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正文 直球
    “我的话不需要, 有爱丽丝就够了。”森鸥外笑道,酒井宴能听到那边还有爱丽丝的声音传来,森鸥外的声音一下子就从带着首领威严的声音变成了软绵绵的声音。

    “咳咳, 言归正传,”森鸥外很快变回原来的样子, 咳嗽一几声, “不是我,中也, 芥川和银也要一起去, 银换回女装再来一个女孩子就可以。”

    酒井宴在森鸥外与爱丽丝“黏糊”的时候思考那个铃木财团的游轮宴会有什么需要森鸥外亲自去一趟的地方,答案他并没有想到, 带上中也他们一起倒是有答案,为了确保组织首领的安全。

    “森先生, 容我问一句, 那个宴会是有什么目标吗?”酒井宴恭敬地问。

    森鸥外轻笑道:“目标说有但也不用我亲自去, 毕竟彭格列去的不是首领,彭格列的首领年事已高,原本只是需要你们这些同龄人认识认识,但只是我查到铃木财团也给我的一个老朋友送上邀请函, 多年不见,想着见上一面。”

    老朋友?森鸥外也有朋友?

    酒井宴对森鸥外那些陈年事情感到好奇, 但很快被森鸥外透露出的信息量拉去注意力, 彭格列首领的养子,森鸥外有意让他们接触。

    森鸥外是知道沢田纲吉存在的,门外顾问的选择是沢田纲吉,现在森鸥外这种做法,莫非他是把砝码压在xanxus身上?

    但最后的十代目可是沢田纲吉, 酒井宴纠结着要不要跟森鸥外隐晦地暗示一下,但这种事情他又不知道怎么说。

    “下周六你准备一下,当中原中也的女伴一起……”

    “请等一下,这件事上我比较喜欢芥川。”酒井宴立刻说,他想起在猎人世界的事情,万一中原中也跟侠客一样,在近距离的身体接触时,在他不知道的某个细节上被猜出身份……画面太美他不敢想。

    当初他在森鸥外办公室摁了太宰治跟中原中也的头后,可是用酒井芽伊的身份躲过一阵子的,被揭穿中原中也肯定是重新恼羞成怒暴打他。

    “嗯?”森鸥外对酒井宴的说法感到奇怪,但也没有深究,“可以,只是算搭档而已。”

    第二天森鸥外把他们叫去顶层详细说了游轮宴会的事情。

    这个宴会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接触xanxus,与他打好关系;第二个是与铃木财团的掌权人谈谈横滨建造大型娱乐购物中心的事情。

    之前铃木财团的人有来横滨考察过,看中了港黑明下的一块土地,不过铃木财团没有跟港黑的人说,这件事是情报部门的人报上来的,森鸥外想着这次顺便探探铃木财团的态度。

    如果能让里面入驻很多洋装店就更好了,森鸥外愉悦地想,最近的洋装爱丽丝不是很满意。

    算开了一个小会,散会后,森鸥外把酒井宴留了下来。

    “宴君,你帮我去看看我那个老朋友,虽然他应该是会去,但我还是想确认,”森鸥外道,“破鸦很适合。”

    破鸦体型小,在它不动的时候,正常人都不会认为它有威胁,只是一个玩具而已。

    “是。”

    “虽然破鸦很适合侦查,但我那个老朋友警惕性很强,实力也很强,还是需要谨慎,”森鸥外道,递给酒井宴一张照片,“福泽谕吉,被称为孤剑客银狼。”

    酒井宴打量着照片里面的人,年岁看着跟森鸥外相仿,一头微长的白色头发,偷拍的角度并不是很好,但也能看出此人的样貌不凡,以及身上气场强大,眉宇间满是严肃。

    腰间的长刀跟森鸥外说的“孤剑客”联系起来。

    “他很强吗?”破鸦问。

    “很强,”森鸥外点头,“不过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最后这语句意味深长。

    酒井宴没去理会最后森鸥外的深意,只要知道这个人不好惹就行。

    “他目前开了一家侦探社,在这个地址,很好找。”森鸥外又递给酒井宴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栋建筑,照片背面写着地址。

    “武装侦探社。”

    ……

    “你好,请问这里是侦探社吗?”酒井宴礼貌地敲门。

    里面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人带着一副边框眼镜,一脸正色,迎面给人一股严肃感和正经感,很干练的感觉。

    “您好,请问这里接受委托吗?”酒井宴露出一个浅笑,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他。

    “接的,”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睛,身体侧开,示意酒井宴进来,“请到里面来。”

    酒井宴点头,走进去,里面有一个放着沙发和长桌的地方,他便往那边走过去,过去的时候,眼角余光观察着这里的布置,以及这里的人,视线扫到一个坐在老板椅上的人,酒井宴眼里浮现诧异。

