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浅尝即止,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不知道怎么就变了味道。

    秦陌离开封宁薄唇的时候,脸上绯色昳丽,喝了酒般,脑袋昏昏的。

    整个人几乎站立不住,气息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节奏。

    封宁也好不到哪里,低沉喘息,下唇被秦陌啃红了一块。

    眸色浓如重墨,喉结艰难滚着,似在克制什么。

    秦陌甩甩脑袋,扬起下颔,维持着最后一点凶横气势,挑衅的问:“你……你再说一遍,谁不行?”

    封宁看着他不太聪明的亚子,笑了笑。

    指腹按着秦陌的嘴角摩挲,颔首:“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行。”

    说完,忍不住的又在秦陌唇上啄了下。

    “很行。”

    秦陌因他意外的温柔,怔了下,耳根发烫,双手忙着推封宁的胸膛,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如果说之前吻,是男人间不肯服输的博弈、是赌气的话。

    现在封宁这个吻,就有点恋爱内味儿了。

    秦陌一下子摸不准封宁的心思,大步退开,别开泛红的脸,用手背狠狠擦了把嘴角。

    他顺着台阶下,大声尬笑:“哈哈,你知道就好,别小看人,论接吻,我还没输过谁!”

    ——妈的,心跳的更快了。狗男人为什么突然这么撩,他想干嘛!搞得老子都要陷进去了!

    封宁以手抵唇,轻咳一声。

    看似认输了。

    ……

    秦陌站直身体,指向学校活动中心圆楼的方向:“通关的关键就是在活动中心是不是?我刚才找到的布告栏消息,就是线索。”

    封宁也放下手,神情恢复一贯淡然:“是。”

    秦陌说:“既然这也是你的系统,那就快通关啊,不要浪费时间,快点让我们从这里出去。”

    封宁看了看天色,摇头道:“现在还不行,要等晚上。”

    秦陌疑惑:“线索跟通关条件都在晚上?”

    封宁点头:“嗯,我们先去找点东西。”

    ……

    两个人往之前的布告栏走,因为玩家死亡导致游戏系统回档,布告栏里也重新出现了学生会张贴的通知。

    秦陌再次将通知揭下来,问封宁:“练舞室的女鬼,就是这次的boss吗?”

    封宁说:“不是,她只是一个小障碍,如果你按照活动中心琐碎的线索寻找,那么楼里面将会出现十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面都会有一只厉鬼。”

    秦陌说:“意思就是,如果我们刚才开的不是窗户上锁的房间,而是其他房间,也会死吗?”

    封宁点头。

    秦陌瘪嘴,不满道:“你们设置的这个系统,就是抽死亡盲盒啊,只是抽到的厉鬼不一样而已,结果都是个死,然后回档重来。”

    封宁说:“原本那十个房间就是任务过程里的障眼法而已,如果玩家根本不去开门的话,是不会死的。里面的鬼也不会跑出来追杀玩家的。把玩家在白天传送过来,同样是障眼法。”

    秦陌问:“为什么一定要晚上,学生活动中心关闭三天,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十个房间的十个厉鬼,又代表什么?”

    封宁侧眸看他,眼神完全不似从前的漠然冰冷,藏着些带笑的温和。

    “不如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身为言陌样子的你,跟现在的你,性格也是不一样的。”

    之前嘤嘤怪的言陌,虽然不讨人厌,但是整个看起来很假,演戏般的维护他、讨好他、靠近他的行为,都十分刻意。

    秦陌没想到封宁把话题又转回到言陌身上。

    他想了想,认真的说:“因为……我患有精神分裂跟妄想症啊。”

    封宁:“…………”

    刚正经没五分钟,他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秦陌不准备说实话,摊摊手:“你就当我精分好了,言陌的外形之下,我就是喜欢嘤嘤嘤,就是个容易害怕,还哭唧唧的胆小鬼。”

    说完,低头小声嘀咕一句:“反正……你都要早晚要习惯言陌的。”

    封宁挑眉:“什么?”

    秦陌眨眨眼睛,“我没说什么。好了,现在该你告诉我了。”

    两个人说话间,已经进入最近的教学楼,找到一间教室。

    教室门牌上标着【高中部三年一班】

    封宁说:“进去吧。”

    之前女鬼突袭的画面还在眼前,秦陌警惕的后退,做好了随时准备撤退的准备,“你先进!”

