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逃婚之后 > 正文 136
    连雅冰本来以为她分班以后, 就彻底告别嗑糖了,没想到就在正式开学的第一天,从天而降的喜讯把她砸懵了。

    她只觉头脑里一股热血往上涌, 接着头晕眼花, 世界在她的眼睛暗了一下,四肢无力地向后软倒。

    她跌入了一具柔软的怀抱当中,校服的衣领光滑,鼻翼传来清新好闻的皂角香味。

    “不好了!连雅冰晕过去了——”

    话音刚落,晕过去的连雅冰又晕回来了。

    她扶着于舟伸过来的手, 把自己从李岚的怀抱里支起身, 对面前的于舟道:“谢谢。”又没有回头地声音略低道,“谢谢班长。”

    李岚的声音响在她耳边, 低低沉沉的一声“嗯”。

    连雅冰忍住了回头的冲动。

    既然连雅冰没事,其他同学就继续八卦程郁二位老师的事。

    “程老师, 你们是结婚了吗?”

    “还没有。”程湛兮偏头看浅淡含笑的郁清棠一眼, 道, “我们打算先订婚, 在商量日子了, 就在这两个月。”

    “啊啊啊啊!”同学们一阵欢呼, 旋即强烈要求道,“我们生是七班的人, 死是七班的鬼, 结婚一定要发喜糖啊,郁老师给童菲菲就行, 让她发给我们!”

    程湛兮笑道:“肯定的,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郁清棠诧异地看着程湛兮。

    同学们眼睛发亮:“真的吗真的吗?”

    程湛兮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她希望她和郁清棠的婚礼越盛大越热闹越好, 最好郁清棠在乎的人都在。程家家大业大,不在乎多请一班的学生。

    连雅冰在昏过去的分界线上反复横跳,旁边的于舟看着她一会儿傻笑一会儿两眼翻白,一会儿咬着自己的指节,似乎在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小小的脑袋充满大大的困惑。

    李岚始终面带淡淡的笑意,让自己的视线不要落在连雅冰身上,免得影响她为程郁二位老师祝福的心情。

    七班同学简直高兴疯了。

    走廊其他班级的学生见到这里的热闹,一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热情满满的七班学生把程湛兮二人围得水泄不通,直到打上课铃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各自的教室。

    十几个人眨眼四散,有的甚至不在这层楼,小步跑向走廊两侧的楼梯。

    郁清棠神情怅然。

    程湛兮拥过她的肩膀,道:“舍不得?”

    郁清棠说:“有一点。”

    程湛兮刚要继续开口,视线前方捕捉到一道身影,暂且停下来。

    五班当堂课的任课老师从走廊那边走过来,道:“郁老师。”

    郁清棠点点头:“柯老师。”

    对方是位女教师,夏衫粉嫩,长发顺滑,教五班的英语。

    连杨莉也不再和她是一套教学班子了。

    柯老师进去了,耳畔传来她向同学们自我介绍的声音。

    郁清棠道:“换个地方说话。”

    程湛兮想了想,道:“去你办公室吧。”

    郁清棠心想办公室也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吧?要去也是风雨长廊比较安静。但既然程湛兮这么说,她当然不反对。

    郁清棠的办公室没换,还在原来的地方,程湛兮的座位已经坐上了新老师——她上半年学期结束前就向学校递了辞职申请书。学校没有阻拦,一开始她就是托关系直接进来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会在学校久待。

    程湛兮向那个新老师笑了笑,新老师懵逼不失礼貌地回了一个笑容。

    她前脚进来,后脚杨莉进了办公室。

    她惊喜道:“程老师!”

    程湛兮回头,笑吟吟道:“杨老师好久不见,一个暑假过去,你怎么又漂亮了?再这样下去英语老师都不够赞美你了。”

    杨莉被她哄得眉开眼笑,道:“这句话我送给你才是,程老师容光焕发,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好事怎么够?”程湛兮说,“是天大的喜事。”

    杨莉好奇道:“是什么?”

