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 叶绯在阳台上抽烟。

    他租的公寓位于二十三楼, 有一个宽敞的阳台,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小区的夜景。

    夏日的晚风湿润清爽, 带走了白日的燥热与沉闷。叶绯倚着做成花蔓状的护栏,望着夜空出神,连烟灰烧了长长一截也没有发现。

    晏枭到底喜欢他什么,是这张脸吗?

    可是不出两年, 他全身的肌肉就会慢慢萎缩, 脸也会随之变形变丑, 最后连个正常人都称不上。

    叶绯吸了一口烟,自嘲一笑。

    他想让晏枭及时止损,不要继续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但一次次的拉锯战中, 晏枭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反而是他自己, 有些守不住本心了。

    他最近想晏枭的次数越来越多, 对晏枭也越来越心软。

    每次不经意的遇见、每一次对视,答应他的念头都在心里蠢蠢欲动, 几乎按捺不住。

    叶绯掐灭烟头,眼里尽是茫然。事到如今,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嗡嗡震动的手机打断了他的思绪, 叶绯低头一看, 是一条微信信息。

    【叶总,小叶总让我们今晚去给《请你清醒一点》打二星。】

    叶绯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一下可算是找到了出气筒。

    他冷笑一声, 手指动了动,给那边回了几条消息。

    翌日,叶绯准时来到天玺。

    谷瑞嘉一见到他,就像是看到主心骨了一般,控诉道:“靠,有人恶意给咱们的剧刷低分!”

    《请你清醒一点》首日播放量两千五百万,创造了网剧首播量的巅峰。但不少人都认为这是蹭了晏枭和叶绯的热度,第二日未必能保持得住。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请你清醒一点》因为剧情搞笑、节奏明快,被许多网友自发安利。次日播放量不但没有下滑,反而一举达到了八千万。

    从今早开始,关于《请你清醒一点》的新闻就没有断过,各大营销号也一改之前的观望态度,纷纷下场蹭流量,又给剧引来不少新观众。

    谷瑞嘉这几天处处被夸,美得都快飘起来了。谁知还没等他多享受一下人生赢家的滋味,就有不长眼的人出来搞破坏。

    “怎么办啊?”谷瑞嘉灌了两口水,一抹嘴角,“我找水军把分刷回来吧?不然分这么低观众看一眼就不想点开了。”

    “我昨晚就知道了,”叶绯给公关总监杨文鑫发了一条微信,问他准备好了没有,头也不抬道,“没事,不用担心。”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不对!”谷瑞嘉一拍桌子,“是谁干的?”

    “叶耀。”叶绯打开电脑,点进《请你清醒一点》的评分页面,浏览水军评论。当看到上面那几条时,唇角勾了勾,示意谷瑞嘉过来看。

    “这有什么可看的,”谷瑞嘉嘟囔了一句,到底还是凑了过来,跟着评论念道,“今晚九点半去给《请你清醒一点》刷二星——卧槽!”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这就自己掉皮了?现在的水军业务水平也太差了吧。”

    “想什么呢,”叶绯眼中含笑,把电脑往前一推,“当我在鼎源的一年多是白干的?”

    他是走了,可他提拔上来的那些员工还在呢。只要他想,分分钟钟就能掌握鼎源的动向。

    “牛逼,”谷瑞嘉冲他比了比大拇指,心服口服,“下一步呢?”

    叶绯看着杨文鑫的回复,一笑:“热搜。”

    叶耀送了他这么一个大礼,不用白不用。

    于是,在杨文鑫的运作下,“《请你清醒一点》被刷低分”这个词条当天上午就爬上了热搜。

    吃瓜群众们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走心的水军,跑过来哈哈的同时,顺便也记住了《请你清醒一点》这部剧。

    【哈哈哈哈哈,我捶我自己!】

    【这剧是挡哪家的路了?本来不想看网剧的,忽然有点同情,去贡献播放量了。】

    【把尴尬打在屏幕上……有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年度沙雕新闻预定!】

    【靠,恶不恶心啊,人家演员导演辛辛苦苦拍出来的东西,至于么。】

    【啊啊啊啊叶总颜粉好气!去重刷剧了,搞事狗司马!】

    热搜的效果是肉眼可见的,点开《请你清醒一点》第一集,不少弹幕都是“从微博过来的”。

    不但如此,热心的吃瓜群众因为同情剧组工作人员,还自发去给《请你清醒一点》打分。不出半天工夫,就把剧的评分刷了上来。

    叶耀辛辛苦苦一场,什么没捞着不说,反而成就了叶绯。

    “噗,”谷瑞嘉幸灾乐祸地放下手机,“叶耀那个傻逼估计要气吐血了吧。”

    “这就吐血了?”叶绯阖着眼窝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像是只打盹的猫,“还早呢。”

    “怎么?”谷瑞嘉一听这话就知道他还有后招,跃跃欲试地搓搓手,“来说说!说说!让我提前兴奋一下。”

    叶绯漫不经心道:“水军还有最后一层皮没掉。”不过这会儿估计也差不多了。

    果然,在他说这话没多久,就有人从这批水军过往的发帖和回复中,扒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这些打二星的账号,安利夸赞的无一不是鼎源的艺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鼎源和天玺都是中等规模的影视公司,彼此之间肯定存在竞争。正大光明的怎样都行,但这种暗搓搓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齿。

