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是神童他妈 > 正文 066
    不知谁把视频投稿给大v,  放出去第二天便冲上热搜。

    视频很清晰,小小的病房里充斥着朗朗读书声,安子墨最小只,脊梁挺直,  写下的字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般歪歪扭扭,  非常地整齐漂亮。

    他很上镜,  镜头里的安子墨发丝乌黑,  肤色又白,盘腿端坐着,像电视里的贵族小少爷。

    网友们自愧不如,  纷纷在评论夸赞。

    ——我三岁时还在玩泥巴呜呜呜。

    ——这小孩真是天才吧?逻辑思维自愧不如。

    ——艹!!弟弟接受姐弟恋吗?年龄差大二十岁的那种。

    ——啊啊啊啊啊,  这不是我那天捡到的那个弟弟吗?

    最后那条评论吸引广大网友注意,  顺着她微博点进去后,找到了安子墨丢失那日的近距离照片。照片里的男孩显得狼狈,但仍精致漂亮,  和视频里的如出一辙,  再然后,  他们顺着信息摸到安想主页。

    安想的漫画因安子墨受伤的关系暂停更新,转发评论也少了不少,  没想到这事儿一出,漫画直接跟着视频冲上热门前五,每条漫画下面起码都有一万多条转发和评论。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这样火。

    安子墨正收罗着准备出院,没关注新闻,  不过病房外面围了很多人,  还有几个闻声而来的记者。

    他受不了陌生人的视线,直接把门锁住。

    秋阳坐在隔壁床闷闷不乐看着他,“子墨弟弟,  你要出院了吗?”

    秋阳病情加重,带着鼻饲管,状态不是很好,但还是想在子墨出院这天和他聊聊天。

    “我们可能下午走。”安想安慰他,“等收拾好东西,我要带墨墨去做检查。”

    听到做检查,秋阳笑了下:“做检查好,要是发现问题,还能早点治疗。”

    安子墨把书包拉链拉好放在一边,等护士过来叫人,他离开去做全身检查。身体检查很耽误时间,一套下来已过了好几个钟头,好在没什么问题,安想一直悬着的心在见到单子时也松了口气。

    裴以舟的车子已经停在医院外面,安子墨将要和秋阳告别。

    他一点也没有想和他说话的意思,背着包自顾自准备离开。安想拦住他,把他往前推了推。

    “我走了。”安子墨被迫来到秋阳床边,傲慢又冷酷地告别。

    秋阳早就习惯他这幅样子,丝毫不在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本本递给他:“给。”

    “这是什么?”

    “送你的出院礼物。”

    安子墨挑眉,接过正准备翻看时,听见秋阳说:“你回去后再看。”

    他收好,转身离开。

    “子墨弟弟!”

    安子墨转过头。

    秋阳抿着唇,眼睛里带着他看不懂的情绪。过了会儿,他缓慢开口:“你要是有空,记得、记得来看看我。”

    安子墨没接受也没拒绝,头也不回地离开病院。

    医院外面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天空很清澈,蓝得剔透,云朵像白油彩般在蓝底上肆意绽放。他哒哒哒地走在前头,步伐匆忙,弯腰直接坐上后驾驶座。

    “不看看秋阳的礼物吗?”安想早知道儿子迫不及待,可是清楚他不好意思,于是主动给他伸过去一个台阶。

    安子墨挑挑眉,佯装无动于衷地翻看那个小本子。

    笔记本上每一页都是小朋友的名字和手绘作品,画的都是安子墨,笔记稚嫩,写的东西各不相同。

    [谢谢子mo小老shi。——王鹏鹏留]

    [虽然很喜欢你,不过还是不要生bing啦。——许可留。]

    [记得来看我们。——刘金金留。]

    [子mo老师,长大我要和你jiehun。——咪咪留。]

    安子墨小鼻子一皱,啪地下把笔记本合上。

    那些东西早就被安想看了个正着,她按捺着笑,“墨墨,有小朋友要嫁给你哎。”

    安子墨木着张漂亮的小脸,“我不结婚。”

    “为什么呀?”

