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那边荆天青动手了!他不可能眼看着秘宝就这样随着沈林溪直接传送到第二层去,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幺蛾子。

    他当即闭目将法宝用出,一股诡异的力量笼罩住这片空间,起到暂时欺骗了这个小世界的作用。

    而这瞬间,荆天青也褪去自己伪装,展现出那原本已然元婴初期的实力!

    周围不知情的路人都是吓傻了,他们怎么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要被别人收去的秘宝,这怎么还能又跑到沈林溪那边去?这人难道是这个小世界的亲儿子吗!而且之后更是直接冒出个元婴期魔修,这到底是哪来的!

    “这是荆天青大人?!他居然也来到此处。”

    “这秘境难道居然有那位大人都需要的东西?”

    知情的修士也是神情凝重,看出那大佬对这秘宝的必得之意,居然连手下得力干将都派了出来。他们这边一个个都压制了修为,就算想要动手,也需要时间,一下子也是对付不了对方的……更何况荆天青的可怕,在魔域也是出了名的。

    荆天青才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其他人,而是对着沈林溪那边一伸手,在他冰冷的眼神之中,周围的空间竟是都微微扭曲,而那原本要开始传送的第二层入口,竟是也陡然凝固。

    元婴修士与金丹期筑基期修士的最大不同,就是他们实力已经到达沟通天地之力的程度,这也是小世界抗拒他们的最大原因。至于影响传送,对元婴修士来说也不过微不足道罢了。

    但荆天青这法宝只能使用几个呼吸的时间,若不尽快将秘宝抢到手,他就会直接被小世界排斥。

    那边的沈林溪身体僵硬在半空,人都已经傻了,主要是因为突然在他脑海之中响起的系统的声音。

    【检测到修为更高之人,当前攻略对象更换为荆天青。对方好感度为-20,宿主请加油!】

    草这荆天青就不能再晚点展现修为吗!或者再早点也行,偏偏要在这个尴尬的时候。想到自己竟然绑定了个魔修为攻略对象,沈林溪就一阵头晕目眩。

    就在沈林溪要被荆天青的术法抓去的同时,他之前就一直背着顾若光,此时终于从顿悟之中清醒!

    即使是在沉睡中,顾若光对外界的情况也不是一无所觉的,他深深感受到了沈林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不管是在怎么样的危急时刻,也从来都不会将他抛下。

    这也让他在隐隐之中感觉到,即使一开始沈林溪把他当做替身又如何?在那段时间里,沈林溪一直为之付出的人,就是他,而不是溥凌君。

    想到这里,顾若光看向沈林溪的眼神就更柔和了,至于那要袭来此处的术法,更是被他挺身而出,取出自己的法器长剑,硬生生将之阻挡。

    顾若光的长剑自然不敌元婴期修士一击的力量,但在寸寸碎裂的同时,两人借着这个惊人力道,彻底进入了第二层的入口!

    如此同时,荆天青法宝之上的光辉更是暗淡下来,他不得不强行压制自己的修为又到了筑基期,甚至因为这个过程不够快,还被小世界的天地之力察觉到,排斥之力让其几乎吐出一口鲜血来。

    “该死——”

    荆天青脸色铁青,刚刚明明秘宝都已到手,其他想要抢夺之人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底!但就这么一个呼吸的功夫!居然就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改变,就算他都拿出了自己本来的实力,居然还未能成功。

    他一个咬牙,直接撞入了这通往第二层的入口。

    另一侧的溥凌君站在原地,有些愣神,他原本都要碰到沈林溪的手了,却眼睁睁看着对方就在自己眼前消失,要是他能早一点……而且那之后忽然出现的元婴魔修,更是让他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劲,这场秘境之行肯定有其他秘密!

    他隐隐间有一种感觉,若是这次在小世界内他不能找到沈林溪,那之后,一切的发展怕是也会朝着他不愿意的方向发展。

    “等我!”溥凌君死死攥紧自己的手,也飞快进入第二层中。

    ------

    沈林溪在一阵天旋地转的传送之后,到达目的地后人差点吐了。

    在这个传送的过程中,沈林溪和顾若光也是被分开传送到不同的目的地。虽然沈林溪也有些担心顾若光,但他觉得最应该要担心的还是自己的未来。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沈林溪站起身后,整个人怀疑人生了。

    沈林溪没想到自己得到那个炼丹传承,居然只是个不幸的开始!

