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神探班纳特[综名著] > 正文 第170章 chapter170 仲夏夜迷梦
    北上之行, 终是分成了两路。

    华生少见地向两位侦探提议,想要安安静静地抵达德比郡。

    他们三个外人不如单独行动,不要打扰新婚夫妻们及其家属的旅行散心, 只要半个月后准时到彭伯利庄园参加婚宴即可。

    华生:借口还是要找的。他总不能承认是怕了面对热情(容易神经痛)的班纳特太太。

    歇洛克绝口不提曾经故意坑了华生一把, 反而从善如流地表示华生说得对。三人确实没有时间走走停停看风景, 需要早点抵达德比郡。

    为什么要早点到德比郡?

    既然答应老班纳特查一查他的伯祖父行踪,第一站先去康拉德最后出现的地方——他的朋友阿伯特·阿什比家。

    德比郡南部·德比市

    一百年前, 阿什比一家在德比市内以从事丝织相关工作谋生。

    百年间,工业革命的启动, 铁路的修建,机械工业的发展, 让城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旧房不可避免地被拆除, 想找到阿什比家就颇费周折。

    几经辗转, 打听到阿什比家经历了拆迁, 其后辈四散各地, 有些没有血脉子嗣延续。

    终于确定了阿伯特·阿什比还有一个孙子,萨帕塔·阿什比在德国学习生活了几十年,三个月前刚刚重返故地。

    萨帕塔四十二岁, 是一位兽医。

    周二,工作日的上午,他可能在诊所、牧场, 也有小概率在家休息。

    歇洛克与华生分别去了萨帕塔的工作场地, 而凯尔西前往萨帕塔家。

    按理来说, 萨帕塔在家的可能性最小。

    凯尔西走到萨帕塔家附近街口, 却见此处围着一群人, 里侧警方还拉起了警戒线。“请问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里面死人了!”

    围观者a告诉凯尔西, “半小时前来的警察, 听说屋子里有人被剁成了肉酱了。”

    围观者b一听反驳到,“怎么是肉泥?不是说被砍成一段段扔在地上吗?”

    围观者c又给出了一个版本,“不不不,应该是被剥皮抽筋,血肉模糊倒在地上。”

    真是哪里都有看热闹的人,但看到的‘实情’总是五花八门。

    凯尔西只能确定萨帕塔家发生了命案。

    当她向警员表明身份,是受人委托来寻找萨帕塔的侦探。因为侦探班纳特的名声够亮够好,她很快见到了负责此案的警探。

    “您就是神探班纳特先生!”

    警探朱利安很激动,这个彪形大汉竟是兴奋地原地转了一圈,不由喃喃自语,“上帝啊!我见到活的神探b了!”

    凯尔西:……

    谢谢喜爱,她会努力地保持好好活着的状态。

    朱利安很快意识到失态,努力严肃脸地看向凯尔西,但一双眼睛出卖了他内心的崩溃。

    「哦不!为什么我在偶像面前如此幼稚,是不是显得很不专业。上帝能帮个小忙吗?把时间倒退二十秒。」

    凯尔西微笑,轻轻带过了前一幕,“警长,您好。我的委托人与萨帕塔·阿什比的长辈是故交,很希望能与他叙旧。您方便告诉我,萨帕塔家都发生了什么吗?我是不是已经无法再见到萨帕塔·阿什比?”

    “哇喔,不愧是您!料事如神!”

    朱利安心直口快地说,“萨帕塔·阿什比不幸遇害。两个小时前,警方接到了报案。萨帕塔的脑袋被砍下后,丢弃在他工作的兽医诊所后门。我这就带人来萨帕塔家调查。”

    萨帕塔家的客厅满地是血。

    此处是砍头现场,地上躺着一具没头的尸体。

    “砍头的凶器斧头已被找到。”

    朱利安说起案情神色沉重,“这一带很少发生恶性凶杀案,谋杀多是用毒,如此血腥的情况真不多见。”

    说到此处,朱利安灵光一闪期待地问:

    “班纳特先生,既然您是来找萨帕塔的,如今他遭遇不测,您是否愿意为找出杀害他的凶手?”

    朱利安:答案吧!答应吧!他就能近距离围观偶像查案啦~~

    “非常感谢警长的信任,我当然愿意出一份力。”

    凯尔西装作没读出朱利安语气里的波浪号,“请容我多问一句,此次我与福尔摩斯先生、华生先生一同前来寻找萨帕塔,能请他们一起参与到凶案侦破中吗?”

