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 正文 反馈
    苏锦绣想了半天没想起来,干脆不想了。

    “海晴,鹤砚……”

    宋清衍呢喃一声,随即就想明白了这名字所包含的意义,他顿时笑了:“只是名字而已,辈分不辈分的,自己心里知晓便行,况且,这两个名字很好听。”

    “八两九两,还不赶紧谢谢大伯父,他夸你们的名字好听呢。”苏锦绣蹲下来,一手揽着一个,下意识的声音甜了三个度的用童稚的语调和八两九两讲话。

    这是她从前世带来的习惯。

    早已习惯了妈妈只要和自己讲话就会蹲下来,八两九两十分有礼貌的道谢:“谢谢大伯父的夸奖。”

    宋清衍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笑了。

    他看着眼前养的白白胖胖,一看就很健康很礼貌的侄子侄女,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眼中不禁划过一丝黯然,他忍不住的感叹:“你们夫妻俩将他们教的很好。”

    “他们都很听话,也很懂事。”

    听到宋清衍夸奖自己的孩子,苏锦绣忍不住的咧嘴笑。

    心情极好的站起来招呼宋清衍:“大哥放心吧,圆圆我看着就好,你去和清华说话吧,你们兄弟俩这么多年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那麻烦你了弟妹。”宋清衍客套的点头。

    苏锦绣笑笑,领着两个孩子去了厨房,先给宋家兄弟泡了茶,然后取了本书又回到了圆圆睡觉的小房间,原本平躺的圆圆不知不觉间翻了个身,瘦小的身子蜷成一团,苏锦绣知道,这是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因为刚刚苏锦绣提醒了双胞胎的缘故,这会儿他们也不闹了,而是两个人头碰头的趴在床边,两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圆圆看。

    他们也不理苏锦绣,只两个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苏锦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英语单词书,一边背单词,一边时不时的抬头朝双胞胎那里看一眼,一旦看到他们谁的手指往圆圆那边伸,就轻轻的咳嗽一下。

    就这样,外头宋家两兄弟叙话家常,说着这些年藏在心底的话,苏锦绣在小屋子里带孩子。

    一时间竟有些岁月静好的味道。

    只是很快,这份岁月静好被打破了。

    沈燕的哭声从门外传了进来,听到沈燕的声音,双胞胎立刻站直了身子,转身手拉手跑了一出去,一边跑一边喊:“太太,太太你别哭,我们来啦……”

    苏锦绣也连忙起身,刚出房门就看见沈燕抱着宋清衍,使劲儿的嚎哭。

    “青衍,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个死孩子,早该回来了……”一边哭,一边还不停的攥着拳头砸着宋清衍的后背。

    “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发了那么多电报,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狠心呜呜呜……”

    “对不起奶奶,我出任务了,才回来没多久。”

    宋清衍这会儿也憋不住他的男儿泪,紧咬着牙关,涕泪横流,声音哽咽着回答。

    沈燕将脸埋在大孙子的怀里狠狠的哭泣。

    压抑多年的思念此刻瞬间爆发,宋清华站在旁边也红了眼圈,手虚虚的扶着沈燕的背脊,生怕老太太哭出个好歹来,好在沈燕这几年身体养的还可以,除了哭的抽泣的脸发白之外,倒是没有其它哪里不对的。

    她的手紧紧的拉着宋清衍的手,目光紧紧的黏在宋清衍的脸上,不错眼的看着。

    双胞胎刚刚被沈燕的哭声给吓坏了,这会儿正一人抱着苏锦绣的一条腿。

    “妈妈,太太怎么哭了?”九两拽着苏锦绣的裤子,小声的问道。

    苏锦绣蹲下,将他们抱在怀里,解释道:“因为太太很久都没见到大伯父了,太激动所以哭了。”

    “这样啊……”

    九两小大人一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八两就没那么多想法了,看见沈燕不哭了,松开苏锦绣的腿就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太太——”

    人还没到,就被宋清华给拎起来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太太年纪大了,不要乱扑。”

    沈燕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对小重孙似乎被自己吓坏了,连忙喊道:“八两九两,快到太太这儿来,见见你们大伯父。”

    八两九两之前就已经喊过宋清衍了,这会儿是一点儿都不认生。

    宋清华怕两个孩子累着沈燕,连忙抢了个九两在怀里,再一看,八两已经自觉的爬到宋清衍怀里去了,可谓是相当的自来熟。

    苏锦绣没有打扰他们,而是出了大门,招呼小方:“大哥带来的包在厨房,里面多是些特产,你去整理一下,我暂时不得空,得去看着点孩子。”

    “欸。”小方立刻点点头,就往厨房去了。

    苏锦绣这才回了小房间。

    又看了会儿书,宋清华进来了:“怎么样?还没醒?”

