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小通房 > 正文 第36章 第 36 章
    “不若把计英交给母亲, 替你好生管教几日?”

    小孔氏这么问了,宋远洲端茶的手稍稍一顿。

    “母亲的心意儿子领了,但计英眼下还算乖巧, 略有出格之处, 儿子自会管教。”

    小孔氏闻言,撩开茶盅盖子, 饮了两口茶。

    “远洲, 你心里待她终归还是不同吧?”

    男人眼帘微垂,放下了茶盅。

    “这不同儿子是真没觉得。计英在白家起就是奴婢, 到了宋家依旧是奴婢, 既然是奴婢,儿子一视同仁。母亲多虑了。”

    他声音冷硬了几分。

    小孔氏听了定定看了他两眼, 宋远洲神色未变。

    小孔氏笑了, “我儿一向心有主张,是母亲多虑了。”

    ... ...

    小孔氏一走,这位二爷脸色就沉了下来。

    他问黄普,“计英这半晌果真见了叶世星又见了白继苏?”

    黄普默默眨眼,“回二爷, 其实也不过半个时辰的工夫。”

    “半个时辰?”那位二爷冷笑了一声。

    黄普不敢说话了,心里暗暗祈祷那位大小姐赶紧回来。

    不知是不是他祈祷的诚恳,那位大小姐真就回来了。

    少女穿着水红色衣裙,脚步轻快而来,脚底带起一阵风撩起裙摆。

    她眉眼舒展, 神情清朗, 进了歌风山房的侧门, 连看都没往正房前看一眼, 转头就奔她的小西屋方向去了。

    黄普仿佛肉眼可见的周遭之气冷了下来, 结成了冰花。

    而那位家主大人神情难辨,看着少女轻快的身形离开,也转身向正房走去。

    但留了句话。

    “把她给我叫过来。”

    *

    计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那位二爷并没有人随时伺候在侧的习惯,但却将她叫来伺候了一顿饭。

    偏他一言不发,只是冷着一张脸。

    计英无心猜他心思,他看哪道菜,她就夹哪道,可那位二爷最后看了她脸上。

    计英眨了眨眼。

    但二爷还是什么都没说,让人撤了饭桌,饮茶洗手焚香,坐在书案前准备画图。

    计英这次没有破衣裳可补,磨了墨就退到了一旁,安静坐在小角落里琢磨她自己的事情。

    但她自顾自想着,刚要入无人之境,却听见那位沉默了半晌的二爷陡然开了口。

    “今日见了你叶师兄,又见了你白四哥,不知哪位更令你放在心上?”

    冷不丁一问,问的计英不知如何回答。

    “二爷说什么?”少女愣了愣,“两位都待奴婢真心的好,奴婢都记在心上。”

    她说的认真,宋远洲却牙口一酸,“呵,敢情都在你心上。”

    他说完,见少女睁大眼睛奇怪地看过来,宋远洲也顿时感到了自己这两句话的不妥。

    何止不妥,简直酸的倒牙。

    他立刻闭了嘴,不再看那角落里的人一眼,继续画图。

    但是纸铺开了,墨磨好了,笔尖却迟迟落不下来。

    男人是真的想画图,但完全进不了状态,看那图上山石房舍,全都是方才少女那奇怪的眼神。

    宋远洲就这么较劲了两刻钟,也没能画进去。

    再一回头,角落里那人又不知在想什么,人在此处,心思早就飞了。

    宋远洲干脆气哼哼地收了笔墨图纸,转身向内室而去。

    少女总算是听到脚步声回过了神来。

    她跟过去伺候那位神色不善的二爷。

    沉默地洗漱,沉默地更衣,二爷沉默地到了床边。

    计英也准备沉默地离开,却别人勾住了腰身,拉到了怀中。

    “过了吗?”

    计英一愣,明白了他的意思。

    ... ...

    男人今日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气,虽不至于似从前那般粗鲁,却也似要发泄一般来劲。

    计英并不舒服,她抿着嘴忍受着,心里去琢磨旁的事情转移注意。

    她想着绘画的笔法,想着园林图,想着以后用什么办法离开,就算拿到了卖身契,也很难去官府销案,那还不如直接逃跑,又用什么法子逃跑呢... ...

    男人越是火气正盛,少女越是用心却琢磨那些旁的事情。

    但她想了什么男人全然不知。

    宋远洲只见她眸中没有了凝聚的光,就如同方才在角落里一样,人在此处,心思却飞远了。

    男人念及此,心下更是恼火。

    他探不到她的心思,再如何握紧她的手腕,也捉不到她飞走的心。

    她心里想的谁,是那叶师兄,还是那白四哥?又或者还有旁人?