    封宁弯唇,没有跟他计较,推开教室门。

    预想之中的恐怖场景、厉鬼都没有出现。

    秦陌小心翼翼的跟着封宁进去。

    这是一间几乎完全复刻现实场景的教室,几十张书桌上放着成堆的课本与教材,黑板上还写着课上的题目,吊扇无声的转着。

    每一张课桌上都放着学生们的私人物品,喝了一半的水杯、口香糖、桌面上搭着的校服。

    还有写了一半的试题,钢笔的水渍都没完全干透。

    场景的真实感很足,仿佛几分钟之前,学生们都还低头刷试题。

    就在一瞬间,所有人都消失了。

    封宁自顾走到一个课桌前,从学生的笔袋里拿出一只红色中性笔,还有几张白纸。

    秦陌问:“我们就是来找这些的?”

    封宁说:“晚上需要用到这些。接下来需要等天色黑下来,现在去哪里都一样,就在这里休息吧。”

    秦陌随手翻了几本课本习题,还有日历上的日期,发现日期跟学生会张贴的通知时间是一样的,都是三年前。

    他打量四周对封宁说:“这里跟终极恐怖内的场景构造,很不一样,戾气与恐怖氛围也没那么重,真的不像是逃杀恐怖游戏。”

    封宁解释:“本来当时也没想过把它做成什么具体风格或者定义的拟真游戏,算是个不太完整的雏形。”

    秦陌被封宁的勾起了兴趣,拽过一把椅子,坐在封宁对面:“所以呢,设定里,十个鬼代表什么?”

    封宁嗓音抓耳,噙着笑跟他解释:“故事设定里,它们都是在活动中心出事的学生,因此活动中心才会因事故关闭三天。”

    秦陌:“嗯,他们怎么了?”

    封宁说:“他们做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

    封宁扬了扬手里的红色中性笔跟白纸:“十个人玩招灵游戏。”

    秦陌惊讶:“笔、、笔仙?”

    封宁说:“不只是笔仙,这些人是分了两批,计划了三四个招灵游戏,除了笔仙还有血腥玛丽。”

    秦陌说:“血腥玛丽不是国外的招灵恶鬼吗,笔仙是国内的,难道这两个boss打起来了?抢地盘?”

    封宁说:“想什么呢,系统内boss怎么可能打架。这里是两条支线,玩家按照血腥玛丽通关跟笔仙通关,分别是不同的方式,但是最后都可以完成任务。”

    秦陌看向他手里的纸笔:“所以,我们选择的是笔仙吗?”

    封宁:“嗯,这个比较容易操作一点。”

    秦陌想了想:“笔仙我知道,血腥玛丽就是那个午夜独自走近漆黑的浴室,在镜子面前点一根蜡烛,然后召唤出来的镜子内邪物吗?听说这个血腥玛丽只会被漂亮的女孩子召唤出来,完成对方的心愿后,同时会夺走召唤者的脸。”

    他挑唇坏笑,像一只有点狡猾的漂亮白狐狸:“那我们为什么不选择血腥玛丽通关呢?我听说血腥玛丽是一位藏在镜子里的漂亮小姐姐,唔,至少她不发怒的时候是这样子的。”

    封宁挑眉:“你也知道血腥玛丽是女的,那么要召唤她,当然也需要女性玩家。你办得到吗?”

    秦陌低头瞅瞅身体,瘪嘴摇头:“我是不行的。不如,我们找一些材料,由你来女装一下吧,把血腥玛丽召唤出来看看?”

    封宁:“…………”

    谁女装?他?

    秦陌故意想看封宁出糗,称赞道:“你如果女装,肯定很美爆了,比女孩子都美,一定能吸引出血腥玛丽的。”

    封宁似笑非笑,语气凉凉:“多谢夸奖。不过,我只会在一个地方女装,你确定要看?”

    秦陌好奇:“哪?”

    封宁一本正经:“床上。”

    艹!

    秦陌脸一红:“……”

    ——嘶,这踏马的车就开起来了?

    狗男人好野,居然玩cospy!!!

    秦陌嘴上没占什么上风,冷哼一声,别开头。

    ……

    很快,外面已经是日落西斜。

    秦陌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封宁说:“再等等,差不多午夜的时候。”

    秦陌想了想:“有个事情我不太明白,我们进入系统的时间线,是经过你们调试的吗?上一次在孤儿院的72小时,就比现实里快很多,罗斯小镇又差不多跟现实同步。到底是怎么测算的?”