    于是程湛兮完美复刻刚刚郁清棠在学生们面前做的,用右手牵起郁清棠的左手,再将左手搭在她的左手上,两枚钻戒闪耀着细碎的光芒。

    杨莉愣了下,旋即笑道:“这还真是天大的喜事。”

    杨莉和程湛兮共事这么久,她心里什么小九九杨莉不知道么?

    杨莉立刻扬起声音道:“哇!你们俩要结婚了!”

    这一嗓子出来,整个办公室老师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年纪最大的化学老师扶了扶自己的老花镜,抬起头看过来。

    一时间办公室充满了此起彼伏的恭喜声。

    郁清棠:“……”

    原来程湛兮要先到办公室来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郁清棠唇角微勾,她也很开心就是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朱者赤吧。

    先前她不喜欢当众秀恩爱的,现在竟然会当着学生的面撒狗粮,郁清棠回想方才走廊的场景,面颊有些热烫。

    程湛兮立下结婚一定会给大家发喜糖的承诺,怒刷了一波恩爱后,心满意足地牵着郁清棠的手离开了办公室。

    葛静来迟了一步。

    她这节有课,没赶上,下课回来听办公室老师讨论程湛兮和郁清棠订婚,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风雨长廊,紫藤茂盛。

    在微风的吹拂下,两人手牵着手散步。本来新学期开学感触良多的郁清棠心慢慢静下来,反而没什么想说的了。人生是一段列车,每一站都会有人上下车,无法阻止也不能阻止,而她只知道程湛兮永远会陪伴她,从起点到终点,山一程水一程,风雨无阻。

    但郁清棠有件事想问她。

    “你知道连雅冰和李岚怎么样了吗?”她看不出来,只能寄希望于火眼金睛的程湛兮了。

    程湛兮一个诧异,往后跳开一步,不敢相信的口吻道:“你是谁?!我的郁棠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郁清棠上前捏住她的脸:“我就是八卦,你告不告诉我?”

    程湛兮识时务者为俊杰:“女王饶命。”

    郁清棠松开手,轻轻哼了一声。

    什么叫恃宠生娇,这就叫恃宠生娇。

    程湛兮爱极她对自己肆无忌惮的样子,这是她的独家专属。

    程湛兮在长廊坐下,把郁清棠抱到自己腿上坐着,郁清棠习惯性紧张环视四周,见没人便乖乖让她抱着了。

    程湛兮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沉吟道:“按照我的观察,应该是李岚告白了,但是连雅冰在犹豫,两个人在别扭期。”

    “你连她告白都知道?”

    “上半年我们去踏春,就是你过生日那天,她们俩不是住一个帐篷吗?”

    “所以?”

    “我好像听到她们帐篷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郁清棠皱起眉头:“她们还是未成年,这样不好吧。”

    她好一会儿没听到程湛兮说话,抬起眼帘,见程湛兮表情微妙。

    郁清棠:“?”

    程湛兮捏着她的手指,慢慢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是接吻。”

    郁清棠:“……”

    良久,她红着耳朵“噢”了一声,转移话题道:“那你怎么知道她告白了?”

    “你看连雅冰躲躲闪闪不敢看她的样子,还有,她那个榆木脑袋,能自己发现李岚喜欢她才怪。”

    “连雅冰喜欢李岚吗?”

    “你把我当自动答题器了是吗?”程湛兮道,“这个年纪的少女心思本来就复杂,而且朝夕相处友情爱情容易分不清楚,我只能看出李岚有那个意思。连雅冰似乎……心思在别的事情上。”

    “那向天游和于舟有苗头吗?”

    “……”程湛兮这次是真的惊讶道,“宝贝,你的脑子里还装了多少我不知道的心思?”

