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成了绝症男配的兔子精 > 正文 第73章 第 73 章
    包厢里很安静。

    苏瓷的脸染满了红晕, 一双黑眸映着灯光,盈盈如水。

    陆折的头埋在女孩的颈窝处,他喘了口气, 逐渐平复下来。

    “ 我背疼。” 后边的桌子是木制的, 硌得她的背难受死了。

    陆折赶紧抬头,将女孩扶正, “ 对不起。”

    他的目光落在苏瓷的项颈上, 她的肤色雪白又娇嫩,他没有控制力度, 留下了印迹。

    红色的印痕特别显眼。

    他有点失控了。

    指尖触碰上红痕, 陆折轻轻摩挲了一下,“ 这里留印了。”

    苏瓷挑了挑眼尾, 下方的小泪痣勾人得很, “ 你把我的头发放下来。” 她软软地趴在陆折的怀里,一点也不想动。

    陆折伸手去弄女孩的头发,笨拙地把她的头发放下来。

    细软的发梢卷了起来,他帮她顺了顺头发,“ 可以了。”

    苏瓷透着红晕的脸在陆折的胸口处蹭了蹭。

    好一会儿, 她缓过气来,笑得像是一只偷腥成功的小狐狸,她夸赞他,“ 陆折,你亲吻的技术进步了。”

    陆折忍不住捏了捏小坏蛋的脸, 他僵冷的面部在灯光下, 隐隐透出红意。

    苏家。

    季迟在军训后第一时间便赶回来。

    他的呼吸有点不稳。

    佣人看见季迟神色匆忙, 大步走来, 她赶紧打招呼, “ 季迟少爷。”

    “ 苏......苏瓷回来了?” 季迟问佣人。

    “ 小姐还没有回来。”

    季迟冷静了下来,他点点头,然后上楼了。

    佣人奇怪地看眼季迟上楼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匆忙找小姐什么事,平常在苏家,季迟和小姐之间的交流很少,两人根本没有什么接触。

    苏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她正想推向房门,突然发现走廊那边站着高大的身影。

    对方突然向她走来。

    “ 季迟?” 苏瓷愣了愣。

    她刚才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出现的,还是说他一直站在那里?

    季迟身上依然穿着军训的迷彩服,他大步走来,带着一股子的凌厉。

    他站在苏瓷的面前,硬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苏瓷问他,“ 怎么了?”

    季迟低头看着苏瓷,对上她潋滟的乌眸,季迟第一次感觉到了胸口处的鼓动,一下一下,心跳声响彻耳。

    从懂事开始,他知道自己能喜欢的东西不多,所以,他对周围的一切没有过分的**和憧憬。

    这是他第一次,想要争取。

    季迟的一只手放进了裤袋里,他看着苏瓷。

    正想要开口时,季迟的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女孩的项颈处,她的肤色雪白,那一个小红痕特别显眼。

    所有的话一下子堵在嘴边。

    季迟的眸光暗了下来,他挪开视线。

    “ 你想说什么?” 苏瓷疑惑地看着季迟。

    季迟疯狂鼓动的心像是被人强行按压了下来,死死捏紧,他神色安静地看着苏瓷。

    军训后,他无意听到别人在谈论陆折患有渐冻症的事,他一下子失去理智了,疯了一样,想要向她求证。

    如果这是真的,他卑鄙地想,他能不能有一个机会,能不能等她......

    但现在,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

    季迟恢复了理智,他把裤袋里的手抽出来,“ 你的脚好了吗?”

    苏瓷点点头,“ 好了,多谢你的药膏。”

    季迟扯了扯唇角,“ 那就好。” 他的声音沉闷,有点哑,“ 我不妨碍你了。”

    季迟转身回房,高大的背影有点落寞。

    苏瓷皱了皱眉,不明所以。

    关上门,季迟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他打开盒盖。

    小盒子里放着一个纯银的夹子,夹子上是一只迷你小兔子,比起苏瓷脚踝上的那笨拙兔子要精致不少。

    季迟合上盖子。

    他打开抽屉,目光沉暗。

    季迟把小盒子放进抽屉,藏了起来。

    ......