    随后他更是被那么多魔修追杀,绞尽脑汁才活了下来,甚至还遇到了溥凌君,本以为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这些魔修和秘宝,结果发展到最后都功亏一篑!甚至还绑定了一个麻烦的魔修作为攻略对象。

    唯一的好处就是他传送之后和其他追杀自己的魔修分开了,避免了马上就被人围殴致死的局面。

    至于这第二层,沈林溪这个看过原作的人当然也是很了解的,在原文里,这第二层的环境比起第一层更加险恶,出没的妖兽更加强大,天色更是一直阴沉沉的,几乎就没亮过。地面更是充满着沼泽与薄雾,总之很恐怖游戏的画风。

    更大的危险也就伴随着更大的好处,第二层的灵草那是远远比第一层的更为珍稀的,甚至有许多上古流传下来的珍稀灵草!不过这些灵草,那基本都隐藏在第二层的某些废墟之中,想得到要经过重重考验。

    至于溥凌君要找的能改变人灵根的灵草,也是属于这一类。在往年的秘境之行里差不多每次都能发现一株。因为此物极为珍贵,一旦拿出秘境,就很难自己保住……毕竟有许多身份尊贵修为极高之人,也是会想用这灵草来改变自己那些天赋不佳的孩子的灵根,更是可能强抢。

    反正只要之后给与其他东西补偿,谁又能去找这样的大佬麻烦。

    所以即使是溥凌君,也是直接把沈林溪带进这秘境,准备当场就把灵草给他用了以免后患。谁知道之后居然会发生这么多麻烦。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身体里的秘宝。”沈林溪其实也不知道此物是做什么的,具体有何作用,原作里只是说这秘宝自动绑定了顾若光,还怎么都不能解绑,所以就被魔修大佬抓去当缓解自己功法缺陷的工具人……

    当然那是因为魔修大佬欣赏顾若光,才没直接弄死。如果是个普通人,说不定就要备受折磨来实验看看怎么才能取出秘宝了!

    “不行,我绝对不能落到这些魔修手上!特别是我还和魔尊有仇,落到他们兄弟手上肯定讨不了好,会变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我又绑定了那个荆天青做攻略对象,他铁定会把我抓回去的,草,怎么办!不过幸好在这个小世界里不用做什么周常任务。”

    沈林溪微妙的松了口气。

    【提醒宿主,之前是因为前攻略对象的好感度已满,才特别宽限宿主不需做周常任务。现在新的攻略对象好感度这么低,宿主必须要完成周常任务才行。】

    【刚刚攻略对象的好感度又减了10,当前好感度-30。】

    “草!”沈林溪除了脏话无话可说,这好感度也是低的感觉一见面就会被对方打死了。

    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好在那个荆天青有法宝在,能够搜寻秘宝所在之处,大概很快就能找上门,他得思考思考怎么刷对方好感度了……或者说先思考怎么活下来。

    沈林溪先找了个隐蔽的洞窟,又用自己蹩脚的阵法技术在周围设了个隐蔽的法阵。就闭目查探起体内情况。

    那秘宝进入体内后,毫无疑问作用是很强大的,甚至让沈林溪吸收灵气的速度都加快了!当然这修炼速度还是太慢了。他最后终于在自己的丹田处找到了此物,这赫然是一株灵草,其上散发出七色光芒,散发出来的灵气都浓郁逼人。

    而最可怕的是,这灵草的根系甚至都顺着丹田进入了经脉之中,使得沈林溪吸收灵气速度更快的同时,这根系还在不断蔓延。这灵草显然更是喜欢他之前炼丹之时沾上的煞气气息,此时正不断吸收着这些隐约的煞气。

    “草,这真的没问题吗?”沈林溪的脸色都吓白了,毕竟这灵草都长到他身体里了!!

    随后靠着系统外挂解析,沈林溪当即辨认出来,这居然是一株早已灭绝的仙品灵草,这灵草功能极为强大,能够再塑人的经脉,帮助人修行,还能改变别人的天赋,不是将五灵根化为单灵根,而是让这五灵根的修炼速度能够接近单灵根!更绝的是,这灵草还能够修复修士身体里的隐患,还有辅助功法的效果。

    这灵草在上古时期备受修士欢迎,看功能也是非常完美。

    沈林溪又松了口气,想想这可是原作里给顾若光的金手指,怎么可能有那么可怕。当然这对顾若光来说也不是必须的,毕竟顾若光本来天赋就贼高了,这金手指最大的用处还是发展顾若光和魔修大佬的cp股而已。

    “这么一看,这灵草甚至还可以提升我的天赋,说不定以后都不用在系统的脸色下过日子了。”

