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陌鼻尖没那么疼了,从封宁怀里挣脱:“怎么,数台阶有什么问题吗?”

    封宁无奈说:“你没有发现我们爬了很久,都没有到目的地吗?”

    秦陌点头:“之前就发现了,所以才会去数,难道跟我心里数台阶有关系?”

    封宁拉着他的胳膊将秦陌带到上一个台阶,给他解释:“这个楼梯的设计,算是一个跟玩家心理游戏博弈的小障碍,原本台阶数量设定就是比一般楼梯要多的,但是只要玩家不去管台阶,只一心往上爬,那么会达到目的地。”

    “一旦玩家对台阶数量起疑,之后做在这里标记或者计算数量的话,那么就会陷入一个死循环,楼梯会变得没有尽头,永远走不出去,类似鬼打墙。”

    秦陌皱眉,欧“这就是个坑,你们故意给玩家心理暗示,白熊效应?”

    白熊效应是一个实验,也叫做反弹效应。

    在实验中,告诉参与者千万不要去想一头白熊,但是参与者的脑中反而会因为特意的言语暗示,浮现白熊的样子。

    也好像一个人黑夜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恐惧背后的黑暗,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要联想到鬼或者灵异事件,但是大脑根本就控制不住,反而会冒出许多跟灵异事件有关的东西。

    封宁说:“你只要不去想不去数,我们就可以走上去。”

    秦陌说:“好吧,我试试。”

    两个人重新往上走。

    又爬了两分钟后,还是没有尽头。

    封宁顿住脚步,似笑非笑的回身去看秦陌。

    秦陌心里一虚,摊摊手:“我已经尽量不去想,努力在想吃的玩的,但是台阶还是会冒出来。”

    封宁说:“再这样下去,我们今晚的时间都要耗费在爬楼上了。”

    秦陌问:“那怎么办?”

    封宁眉梢微挑,突然俯身扣住秦陌细而直的腰,直接将人半托半抱起来。

    秦陌一惊,想要反抗已经来不及,下颔被一只微凉的手捏住抬起。

    下一瞬,淡淡松木味涌来,完全将他覆盖。

    双唇随之被封住,密密实实的。

    秦陌睁大眼睛,昏暗中他只看到封宁阖上眼睛。

    薄唇被撬开,对方的气息渡了进来。

    封宁的吻不同之前,不容反抗,几乎夺走他肺部所有的氧气,侵略性十足。

    秦陌脑袋又懵了,思维被抽空。

    等秦陌茫然回神时,薄唇微发麻。

    人也已经被封宁抱上最后一个台阶。

    封宁将秦陌摁在墙壁上,额头抵着他的,呼吸一下下,清晰无比。

    秦陌身上淡淡的橙子味,诱得封宁按在他腰身的五指,也在收紧。

    昏暗中,声线低低道:“你看,我们已经上来了。”

    秦陌舔舔嘴角,忽然回神,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

    一把推开封宁,语气急且凶:“知道了,下……下不为例啊。”

    ——又、又被亲了!幸好这里光线暗,狗男人看不清我的脸。

    秦陌低头,摸摸发烫的脸,又很快把手放下,装作满不在乎的清清嗓子。

    封宁弯唇,调整呼吸,朝前几步,握住阁楼未上锁的门把手。

    嗓音恢复清冷:“进来吧。”

    ……

    虽说是杂物间阁楼,空间却小。

    秦陌跟着迈进去,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意迎面袭来,里面的温度比外面明显低了几度。

    杂乱的房间内,被清出来一块地方。

    中间放着张简陋的小桌子,几把塑料矮凳。

    桌面上正燃着一根白烛,还有几张纸跟笔。

    纸上写着一些笔仙占卜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缘故,所有纸都被画了许多凌乱且不规则的线条。

    似乎有两个人在抢夺写字的笔,线条的痕迹几乎刻透纸背。

    封宁将杂物间的门完全敞开,黑洞洞的楼梯口,正对着屋内。

    他示意秦陌坐在自己对面,清空桌面,掏出自己带的红色中性笔跟白纸。

    秦陌打量四周,觉得这里除了他跟封宁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

    至于是什么,不用细想也知道。

    封宁展开白纸,在白纸中间分别写下了【是】跟【否】两个红字。

    秦陌说:“我怎么记得召唤笔仙要求里,是绝对不能用红色的笔呢?”