    “没有。”

    苏锦绣放下书,抬头看向宋清华:“奶奶和大哥呢?”

    “两个人正说话呢。”

    宋清华自顾自的坐到床沿:“奶奶哭的厉害,今天晚上怕是要头疼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么多年大哥一个人在部队里面,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再加上妻子又……奶奶不难受才怪了。”

    宋清衍是宋玉阳留下来的唯一的儿子,在沈燕心里,和宋清华一样重要。

    只是宋清华常年生活在身边,难免对宋清衍更加挂怀些。

    “我听大哥的意思,这次是特意请假送圆圆回来的。”宋清华回头看了一眼蜷缩成一团的圆圆,比起自家健壮的双胞胎,四岁的圆圆看起来有些瘦弱的过分了,宋清华叹了口气:“圆圆有些不大好。”

    苏锦绣一愣,连忙坐直了身体,关心的问道:“怎么回事?”

    “圆圆的妈妈是在圆圆四个多月的时候牺牲的,之后圆圆就一直是隔壁军嫂照顾,那军嫂本身自己就有三个孩子,虽说没什么坏心,但是孩子间哪有不闹矛盾的,再加上吃的方面多少偏着自己的孩子……”

    “怪不得圆圆这么瘦。”苏锦绣蹙起眉头,忍不住的心疼。

    “再加上之前大哥出了个任务,有小半年时间……”

    多余的话不用说,苏锦绣也能想象出圆圆的处境。

    不至于多坏,但肯定算不上好。

    自己就有三个孩子就已经很累了,还要带一个战友的孩子,就算宋清衍付生活费,人家也不一定真的心甘情愿,自己亲生的气起来还挨打呢,更何况不是自己的呢。

    “大哥也是没办法,不然绝对不会抱着孩子回家的。”宋清华提起这个就忍不住的生气:“他那狗脾气,小时候就这样,倔得很。”

    当初宋玉阳牺牲,常桂兰带走抚恤金改嫁的事刺激了宋清衍,以至于宋清衍在当兵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像是刺头一样的存在,也是因为宋家后来遭了大难,宋清衍才渐渐沉稳了下来。

    “哎……”

    苏锦绣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宋清华坐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回头看圆圆:“他睡了多久了?”

    “不知道,反正进门后没醒过。”

    “弄醒吧,睡太久了晚上该睡不着觉了。”作为奶爸,宋清华还是很懂小孩子作息的,要是不想一夜陪着孩子玩,白天就坚决不能让他们睡太多!

    苏锦绣闻言,立刻合上书起身,走到床边弯腰轻轻的抚摸着圆圆的小脸蛋,然后轻轻的喊道:“圆圆,圆圆?”

    床上的小孩子先是蹙着眉头,用脸蛋蹭了蹭枕头,然后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没睡醒的小表情有些懵。

    他呆呆的看着苏锦绣,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妈妈……”

    苏锦绣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宋清华。

    “妈妈。”圆圆伸出小手,握住苏锦绣的手。

    苏锦绣连忙回过头来,用最轻柔的声音说道:“圆圆,我是你的婶婶,不是你妈妈。”

    “婶婶?”

    “对。”

    苏锦绣伸手,一把将圆圆抱了起来,圆圆顺势伏在苏锦绣的肩膀上,然后就看见站在苏锦绣后头的宋清华,陌生的面孔让他环着苏锦绣脖子的手猛地一紧,然后身子就扭了起来,哭出了声音:“爸爸,我要爸爸——”

    圆圆本身就四岁了,就算瘦小也有些重量了,这一挣扎,差点没从苏锦绣怀里掉下去。

    宋清华连忙伸手将他抱过来,轻声拍着后背:“不哭了不哭了,我带你去找爸爸。”

    一边说着一边抱着他往外走。

    许是听到了哭声,出门时就看见急匆匆往这边走的宋清衍:“怎么了?”

