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她的4.3亿年 > 正文 第116章
    梵梨抿了抿唇, 很想淡定一些,但还是忍不住往他的怀里钻得更深了一些:“哥哥……”

    “嘘。”苏释耶用食指覆住她的唇,“我是你老公了。”

    “可是你之前, 都不想承认……”

    “这么大的事, 从别人嘴里杂七杂八漏出一些传闻,对你反而不好。我自己亲口承认就行了, 就是得花时间准备。但你跑得实在太快了, 都不知道你在急什么。”

    “你不是说我强势吗,还说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你是很强势啊, 个人实力又那么强, 说不定你当女王都能做得比我好,我还不能反驳, 真是被你压怕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梵梨抬起头看他, 有些小得意。

    “谁叫你美,我又离不开你,只能顺着你了么。”

    梵梨灿烂地笑了起来,不依不挠地在他怀里蹭。他却没打算放过她:“所以,你可以解释一下, 为什么你跑那么快么?”

    “我只是怕了……”

    “怕什么?”

    梵梨没说话。

    “哦,我总算知道了。你怕我不承认你。”见梵梨没有否认,苏释耶轻笑一声,“我都和你结婚了,还会不承认你么?我可和你不一样, 我只跟爱的人结婚。”

    “你夸自己就夸自己吧, 还要‘我可和你不一样’来踩我一脚。”

    虽然在嘴硬, 但梵梨回想了一下她与苏释耶在电话里的吵架经过, 以及为什么苏释耶会说她强势:前两天他们刚得知新闻爆出, 他还在处理紧急情况,她便立刻跑回光海了。消失那么久,第一个电话里,她就跟他说,要和前夫公开多偶。也难怪他会那么生气。

    “谢谢你,哥哥……可以这么包容我的冲动和任性。”

    “少说好听话,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养胎。”苏释耶对她伸出手,“走吧,回巴曼薄亚了,我的王后。”

    梵梨背着手,笑嘻嘻地说:“你不是叫我待在光海不要回去吗?”

    “我看你这是要作。”

    苏释耶二话不说,把她抱起来,回到帝国舰艇中。她全程吊着他的脖子,笑得眼睛都没了。

    他们回到舰艇以后,两个人不知怎么,聊到了老同学的近况。苏释耶提议去看看尤灿。

    “你确定你的身体受得了吗?”梵梨不确定地说道。

    “如果受不了,就出海待一下,邪能之力会恢复很快的。”苏释耶想了想说,“梨梨能帮我出一下海么,我不想搞出太大动静。”

    “没问题。”

    于是,梵梨找羽烬要了尤灿的电话,舰艇改变了航行方向,开始向红月海方向前行。

    苏释耶接了几个电话,结束采访的收尾工作。窗外有明亮的灯笼鱼和栉水母、飘飘洒洒的海洋雪,黄昏区的一切有一种暮色笼罩的炫丽。梵梨双手撑着下巴看他,忍不住坐过去,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苏释耶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打扰自己,然后朝她勾勾手,俩人一起游向娱乐室。

    电话打完后,他也挂断了电话。然后,他们在娱乐室里待了近四个小时,出来时梵梨瘸了。

    看苏释耶在外面的态度,好似还挺高冷。但谁会知道,他可以不分场合,在舰艇里都……

    他对她比情人关系时温柔了很多,但太注重她的感受了。梵梨也是第一次知道,享受过头不光身体累,连头都会疼,刚结束她连缓冲都没有,就沉沉睡过去了。傍晚醒来以后,她整个人都是晕的,游动时晃了好几次脑袋,苏释耶却看上去正常得很,还有点不太满意她睡那么“早”。

    “梨梨,你还好么?”两人游向主舱时,苏释耶搂着她的腰,低头轻柔地说道,“你可以让宝宝继续发育,不影响我们亲热的。”

    救命!!不再怄气的苏释耶太撩了,她不行了……

    “你不是不喜欢小孩吗?”梵梨无奈道。

    苏释耶浅浅一笑,用手掩在她的耳边,悄悄说:“如果是梨梨的孩子,几个我都要。只要梨梨喜欢,我们多生几个。”

    她很想说,哥哥,你还是变成前段时间的闷骚样吧,别撩了,榨干了榨干了,真的被榨干了……

    “再、再说吧,让我先缓缓……”

    “可是你下午不是这么说的,你下午说的是——”

    苏释耶的嘴被捂住了。

    后来苏释耶也没再说什么,但吃晚饭时,他把好吃的东西都递到了梵梨盘子里,见她有些挑食,还亲手喂她:“多吃点,太瘦。”

    艾泽和裘沙都瞪大了眼。他们都是久经情场的男人,即便他们对话很平常,但也能一眼看出来这两个人状况不对。

    但是,苏释耶陛下遇到什么事,怎么突然跟苏伊大神使变成这种关系了?