    郁清棠淡道:“我前阵子不是在晋.江看小说嘛,觉得他们俩像言情小说的男女主。”

    外柔内韧学霸&乖戾嚣张校霸,而且向天游的颜值完全当得起校园文男主。

    程湛兮给她鼓了鼓掌。

    郁清棠笑起来,道:“我开玩笑的。对了,向天游让你请他吃饭,他从现在开始留着肚子,请晚了他就饿死了。”

    程湛兮说:“他要上晚自习也没空吃饭吧,你告诉他说这周末,想吃什么随便挑。”

    郁清棠点头。

    程湛兮现在不是教师了,不方便见天儿待在学校。办公室也没她的桌子,郁清棠要工作,她身为家属更不好在她旁边杵着,谁家上班带个家属挂件?今天是新学期第一天,郁清棠要迎接新的学生,程湛兮不放心,过来陪陪她。

    现在她适应良好,上午第二节课后,程湛兮就回家了,往郁清棠兜里留了两颗水果糖。

    郁清棠坐在角落的办公桌里,总是习惯性抬头看一眼斜对面的位置,下意识扬起笑容,却在见到对方的面孔后变成客套的点头。

    新老师心惊胆战,差点怀疑郁清棠是不是对她有意见。

    郁清棠在又一次收回视线后,轻轻地吐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水果糖,剥了糖衣,放进嘴里,荔枝味的。

    她给程湛兮发消息:【我刚刚四十五分钟看了在你座位上的老师三十次】

    [程湛兮]:这么想我?

    [郁清棠]:程湛兮离开的第一个小时,想她

    [程湛兮]:哈哈哈哈

    [郁清棠]:为什么依萍没有和方瑜在一起?

    [程湛兮]:我去问作者买版权,重新拍一部依萍和方瑜在一起的结局?

    [郁清棠]:哈哈哈哈我要工作了

    [程湛兮]:好的,我去画室

    上午放学铃打响,郁清棠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出了办公室往校门口走去。

    一中过两条街就是市中心,中午的人流量非常大,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和车。郁清棠目不斜视地往家的方向走,侧腰忽然被一只手搂了过去。郁清棠头皮一炸,刚想挣开,抬头却见到程湛兮的脸,喜上眉梢道:“你怎么过来了?”

    郁清棠把抵住程湛兮肩膀的手收了回去。

    “接你下班啊。”程湛兮牵起她的手,分开五指扣住,道,“我炖了鸡汤,菜都处理好了,回家炒一下就行。”

    如果不是大庭广众,郁清棠现在就想捧过程湛兮的脸颊,用力地亲她一口。

    她没做出什么举动,但程湛兮看到了她灼灼的眼神。

    程湛兮勾唇笑道:“是不是很感动?”

    郁清棠看着她点头。

    程湛兮先前在京城的时候,工作忙了很长一段时间,下班回来看到郁清棠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她解下围裙出来和自己说“吃饭了”的心情,和现在郁清棠的感受是一样的。

    最浪漫的往往不是海誓山盟,而是朴实无华的生活。

    程湛兮克制地亲了亲她的脸颊,晃晃二人牵在一起的手,道:“走喽,我们回家。”

    郁清棠时而看着前方的路,时而偏头看她侧脸,一路都在笑。

    路过的人偶尔投来视线,被这对热恋的情侣感染,不由扬起笑容。

    “两位中午好。”一楼的咸鱼前台声音上扬,亲切道。

    “中午好。”郁清棠说。

    “中午好。”程湛兮在她后面道。

    郁清棠从自己的兜里摸出颗糖,放到前台桌子上,笑音说:“请你吃糖。”

    咸鱼前台道:“这是二位的喜糖吗?”

    郁清棠配合她开玩笑道:“是啊,提前给你一颗,余下的以后再送。”

    咸鱼前台:“哈哈哈哈。”

    郁清棠挽着程湛兮的胳膊步入电梯口。

    咸鱼前台看不到的地方,程湛兮的表情立马变得委屈起来。

    郁清棠捏住她嘟起来的嘴,明知故问道:“怎么了?”

    程湛兮道:“你把我送你的糖给别人吃。”

    郁清棠挑眉:“这么小气?”

    这是小气的事吗?

    程湛兮又气又酸,眼睛里迅速起了一层水雾。

    她说哭就哭的本事是郁清棠没想到的,连忙赶在她要掉金豆子之前道:“那是我今天早上从家里带的糖,不是你送我的。”

    程湛兮:“真的?”