    “我看圆圆睡得太久了,怕晚上不睡,就让绣儿把他喊醒了,结果就哭了。”宋清华抱着嚎啕大哭的圆圆还真有点没办法,双胞胎都没有起床气,基本拉起来醒了就醒了,这还是头一次遇见闹觉的。

    许是听见了自家爸爸的声音,圆圆哭泣的声音小了下去。

    他撑着宋清华的肩膀,回头张望着,看见宋清衍,嘴一瘪,伸手求抱。

    宋清衍伸手将他抱到自己怀里:“哭什么,男子汉,不流泪知道么?”说着,用手去给圆圆擦眼泪,只是他的手心有厚厚的茧子,圆圆的脸蛋子一下子被搓红了。

    苏锦绣连忙掏出手帕递给宋清衍:“用手帕擦吧。”

    “谢谢。”宋清衍道了谢,才接过手帕。

    擦干了圆圆脸上的眼泪,宋清衍才回头看向一脸愕然的沈燕:“奶奶,这是我的儿子,宋元霆。”

    “清,清衍啊,你结婚了?”沈燕有些的看看宋清衍,再看看他怀里的圆圆,然后站起身来:“那你媳妇儿呢?这么久了,怎么没见到啊。”

    宋清衍看了看圆圆,然后凑到沈燕耳边,小声说了一下孩子母亲的事。

    沈燕一听,眼泪立刻就下来了。

    她捂着嘴,哭的压抑极了,却不敢让自己的哭声吓到圆圆了。

    宋清华拦着沈燕的肩膀去旁边安慰去了,八两九两原本坐在垫子上玩玩具,这会儿看见沈燕又哭了,也跟着跑了过去,反倒是苏锦绣被留下了。

    苏锦绣看看那边乱成一团的样子,想来晚饭是没心情弄了。

    她自己也不会做饭,没办法,只好招呼小方去请秀萍婶子,自己则是在家里准备食材,也是因为家里乱糟糟的,她做些小动作也没人会发现。

    先去地窖,将肉啊菜的,该复制的都复制了不少,然后拿到厨房里改刀。

    等秀萍婶子过来的时候,苏锦绣已经切了一堆肉片,肉丝了,蔬菜也摘好了,旁边的篓子里还有宋清衍带回来的特产腊肉之类的,还有许多菌子干。

    “哟,都准备好了?”秀萍婶子一看顿时笑了:“那感情好,我直接做就行了。”

    “麻烦婶子了。”

    苏锦绣见秀萍婶子来了,立刻撒开手,将位置让给专业人士:“要不是我这手艺不行,说啥也不麻烦婶子。”

    “说啥呢,要是你手艺好的话,婶子我不得喝西北风啊。”

    秀萍爽快的笑笑,接过苏锦绣手里的刀就忙活开了。

    有了秀萍婶子这个专业人士的加盟,厨房里很快就传来了香味儿,苏锦绣在旁边打下手,顺便偷师,刚问了句煲汤怎么才能更鲜美,就听见外头叮叮咚咚的脚步声。

    紧接着,八两九两就冲了进来。

    “妈妈,好香啊,宝宝肚子饿了!”

    “妈妈,我肚子也饿了。”

    两个孩子冲进来,一左一右的抱住苏锦绣的两条腿,动作那叫一个熟练。

    苏锦绣被扑的趔趄了一步,顿时脸一沉:“妈妈有没有教过你们,不要到厨房来?”

    眼见妈妈快要发火了,姐弟俩齐刷刷的手一松,转身又飞奔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爸爸,救命啊,妈妈发火啦——”

    听得苏锦绣满脑袋黑线。

    她自认为是最温柔的妈妈,从来都不打孩子,怎么就到要喊‘救命’的地步了!

