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穿成反派的炮灰白月光(穿书) > 正文 第56章 第 56 章
    所有人都是一愣。

    徐芮涵更是第一时间将目光瞥向了她身边的徐高明。

    原因无它。

    陆祺然放弃部分前奏, 决定采用无伴奏舞蹈的事情,稍微调查一下就全部清楚了。

    所以会场才会那么安静。

    可在一片静谧中,突然响起了类似超市大甩卖的喜庆音乐, 徐芮涵真是不往徐高明身上想都不行。

    徐芮涵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弟居然这么损, 气得眼睛都红了。

    “你!”

    徐高明被她咬牙切齿的模样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回缩了一下, 但马上又挺直了腰板, 强作镇定:“怎么?就是我做的又怎么了?”

    徐芮涵抬脚就要揍人,好在肖宗迷拦住了。

    “别打他。徐高明是个喜欢替人背锅的傻逼, 这点你不是很清楚吗?”

    “什么意思?”徐芮涵愣住了。

    就连徐高明也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肖宗迷朝后者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 旋即飞快的解释了这件事情,“意思就是, 他原来的计划是让温珹的老人手机在会场上响起来, 给陆祺然和温珹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但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已经被发现了,那个不是温珹手机的铃声。”

    “那……”那是怎么一回事?

    徐芮涵还想再问,可是,会场上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她急忙回头去看电视, 这才发现,刚刚坐在那里动静全无的陆祺然,突然动了。

    *

    在土气的音乐下跳舞,是件很难的事情。

    蒋温书脑袋里有那么一瞬间设想了千百种方案,最后发现, 这种喜庆到极点的音乐, 也就当众表扬个扭秧舞比较不违和。

    可陆祺然并没有采用这种想法。

    台上, 被蒙住眼睛, 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座椅上的少年突然就动了, 他慢慢地将身体缩成一团,最后,整个人都缩在了座椅上。

    高清摄像头清晰的拍摄到了被少年企图藏匿住的表情,弱小,无助,还有害怕与恐惧。

    配合着相应的肢体语言,和音乐全然不符的诸多矛盾糅杂在少年周边,让观看表演的观众也入了迷,试图调动自己全部的感官去分析出少年如此矛盾的原因所在。

    “……不愧是他。”蒋温书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总算是心服口服了。

    可是,这只是一个前奏,纵使这里陆祺然处理得很好,可是后面的剧情呢?他难不成打算一直待在椅子上蒙混过关吗?

    仿佛听到了他的想法,下一秒,少年便慢慢抬起了头。

    他的眼睛被遮挡,所以,耳朵更加积极地去探寻着音乐的来源,探索的同时,又自带着抗拒,双手颤抖着,似乎想要扯开挡在眼前的丝巾,可是,双手停滞在空中,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手臂,让他用尽了全身力气,都无法将手挪动半分,只剩下徒劳的努力。

    这种时候,音乐再违和也不管用了,大家都被舞台上的陆祺然所吸引着,对于困扰着他的东西感到由衷的好奇,蒋温书甚至听见他旁边的同学正在窃窃私语:“扼制住他的,其实还是恐惧感吧。对未知的恐惧感。”

    “一面追逐一面逃离吗?啧,陆祺然自己把情节都补上去了。”

    是啊,都补上去了。

    蒋温书也忍不住在心里赞同了一句。

    即使是用肢体来表达语言的舞蹈,也是有演技存在的。而陆祺然的演技,成功压倒了违和的音乐,并将那段明明耳熟能详的音乐,变成了孕育着恐惧与阴森的巢穴,气氛也顿时变得诡异了起来。

    并且不止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动作的幅度也在逐渐增大,不止是手臂在动,还有躯干的其他部位,也开始了挣扎,时而缓和,时而剧烈,即使陆祺然仿佛溺水般高高昂起了头,没人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并不妨碍在场所有人都看懂了他所散发的求救信号,明明动作都差不多,可落在外人眼里,他周身的气场一会儿平和一会儿焦躁,仿佛在与体内的恶魔做着顽强的斗争,但不到最后,根本分不出胜负。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个舞台里,如痴如醉,只有极少数人注意到,刚刚还在会场里播放的违和音乐,突然停下来了。