    舰艇前往红月海下方海域,穿过了黄昏区,抵达了红月海利尔市。

    苏释耶变成了星海的样子。为了配合年龄的增长,他特意让外貌变得成熟了一些。

    “哥哥这个样子,还真是令人怀念。”梵梨牵着他的手,一起游向尤灿家门口。

    从吠陀双党战争后,梵梨跟尤灿只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见过,但那一次他又一个小孩刚出生,没待多久就溜了。他们的海洋族大学同学差不多都死光了,尤灿今年五百二十九岁,属于海葵族里的高龄老大爷。

    尤灿的背脊微微佝偻,头发也从曾经的橘黄色变成灰色,耳鳍、尾巴上的橘黄色也像橘子风干一样,颜色很深,胶原蛋白流失,但看见远远游过来的两位老同学,他瞬间年轻了一百岁,对梵梨和苏释耶举起手:“女神,星海哥,这都多少年啦,我居然还能再看到你们……”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群曾曾孙,一个个都是橙黑白三色尾巴和而耳鳍,长得都像缩小版的尤灿,可爱极了。尤灿向他们一一介绍了自己的子孙们,便带着他们进去坐下。

    他们家里还有各色各样的巨型海葵,有的长得像向日葵,有的像泥金九连环,有的像螃蟹,但里面都装着一些新生的海葵族卵和宝宝,自带在海葵里蹭来蹭去的天性。

    “我儿子女儿、孙子孙女,都喜欢把孩子丢给我和老太婆养。”尤灿把一个从海葵里爬出来的宝宝又重新塞进去,“我家老太婆走了以后,我可就忙得不得了了。”

    梵梨看了一眼电视机柜上的黑白照,那是一位老年女性的照片,相貌和尤灿有八分相似,下面写了她的名字“尤波”。梵梨指了指照片说:“这就是你太太吧?”

    “对。已经走了一百多年,她也算高龄了。”

    “一百多年?”苏释耶来了兴致,“她比你大一百多岁?”

    “是的,星海哥。”

    梵梨赶紧从背后拍了苏释耶一下,让他不要再说了。苏释耶却无动于衷,“真时髦,对海洋族来说,能接受这么大的年龄差,是真的时髦。”

    “咳,是啊。是需要勇气啊,想当年我在学校不也喜欢小萝莉,但后来发现,还是年纪大的女人比较靠谱呀。当年我回老家的时候,我老婆差点就被我的同龄男生抢走。还好我把她抢回来了。我们俩夫妻生活很圆满,可惜就是她走太早了。”尤灿望着亡妻的照片,长叹了一声。

    “那也是因为你们家人寿命都长,能活到五百岁的普通海葵族男性都是很健康的。”苏释耶说道。

    “也不是这样,我妈不就走得挺早的,我大学毕业以后她就走了。”

    “嗯……”苏释耶摸了摸下巴,耐人寻味地笑了起来,“没事,男人活得久就好了。”

    梵梨又戳了一下他的后腰,他才回头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干扰自己找乐子。后来尤灿进厨房拿食物,梵梨开起隔音术说:“你别乱问问题呀,你知道他老婆是谁吗?”

    “梨梨,我好歹也在光海生活了两百多年。”

    “你知道?”

    “当然知道,姓都一样。”

    小丑鱼有神奇的变性功能,而且雌鱼在族群里有绝对话语权,因此海葵族都喜欢搞女性崇拜。一对小丑鱼夫妻中,若妻子早逝,丈夫就会变成雌鱼来顶替妻子的位置,他们的儿子就会来把变过性的爸爸娶了。其混乱程度,最狗血的泰剧编剧见了,都会感慨自己想象力匮乏。

    再看了一眼尤灿的老婆“尤波”,梵梨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总之,尊重别人的文化,不好奇不偏见不打听。”

    “你说,为什么尤灿没有变性?”苏释耶还是很好奇。

    “因为那时候他已经老到不能再变了。”梵梨投以他一个狐疑的眼神,“……怎么感觉你挺期待他变性的?”

