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全星际都是我的粉 > 第37章 线索
    第37章 线索

    “这里有线索。”

    颜挽轻轻答了一句,手里攥着那个银色的铭牌。

    她不觉得这东西是无的放矢,既然给了自己,那肯定是有意义的。

    并且之前在外面那阵隐隐浮现在心的吸引感在进来已经消失了。

    她已经感受不到自己要拿的那个东西在具体在哪里了。

    那就只能按着给的线索寻找,然后一步步解谜了。

    只是这里血迹斑驳,东西破碎不堪,甚至拼不起来,她翻找半天,找到了一个小盒子。

    撬开后得到了里面字体已模糊的书页,其他具无。

    颜挽抖了抖那些纸张,一张一张的开始翻看起来。

    字迹已然模糊,但是有些仍存些许清晰,知晓辨认也能看出一些。

    这上面记载着些许人名跟数字,每个名字跟数字后面都跟着一个意义不明的代号。

    字迹潦草,看上去就像是急匆匆的写的。

    【颜挽,NO.112,千水之镜】

    颜挽看见自己的名字时呼吸都局促了几分,她想起什么的拿着那个银色铭牌在眼前仔细端详。

    近距离之下,可以看见右下角有透明水印,上面赫然就是一串跟纸张上一模一样的数字。

    【NO.112】

    确定这是指的自己,颜挽再次认真的翻看这张纸,可除却这些潦草且稀少的人名数字跟代号,再无其他。

    而其他的纸张看起来皆是打印出来的,字体端正容易辨认,只是却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上面写着些杂闻与何处何时发生事故,以及些怪物的记录。

    颜挽还看见了那些黄色怪物的信息。

    【诞噬:性贪婪,喜食血,属性百变,适应性强,单体实力跨度大,无特别破绽弱点。——B】

    还下面还印了它的图片,实在是很丑。

    “找到了什么?”

    颜挽把东西递给帕斯,旁边的亚伦副官也伸手来拿,

    帕斯眼睫轻抬,褐色的眼眸平淡无波,什么也没说,递了两张给他。

    又是这陌生的文字,亚伦副官眉毛一蹙,望了一眼颜挽,却不想开口请教示弱,只淡淡的说:“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有一些。”

    可这千水之镜指的是什么,又是什么意思,颜挽却有点搞不懂:“只是还要再找找其他地方。”

    亚伦副官喊了一声:“德罗西。”

    “是!”

    德罗西快速且用力的应声,是与利维坦截然不同的肃然。

    “你帮她。”

    “是。”

    帮我?要怎么帮?颜挽迷惑的看着德罗西一把从利维坦那抢回了自己的佩剑。

    莹润的剑身在德罗西手中发着盈盈的光,一阵清风拂过,莹亮的光突然大亮。

    他松开了手,剑身在空中漂浮着,自剑而发散出的光让颜挽忽然觉得这有点像什么辐射光。

    帕斯解释了一句:“这是以剑为触媒,大幅减少施术消耗。”

    “哦。”

    所以这是在施术?颜挽拖长着声音若有所思。

    白瓷一样的剑清鸣一声,轻轻落下。

    闭目的德罗西睁开眼睛,褐瞳中蕴含着些许疲惫,他抬手,一个透着蓝色的半透明荧屏跟一个旋转的半透明模型便浮现了出来。

    “这栋楼所有的文字信息都在上面,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还有,这栋楼的建筑模型我也弄出来了。”

    “这里地下有东西阻挡了我的探查,不清楚底细,我扫过去时被它反击了。”

    “不过没受伤。”

    颜挽翻阅了一下德罗西整理出来的东西,上面还有个搜索引擎,她写下关键词搜索了一下,还真出来不少有用的信息。

    【清连市遭到覆盖式袭击,但民众已成功撤出,千水之镜立大功。】

    这是一个类似新闻报道的信息,颜挽下滑大略看完了,点开了另外一则信息。

    【批准

    淮中市使用千水之镜,以S级队伍护送,名巡查使颜挽为队伍指挥,即刻启程。】

    这是一则类似公文的信息,可却也没有什么决定性的东西。

    千水之镜究竟是什么,又在哪里,具体的信息一点也没有。

    颜挽想起德罗西刚刚说的,地下有东西。

    看来要去地下看看了。

    “我们去地下看看。”

    “地下啊。”金瞳的利维坦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站在旁边早就无聊极的他看着空中那个旋转的模型,忽然笑开来,心里有了点坏主意。

    “我有个特别的下楼方式,试试不,很快的。”

    “啊?”

    “……”德罗西沉默着看了一眼利维坦,脸上流露出点难以言喻的无奈。

    颜挽却一无所知,望着他灿烂的笑容有点难以拒绝:“那试试吧。”

    “保证让你满意。”

    他眯的眼睛上挑,尖尖的牙齿遮不住的露出一点,笑的坏极了。

    在众人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

    在颜挽的茫然眼神中,他一拳锤裂了本就不坚固的地板,裂纹迅速在地下蔓延开来,就像是开裂的冰山,开始无法阻挡的坍塌。

    “dong。”

    伴随着剧烈的轰动跟失重的慌张,在下落中颜挽感觉自己一股力托了一下,然后被人拽住勒着腰抱住了,她手上用力抓着权杖跟铭牌,免得弄丢了。

    心里颇为复杂的心情最后凝结成一句堵着唇上的脏话。

    下落的过程中,颜挽看见了一片漆黑如墨的深洞,最底下隐隐约约似乎有点亮光,她举起权杖挥了一下。

    力量凝结在权杖尖头上,散发着蓝光照亮了周围。

    抱着颜挽的人突然闷哼一声,她应声抬头触及了一片如木般的温润褐色。

    近在咫尺的脸白皙且无丝毫瑕疵,就像是玉像一般,只是他吐出的鼻息喷洒在脸上时,颜挽意识到他并不是玉像。

    而是德罗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