    一片静谧之中,喘着粗气的少年终于摸到了那块遮住了他全部视线的白色丝巾,果断地将其扯了下来,往地下一丢。

    往日那双永远洋溢着欢乐和笑意的桃花眼此时还是黑沉沉一片,像被滔天海浪盖住的暗礁,布满了铅色乌云的蓝天,以及失去最后一抹色彩的世界,到处都是死气蔓延着,荒芜一片。

    直到……不知是谁触摸了那架不存在的钢琴,发出‘叮’的一声。

    像是整个世界都被重启了般,少年原本阴暗的眼眸,一瞬间就汇入了万千光彩!

    绑在少年身上的锁链全部被温暖的阳光所融化,最后化为一滩无人问津的灰烬,他用尽一切力气朝前奔跑着,然后不顾一切地跳了起来,企图触碰蓝天,初时狼狈不堪,连动作都显得那么的笨拙而吃力,可是,经历过两三次之后,有那么一瞬间,他完美地停滞在空中——

    所有人的心也在那一瞬间停在了那里,当他稳稳当当落地时,迎来的,便是如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中,少年开始了华丽的炫技,一波接一波,永无止境,激烈到没有任何停歇,仿佛要燃烧自己的全部生命,燃尽灵魂般,努力着,拼命着……

    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幕,他重新龟缩在那张小小的椅子上,生命已经经历了一个轮回,走到尽头的他,在那张椅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幕布缓缓落下,遮住了少年的身影,直到这时,大家才如梦方醒,热烈的掌声再度充斥着整个会场。

    “啊啊啊啊!”即使是远离会场的包厢,气氛也是一样的热烈,徐芮涵抱着墙上的电视不肯放手,嘴里还尖叫着:“祺然!崽啊!我真的好喜欢你!妈妈真的好喜欢你啊!!!”

    刚入戏就被她乱叫给拉出戏份的肖宗迷:“……”

    他无奈的提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说真的,你是想当他妈还是想当他女朋友啊?”

    徐芮涵仍然在嘤嘤嘤,“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反正你都做不到。”毒舌虽迟,但永远不会缺席。

    徐芮涵还沉浸在刚刚的感受里,完全顾不得要和肖宗迷互喷了。

    肖宗迷因此逃过一劫。

    他看了眼脸色难看的徐高明,嗤笑道:“你现在还不打算说实话吗?到底还有谁知道你打算给温珹和陆祺然设套的事情?”

    刚刚温珹和侯越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个捣乱音乐的来源,它是一个小型音响,被人为的贴在会场某处。

    音乐响起的时候,和徐芮涵一样,肖宗迷也是下意识看向了徐高明,可是,那家伙脸上的表情和见鬼了差不多,徐高明没什么表演天赋,智商也不足以骗过一群人的眼睛,特别是在他自己想的主意还处处出漏洞的情况下。

    那么,显而易见,徐高明尽管安排了温珹的戏码,却并没有安排备用的b计划,这个计划,是另外的人做的。

    可惜,机会就在眼前,徐高明却永远都不配合,“我不知道!就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别想从我这里套出一点消息。”

    他自己都没察觉,前后两句话自相矛盾了。

    “是利飞白他们那伙人吧。”肖宗迷想都不用想,就轻松得出了结论。

    徐高明马上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关他们什么事!你们有本事冲着我来呀!”