    “很有趣,不是么。”

    “哪里有趣了!”梵梨戳了戳他的腹部,“你这一肚子坏水,真是的。”

    接着,梵梨找人联络到了红月海出海登记局,让他们为他们俩开了特殊通道,从利尔市上方的海域出海。

    第一缕阳光透过空气洒落在他们肩上,为他们的发梢披上了晶莹的金色头纱。虽然干燥让人感到不适,但这确实是久违的感受。苏释耶抬头看了看天空,聚集大量光线,瞳孔因为无限变细。他眨了眨眼睛,很快适应了这么强烈的光线。反倒是梵梨,一直眯着眼,即便戴上早就准备好的眼镜,也还是有点受不了这么强的光。看苏释耶视力自动调整成适应陆地上的状态,不由产生羡慕之情:“捕猎族是真好啊……”

    苏释耶把头发全部拨到脑后,完整露出漂亮的脸蛋,没有说话。

    深海固然神秘而美丽,无阳光的生态系统、邪能之力的源头固然很强,但这种沐浴在阳光中的感受,黑暗之都再伟大的文明也无法取代。

    “四百多年了,一直生活在最深的海底。”苏释耶笑得意味不明,“我居然还有重见阳光的一日。”

    “哥哥……”梵梨愧疚得不得了,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服,“以后只要你想出来,我都会陪你的。”

    “你还记得么,你以为自己是人类时,曾经逃到海面。”

    “当然记得啦。”

    “我现在的感受,应该和你那时候差不多吧。”

    他说得梵梨更加愧疚了。梵梨说:“要不,我们在海面多转转?”

    “嗯。”

    苏释耶伸手,看了看手心被照得发光的清澈海水,而后顺着海水一路眺望到远处的红树林,便拉着梵梨,朝那边游去。他用的是他的普通速度,但梵梨就像坐了一场云霄飞车,吓得手脚并用吊住他的脖子。

    游吧!海里欲乘风破浪的初心,

    为发梢戴上海藻编织的花束;

    游吧!云中影召来灵魂的宁静,

    哪怕生命如薤露任晨风摆布。

    游吧!远离无尽城的明灯精灵,

    去红树林寻找离巢穴的仙妖;

    游吧!信天翁疾驰撕裂天之影,

    恋人的凝视是世间最美魔药。

    游吧游吧!沐浴珊瑚林间星光,

    洗尽耀光时代灰烬血的阴暗;

    忘却蓝色视域里的秩序与无常,

    大地的泪水将抹去深红灾难。

    流星在无尽海空缝制雪色纹理,

    渲染写着琉璃色幻想的周遭;

    今夜回忆是长夜中救赎的洗礼,

    铭刻与我的神在天地间拥抱。

    红树林中,猩红色的红鹮行走在水边,捕捉着含有红色物质的小虾和贝壳。从远处眺望,一如大红花开满了盘根错节的潮间带森林。阳光穿过枝叶和潮湿的空气,在沼泽地、海草层、瘤状树根上,留下流动的金斑。树根周围的浅水清澈见底,里面灌满了小鱼苗,它们成年后都会游向珊瑚礁生活。

    这里有蚂蚁群集,蜘蛛编网,鸟类迁徙筑巢,还有大量陆海生物,如羚羊、猴子、水獭、浣熊、招潮蟹、滨螺,等等。

    刚一上岸,梵梨就被奇形怪状的弹涂鱼吸引了。被梵梨和苏释耶的脚步声惊动,它们的尾巴跟弹簧似的,在泥巴地里上蹦下跳,或用吸盘爬树,要么就是一下躲回了水底洞穴里。

    梵梨蹲在岸边研究这种海底见不到的鱼,听见苏释耶说“我去里面找点好玩的东西给你看”,也只是点点头,没太留意。

    然后,苏释耶在她附近设置了防护邪能壁,就瞬间闪到了红树林深处。

    他的动作很轻,轻到林间只剩下了树叶风声,虫鸣鸟叫,仿佛一片无迹可寻的幽影。但很快,他找到了目的地——一个古墓般的华丽洞穴。洞穴门口站了四名海神族守卫。

    苏释耶刚想动手,就听见一个温润圆滑的男人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苏释耶,几百年不见了,你最近还好么。”

