,这次我决不放手,是时候让一切都回到原位了!”

    陌千尘握住酒杯的手,关节发白,嘴唇紧闭,不发一言。

    风默看着弑启殇,“启哥哥,我送送你。”

    弑启殇看向陌千尘,“玥儿不必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有的人见一次少一次,倒是要好好珍惜!”说着一个转身,消失在虚空之中。

    “啪!”陌千尘将酒杯捏得粉碎,转身离开,流下一桌酒酿,酒香扑鼻,空气中弥漫着微甜微醺的味道,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