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天才女友 > 正文 第156章 公关
    林知夏解释道“你好, 我今天是来开会的,我提前打过电话。”

    前台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还把林知夏送到了电梯门口。

    林知夏和她攀谈几句, 从她的三言两语中推测出公司的运营状况并不好, 每天的访客寥寥无几。不过, 江逾白从没和林知夏提过这些事。

    林知夏能猜到江逾白的心态。他只想为她出谋划策,不想占用她的时间。他在短短一年之内, 成功地组建了一个职能完善的创业公司,现如今, 他们已经有了包括运营、客服、市场、产品在内的多个部门,第一代产品将在今年十月份面世。

    这个节骨眼上, 柴阳突如其来的批判和抨击, 就让林知夏猝不及防。

    林知夏清楚地知道, 江逾白为“tsic量子实验室”投了很多钱, 耗费了很多心血。

    此外, 创业团队里的成员几乎都是林知夏的亲朋好友。

    如果柴阳继续贬低“量子计算”行业,那么,公司的名誉就会受到影响, 连带着林知夏的亲朋好友都面临着被公众质疑的风险。

    林知夏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她要和柴阳正面硬刚。

    柴阳年纪轻轻,白手起家,被誉为“90后创业神话”, 网友们对他的关注度极高。他的微博粉丝多达一百万, 还有一个相当活跃的微信公众号。

    《晨间日报》的采访新闻刚出来不久, 柴阳就在微信和微博上发表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坚持做你认为正确的事, 哪怕你要付出代价。”

    这条微博下, 最热门的一条评论是“柴哥, 水太深了, 懂得都懂,你做人太直。互联网行业一年比一年浮躁,没人愿意沉下心来做东西。你在江科软件的派系斗争里输了,再过十年,你回头来看,今天必是你胜利的。”

    还有一位网友说 “我算半个业内人士!量子计算不是科学!是炒作出来的噱头!只有柴哥敢讲!力挺柴哥!给我点赞!!”

    柴阳回复了这位网友一个“嘘”的表情。

    柴阳的这一举动,引发了林知夏的不满。

    他嘘什么嘘!

    林知夏又没有不让他讲话!

    他分明是在针对“tsic量子实验室”。

    “tsic量子实验室”的公关部门反应迅速,公关最讲究时效性——他们在今天早晨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林知夏也出席了。她在这场会议上慷慨陈词,当场拿出了应对方案。

    众人经过一番激烈讨论,最终进行了投票表决——林知夏的方案脱颖而出。她要为公司撰写一篇公关文章。

    公关部的部门经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姐姐,看起来非常精明干练。这位经理对林知夏说“林教授,你写完初稿,我们就帮你润色。”

    林知夏抱起笔记本电脑“好的,我很快就能写完。”

    经理又说“柴阳去做直播了,直播行业,流量第一,面子第二。”

    “是的,”林知夏一边敲键盘,一边和经理聊天,“柴阳的直播网站才刚起步,没有用户基础,他现在很需要流量。”

    经理掏出手机“我加过柴阳的私人微信……”

    林知夏接过她的手机,翻查柴阳的朋友圈。

    柴阳昨天才刚发了一条动态——那是一张团队聚会的合照,柴阳站在最中间的位置,而他的左手边,聂天清赫然站立。

    从肢体动作上来看,柴阳与聂天清一定是较为亲密的朋友关系。

    这又是怎么回事?

    聂天清为什么会认识柴阳?

    林知夏的内心冒出了许多疑问,但她的打字速度反而越来越快。她火速完成了一篇简短的公关稿,阐明公司的职能和项目类型,还放出一段豪言壮语“tsic的第一代产品即将发布,欢迎广大网友关注,我们邀请您成为‘产品检验官’,您的亲身体验,胜过一切语言。”

    公关部的同事们反复阅读林知夏的文章,纷纷夸赞她思路清晰,文笔简洁。

    不过,也有人表示担忧“林教授,你确定咱们公司的产品经得起大众的考验?”

    “我确定,”林知夏回答,“你们放心。”

    林知夏给公关部吃了一颗定心丸。

    公关经理发表完那篇声明,柴阳竟然在微博上转发了原文。他含沙射影道“时间会证明一切。”

    林知夏微微蹙眉。

    她几乎可以确定,柴阳目前的反应都是为了造势,为了流量。

    林知夏的心情有些复杂。她翻阅柴阳的微博评论,忽然发现了一位名叫“秋秋升职加薪”的男网友的辱骂“哗众取宠的小丑。”

    林知夏带着一分怀疑,点开这位男网友的头像。她读完他的全部微博,百分百肯定了他的身份,就私信了他一句“是你吗!林泽秋?”

    他秒回道“你他妈的人肉我?”

    林知夏懵了一秒,立刻发送语音“是我,哥哥。”

    林泽秋打出一串省略号。

    片刻后,他说“你不要理柴阳,好好做你的工作。”

    林知夏说“好的,你也是,我们一起加油。”

    鉴于林泽秋的网名是“秋秋升职加薪”,林知夏就把自己的微博名字改成了“夏夏披荆斩棘”。她在这个瞬间发现了一个事实“其实你也挺喜欢自己的小名吧?秋秋,秋秋?”