    系统:【?】

    不过随后冒出来的关于灵草的介绍,又让沈林溪感觉到了不妙,“什么,这灵草需要时刻吸收煞气才能成长,若是煞气不够,会让被附体之人直接被吸干暴毙!除非生长到完全状态,这灵草才会彻底稳固下来,到时候就只需要灵气就可。”

    原作里,顾若光那是经常和魔修厮杀,哪里会缺什么煞气。但沈林溪就算是想要和魔修厮杀,也得有那个资本才行吧!而且他也就是身体里有点之前存储的煞气,完全不知道够不够这灵草存活……

    “我就知道哪里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沈林溪冷汗淌下,“看来必须要在这个小世界里多炼制点煞气丹药才行了,把这个灵草给好好养大。”

    这灵草还有个巨大的槽点,就是在体内生长之时,会使得脉象紊乱,其他人查探之下会觉得就像是怀了孩子似的……当然沈林溪只是男人,根本没有这种功能。

    至于该怎么对付荆天青,他也开始冥思苦想。

    “荆天青,按照原文的描写,此人是魔修大佬的忠犬手下,十分忠诚,一切行动都是为了自己主人。所以要刷他的好感度,就要表现出对魔修大佬的用处……这个倒也不是不行。但这样的话他带我去魔修大佬那里怎么办!”

    “与此同时,此人又一本正经,甚至正经过头了,不是很懂情/趣,虽然做个属下很靠谱,但在某些地方就不够善解人意了,这种人应该没怎么被套路过。而且荆天青虽然对魔修大佬的弟弟看不上眼,但至少见到的时候态度也很是很好的,而且觉得主人的血脉自己都应该保护……嗯……同时还觉得他们兄弟两也不应该争吵那种。”

    沈林溪开始认真的研究荆天青在原文的表现。

    “原文里他之所以想杀了顾若光,很多时候也是因为顾若光搞的别人兄弟阅墙。”

    “如果从这方面下手,说不定能让荆天青觉得,我不见魔修大佬也是种好事。至于秘宝方面,说不定之后想想办法还是能弄出来的,再说弄不出来那魔修大佬的死活也不关我的事。”

    沈林溪忽然眼睛一亮,取出身上的血色短剑,将其身上的掩饰全部去除。

    现在这把血色短剑,看上去真是煞气十足,更是给人一种不凡之感,怎么看都不普通。若是魔修在此,定然都能一眼看出它就是魔尊的本命法宝!

    “看来只好这样了。”沈林溪深吸一口气,“反正魔尊还要被关很久,暂时又不能出现,如果我假装是魔尊的情人,这一切不就行了吗!”

    “虽然很想保持我直男的人设,可为了能够活下去,我也只能暂时伪装一下了,至少荆天青这样的忠犬,肯定不可能对自己主人弟弟的情/人产生什么别的想法的!原文里他都对顾若光没兴趣,这又不是什么大型狗血家庭伦理剧。”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文世界,他又有魔尊的本命法宝为证据,想必成功几率还是很高的!更是解决了他为何会拥有魔尊本命法宝的问题,就算那个附身翟少爷身上的魔修四处宣扬他也不怕了。

    荆天青也不可能把什么魔尊的情/人带去给魔修大佬做工具人吧,这简直就是主动要别人兄弟阅墙,这对于荆天青这种忠犬手下是不可能做到的。

    毕竟一般人也想不到,沈林溪是如何套路魔尊,还拿到对方的本命法宝的……

    “不错,我真是天才!怎么会有我这样机智的人。要是换个人来,肯定直接就被这些魔修打死了!”

    沈林溪越想越觉得完美,又开始以自己的想象力,再结合一些原作里魔尊的剧情,给自己和魔尊的过去编出不少狗血故事,还加入很多催人泪下的元素,自己都觉得这剧情真是太苦情了。

    ------

    荆天青找上来的很快,甚至都没过去一天的功夫。可见对方为了这件事动用了不少法宝,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沈林溪早就做好准备了,站在山洞外等着,因为完全没休息,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憔悴,甚至还用自己的演技,演出了那种苦情剧小白花女主的感觉。

    实际上沈林溪的长相本来看着就很纯良乖巧,再加上演技,只要是没听说过沈林溪以前事迹的人,第一眼都会觉得他很好相处,也想不到他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之事……

    荆天青看到他的时候,不禁皱眉,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老实等着,难道是周围设下了什么陷阱?

    他也不敢贸然动手,毕竟沈林溪体内可是有着秘宝。荆天青也不知道秘宝被绑定后会如何,要是沈林溪死了这秘宝也炸了的话,那他不就是罪该万死了吗!