    “麻烦。”

    安想歪歪头,继续逗弄着儿子,“遇到漂亮的女孩子也不结婚吗?当然要是男孩子我也没意见的。”

    安子墨脸色变了又变,怒不可遏地吼回去:“我还处于幼年期,你能不能不要和我说这些成年人的东西?你明不明白什么叫幼儿健康?”

    安想给吼懵了。

    这、这就不健康了???

    她看出儿子不高兴,讪讪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

    回家后安子墨把那个笔记本随时搁置在书桌,想了想又移动到棺材的小抽屉里,晚上睡觉时又认认真真一页页地翻过。

    棺材很小,能给予他最大的安全感。

    安子墨上辈子没有收到过礼物,他没朋友,没家人,虐待是生活送给他的苦难,这个小本子是生命以来第二个礼物,第一个是安想送的变形玩具,早被他弄坏了。

    小本子很幼稚,画也很幼稚。

    他单手托腮,无所事事地翻看,脑海中不由回想出在医院时被小孩子争着叫老师的画面,仔细想想,感觉也挺不错的。

    叩叩叩。

    安子墨急忙把本子重新藏在抽屉里,清了清嗓子:“进。”

    “喝牛奶。”安想把杯子送过去。

    他正要喝,发现牛奶颜色不对,“怎么是红的?”

    安想也没隐瞒:“医生说你缺营养,我就挤了点血进去,妈妈的血,没关系。”

    那轻描淡写的语气让安子墨倒吸口凉气,什么叫妈妈的血就没关系?

    “我不喝。”

    “不行。”安想态度强势,抓过杯子一把给他灌了进去。见安子墨老老实实喝完,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来,露牙我看看。”

    被强灌人血的安子墨极为不爽地冲她呲了呲牙,神态像极了刚出生的小老虎,凶是凶,就是没什么杀伤力。

    那两颗牙已被重新养尖尖,白白嫩嫩很是可爱。

    安想顺手摸了一下,叮嘱:“不可以再用矬子磨,听见没。”

    安子墨不耐烦地撇撇嘴:“知道啦。”

    “明天晚上要不要继续去医院给秋阳他们上课?”

    安子墨别开头不说话。

    “反正你幼儿园放学也很空闲,离医院也近,去看看也没什么。”安想早就摸透了儿子性格,直接替他拿定主意。

    安子墨不反驳那就是接受,于是第二天,他在一片欢呼雀跃声中继续在医院给小朋友们上课。秋阳没有来,他转了病房,为之后的手术做准备。

    安子墨结束课程后被安想强拉着去看秋阳。

    老实说秋阳的情况并不乐观,他年纪小,化疗已不能有效遏制癌细胞扩散,才两天的功夫又瘦了不少。见安子墨过来看望他,低迷的眼睛亮起光。

    “子墨弟弟,你来啦。”

    安子墨走到他床边,安想没打扰,离开病房把空间留给了两个小孩子。

    月色在窗外蔓延。

    秋阳起不来身,因为鼻饲管的原因,呼吸声中夹杂着几丝沉闷。

    “医生叔叔说我明天下午四点做手术。”

    “嗯。”

    “等我手术成功,就能出院找你玩儿了,到时候我们去足球场踢足球。”他向往着外面的世界,眼神中满是憧憬。

    安子墨可不像大人般虚伪又爱说谎话,他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地戳穿秋阳那不可实际的幻想,“你得的是癌症,八成好不了。”

    果真,这句话让秋阳神色里的喜悦黯淡下去。

    安子墨没什么感情,毫不愧疚,他只是告诉秋阳事实,不算是伤害。

    “我知道。”他突然开口,语气低落又难过。

    安子墨微微皱起眉。

    “可是爷爷奶奶还有医院的医生叔叔都相信我,为我打气。”秋阳一口气说了很多,笑容灿烂,“所以我也要相信自己。”

    “相信又没有什么用。”

    秋阳不怪罪安子墨的冷漠,他费力地拉住他的手。

    安子墨不喜欢与人接触,正要拒绝触碰时,却看到秋阳瘦骨嶙峋,不管是手背还是手腕全部都是青紫的针口。这幅皮囊没有一丝活力,死气沉沉只剩被病痛折磨后的干扁。

    安子墨不禁抿唇,掀起长睫。

    秋阳正遭受着痛苦,内心却没有任何抱怨不甘,阳光开朗到不可思议。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

    秋阳笑着:“我明天要是手术成功,那就是我赢了,你就叫我哥哥。”

    有点好笑。

    安子墨轻嗤:“输了呢?”