    “真的。”郁清棠把左边口袋剩余的一颗糖翻给她看,“你上午给了我两颗,我吃了一颗,还有一颗。”又把程湛兮的手牵过来,伸进她右边口袋,里面至少还有四颗糖,刚刚郁清棠是从右边口袋拿的糖。

    程湛兮把眼泪憋了回去,道:“那你干吗逗我?”

    郁清棠默了默,瞟了她一眼,有点底气不足地说:“好玩儿?”

    程湛兮:“呜呜呜。”

    郁清棠哭笑不得:“好了,我错了。”她搂过程湛兮,在她背上轻轻拍着,柔声哄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不行。”程湛兮呜呜咽咽道。

    郁清棠目光纵容:“好,都听你的。”

    电梯到了,里面走出来下楼的租户。

    程湛兮一秒恢复正经,变脸程度让郁清棠怀疑她上辈子是川剧演员。

    不管在家怎么样,在外面程湛兮永远保持形象,释放她轻熟的魅力,郁清棠也是一样,不会让外面的人瞧见她们在彼此面前的特殊。两人都从中获得了莫大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到家以后,程湛兮去厨房炒菜。

    郁清棠留在客厅沙发休息,她拿起手机,点进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微信群,群名:今天也是哭唧唧的一天呢。

    群主是宋青柔,几个小时前她刚打了卡。

    [郁清棠]:打卡(1/1)

    [宋青柔]:今天是因为什么?

    [郁清棠]:我逗她把她给的糖给了一楼值班的前台,其实给的是我自己带的糖

    [宋青柔]:我昨晚骗程颐说我忘记我们俩的结婚纪念日

    [郁清棠]:这……

    不太好吧?郁清棠换位思考,觉得她不能接受。

    [宋青柔]:不让你学,阿姨就是给你提供一个反面例子,他昨晚哭得太惨了,搞得我一直后悔到现在

    [郁清棠]:……

    [宋青柔]:我要吃饭了,你们吃了吗?

    [郁清棠]:兮兮在做,快好了

    [宋青柔]:行,有空给阿姨打个电话,想你们了

    郁清棠收起手机,去了厨房。

    后背贴上温热柔软的身体,腰也被自后环住,程湛兮腾出一只手抚了抚腰间的手,温柔道:“怎么了?”

    郁清棠脸贴着她温暖的后背,道:“没事不可以抱你吗?”

    程湛兮笑:“当然可以。”

    郁清棠一直挂在程湛兮身后,直到程湛兮关了火,她松开手,帮忙把菜端出去。

    鸡汤熬成金黄色,浓厚鲜香,郁清棠喝了半碗汤,吃了一只炖得软烂的鸡腿,到米饭吃不下,只吃了几口。

    饭后在客厅走了几圈消食,去卧室午休。

    日光在落地窗一步一步地移动,像流动的金沙。时间也如同细沙一样,无形地溜走。

    周三晚自习,课间休息。

    李岚跨越五班,到了六班门口,她对刚从里面出来的一位学生道:“我找连雅冰。”

    同学扭头:“连雅冰,有人找!”

    连雅冰从和前桌的嬉戏中抬头,看向门口,问道:“谁找我?”

    同学看李岚,李岚好似没听到不说话,同学再次扭回头,说:“你出来就是了。”

    说完她争分夺秒地冲去了女厕所。

    连雅冰把桌上的试卷用笔袋压好,满头雾水地出来,看到走廊站着的李岚后,头皮一麻,闷头就想往回跑。

    李岚伸手攫住她的手腕。

    连雅冰:“……”

    又来了又来了。

    现今不比以前,一男一女才会让人联想到恋爱纠葛。在开放的新一代中,男女男男女女都一样。两个人在走廊拉拉扯扯,都不用明天,待会班上就能传出来八卦。连雅冰识趣地没挣扎,任由她带自己去了风雨长廊。

    风雨长廊连雅冰熟,她虽然是条单身狗,但是她喜欢看小情侣撒狗粮,前提是颜值高。

    后来程湛兮和郁清棠实在太甜了,有颜值又有cp感,还嗑到了真的,就再也没来过。

    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风雨长廊的主角。

    连雅冰内心感慨着,没注意前面的李岚已经停了下来。

    李岚回头看她明显走神的表情,皱眉道:“你又在想什么?”