    反正不会是他。

    男人攥住她的手腕越发用力,见她红唇紧抿却还是不肯看他一眼,心里那火苗直直窜到了头脑。

    他干脆松了她的手,圈住了而她的腰,按住了她的肩头,发起了大力。

    他突然加大力度,少女承不住力,闷哼一声,所有神思瞬间散了。

    她看过来,男人火气稍缓,又在她眸中隐隐显出的水光中,解读到了几分求饶之意,动作轻缓了些。

    手下按着她的力道也松了松,少女几不可察地松了口气,男人也在这口气中放松了些许。

    知道求饶就好。

    可就在他稍缓的几息之后,那少女却微微转过了头。

    他看过去,那双眼睛水光不见,眼里又散了凝聚的光。

    她的心思又飞了。

    人明明在他怀中,可心思却飞去了不知哪里。

    或许是叶师兄,也或许是白四哥,甚至可能还有旁的男人!

    宋远洲的火气这一次再也按不住了,放肆地蔓延。

    他干脆双手扣住了少女的腰发力,少女惊呼着回头看来,男人俯身到了她耳畔。

    “我看你仿佛不太喜欢这种无趣的姿态,你若不喜欢,我们去墙上如何?”

    计英脸色一白。

    她攥紧了手看住了男人,男人也挑眉看住了她。

    计英咬了咬牙。

    “二爷,奴婢没有不喜欢。”

    男人冷笑。

    “那就认真点。”

    ... ...

    事毕,计英浑身如散架,可还得伺候男人去净房打理干净,更换被褥。

    事情做完,二更已过了。

    计英身上如碾腿脚酸软,只想回去躺在床上歇息。

    她这边刚一露出要走的意思,就被人扯住了手腕。

    “今日你上夜。”

    计英没有办法违抗,“那奴婢拿铺盖来。”

    她要铺地铺,如同之前一样睡在地上,可男人握着她手腕的力道更大了几分,径直将她扯到了床上。

    计英惊诧,“二爷?”

    他不是不许她留宿在他的床上吗?

    那位二爷却好像忘了自己之前的话一样,将她直接按在了床里面。

    计英稍有不解地看过去,他就瞪了过来。

    “看来方才你不满意,还要?”

    计英吓得连忙收回了目光,男人总算心下微定,吹熄了蜡烛。

    计英被他这般推到了床内侧,十分忐忑。

    她试着,“二爷,奴婢应该在外侧,随时伺候二爷用茶用药。”

    那位二爷一听,又是一声冷笑。

    “你夫主还没病到那等程度,睡你的吧。”

    但和这位阴阳怪气捉摸不透的夫主同床共枕,甚至同盖一被,计英如何睡着?

    宋远洲也睡不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把计英留了下来,或许看到她事毕就要走人,一点留恋的停留都没有,令他不适。

    这种感觉他不愿意去细究。

    更鼓再次响起,房中幽暗,只有月光透过窗棂在地上流转。

    远处有了依稀的蝉鸣,房中幽香深了些许。

    计英在最初的僵硬之后终于适应了过来。

    不管如何,今日先休息好身体,才能迎接明日的太阳。

    至于身旁睡得是虎豹还是豺狼,她不能抗拒,就这么睡吧。

    少女念头一转,累极了的身体困意上涌,不过几息就睡着了。

    绵长的呼吸传了过来,落在了男人的耳朵里。

    可惜男人没有睡着,而且睡不着。

    少女呼吸逐渐轻缓,他侧过头看去,人已经陷入了黑甜乡。

    房中幽暗,男人只觉头疼。

    他头脑清醒得如同白日,全然没有困意,而她就这么睡着了?

    宋远洲气闷。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还是没睡着,闭着眼睛努力寻找睡意。

    月光在床前跳了两下。

    熟睡的少女动了起来,她侧过了身,转身面向了男人,柔软纤细的手臂也转了过来,无意识地落在了男人腰间。

    男人陡然睁开了眼睛。

    他看过去,少女睡颜安然,搂住他腰腹的手自然地垂着,小脑袋朝着他的方向微微探来,眼睛紧闭着。

    发丝也垂了过来,绕到了她额前,她许是不适,又抬手去撩开散在额前的碎发。

    但碎发顽强地垂着,她弄了两下没弄开,红艳的唇在月光下不满地微微咕哝着,皱了皱眉。

    男人的心瞬间软了下来,不知是不是怕她醒来,替她将那碎发挽去了耳后。

    少女立刻眉头舒展开来,嘴巴咕哝着又沉沉睡去。

    “娇气。”

    男人禁不住嘀咕了一声,嘴角却向上勾了起来。

    他干脆也侧过身来面对着她,手臂揽住了她细瘦的背,让她枕在他臂弯,靠在他怀中。

    熟睡的少女安静的依偎。

    男人长长缓了一气。

    月光绕上床头,蝉鸣渐渐消没。

    宋远洲又闭起了眼睛,困意渐渐上涌。

    不去追究那些从前和以后,他可以拥有这一夜的安眠吗?