    秀萍见她一脸郁闷的模样,一边抡着锅铲一边笑道:“我还记得他们还是奶娃娃的模样呢,一眨眼的功夫啊,都长这么大了,对了,绣儿啊,你家两个小的快上幼儿园了吧。”

    “还不行呢,得再过一年。”

    苏锦绣摇摇头:“过了年才四岁(虚岁)呢,再加上本身生日就小,估摸着得六岁才能上。”

    “该上学的,一定要上学,上了学才能考大学,以后才能当个大学生。”

    秀萍婶子一边念叨着,一边手脚麻利的往锅里倒了一点水。

    苏锦绣站在旁边,看看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的秀萍婶子,不由得叹了口气,想当初,她过继了个儿子,从宁可让孩子来宋家帮忙照顾双胞胎,也不愿意让他去念书,到现在也就一年多的时间,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知道了知道读书的好处。

    现在想想,时间过的还真是快。

    “行了,等汤好了就能吃饭了。”秀萍最后把砂锅的盖子一盖,才舒了口气。

    “谢谢秀萍婶子了。”

    苏锦绣一边说着,一边塞了个红纸封到秀萍的手里。

    秀萍也没看,直接把红封塞裤兜子里了,然后才起身:“我得回去了,家里刚做了一锅甑糕,得回去看着火候呢。”

    “不着急啊,甑糕要做多久咱们都知道,留下一块儿吃个晚饭吧。”苏锦绣连忙拉住她。

    “不了不了,下次过来。”

    秀萍也不是没眼头见识的人,眼瞧着主家今天家里来人了,她还留下,那就叫不识数了。

    “行吧,那下次过来玩。”苏锦绣送秀萍出去,临走前,还招呼小方:“送婶子一趟。”

    “知道了,嫂子。”

    小方推着自行车出去了,刚刚他就是骑着自行车把秀萍给驮回来的。

    吃晚饭的时候,宋清衍就被这一桌子菜给惊到了,圆圆似乎也很喜欢吃家里的饭,抱着小碗头也不抬,一口气吃了一碗饭,还喝了一碗汤,吃的小肚子溜圆。

    八两九两就更别说了,从小家里人就没愁过他们饿肚子。

    吃完饭,苏锦绣给他们三个人一个人泡了一杯奶粉。

    看着双胞胎一人捧着个宝宝水杯喝水,捧着搪瓷杯的圆圆一边喝奶,一边时不时羡慕的看过来。

    苏锦绣扯了扯宋清华:“我明天去百货商店找找看吧,说不定有的卖呢?”

    宋清华点点头:“行,别和奶奶说,你直接去就行了。”

    “嗯。”

    苏锦绣点了头。

    晚上沈燕张罗着给宋清衍铺床,苏锦绣也跟着忙前忙后的,一直到了将近十点钟,宋征军回来了,他脸上带着疲态,看见宋清衍时神情也是激动的。

    他比沈燕内敛,只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不过,当听说他可能要上战场后,宋征军脸色就变了。

    他也没换衣服,只一个人坐在饭桌便吞云吐雾。

    床终于铺好了,炉子上的水也热了,苏锦绣先给三个孩子洗,洗完了后又烧了水把热水瓶灌满了,自己才洗漱了上楼睡觉,临上楼前,苏锦绣看见宋征军将宋清衍叫进了书房。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院子里就传来说话声。

    苏锦绣迷迷糊糊的醒来,下意识的伸手摸,却摸到身边只留温热余温,显然,宋清华已经起床了。

    连忙起床穿衣服。

    双胞胎还在睡,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到了楼下才发现,家里除了她和孩子们,都已经起床了。

    苏锦绣:“……”

    她已经起的比平时早了,这些到底怎么回事?!

    “绣儿。”

    正尴尬着呢,沈燕从厨房里出来了:“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没事儿,睡不着。”

    苏锦绣挽袖子:“奶奶早饭做什么呀?”