    苏释耶立刻就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也知道自己没发现他的存在,是因为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而且对自己有所防备。苏释耶停了停,才转过身去:“我承认,在这里遇到你,是有些意外。”

    夜迦依靠在一棵粗壮的千年老树上,悠闲地望着他:

    “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会单独出现在这里吧。因为你的邪能之躯现在和奥术防护网完全无法兼容,你没法在不惊动光海出海登记局的情况下出海,所以,你假装放弃了熔炉计划,用分外心痛、分外无助的样子,怜惜你的梨梨,换取她的信赖,让她带你来到布可宗族存放魂片的红树林,杀光守卫,然后偷走布可宗族的魂片,再次启动你的熔炉计划。”

    “曝光我和梵梨恋情的人是你。”苏释耶没有正面回复他,“——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只是好玩罢了。看看你们俩手足无措的样子。”夜迦咂了咂嘴,“没想到你把她娶了,速度可真够快的。”

    “所以?”

    “所以,你自始至终弄错了一件事。”夜迦抬头看了看上方湿润垂落的条形树枝,笑道,“4.3亿年前,无尽海洋之主将自己的灵魂分裂成了碎片,不是七个,而是八个。”

    “……什么?”

    “公义、美丽、勇敢、圣洁、无私、慈悲、和平……这些都是深蓝的品德。但苏释耶陛下,你说,身为海洋之主,她的品德里怎么会没有‘智慧’呢?”

    苏释耶错愕地睁大眼。他瞬间就明白了夜迦的话,却始终不愿承认事实。

    “其实我来告诉你一件事,让你对当年熔炉计划失败不那么遗憾吧。”夜迦支起身子,拍了拍衣角,“即便你当年成功了,最后梵梨也会消失。因为,最后这个魂片就在她身上。你动用全光海的力量,不但无法使用深蓝之力,还会把碎片重新拼凑成深蓝。然后,梵梨会消失,深蓝会回来。”

    苏释耶没有说话。

    “还是说,其实以太之主的内心深处,更想要的是深蓝,而不是梵梨?”

    “我不是以太之主,我只有他的部分神识。”

    “这部分神识足以让你知道,深蓝之于以太之主,不是一个神,而是一个女人。足以让你知道,比起无处不在的海洋之主,还是实体化的深蓝更好。”

    “夜迦,我知道你做了很多关于光海史前历史的研究,但你现在满口胡言,显然已经走火入魔了。”

    “是我走火入魔,还是踩你痛脚了?你还在当□□官的时候,每次祭拜深蓝,难道没有露出如痴如醉的眼神?我相信星海爱梵梨,但以太之主神识被唤醒的苏释耶,到底爱谁,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说到这里,见苏释耶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夜迦大笑起来,“我猜,你想动手杀了我,兀自取魂片吧。告诉你个坏消息:布可宗族的魂片,与我的意识已经锁定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同意你执行熔炉计划,你即便得到它,它也只是一块普通的红水晶而已。”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苏释耶冷冷说道,“你可以保守住这些秘密的,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梨梨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对你却只字未提。她对你早有防备,不管是从‘灵魂交换’开始,还是从收到米瑟宗族的卷轴开始。苏伊,哦不,苏伊梵梨,根本就没有相信过……”

    夜迦话没说完,苏释耶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单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扣在树干上,两只瞳孔变成了两条细缝,浑身都散发着猎杀动物时的气息。

    夜迦咳了几声,看向别处,表情从痛苦转向释然:“你可以杀了我。杀了我,熔炉计划你就永远不用想了。好好享受和你的梨梨剩下的每一天吧……”

    “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评价,也跟你没有关系。夜迦,你以前不是这样多事的人,你现在……”忽然,苏释耶的手放松了一些,眼睛眯了起来,“哦,我知道为什么了。”

    夜迦猛地将视线转回来,又故作轻松地笑了:“你以为你很了解我?”

    “你和妮妮她们合作,拍我们的照片,是希望梵梨回光海。”

    “你觉得可能吗?她回光海,对我有什么好处?”

    “梵梨或许什么都会告诉你,她的心对我确实有所保留。但那又如何,她的身体是为我开放的,已经孕育了我们俩的后代。”

    “什么……你和她……”

    “你肯定以为,她结婚多次可以再离婚吧。”苏释耶微笑道,“但她之前,有为哪个男人生过孩子么?”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tinued...,,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