    *

    翌日醒来,床榻空荡。

    昨晚的一切好像一个梦,若不是床内侧还留出了半张床的宽度,宋远洲真的会以为,那一切都是梦。

    他起身去寻找离开的人,那人刚好端着水盆走过来。

    宋远洲心下微缓。

    计英早起煮了避子汤,捏着鼻子喝了干净,安下心来。

    那位二爷从昨日的奇怪里面恢复了些,只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也不晓得是为了什么。

    伺候男人洗漱用了早膳,黄普跑了过来。

    “二爷,云澜亭园林图有消息了... ...”

    宋远洲照着计英听来的消息去打探,很快发现了白继藩之前打探的踪迹。

    但白家经了花宴那事之后,和陆家断了联系,白继藩没有派人继续查,倒是陆梁接手继续找持画的老石刻师傅。

    宋远洲布置的人手道,有一位石刻师傅与描述颇为相仿,宋家和陆家的人手都去试探。

    陆家貌似无功而返了,但那位石刻师傅听闻宋远洲的人手出自苏州宋家,留了一句话。

    “世间万般皆是缘,有缘千里邂逅,无缘咫尺天涯。”

    宋远洲品着这句话,计英也皱起了眉。

    兴远伯的人无功而返,看来连这句话都没有得到。而石刻师傅给苏州宋家留了这话,是暗示宋家是有缘人吗?

    宋远洲准备立刻起程去绍兴。

    少女却跟了过来,“二爷可否带奴婢同去?”

    “为何?”

    “奴婢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只是记不清了。”

    宋远洲眉头一挑,带着计英直奔绍兴。

    ... ...

    宋远洲一行没费什么工夫就得到了那石刻师傅的约见。

    两人改装打扮了一番,掩人耳目地在一座道观里见了那位石刻师傅。

    计英甫一见到那位老人家,便是一愣。

    宋远洲看过去,只见她两步上前到了那老人家身前。

    “是您?!”

    老人浑浊的眼睛打量着她,在回忆思索什么。

    他身边的儿子解释,“家父生了病后,头脑便有些不太行了,时而清醒,时而呆滞,认不清人也是有的。”

    然而他话音一落,那老人便看住了计英。

    苍老的手指着少女,“计、计... ...”

    老人认识计英。

    宋远洲挑眉,老人儿子更是惊奇,“姑娘,当真与家父认识?”

    计英说认识,“我从前总在苏州城里打马,经常经过一座拱桥。那年冬天,老师傅总是推着很重的石料从桥上过。我有时用我的马替老人家拉过几次... ...”

    她这么一说,宋远洲也是惊奇。

    竟然是那位老人。

    他不由地问出了口,“计英,你与这老师傅不是素不相识吗?”

    但计英回看了他一眼,“是呀,素不相识的。二爷怎么知道?”

    宋远洲一噎。

    此事不便解释,他只是上了前去,“老师傅手里是不是有计家当年收藏的云澜亭园林图?”

    那老师傅浑浊的老眼又看住了宋远洲。

    宋远洲自报家门。

    “在下苏州宋家家主,宋远洲。”

    话音落地,老人浑浊的眼睛好似亮了一瞬。

    他目光在计英和宋远洲之间来回打转,好像看到了什么愿意看到的事情似得,频频点起头来。

    老人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他扯住了儿子的手。

    “画!”

    宋远洲和计英相互对了个惊诧的眼神。

    宋远洲立刻上前询问。

    “老师傅匿名卖画,无人知晓良久,眼下又为何把画直接拿出来?”

    显然老师傅的儿子也不知道内情,但那老师傅却说不清楚话了,只是对着宋远洲和计英点头。

    “二位... ...有缘人... ...”

    画拿了出来,宋远洲和计英看去,果然是云澜亭的园林画真迹。

    只是两人在想问那老师傅什么时,老人家神思不清,又糊涂了起来。

    那老师傅儿子叹气摇头,见宋远洲与计英疑惑,只好解释给两人。

    “我爹从前是在苏州城里做石刻师傅的。给计宋两家都做过活,尤其计姑娘还识得我爹,所以画给你们二位有缘人也是应该的,二位不必疑惑。”,,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