    封宁说:“我们是要送走笔仙的,而且,故事内设定就是这样。蓝色或者黑色的笔是没有效果的,来吧,过来坐。”

    桌面上的白烛光线幽微,将封宁清冷禁欲的脸照得朦朦胧胧,五官线条比平时柔和许多般。

    秦陌现在是相信他的,默默走到在封宁对面坐下。

    他落座后,像是无形中触发了什么开关。

    白烛的烛心猛然的跳动起来,颜色也由橘黄,渐渐染上点莹莹幽蓝。

    火苗形态变得诡异,拉的很长。

    白纸上,封宁用红色中性笔写下的【是】跟【否】,字迹鲜红,仿佛要渗出真正的血来般。

    周围事物的古怪变化,都在表明笔仙已经在小阁楼周围了。

    秦陌看向大敞的门,那条长到永无止尽的楼梯口,正对着屋内。

    封宁看起来淡定从容,对一切怪相视而不见,将红色中性笔立起来,轻声说:“手给我。”

    秦陌点头,腕骨与胳膊悬空,跟封宁五指交叉,笔垂直竖立在两个人骨节交错之间,笔尖虚虚的定格在纸张的最中间。

    这时,秦陌后颈一阵发麻,有什么东西在他颈侧吹了口凉气。

    “呵。”

    轻轻的,凉凉的。

    小阁楼光线霎时暗下来,桌子中间的烛火苗被压的几乎要灭掉,烛心火焰挣扎着,只剩下一丝丝光亮。

    秦陌肩背顿时绷紧,没有回头。

    他抿抿嘴角,声线低的几乎听不见,问对面的封宁:“来了是吗?”

    封宁抬眸,视线往秦陌颈侧的方向看了一眼,漆黑眼瞳微紧缩。

    秦陌不知道封宁看到了什么,但他可以肯定自己身后有东西,而且是很可怕的东西。

    笔仙!

    秦陌深吸一口气,跟封宁一起夹着笔的手指都僵硬了。

    封宁目光移回秦陌脸上,与他视线交错:“放轻松,别怕,马上就好。”

    秦陌说,“不是怕,觉得有点氛围渗人而已。”

    封宁说:“那就闭上眼睛吧,几分钟就能出去了。”

    秦陌摇头。

    封宁将注意力集中在两人手指间的中性笔上,声音在昏暗狭窄的空间里响起:“笔仙,笔仙,我是你的今生,你是我的前世……”

    秦陌感觉到身后的寒意越来越重。

    在封宁的最后一句,请在纸上画圈圈结束的瞬间,两个人交错手指间的红色中性笔震动起来。

    小阁楼内阴风阵阵,风的来源是外面漆黑的楼梯口。

    很快,一股无形的力道开始操纵中性笔,两个人有些无法控制。

    笔带着封宁与秦陌的手,在纸上缓缓移动,笔尖渗出的颜色,红的太像是血了。

    笔尖唰唰的划过纸张,并没有画圈圈,也没有指向封宁所写的两个字,而是在完全空白的地方,写下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字。

    【死】。

    写完之后,两人手指之间的中性笔,疯狂的动起来,一股极大的力道,“唰唰唰——”在纸上下画出深刻而凌乱的线条。

    这一次,笔尖直接穿透了白纸,不过几秒间,都快要把白纸给划烂。

    秦陌惊讶:“这……”

    封宁示意秦陌松手,没了支撑的笔直接掉下来,滚落在地上去。

    桌上的白纸被划烂的地方都卷曲起来,像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鲜血淋漓的伤口。

    周围气温骤降,从门外楼梯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贴着墙角,快速朝他们靠近。

    封宁沉着冷静,不慌不忙的抓起桌上满是凌乱线条的纸,直接对着幽蓝火焰的白烛点燃。

    “呼——”

    纸张遇火,突然窜起几十厘米上的的火焰。

    封宁将白纸丢在地上,火苗将整张纸完全吞噬。

    紧跟着,一道极其尖锐痛苦的□□从小阁楼外传来,一团翻腾的黑雾里裹着什么东西,横冲直撞的朝屋内的两人而来。

    封宁拉着秦陌站起来,退到地上的火苗屏障后面。

    秦陌凝神去看,觉得对面翻腾的黑雾里,似乎有一张脸,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楚。

    “啊!”黑雾被地上的火焰挡住,无法靠近两人,一声声痛苦嚎叫,怨气冲天。

    秦陌发现,召唤笔仙的白纸烧的迅速,黑雾边缘也消散的迅速。

    “白纸上有笔仙身体吗?”