    林泽秋仿佛凭空消失,再也没回复她一个字。

    与此同时,在林知夏组建的“量子编程”微信群里,大部分群成员的情绪都是空前高涨。段启言甚至把柴阳的声明一字一句地分析了一遍,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柴阳就是个混子。”

    林知夏没有谈论柴阳。她问段启言“你的工作定下来了吗?”

    段启言本科毕业之后,任职于一家金融机构,但他并不适应金融行业的环境,再加上北京的生活压力比较大,他干脆就辞职了。

    段启言扛着行李,回到了省城,恰好省立一中正在招聘竞赛老师,待遇从优,还能解决住房问题。

    段启言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参加了省立一中的招聘会。他原本以为,他作为北大的高材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脱颖而出,省立一中的诸位老师们哭着求着也会让他留下来教书——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那场招聘会,堪称藏龙卧虎,段启言的竞争对手竟然是清华毕业的数学系硕士。

    求职市场的竞争,真是越来越激烈。

    段启言接受了三轮面试——最后一轮面试上,他还见到了自己的高中班主任。

    面试结束后,班主任找他聊天,问起同学们的现状,段启言重点介绍了林知夏,班主任频频点头,却说“林知夏是好学生,你也是好学生,各有各的路,不做亏心事,就是成功人士。”

    省立一中的招聘结果尚未公布。段启言又记起了班主任的话。他心里冒出一丝感慨,就联系了江逾白“周末有空吗?咱们聚聚?”

    江逾白拒绝了他“这周末我有很重要的事。”

    段启言问“什么事?”

    江逾白简略道“家事。”

    段启言还挺聪明。他竟然猜了出来“你和林知夏快结婚了?”

    江逾白欣然承认“已经订婚了。”

    段启言立马向他请教“怎么求婚的,直说就行了?”

    江逾白回忆了那天晚上的经历。他确实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向林知夏提出了结婚的请求。于是,他描述道“我讲了心里话。”

    段启言握着手机,若有所思。他回到省城长达两周,汤婷婷依然留在北京工作。汤婷婷每天都会找段启言聊天,要么损他,要么逗他笑……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对她讲一些心里话。

    秋天的夜晚,月明星稀,凉风袭人,段启言在楼下买了一瓶二锅头。他坐到花坛边的瓷砖上,仰头闷下一大口白酒,借着酒后的醉意,发给汤婷婷一条很肉麻的微信“就你一个人能让我在大夏天穿七分裤。”

    汤婷婷却说“我这是为你好,我不小心碰到你的大腿,你能啰嗦半天。”

    按照段启言往日的惯性,他八成会回复“你不碰我,就没那么多事”,但是,今天,他竟然问“你还想不想碰我大腿?”

    汤婷婷许久都没有应声。

    段启言正准备闷干一瓶白酒,汤婷婷发来一段长话“我刚和林知夏打过招呼。下个月,我就要去tsic量子实验室。北京的工作,我辞了。”

    她问他“喂,你明白了吗?”

    夜风比酒水更凉,路灯的光影一霎恍惚,段启言脑袋发昏,像是熬夜熬到了凌晨四点还没睡觉。他答道“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汤婷婷回了他一个笑脸。

    他破天荒地自嘲道“拖累你了,我是个混子,在北京留不下来。”

    汤婷婷一反常态地对他展现了温柔的一面“混子还能考上北大?你别逗我笑啊。你也不是留不下来,你就是更适应省城的环境,在省立一中当竞赛老师多好啊,底薪二十多万,还能分房子,你拿出点自信呗,师范附小第一战神?再说了,我去tsic工作,林知夏做我老板,我给她打工心甘情愿,我没觉得不好。”

    汤婷婷还把她和林知夏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段启言。

    在这一份聊天记录里,林知夏欢欣雀跃地说“你要来我们公司了吗?你是学硬件的,还有工作经验,我们公司很缺这样的人才……太好啦,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段启言复制粘贴了林知夏的问题“太好啦,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汤婷婷却说“我靠,求你了,你别学林知夏讲话。”

    段启言莫名其妙地问她“林知夏和我,谁更讨你喜欢?”

    汤婷婷冷酷道“你俩没有可比性。”

    段启言冷笑道“行啊你,把我弄到手了,就不珍惜了是吧?”

    汤婷婷与他冷战“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交接工作,还要加班,先不跟你扯了。”

    段启言初入情场,不幸惨败。他忽然有些羡慕江逾白——看看人家江逾白,早就跟林知夏定好了关系,现在都快结婚了,他和林知夏谈起恋爱,几乎没遇到过任何阻碍。

    此时此刻,林知夏打了一个喷嚏。

    她刚洗完澡,才从浴室出来。

    江逾白掀开被子一角“快过来,别着凉了。”

    林知夏一个箭步,猛冲向他。她扑进他的怀里,双手攀住他的肩膀“刚才你在书房办公,我妈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本周末,江逾白和林知夏双方的父母就要正式见面了。林知夏透露道“妈妈问我,她应该给你父母带什么礼物?第一次见面,她和爸爸不好意思空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