    第二天,天气依然炎热,站在操场上,穿着鞋子也能感受到地面有多烫脚。

    汗水不断从额上,脖子上冒出,衣服都被打湿了。

    直到一声“ 解散 ”,众人才松了口气,直挺的腰板垮了下来。

    陆折坐在树荫下,他大口喝了几口水,峻冷的面容引得不少女生偷偷看去。

    如果不是看了论坛的消息,早已经有不少女生上前跟陆折搭讪。

    杨舒静走得慢,其他位置都坐了人。

    她不紧不慢地走到陆折不远处的位置坐下。

    掏出纸巾,她摘下帽子,动作温柔地擦着汗。

    好一会儿,她神色犹豫地掏出手机,然后转身面向旁边的陆折。

    “ 陆同学。” 杨舒静压低了声音,低低细细的,在炎热的天气里,让人听着很舒服。

    陆折看向她。

    杨舒静调出学校论坛的页面,她把手机递到陆折面前,“ 论坛上不知道是谁发了关于你的帖子,说你患了渐冻症,活不长了。”

    她目光真挚地看着陆折,“ 你可以投诉帖子,让坛主删除的。”

    陆折随意地看了一眼,标题“ 渐冻症” 三个字被标红了。

    杨舒静收回手机,“ 他们的评论你别放在心里。”

    “ 我觉得你好厉害啊,连教官都夸赞你,你比其他人厉害多了,一点也不像患病。” 杨舒静目光崇拜地看着陆折,温声道:“ 其他人都想办法逃避军训,但你这样的情况还依然坚持着,陆折,你真的很厉害。”

    如果是其他男生,被杨舒静用这样崇拜又仰慕的目光看着,心里早已经起伏波动。

    陆折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

    杨舒静关心地开口:“ 你要注意身体,训练的时候承受不了,可以告诉教官申请请假。”

    陆折这才看向她。

    杨舒静被对方漆黑的眼睛看着,她心下一紧,目光变得含蓄,她下意识咬了咬唇的动作,出卖了她内心的害羞。

    陆折冷声道:“ 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清楚。”

    杨舒静点了点头,她语气充满善意,“ 我爸爸认识一位治疗渐冻症的医生,那位叔叔对这方面比较有经验,我可以加你的好友,我回去问爸爸拿到那位医生的联系方式,然后发给你。”

    陆折直接拒绝,“ 不用了。”

    下一秒,教官喊了集合,陆折迅速地站起身离开,根本没有多看杨舒静一眼。

    杨舒静收回手机,她眼里带着笑,丝毫没有被陆折冷落的尴尬。

    军训完。

    杨舒静刚回到宿舍,室友喊住她,“ 舒静,你是不是跟沈适分手了啊?”

    “ 对啊。” 杨舒静走到椅子那边坐下,“ 怎么了?”

    室友说道:“ 沈适打电话给我,让帮忙传达,他想跟你好好聊一聊,他说你把他拉黑了。” 她有点不忍心,“ 你要是有空,就回他一个电话吧,话我已经帮忙转达了。”

    杨舒静笑道:“ 我们都分手了,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想给他希望,又让他失望。”

    室友一阵无语。

    她跟杨舒静是高中的同学。

    在外人的眼里,杨舒静的长相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她眉目温和柔顺,身上带着一股子的让人舒适的温柔。

    高中的时候,喜欢她的人很多。

    让人意外的是,杨舒静会主动追求班上的一个身体不太好,性格孤冷的男生。

    没多久,杨舒静跟男生分手后,她又追求高年级的一位脚上有问题的,不合群的学长。

    后来,杨舒静跟学长分手后,她开始照顾转校来的沈适。

    因为患有心脏病,沈适的性格比较安静和沉闷。

    一开始时,沈适对杨舒静很冷漠,也不搭理她,但耐不住杨舒静温柔又坚持,一直追逐在沈适身后。

    最后,身处黑暗中的少年,被温柔如水,像是一束光的杨舒静打动了。

    室友现在知道杨舒静跟沈适分手的消息,她一点也不惊讶。

    别人都以为杨舒静美好又温暖,但她跟对方认识这么久,哪里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时,室友的电话又响起,她看了眼,把手机递向杨舒静,“ 沈适又打给我了,你接听吧。”

    杨舒静照着镜子,正准备敷面膜,“ 我不听,你挂掉吧。”

    室友握着手机,有点看不过眼,“ 你不喜欢他,当初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

    杨舒静笑了,“ 之前喜欢他啊,现在不喜欢而已。你可以告诉他,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她转过头看向室友,“ 我现在喜欢的人是陆折。”

    室友惊讶。

    班上的陆折她是知道的,高大帅气,但她今天有看校园的论坛,陆折身患渐冻症。

    室友皱了皱眉,“ 你根本就不是喜欢陆折。”

    就像之前她追求的那些男生一样,杨舒静根本不是喜欢他们。

    杨舒静转回身,继续照镜子,“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她现在喜欢的人就是陆折啊,他身患渐冻症,这样的人身处在黑暗中,该有多绝望。