    “小米粥,煮了几个鸡蛋,还做了些葱油饼。”沈燕乐呵呵的说道。

    “再摊点儿鸡蛋饼吧。”苏锦绣跟着后头进了厨房:“吃完早饭后我得出门一趟。”

    “去哪儿啊?”沈燕愣了一下。

    “出版社,新书的货刚刚铺下去,想去看看回馈,也不知道销售情况怎么样。”说起自己的新书,苏锦绣还真有些忐忑,毕竟这一次的题材很大胆,苏锦绣怕老百姓们没兴趣。

    沈燕一听立刻点头:“是该去看看,对了,你上次给我的样书,我已经寄到海城去了,那边应该收到了。”

    海城那边就是沈燕请来帮苏锦绣写序的老朋友。

    “要是有反馈的话,奶奶可要记得告诉我啊。”

    “她肯定喜欢,别说她了,我看了都稀罕的不行。”

    样书送回来,沈燕第一时间就看了,比起之前只是一些设定图,有了故事为基础的漫画看起来更加的引人入胜,尤其是林小可和自己的‘父亲’小虎之间那些啼笑皆非的对话。

    才二十多岁,正青春靓丽的奶奶,还有英俊帅气的爷爷,加上嫌弃自己嫌弃到不行的亲爸,一下子,浓浓的市井气息扑面而来。

    而且里面的奶奶正是纺织厂的一名工人,纺织厂内景一看便知道,是京城纺织厂。

    因为这件事,牛厂长和庄主席收到样书后还特意打电话来感谢了。

    最让沈燕喜欢的,就是最后突然出现的八卦城全景。

    要知道,之前在林小可的叙述中,或者她的电脑里,呈现的都是非常细节的东西,譬如未来的生活,那些汽车,漂亮的高楼大厦,只有在最后,电脑中突然出现黑洞,将那间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给吸进去后,他们的视角突然转变到了空中,这一下子,直接窥视了八卦城全貌。

    那种扑面而来的恢弘感,才是最让人震撼的。

    他们一行人,仿佛土包子似的狼狈的站在一个小巷子里。

    坏人趁机挣脱抓捕,逃跑了,警察们身上穿着旧式的警察制服,站在巷子口,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看着那些穿着光鲜亮丽的人们走来走去。

    唯一一个不慌的反倒是小学生林小可。

    她因为回家了而欢呼,可欢呼过后,她才发现,十分照顾她的那些警察叔叔们成了黑户,她有些忐忑的问道:“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在这里没有身份证可是寸步难行的哟。”

    警察叔叔们怔忪了半晌,最后,大队长抹了把脸:“报警吧。”

    他说的很轻松,一如当初林小可刚到小虎家时一样。

    他们选择相信国家,相信警察。

    首尾相呼应,让人直呼过瘾。

    灾后重建的凤凰城,这座因为当初的一部防灾电影而少死了许多人的城市,对苏锦绣的书是最推崇的,当她的新书出了后,他们就立刻定了,然后全城铺货,就连乡下的小县城的书店里都上了货。

    《来自未来的少女》的第一册,就这样出现在许许多多的孩子手中。

    孩子们看完了,也被家里的家长拿去随手翻了翻,最后都被里面的剧情给吸引了。

    “爸爸,我们的国家以后也会这么好么?”小孩子抱着书去找正在捯饬收音机的爸爸。

    爸爸用袖子擦了擦汗:“什么?”

    他正忙着自学无线电,希望能将这门手艺吃透,以后等收音机之类的东西多了,他也能在县城里找一份修理无线电的活计。

    小孩子将书给爸爸看。

    爸爸瞥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书中,一个年轻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长方块,旁边的气泡里写的是女人说的话:“喂,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带菜回家?你直接在网上订不就行了?怕不新鲜啊,行,我马上去超市一趟。”

    “这是什么?”爸爸有些懵的看着这玄幻的一面。

    小孩子看了看下面的注释:“上面写着,手机:无线通话工具,可随身携带。”

    “这也是无线电?”

    爸爸接过书,也不理儿子,自顾自的开始翻看了起来。

    儿子原本只是想来和爸爸谈一谈国家的未来的,结果书却被顺走了。

    欲哭无泪。

    他的未来裂掉了呀!

    作者有话要说:绣儿:我要扬帆起航了。

    —————————————————

    颈椎病犯了,昨天到现在,不停的晕眩,还想呕吐,心里泛泛的难受,正好在医院,今天一早就挂号看病去了,拿了药,下午去点滴,早上就这么晕着码字,写完我就放上来了,下午看情况,要是能写的话,我就再写点儿……可能是这些日子劳累的原因,以前犯起来没这么严重。,,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