    封宁淡淡睨他。

    秦陌秒懂:“如果涉及你们的商业机密,那就别说了,反正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的。”

    他可不想再被封宁打成商业间谍。

    空气沉默十多秒。

    封宁缓缓道:“时间线的同步进度,是根据系统任务不同调试的,一般来说,考虑在现实中玩家的身体状况,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天。”

    毕竟是拟真网游,玩家传输意识进入游戏,那么原本的身体在现实中也是需要吃饭睡觉上厕所的,不可能强行困住玩家几天几夜。

    不过现在是测试阶段,之前的其他游戏玩家都是基因模拟人,暂时不需要顾虑这么多。

    秦陌见他肯跟自己谈,笑了笑:“所以,哪怕我们在系统内呆上七八天,现实中也就几个小时而已,难怪孤儿院跟罗斯小镇会天黑的那么快。”

    封宁点头:“嗯,离开身体的原因,大脑的运转速度在系统内也会变快,所以会觉得时间变得漫长。”

    秦陌提起罗斯小镇,让封宁想到了中止任务时陈跃所说的病毒程序,还有跟秦陌关系很诡异的那只守关boss吸血鬼。

    封宁皱眉,声音压低:“上次在罗斯小镇里,吸血鬼德古拉为什么没有伤……”

    话没说完,秦陌一下子站起来,指着窗外打断他的话:“啊,快看,天完全黑了,不如我们先赶去活动中心吧!”

    封宁深眸微敛,看出秦陌在故意打断话题,明显的掩饰什么。

    不过,他也没有立刻追问。

    “嗯,走吧。”

    ……

    夜幕下,空无一人的死寂校园,终于有了恐怖灵异的氛围。

    校园昏黄路灯下,两个人原本就修长的身影,影子被拉的长到变形。

    活动中的圆楼尽在眼前,封着铁栏栅的窗户里,那女鬼的房间跟白天时没什么分别。

    秦陌仰头打量整个圆楼,数了数一共六个亮着灯的房间,但是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

    “我们的目的地,就在这六个房间里面?”他问封宁。

    封宁摇头:“那些也是障眼法,在西方666是代表恶魔的数字。”

    秦陌若有所思:“哦,所以这六个房间都是跟血腥玛丽有关的。”

    封宁展开手里的纸跟笔,看向圆楼的最顶层,那里有个尖尖的小阁楼:“走吧,去那。”

    因为有封宁这个游戏创造者带路,一切未知都变得可以预测。

    原本恐怖阴森的楼内,也没那么让人害怕了。

    两个人平安无事的穿过活动中心,最后一个楼梯间通往阁楼。

    封宁说:“上面的阁楼是杂物间,存放的都是打扫工具,笔仙的招灵仪式就是在那里进行的,故事里的学生召请了笔仙之后,并没有把笔仙送走。所以才会纷纷暴毙惨死。一会儿我们重新进行仪式,将笔仙送走,就算是通关完成了。”

    秦陌说:“这么容易吗?”

    昏暗中,封宁清冷嗓音有些笑意:“原本就是个简单的故事脚本。不过,你要是觉得不够刺激,可以在这里多玩一会,去开几个房间试试。”

    秦陌想到被女鬼掏心的抽疼,觉得心口又有些凉飕飕的。

    他果断摇头:“不要!”

    圆楼顶层看着很近,爬起楼梯来却好像永无止尽,甚至都没有转角的楼梯平台,很不符合建筑的格局规律。

    秦陌暗暗数了下,他们走了二十多个台阶,居然还没有到顶。

    抬头往上看,也是漆黑一片,头顶楼梯延伸进了无边的黑暗里。

    又往上爬了几阶,封宁猛然顿住脚步。

    “唔!

    秦陌猝不及防,鼻尖撞上封宁紧实的后背,闷哼一声的朝后仰。

    昏暗中的大手伸来,抓住秦陌的胳膊,为防止他跌倒,直接将人拽进怀里。

    秦陌低头,捂住鼻子,疼的直吸气。

    封宁单手扣紧他的后腰,另一手摸索上来,轻轻帮秦陌揉捏鼻梁。

    问他:“你是不是在心里数台阶数了?”

    秦陌抬眸,在并不明显的光影里,看到封宁刀削斧刻般的漂亮下颔,点点头:“是啊,我们走了二十八个台阶,哪有这么长的楼梯,也没有拐角。”

    作者有话要说:封宁是闷骚。

    跟人家不熟的时候,高冷无情又禁欲在装男神,现在已经变成闷骚套路老狗比了!

    晚上常规时间,还有一更。这是昨天的更新。

    感谢在2020-07-0421:11:15~2020-07-0618:13: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嗑糖机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你不要过来啊~~6瓶;呱5瓶;鸦泫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