    是那个时候的人。

    江户川乱步往这边转头:“是你啊。”

    “乱步先生,你认识这位委托人吗?”国木田独步问。

    “算见过吧,”江户川乱步双手抱在后脑,语气很随意,“他是港黑的人。”

    “什么?!”国木田独步一惊,下意识拿出笔记本。

    “上次你说你是大侦探,那不如猜猜我这次来是来委托什么?”气氛似乎剑拔弩张,但酒井宴仍旧姿态轻松,不改微笑。

    江户川乱步撇了撇嘴:“你根本就不是来委托的,是来调查的吧。”

    酒井宴眼里闪过一抹忌惮,这个人居然真的看得出来。

    “我早就说过了我是一个侦探!”江户川乱步不高兴地说,“不要怀疑我的本领,我不止知道你是调查,我还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

    “说说看?”酒井宴笑问,只是眼里多出了警惕。

    “你是来放窃听器的吧,”江户川乱步得意地说,“想知道社长的事情?不,想知道的不是你,是你背后的人。”

    “你是要自己出去还是我帮你出去?”国木田独步问,身体已经摆出的战斗姿态。

    窃听器?破鸦的行为确实算得上窃听器行为,酒井宴眯了眯眼,暗沉一闪而过,笑眯眯地双掌合十,他这个动作让国木田独步以为他要做什么,立刻在笔记本上写下一个词,撕下笔记本后,他手里多了一把枪。

    “很棒的异能力。”酒井宴看到后,发自真心地赞叹。

    “多说无益。”

    “别这么紧张,把气氛搞得分分钟要拔枪相向,”酒井宴举起双手,“我确实是来委托事情的,我有些好奇我们首领的陈年往事,虽然我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是我们首领派我过来确认一些事情,但这不妨碍我的私事。”

    “嗯?”江户川乱步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人嘴里的私事,不过有一个直觉告诉他最好还是不要懂比较好。

    “你们的社长结婚了吗?”

    酒井宴问出这句话后,整个房间沉默了,他眨了眨眼睛,又问了一遍。

    “没有。”国木田独步道。

    酒井宴托着下巴:“那目前有没有跟谁在交往?”

    “也没有。”江户川乱步道。

    “那就好办了,”酒井宴一拍手,笑颜如花,“其实我想委托的事情是知道你们社长有没有喜欢的人。”

    国木田独步:“……”

    江户川乱步:“……”

    总觉得,这个人笑得很邪恶。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酒井宴侧眸,进来的人穿着绿色的和服,外面披着一件短款羽织,双手交叠缩在宽大的袖子里,眉宇威严。

    “港口黑手党的客人?”福泽谕吉打量酒井宴。

    酒井宴点头,并直接问:“我受命来打探您目前的状况,顺便我有个私人委托。”

    国木田独步来不及阻止酒井宴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我想知道您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

    静默。

    国木田独步眉头紧拧,这是什么古怪的问题,毫无头绪;江户川乱步眉头也皱了起来,是这个人的恶作剧而已吧?

    “原因。”福泽谕吉眼眸一片深沉,让人看不出什么,亦或者是他过于严肃的气场让人无法从他身上看出太多的情绪。

    “原因嘛,其实有些难以启齿,”酒井宴摊手,表情纯良,求知欲满满,“其实我就是想知道您在下周六会不会带女伴去宴会,毕竟您知道的,我的上司他那独特的爱好……我本人是比较希望您不会带女伴过去。”

    “独特的爱好?”国木田独步不懂,一脸纳闷。

    懂的福泽谕吉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是无语感吧,这么多年森鸥外的爱好还是没有改变。

    不过这个人只是为了这种事情过来?实在是让人觉得蹊跷,福泽谕吉看向江户川乱步,江户川乱步摇了摇头,他纳闷这个人是喜欢这种恶趣味的玩笑还是真实,没有现在直说。

    毕竟那可是港黑的首领,这个人不会那么想作死吧?又或者港黑的首领本身……不会吧?江户川乱步纠结了,头一次觉得知道这么多不是什么好事,看国木田独步,他就不用这么纠结。

    酒井宴看到江户川乱步露出的纠结神色,不动声色地想若是西索他能否看透,骗子小丑对上大侦探,想想就有趣,只可惜西索不可能到这边,江户川乱步也不可能过去那边。

    “能否请您给我答案呢?”酒井宴眨巴着眼睛,期待快要从那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溢出来。

    这张脸会让人心软,福泽谕吉皱眉:“参加宴会不一定要带女伴。”

    这么说就是会去了,酒井宴眼里很快闪过一抹思考的光,他露出灿烂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

    “他想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2 22:51:54~2020-09-13 20:18: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下一秒就要死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下一秒就要死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