    “你来了,我们动手吧。”沈林溪神情冷静的看着荆天青,就宛如要直接赴死一样。

    当然事实不是如此,实际上他想要曝光自己是魔修情/人的身份,但这个太突兀的曝光,岂不是显得很虚假!总不能自己冲上去就说我是魔尊对象吧。

    总得有点铺垫,最好是稍微暗示暗示,让荆天青那边自己领会一下,再脑补一番,事情就完美了!

    总之希望荆天青的想象力丰富一点。

    荆天青是觉得沈林溪疯了,眼神更是无比冰冷,一个筑基修士还以为自己能怎么样?要不是碍于对方体内的秘宝,他现在就让沈林溪当场暴毙。

    至于现在,荆天青当然是要直接活捉沈林溪!

    沈林溪当即展开周围自己设下的蹩脚阵法,毫无疑问,连荆天青一招都挡不过去就全部轰然破碎。他又当即顶着对方轻蔑的眼神,取出自己的数个防御法器,也在对方一招之下全部化作碎末。

    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荆天青就已轻而易举制住了沈林溪,以法器绳索捆住他的身体让其不能动弹,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一把血色短剑陡然从一侧飞出,径直朝着荆天青刺去。

    荆天青本是不以为然随意一挡,但那血色短剑,猛然刺穿了他的防护。甚至趁着这个空隙,他当然一眼就认出来,这正是魔尊的本命法宝。将沈林溪身上的绳索全部割断,又老老实实落到沈林溪手中。

    “居然……你怎么会有此法宝?”荆天青有些诧异的目光就停留在血色短剑上,当即皱眉,脸色一沉,质问沈林溪。

    “我想,你也认出来了。”沈林溪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短剑,低头之时,眸中好似带着几分柔情与痛苦,“这是他的本命法宝,也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荆天青身形一震,一时间居然都不能理解沈林溪话中的信息量。

    “你肯定是魔修那边的人吧,因为不能接受我和他这不容于世的爱情,所以想要抓我回去。”

    荆天青:“?”

    他可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啊!

    荆天青脑海里浮现出魔尊的形象,不禁沉默了,那个魔尊,居然会和眼前的这个人产生什么感情?

    可对方手中的本命法宝毫无疑问是真的。

    就算魔尊被封印,也不可能虚弱到连本命法宝都被一个筑基修士给抢去。更何况没有魔尊心甘情愿的解绑,这本命法宝也不可能被筑基修士给绑定。绑定之时产生的煞气,更不是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能够抵挡的。

    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了,魔尊和这个被秘宝绑定的修士,居然有那种惊人的关系。

    毫无疑问,这让荆天青这样的魔修大佬的忠犬手下混乱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对付沈林溪。由于这实在太离谱了,他心中还是有着一丝不信任的。

    沈林溪那边看到荆天青的模样,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当即决定加强力道!他的语气带着忧伤之意,激烈开口:“但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有一丝动摇的!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和他送我的定情信物分开!”

    这么说着,沈林溪作势就要将血色短剑刺入自己胸膛!在幽幽月色下,这一幕还显得极为凄美。

    他那神情的决绝之意,更是完全不似作假!不管是谁来这里,看到这一幕,都会震撼他对那个魔尊的爱情。

    可能魔尊自己看到都会开始思考自己和沈林溪真的有一腿吗。

    荆天青自然是想也不想,上前直接打断对方动作,心中对于沈林溪说的话,已经是信任了个七七八八了。

    -----

    与此同时的流仙门外,入门秘境中封印魔尊的洞窟内。

    正在静候传送之日的魔尊,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之感,甚至让他感觉心中一阵恶寒……这简直是魔尊有生以来就从未有过的感觉。

    可就算是给魔尊再丰富的想象力,他也想不到自己在沈林溪口中竟然凭空多了个对象。

    “怎么回事?”魔尊不禁咬牙切齿:“难道是那沈铁牛又做了什么?”

    这几天他都不知道多少次感觉到自己的本命法宝被沈林溪随意使用,那频率高得气人!魔尊发誓自己此生都没见过比沈林溪这样让他痛恨的人物。

    要不是魔尊知道自己再过不久就可以传送去沈林溪那边了,现在怕是还要发一通脾气,又把这本来就残破不堪的洞窟折腾的更加残破。

    “不管你现在做什么,等到我传送那天,你就等着被我折磨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洛司非;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洛司非3个;der~、白溪、mister银八;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光之下25瓶;一只百合呀~20瓶;calm_down13瓶;倒立的许丢丢10瓶;喵喵酱7瓶;der~、呵呵哒5瓶;玉扇13793瓶;阿九2瓶;清风枕星河、小幽是阿飘、咕咕咕、宋小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