    每次自己和她在一起她的眼神都在放空,她是长得不堪入目还是惹人厌烦?

    连雅冰看见她就浑身不自在,道:“没想什么。”

    李岚没浪费时间,直球道:“你考虑好没有?”

    连雅冰突然仰起头,顾左右而言他:“啊,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李岚心花怒放:“你在向我告白吗?”

    连雅冰:“???”

    告、告白?告什么白?她什么都没有说啊。

    李岚上前一步。

    连雅冰退后一步,慌乱道:“你别过来啊。”她闭上眼,一咬牙一跺脚道,“我妈不让我早恋!你不要再这样了!”

    “你妈还让你报文科呢,你怎么不听?”

    “那怎么能一样?”连雅冰睁开眼,道,“我问过郁老师,郁老师说我理科好,让我学理,不要听那些人乱说。我妈后来也支持我了。你真的不要过来了。”

    李岚停在她两步的距离:“如果你妈同意你早恋的话,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连雅冰头都大了。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你可爱。”

    “猫更可爱,你去养只猫多好。”

    “我只想养你。”

    连雅冰知道自己不该笑,可是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连雅冰道:“班长,我们今年才十六岁,你不觉得说这种话太幼稚了吗?”

    李岚没说话,但她的眼神认真地在说:她不觉得。

    连雅冰道:“去年我们班举办了一场关于早恋的辩论赛,我虽然没有上场,但是我站在反方。我喜欢现在专注学习的生活,念书,考个好大学,工作,恋爱什么时候都可以谈,但不是现在。”

    李岚偏了偏头,问道:“你喜欢我吗?”

    连雅冰抿唇不答,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头。

    李岚上前捧起她的脸,脑袋一歪,对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连雅冰两耳嗡的一声,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下更像风雨长廊的主角了。

    连雅冰的后背抵到了廊柱,李岚的手温柔垫在她后脑勺,强势而带点纯情地吻她。

    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吻技也不可能高到哪里去,仅仅是双唇相触,就足够让她们头脑发热了。

    连雅冰一时没想起来反抗,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岚的舌头也伸过来了。

    不远处昏暗光线的草丛里,两道人影鬼鬼祟祟地蹲着,不时抬手挥一下恼人的蚊子。

    郁清棠今晚没有晚自习,但是她身为班主任要在学校值班,以防突发情况。程湛兮怕她无聊,就过来陪她,两个人走着走着就到了风雨长廊,自然少不了一番卿卿我我。

    没过多久,李岚拉着连雅冰过来了。

    程湛兮还没反应过来,郁清棠动作迅速地拉着她躲到了草丛里喂蚊子。

    程湛兮:“?”

    “我们又不是学生,该躲的是她们才对吧。”程湛兮小声道。

    “嘘。”郁清棠食指比在唇中央,聚精会神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位学生。

    程湛兮见状只好作罢,循着她的视线也看过去。

    离着有段距离,听不大清她们俩说的什么,程湛兮没那么感兴趣,百无聊赖地徒手捏蚊子。

    郁清棠忽然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似乎有些激动。

    程湛兮抬头,眯眼一瞧,好家伙,直接啃一起了。

    啧,现在的年轻人。

    她努力地眯眼,也瞧不清具体情况,询问身边的郁清棠:“是舌吻吗?”

    郁清棠眼睛一眨不眨,道:“是。”

    此地昏暗,她眼神里的光却格外的亮。

    程湛兮一阵好笑。

    怎么她女朋友越来越可爱。

    眼见着两人吻得越来越投入,正难分难舍,上课铃突然响了,在整座夜晚的校园回荡。

    空旷的风雨长廊更是几乎让人心跳骤停。

    那两个人也停了。

    程湛兮和郁清棠动了动酸麻的腿,打算等她们俩走了以后站起来,却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掌掴。

    月光下李岚脸上迅速浮现通红的手指印。,,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