    什么!福尔摩斯和华生也来了?!

    朱利一瞬幸福地脑袋有些晕,差点尖叫出声。不行,他要矜持要保持住警察的严肃形象。

    「啊啊啊!圆满了!他!圆满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让他见到了心目中的天使侦探搭档组合。也让他见到了造福广大书迷,书写出那些破案故事的华生先生!」

    凯尔西:确定了。这位警长脑内可能充斥着一堆感叹号。

    “朱利安警长。”凯尔西不得不唤回朱利安的神志,“您意下如何?”

    朱利安全力克制着心中的兴奋,尽力不苟言笑地说,“可以一起破案,尽快找出真凶最重要。”

    事不宜迟,分头传讯。

    两个小时之后,华生与歇洛克陆续赶到萨帕塔家,迎接他们是热情又羞怯的朱利安警探。

    配着朱利安五大三粗的表外,这幅模样不由让人很想问一句,现场是混入什么奇怪的人了吗?

    歇洛克没和朱利安多说,是与凯尔西谈论起了案情进展。

    “被砍的脑袋与无头尸体伤口吻合。”

    凯尔西告诉歇洛克,她已经检查了现场,并且让警方把抛掷在兽医诊所的人头带到了萨帕塔家进行了比对。

    “砍头的凶器也找到了,就在厨房的垃圾桶内。斧子上的血迹都没有清理,提取到了两枚指纹。另外,客厅分尸现场还有鞋印,一路从客厅走出大门,而断在门口三米处。”

    歇洛克表示他在兽医诊所也听闻些许案情。

    “上午九点半,诊所开门。九点十分左右,清扫工去后门倾倒垃圾,发现了被吊在槐树上的一颗人头。”

    这颗头不是随手一抛。

    萨帕塔的短发被绑成了冲天辫。

    绳子一端系住发辫,另一端绕过树枝系在了树干上。

    “清洁工差点和人头行贴面礼,可想而知,凶手明晃晃地表示他没想掩藏人头的存在。”

    歇洛克勘察了兽医诊所一带,也提取到了几枚鞋印。当下比对,是与萨帕塔家发现的鞋印一致。

    是皮鞋鞋印。

    十英码男鞋,较之萨帕塔本人穿的八码半,嫌犯的鞋印大了一码半。

    目前,线索似乎很明显。

    指纹、鞋印、凶器、被害人尸首、第一现场与抛尸地点,一个不差地都被找齐了。

    根据初步尸检推测,萨帕塔的死亡时间是今天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

    以此为据,抛尸处附近有人看到可疑嫌犯的背影。

    “距离兽医诊所一公里处是民宅。”

    歇洛克走访了附近住户,“靠近沿街有两户住宅,被酒吧一条街的员工合租,他们凌晨两点半下班,一般都是在凌晨三点半回到家。今天凌晨下班回家后不久,一共九双眼睛,全都看到街角的鬼祟人影。”

    “凌晨三点半,除了这些酒吧晚班工作者回家的动静之外,住宅区本该很安静。”

    歇洛克表示酒吧员工称今天却听到罕见的脚步声,“是‘踏踏踏’的皮鞋鞋跟落地声,在空荡的街上回响。让他们好奇地开窗看个究竟。”

    九个人只看到一个男人背影,消失在七米外的街角昏黄的灯光之中。

    仅从男人的背影后来看,他有点瘦,穿了一件深色风衣,戴着一顶绅士帽,双手插兜没有携带皮包。

    “有点遗憾,街角处没提取到可疑鞋印。”

    歇洛克当即又折回兽医诊所,向萨帕塔的同事了解他的人际关系。

    “萨帕塔刚刚回到德比市,他的新工作未满三个月。同事与他还不熟悉,只说他治疗牧场牛羊马的手法不错,应该很擅长给动物接生。”

    凯尔西点了点头,“我想萨帕塔的同事还反应了那位是一个喜欢加班的人,书房有一堆萨帕塔留下的实验记录。

    根据实验时间,萨帕塔从周三到周日有时会在诊所呆到夜间十一点,有时是去牧场观察动物的生活作息。可是,周一与周二晚上是例外。”

    萨帕塔四十二岁没有结婚,邻居与同事没见过有谁与帕萨塔交往过密。

    此人似乎一直独来独往。即便连周日都会出现在工作场所,那么周一、周二夜晚没有安排工作只是他的个人习惯使然吗?

