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和魔头奔现后,我跑路了 > 正文 第45章 道侣
    直到如今, 幽泽之气侵蚀着青烨的皮肤,扰乱他体内的魔气,他仍旧闲适如故, 像是丝毫不将这样的疼痛放入眼里。

    白秋是担心的。

    她此刻浑身湿透了,衣裳还在往下滴着池水,身体仍旧十分虚弱,又疼又寒冷, 她如今险些被折腾了半条命去, 连她都尚且如此,更不能想象,青烨此刻又是什么感觉。

    他还要挑衅江文景,白秋深知江文景此刻的实力非比寻常,也怕青烨太逞强,到时候旧疾又落重了。

    偏偏这人连撂狠话都是漫不经心的,猖狂到了极点。

    白秋忍不住唤了他一声“青烨……”

    青烨抬手,对身边的白秋加了一个黑色的结界,对她沉声道“站在此地,不要乱动。”

    话音一落,便拔起地上的剑, 骤然朝江文景冲了过去。

    他的影子仿佛瞬间成了无数道虚影,看不清哪个是他, 仿佛整个广虚境, 都笼罩在了黑暗的气场之下。

    江文景冷哼一声, 也拔剑迎了上去。

    刹那间血光黑气弥漫, 混着刺目的白色剑气, 涤荡开震人五脏六腑的强大灵气, 天地骤暗, 白秋只听到刀剑相接的声音,刺啦一声,不知是谁割破了谁的衣裳,白秋看得心惊胆战,根本看不懂他们的打斗。

    渡劫期和合体期本就差了一个大境界,期间鸿沟如同天堑,按理说,青烨秒杀江文景轻而易举,但他一时未曾得手,便说明江文景之前说对了,在广虚境之中,青烨被影响,修为削弱不少。

    可真是好心机,利用她将他骗过来,便趁着他最弱之时,一举灭了他。

    白秋冷笑,伸手碰了一下这弥漫着黑气的结界,发现触感坚硬如玻璃,将她牢牢困在了原地。

    白秋索性盘膝而坐,闭目调息疗伤。

    她不看不想,越是万分紧迫,越是全神贯注。

    她相信他打得过江文景的。

    结界外,青烨的动作越来越慢,原本受了伤的江文景察觉到了对方的破绽,手中法诀一捏,一道罡劲剑气迎面而来,青烨手中力道一泄,直接抬手,硬生生接了这一击。

    他唇角溢出了血,苍白冷漠的面容上,唇红得几近妖媚,越是疼到了骨子里,上挑的眼尾仍旧兴奋异常。

    他抬手,瞥了一眼掌心的血痕,扯动薄唇,冷嗤一声。

    “在这里,你不是我的对手。”江文景怜悯地看着他,说“可惜当年你无人能及,如今却也沦落到了这个地步,杀了这么多人,也该付出代价了。”

    青烨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仰头大笑一声,眼神越来越阴沉,周身戾气恒生,“杀人?你的手又是干净的么?你便不曾杀过无辜之人么?当初你杀——”

    他杀什么?

    青烨的话戛然而止,笑容僵在脸上,如同斑驳的白墙,一时怔住。

    这最后四个字是下意识出口,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仿佛那件事是他应该记得的。

    但他忘记了。

    江文景看出了他此刻的僵硬,笑道“怎么不说了?我杀了谁?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当年杀的人,便是被你亲手丢下寒池的唐棠,她就在你身后。”

    江文景怜悯地看着他“只可惜,你忘了,你连自己为何而活都不知道。”

    “你非但忘了自己不死的执念,还辜负了你昔日豁出性命都要保护之人,因为你不记得,你当初是如何被她悉心照顾的。”

    “你若恢复记忆,会不会后悔呢?会不会转而杀了白秋呢?”江文景抚着下巴,微笑道“我倒是有些期待呢。”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青烨体内的幽泽之气还是缓慢地发挥作用,他越来越虚弱,撑着剑站在原地,眼睫如凝了碎冰,眼神翻涌着戾气。

    江文景再次缓慢地抬起了剑,指着他,淡淡道“不过可惜了,可能我不会再给你恢复记忆的机会了。”

    江文景左手手指轻抚剑身,神剑剑身泛出一道刺目的金色符文,浩瀚的灵气吹动衣袂,江文景骤然跃身而上,剑尖即将触碰到青烨的刹那,青烨忽然抬手,直接以手握住了那剑锋。

    鲜红的血顺着剑身滴落,血上缭绕着纯净的魔气,瞬间将那金色符文熄灭。

    青烨的瞳孔猩红,闪烁着隐约的金芒,周围的魔气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盛,江文景试着抽了一下剑,抽不回来。

    他瞪大眼睛,“你……”话音未落,青烨的手顺着锋利的剑刃,滑到江文景面前,骤然逼近的刹那,青烨右手成爪,隔着掌心的血,骤然捏住了江文景的脖子。

    刹那间江文景喉间涌血,整个人随之往后一滑,青烨唇边掠起癫狂的笑容,“真是可笑。”说着,无数的藤蔓从地底钻出,捆住江文景的手脚,将骨骼勒得咯咯作响,江文景额上青筋暴裂,周身的灵气抵御着入侵的魔气。

    他实在是太强了!