    封宁点点头:“嗯。”

    在黑雾消散的七七八八时,中心裹着的那张脸也越来越清晰,五官几乎可以分辨了。

    突然,秦陌眼前遮住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掌心严严实实的覆在他眼睛上。

    秦陌:“???”

    他还想看看笔仙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急忙扯开封宁的手时。

    “轰——”

    眼前黑雾轰然消失,连同里面的脸,一起不见了。

    秦陌正好错过那一瞬,什么都没看到。

    他瘪嘴,扭头斜睨封宁,觉得他很小气。

    身旁,封宁的脸开始被强烈的白光笼罩。

    秦陌只来得及看到他一双含笑的眼睛。

    熟悉的白光涌来,是系统模拟空间在消失。

    秦陌被光线刺的睁不开眼,只好跟着阖上眼帘。

    接受系统的传送。

    ……

    秦陌睫毛颤动,整个人是没睡醒的意识模糊。

    耳边传来低语的交谈声,似是在讨论他的事情。

    他猛然睁开眼睛,双手撑着身侧坐起来。

    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似乎是一间宾客休息室。

    他正躺在一张很大的皮质沙发上。

    旁边站着两个穿着白大褂戴工作牌的人,不知道是医生还是实验人员,正一脸关切的看他。

    秦陌低头查看身体,暗暗松口气。

    ——啊,幸好,回到言陌的身体了。

    所以,他现在应该还在nt科技大厦里,这里也应该离自己之前参加的小型产品发布会不远。

    其中一个白大褂合上手里的文件夹,温和开口:“言陌,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根据检查,你身体没有任何状况。”

    “我没事。”

    秦陌从沙发上站起来,活动着手脚。

    很快他就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现在已经离开了系统,此时此刻是原文中的世界,封宁虽然还不知道他自己其实是一本中的主角,但是他已经明白秦陌并非真正的言陌。

    这到底算不算是暴露了穿书者身份?

    卧槽,如果穿书世界因此开始崩塌,那么此刻应该已经开始出现征兆。

    而且最先开始的地方,必然是主角封宁身边。

    秦陌心里一急,差点低骂出口。

    又担心崩人设,赶紧调整状态,回归言陌的样子。

    他眨眨鹿眼,急忙问:“嘤,封宁现在在哪里呢?我要见封宁!”

    白大褂笑笑:“你不要急,封总马上过来。”

    秦陌心道我踏马能不急吗?

    ——原文世界如果在崩塌,那我就算是任务失败了。《终极恐怖》这本书各个情节、各个角色人设都有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秦陌不想等,提出现在自己去找封宁。

    白大褂赶紧拦住他,还是让他等候。

    秦陌压着脾气,因为人设不能轻易跟工作人员大吼大叫,也不能动粗,只能哭唧唧的嘤嘤嘤,急的干跺脚。

    双方僵持时,休息室的双开门被推开。

    一道挺拔身影出现在门口。

    秦陌循声望去,看到姿态矜贵的封宁。

    他黑色衬衫有些褶皱,领口纽扣开了两粒。

    额前碎发略凌乱,搭在英挺眉骨上,似乎也才刚刚醒来,一股颓然且性感的气息。

    就那么单手掏着裤兜,慵然而立。

    菲薄双唇隐隐上翘,眸中藏着些汹涌情绪,朝秦陌望来。

    秦陌停了嘤嘤嘤,看到封宁安然无恙,心情十分微妙复杂。

    ——狗男人居然没事,一切都很正常?难道是我估错了吗,这不太可能吧!

    正思考时,封宁迈着笔直的大长腿,已经走到他面前。

    秦陌下意识后退,动动唇:“你……”

    封宁挑眉,认真眼前这张满满少年感,却跟秦陌的清隽俊美完全不同的脸。

    旋即,漫不经心的笑:“……怎么变矮了这么多。”

    说着,抬手搭在言陌的头上,轻揉着他咖色的短发,动作自然而亲密,仿佛在揉自家的宠物猫。

    秦陌:“!!!!”

    作者有话要说:算了算,还欠一章,我找时间补上。

    高考加油,之后查询成绩的时候,也愿大家都能得偿所愿!

    感谢在2020-07-0618:13:05~2020-07-0723:51: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呱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