    这话说得……

    徐芮涵又想打人了。

    好在此时会场的转播显示,已经到了公布陆祺然成绩的时候,她只好把脾气先压下去,专心看陆祺然的分数。

    “祺然的分数一定会很高!”她骄傲的说道。

    这个想法并不止徐芮涵一个人有,会场里,大部分人都觉得陆祺然这次跳得很不错,不仅仅是他的舞蹈渲染力过于强悍,还有面对危机时的反应能力也是一流,换成他们上台,估计已经傻在台上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

    钱子骞直接给陆祺然打了一个九点五分,扣掉零点五分纯粹是怕陆祺然太骄傲。

    他满心以为其他人的想法会和他一模一样,可是,随着身后学生的喧哗声,钱子骞满脸惊讶地看到了其他老师的评分。

    除了伯克的分数比他低了零点五分,其他几个人,居然都选择了给予陆祺然五分以下的低分。

    “靠!评委在搞什么鬼!”侯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唯独这次,周围的人没有对他的举动投以任何异样的眼光,因为他们自己也同样在心里嘀咕,这个评分,到底是怎么规定的?为什么陆祺然分数这么低?而且看钱老师以及伯克教授的表现,他们好像并不知情啊?

    “咳咳,请大家安静一下!”

    主持人好不容易才维持好秩序,然后便顺从众人的意愿,点名了其中一位老师,“赵老师,请问您给陆祺然同学低分的理由是什么呢?”

    赵老师的神色埋在阴影里,并不清晰,她的声音也有点闷,像是感冒了一样,“我个人觉得开头的部分处理得不是很好,陆祺然同学明显慢了两拍才开始行动……”

    她越是娓娓而谈,其他人的表情越是奇怪,大家都很清楚,这件事本质就是有人想整陆祺然,结果被对方完美化解了,可到了赵老师他们的嘴里,这次的事件,这首曲子仿佛一开始就存在着一样,甚至后面还有老师在嫌弃两个音乐片段之间没有连贯性,表达的剧情也不够完整。

    尽管学生大多数有疑惑,可是,一大串冠冕堂皇的话语说下来,他们也不禁有些动摇了。钱子骞气到想拿话筒和这些人理论,可是,那些人居然有意无意的将话筒拿走,很显然就是故意的不让他说话。

    饶是钱子骞神经大条,现在这个情况,他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你完成得很好。”眼疾手快抢到了话筒的伯克·伊莱朝陆祺然微微笑了笑,这算是在比赛中,第一次冰山融化了。

    即使分数并不公平,但看见一直冷脸的教授朝自己微笑,陆祺然也稍微有点受宠若惊。

    “能在突发状况下完成这样的表演,无论是你的控场能力还是随机应变的能力,都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其他的事情更加不需要我多说,你在舞台上的演技很棒,成功感染到了在坐的所有人。”

    顿了一秒后,他盯着陆祺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次比赛不算,只要你想,奥文多舞蹈学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嘶——”

    这回台下的抽气声可比刚刚要大多了。

    其他几个评委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说出这番话的伯克·伊莱,只有钱子骞一个人哈哈大笑,拍着好友的肩膀连连夸赞:“干得漂亮!”

    侯越还迷糊着,旁边早有眼力见快的人拽着他坐下了,“你就别嚷什么评分不公了,没听见人家教授说了吗?只要陆祺然愿意,他随时能出国留学。”

    侯越的脑筋还没转过弯,“但他们给打了低分啊?”

    别人就斜瞥着他,凉凉的说道:“第一名的奖励就是出国留学好不好?”

    伯克的这句话,既肯定了陆祺然的实力,又推翻了那几位评委的打分,还让陆祺然额外拿到了一份录取通知书,堪称一箭三雕。

    都这样了,再不依不饶的去计较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就要遭人恨了。

    “这是陆祺然应该得的。”虽然和陆祺然关系不太亲近,但蒋温书在这件事上,还是挺替陆祺然高兴的,他也不能忍受这么精彩的舞台被人诋毁成这样。“宁晋,你说是不是?”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回了他一个赞成的笑容:“当然,我也觉得。”

    但暗地里,掩盖在毛毯下的那双手,再度因为讨厌而死死的攥紧了。,,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