    【让水军刷低分……鼎源的格局好小。】

    【我记得前段时间有人扒出来,原本鼎源的总经理是叶绯来着,现在换成了他弟弟叶耀,emmmm这个叶耀好像有点东西。】

    【啊啊啊幸好我爱豆不是鼎源的,太可怕了。】

    【其他影视公司可要小心了,今天是天玺,明天还不知道是谁呢,毕竟对自己亲哥都能下狠手。】

    【这属于不正当竞争了吧,天玺能告么?】

    【太缺德了吧,这也行??真他妈骚操作。】

    鼎源原本的公关负责人是杨文鑫,可杨文鑫现在入职了天玺。叶耀膈应叶绯的人,连交接时间都没给,直接就让杨文鑫走了。

    影视公司的公关部是非常重要的,匆忙之下,叶耀只能随便招了一个公关总监。

    这位公关总监只会纸上谈兵,到真刀实枪就萎-了。舆论发酵的时候没反应过来,等想出办法已经晚了。

    网上的舆论几乎是一边倒,鼎源的口碑彻底臭了。

    叶耀之前想签几个二线艺人,合同都谈得差不多,就差签字了,结果今天通通变卦了。

    不但如此,鼎源原本正在筹备拍摄一部大型古装剧,叶耀好说歹说,终于说动了宝丰传媒的接班人李钟源投资。今天这事儿一出,李钟源直接撤资了。

    叶耀当着下属的面,被叶父骂得狗血淋头。里子面子都没有了,还要想补救措施,气得浑身打哆嗦,借了助理的手机,直接打给了叶绯。

    “叶绯,你故意坑我?”

    “这话说的,”叶绯把手机放到桌子上,开了公放,笑吟吟道,“先撩者贱不知道?”

    “操-你-妈!”叶耀怒气上头,什么污言秽语都往外吐,“你跟你那个短命的妈一样,这辈子都不得好死,我……”

    “c语言没学好么,就会说些b话,”叶绯淡淡打断他的话,“你再撒泼,鼎源就不止是名声臭了。”

    叶绯过去什么都由着叶耀,慢慢养大了他的胆子。哪怕两人撕破脸这么久了,叶耀的心态还没转换过来。

    如今听到叶绯冷漠的口气,他才陡然惊醒。

    “不管怎么样我还有爸,”叶耀缓了缓,冷笑一声,“你呢,有人管你么?”

    叶绯脸色未变,眼睑却微微垂了下来。

    “你等着,这次是我没考虑周全,”叶耀扶着书桌站起来,想起自己之前投资的大项目《宠妃升职之路》,垮掉的信心又慢慢回来了,“下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噗,”叶绯嗤笑一声,懒洋洋道,“行,我等着你骂最狠的话,扑最厉害的街。”

    说着,懒得再理他,直接掐断了电话。

    因为叶耀这一通搅合,叶绯一整天都顶着低气压,连谷瑞嘉也不敢招惹他。临近下班的时候,他正想着要不要约周振生他们出去喝一杯,就接到了晏枭的电话。

    最近他们的联系变得很频繁,基本上都是晏枭主动。

    “叶绯,”晏枭问他,“你什么时候下班,我顺路送你回家。”

    “不用,”叶绯把脚搭在茶几凳上,拒绝道,“我开了车。”

    “坐我的车吧,”晏枭马上说,“工作一天再开车会很累。”

    “谁说我累了?”叶绯挑眉,又开始嘴欠,“晏总是不是自己体力不好,就推己及人啊。”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跟晏枭调-情一样。

    “叶绯,”晏枭就叫他的名字,说,“我体力很好,需要我证明给你看吗?”

    叶绯知道晏枭说的证明,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个证明,但心里还是有了一种反被调-戏的感觉。他咳嗽了一声,不再接话,而是回归正题:“你自己回去吧,不用管我。”

    “我想跟你一起回家,”晏枭静了片刻,说,“可以吗?叶绯。”

    叶绯没说话,晏枭也没有继续说。他就那么沉默着,好像掐准了叶绯会对他心软。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绯到底还是松了口:“行吧,”他说,“你来吧。”

    晏枭说“我马上过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叶绯收到晏枭的消息,说他已经到公司楼下了。

    叶绯抓起桌子上的包,下了楼。

    一出大门,就看到了站在车子旁的晏枭。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装,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很冷漠的样子。眼睛却一直望着天玺的大门,看到叶绯出来,整个人都变得生动起来。

    于是叶绯那句“你别再来了”憋了一路,也没有说出口。

    之前晏枭的别墅是密码锁,换到公寓就需要用钥匙了。

    他一边出电梯,一边从电脑包里摸钥匙。因为钥匙链的环扣太小,一个没拿住,直接掉到了地上,恰好落在叶绯脚边。

    叶绯低下头。

    那是一个很旧的钥匙链,钢圈上布满了划痕,下面坠着一个小小的、迷你白色42号球衣。

    “咦?”叶绯蹲下来,仔细看着那个钥匙链,怔怔道:“这个东西好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