    她可以成为陆折的光,成为他人生的希望,成为他的天使,给他温暖。

    室友问道:“ 那沈适呢。”

    杨舒静语气有点不耐烦,“ 我不喜欢他了啊,他太烦了,我才拉黑他的。”

    追求这些身处黑暗的人,让自己成为对方的救赎,这样比跟普通男生在一起,有挑战性多了。

    这一次,她有预感,陆折比以前她遇到的那些男生,挑战性会更高。

    室友看了眼手机亮着的屏幕,她按掉接通的电话,“ 舒静,希望你有一天别惹火上身。”

    说完,室友拿着洗脸盘去洗手间。

    杨舒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笑着摇了摇头,室友不懂她。

    她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光,是在做好事。

    论坛上关于陆折的帖子一直被挂着,陆折的长相出众,又身患绝症,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帖子的热度一直很高。

    这两天在学校里,遇到陆折,路过的人难免会对他分外关注。

    陆折并没有受任何人的影响,在高中的时候,他已经对那些同情,又或者是厌恶的目光习以为常。

    他安静地坐在树荫下,还有两天军训便结束了。

    下午的阳光毒辣,这么多天下来,众人的肤色已经被晒得黑了几个度。

    女生们哪怕天天敷面膜,涂抹防晒,也难以避免变黑,而且分配到他们班的教官很严格,这两天的训练量很重,她们也顾不上皮肤的问题,只盼着赶紧结束军训。

    这时,杨舒静拿着一个保温杯走到陆折那边坐下,距离不近不远。

    她拧开保温杯,将里面的糖水倒在杯盖里。

    她将杯盖递向陆折,温声道:“ 今天太热了,我中午的时候在饭堂打了一份绿豆糖水,可以消暑,你要喝吗?”

    陆折冷声拒绝,“ 不用,谢谢。”

    杨舒静温柔地笑道:“ 杯子和杯盖我都洗过的,很干净,你可以放心喝的,不用介意。”

    陆折看向她,漆黑的眼睛里,神色淡淡的,“ 我女朋友会介意。”

    杨舒静端着杯盖的手一紧。

    她没有想到陆折会有女朋友。

    这不符合常理。

    陆折身患绝症,寿命不长了,而且渐冻症患者以后会变成什么模样,大家都是知道的。按道理来说,女生会同情患病的陆折,但不会有人喜欢他才对。

    就像她以前追求过的几个男生,都是受尽别人歧视,嘲笑,同情的目光,根本没有人会愿意跟他们在一起。

    只有她不介意,成为他们的救赎。

    杨舒静收回手,脸上没有一丝尴尬之色,她真挚地说道:“ 对不起,我没有想太多,只是看天气太热了,你的身体又不好,喝点绿豆糖水可以解解热。”

    陆折收回目光,没有再理会她。

    杨舒静看着少年峻冷的侧脸,不得不说,陆折比她以前追求的那些男生还要帅气。

    她没有失了方寸,而是伸手拍了拍前面的男生,“ 我带了一些绿豆糖水,你要喝吗?”

    男生受宠若惊,“ 谢谢。”

    对方接过杨舒静的杯盖,如果不是脸色被晒得发黑,早让人看出他的脸红了。

    杨舒静大方温婉地笑了笑,“ 不客气。”

    然后,她捧着杯子,小口喝着绿豆糖水,没有再去打扰旁边的陆折。

    仿佛刚才她请陆折喝糖水,只是随手一个善意的举动,并不是她蓄意而为。

    ......

    房间里开了空调,室内的温度适宜,舒服得让人昏昏欲睡。

    苏瓷根本不知道论坛上关于陆折帖子的事情,她愁着攒金棉花糖。

    之前救下小胖子的那颗金棉花糖,她一半给了陆折,还留了一半给富贵。

    富贵又升级了。

    它告诉她,陆折需要吃下四十九颗金棉花糖就会痊愈。

    苏瓷半躺在吊椅上,她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开始数她已经救了几个人,陆折已经吃掉几颗金棉花糖了。

    好一会儿,苏瓷发现,她已经拿下十二颗金棉花糖,除去分给富贵的,陆折吃了九颗。

    那就意味着,她还需要救四十个人。

    还需要救这么多人,对她说,不算容易,但也不是特别困难,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苏瓷觉得救下四十九个人,能换来陆折,很值得。

    这样想着,她愉悦地眯了眯眼。

    光着的雪足随着吊椅的摇晃而晃动着,苏瓷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乌黑的眸子里闪着亮光。

    她完成任务后,陆折就是她的了。,,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