    “此外,有两点特别的地方。”

    凯尔西在搜查房间时发现一个小木箱,“里面是五本卢恩文字的魔法书。很旧了,缺页,写的都是治愈术相关内容。”

    第二个特别之处,是一张从书房垃圾桶找到的草稿纸。

    上面有些方程式运算步骤,也有几笔简易的母牛解剖图,还有四五道试用钢笔的划痕。

    另外,有一行潦草却下笔力度极深的拉丁文:「我恨大卫!」

    “四周邻居没有谁名为大卫,你有听说萨帕塔的同事以此为姓名吗?”

    凯尔西将草稿纸递给歇洛克,除了这张纸,暂时没有找到与萨帕塔记录心情的书面文字。

    歇洛克已经在兽医诊所查阅了员工名单,他确定包括临时工在内没人姓名中含有‘大卫’。

    “也许是帕萨塔以前的仇家?帕萨塔在德国生活时,某个大卫得罪或坑害过他?”

    大卫是常用名,仅凭此一词范围太大,无法确定目标对象。

    如果能早一天确定萨帕塔的住址就好了,哪怕最终无法阻止凶案的发生,但见过活着的萨帕塔或多或少都能有更多的线索。

    这不免让人感叹运气不佳。

    当下,交换了所有已知线索。

    歇洛克才向凯尔西投去了疑惑的眼神,后方十米,朱利安警长时不时偷瞥两人的热切目光是怎么一回事?

    歇洛克低声问,“那个警长,他还能好吗?”

    后方十米。

    朱利安警长没有打扰两位侦探交谈,但在华生进门后就直接瞄准了他,询问有关侦探故事中的各类问题。

    不过,朱利安时不时偷瞄凯尔西与歇洛克一眼,仿佛想从两人身上汲取满满追求正义的勇气与力量。

    凯尔西还能说什么,朱利安警长大开方便之门,给了他们全权调查的便利,也没有咋咋呼呼地干扰查案发表意见。

    朱利安只是按捺不住激动心情,和探案集的作者华生进行了一番停不下的热切交谈。

    目前的情况就是,两位侦探没有幸运地遇到活的萨帕塔,但让他们遇到活的cp粉了。

    “汤姆,你没有遇到过福尔摩斯先生的追捧者吗?感谢华生写的书,包括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班纳特班纳特探案集》、《k.s.组合探案集》。”

    凯尔西语气稍显无奈,“朱利安警探是k.s.组合的忠实书粉,见到两个大活人,他真的非常高兴。这种情绪只要不越界,你还能理解吧?”

    “well,众所周知,华生的侦探故事是经过改编而成,而他最多能还原我们五成的真实情况。”

    歇洛克也遇到过一些书粉,都不似像朱利安能借职务之便保持一定程度的近距离接触,但只要不过线也还在可容忍范围之内。

    淡定,不就是书粉。

    谁还没做过热情的书粉。

    歇洛克一本正经地对凯尔西说,“我就对「阿佩普」非常欣赏,曾经翘首以待地见到对方,而远赴黑暗古堡参加聚会。那是非常明智的做法,让我遇到了你,我的「阿佩普」。

    杰瑞,你对「巧克力蛋糕」的书也非常喜欢,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见一见对方。因此,你在黑暗古堡遇到了我,你的「巧克力蛋糕」。如此说来,我们真是天作之和,那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相互喜爱,不是吗?”

    凯尔西笑着点了点头,“福尔摩斯先生,您一如既往地准确无误。我爱「巧克力蛋糕」。”

    十米之外。

    华生竭力对朱利安警长保持着微笑,但他眼角的余光不时扫向两位侦探。

    「咦咦咦?怎么回事?凯尔西与歇洛克不要只顾着说悄悄话而后相视而笑,也看他一眼啊!他快要被书迷朱利安给问疯啦!

    两位侦探再不出手相救,就不怕失去他们负责而勇敢的助手吗?这次早就做好准备可能会遇上凶杀案,但他真没料到还会遇见朱利安这样的热情书迷。」

    华生不免反思:难道是我太不淡定了?,,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