    秋阳想了想:“那我就是你弟弟。”叫一个三岁小孩为弟弟,这是秋阳最大的让步了。

    “好。”

    “那我们拉钩。”秋阳很有仪式感地伸出小拇指。

    “幼稚……”安子墨嘟囔一声,但还是把手指头送过去勾了勾。

    探病时间已到,安子墨跳下椅子走出病房,离开时他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灯光昏暗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秋阳对他挥手笑着,直到房门合拢,那抹笑就那么被格挡在里面。

    安子墨回家后一直想着这个赌约,不管是上学还是吃饭都心不在焉。

    总算坚持到放学,他牵着安想迫不及待往医院赶。

    今天的病院不知怎的显得格外空落,安想顺着走廊来到秋阳病房,发现那张床空了,护士正在换新的床单被罩。

    她觉得奇怪,更多的是不好的预感。

    “护士小姐,不好意思问一下。”安想走进去,“这床名叫秋阳的小男孩呢?”

    “昨天晚上因肝性脑病去世了。”

    护士头也不抬,似在谈论吃饭喝水那般平常。

    医院里每天都有人死去,多大年纪的都有,并不是什么奇怪事。

    安想后退几步,不由自主地看向身后。

    他站在门口尚未挪动半步,眼里无喜无悲,直直注视着那张空掉的床,没有说话,亦没有眨眼。

    回去时安子墨变得很沉默。

    他坐在棺材里一直盯着小本子发呆。

    笔记本的第一页就是秋阳的笔记。

    [等我好了,去找子墨弟弟玩。]

    下面是一幅画,两个小男孩手牵手,笑着在阳光下踢球。

    安子墨紧紧捏着本子不出神,直到安想走过来坐到他旁边。

    “墨墨,秋阳的奶奶邀请我们去参加葬礼,你愿意去吗?”

    安子墨睫毛颤动,仰起头,平铺直述:“他输了。”

    安想神色一窒,心头涌出难以言喻的酸涩,她无法安慰,弯腰紧紧把儿子抱在怀里。

    ***

    秋阳死的时候只有六岁零四个月,治疗费还没来得及用,秋阳奶奶用那笔钱为孩子办了一个体面的葬礼。老人家顾念孩子年纪小,没大办,除了安想就只邀请了几位熟人。

    秋阳病了三年,他的父母支撑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离去后早就不知所终。两位老人把他一手拉扯大,哪怕孩子病得再厉害也是他们的念想,如今念想没了,他们在墓前哭得死去活来。

    天阴,空气很闷。

    旁边人都在哭,安子墨哭不出来,沉默地看着墓碑上秋阳的照片。

    他还记着那个赌约,也记着那个还未泯灭的笑。

    生命值得哭泣吗?

    安子墨不知道,只是觉得墓碑上的照片扎眼。

    宾客们都献了花,安想也献了一朵,花朵里面夹着一张亲手写的小卡片。

    [你是人间秋阳;不见冬日寒冰。]

    他死在最明媚的阳光里,此后风雪再不能将灵魂肆虐。

    “墨墨,我们走了。”

    安想拉紧安子墨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墓园。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墓碑上秋阳在笑,遥遥凝视着他远去,笑容一如当夜。

    他收敛目光,没有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  墨墨此后就变啦!秋阳没死,他只是成了阳光!!

    肝性脑病是肝癌的并发症,所以不是bug,特意问了学医的宝贝。

    初拥有很大的条件才可以执行,后面会写。

    二百红包!!!

    <a href="https:///book/10/10005/6872495.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0/10005/6872495.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