    怎会有人在广虚境还能越战越强的?!这便是魔灵么?

    江文景惊惧地盯着他,眼看就要被那藤蔓活活绞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指尖剑锋一转,骤然劈开一道浩瀚金光,勉强从青烨的手中脱身,手插在泥土里,捂着脖子喘息着。

    江文景心惊肉跳。

    青烨微微往后一让,再次掠了过来,这一次他犹如虐杀蝼蚁,一剑刺穿了江文景的肩胛骨,在对方惨叫之时,剑刃在他体内一转,又生生拔出,插进了他撑在地上的手背中。

    江文景痛苦地呕出一口血来,暗暗积蓄灵力,他知道,自己此刻如果再不拼尽全力一逃,一定会被这个疯子活活虐杀在此处。

    这魔头,果然用一般的武力果然是杀不死的,必须从他的记忆入手……

    江文景骤然拂袖,不顾手中的剧痛,硬生生从青烨的剑锋里抽出手来,凝聚了全身的灵力,和魔气发出强烈的碰撞——

    狂风掠起,黑烟弥漫,第三道剑光突然割破黑暗,直袭而来!

    宋颜出现在广虚境的瞬间,便看到江文景已经力竭败退,整个广虚境已经变成了另一幅模样,扑面而来的魔气让宋颜都有些惊骇,但宋颜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法器,对准了江文景。

    “去。”

    宋颜护住江文景,飞身掠去,袖中掷出什么,穿透了浓黑的魔气,携着一道传音符,到了青烨手中。

    “走!”宋颜握住江文景的手臂,身形瞬间消失。

    黑雾散尽,广虚境内恢复平静。

    青烨握着手中的瓷瓶,眼底血气翻腾,传音符在手中一寸寸化为灰飞。

    ——“幽泽之气侵蚀魂魄,此药可救白秋。”

    他眸色幽深,戾气在一寸寸消弭,唇冷冷抿起,暂时没继续追杀他们。

    宋颜将此物掷给青烨,便是料定他会先救她。

    青烨蓦地转身,看向结界里的白秋。

    小姑娘浑身湿透了,正盘膝打着坐,额上冒着薄薄的冷汗,眉心不自然地蹙起,脸色白得异常,紧紧抿起的唇间泛着一丝殷红。

    他这等修为,一眼便可看出她现在虚弱到了什么地步。

    江文景根本没对她手下留情,即使她不是魔,但按照她本来的修为和身体,若他迟来一会,她便会活活被折磨致死,等着他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青烨走了过去,拂袖解开结界。

    他慢慢在白秋面前蹲了下来。

    带着血气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指尖的毒血被他提前拂去,触感冰冷,白秋颤动着眼睫,缓慢睁开眼睛,看到青烨同样苍白又渗人的容颜。

    “疼么?”他问。

    白秋犹豫一下,摇头,视线落在他掌心的血迹上。

    他冷冷扯了一下唇角,“在我面前,不需要任何的伪装,疼便是疼,怕便是怕。”

    他顿了顿,瞳仁里倒映着她狼狈的模样,又落睫道“想哭也行。”

    他不太有耐心,遇到有人敢在他跟前哭哭唧唧,定是烦躁到恨不得杀人的,原先他对她是感兴趣,不讨厌,喜欢与她呆在一处,也不嫌她烦,于他,便已算是极大的稀奇。

    谈不上多爱,但如今看她这样,他却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疼惜,似乎也有些难过,连不屑一顾的嘲讽都不想说了。

    他从未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原以为他既然默许,她便会放心哭出来了,谁知白秋定定地瞅了他一会儿,吸吸鼻子,摇头道“不哭了。”

    “青烨伤得这么重,我有什么好哭的。”她抿抿唇齿间的血气,又对他说“谢谢你,青烨。”

    他僵了一下,眯起眸子,惊疑不定地看着她。

    半晌,他扭过头,冷道“有何可谢的。”

    “谢你过来救我……”她伸手握住他冰凉的手,又郑重道“还有,这里,只有我可以握住。”

    多谢你拒绝了唐棠。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如此崩溃,看见唐棠拉他的衣袖,说着那些话,不过如今冷静下来,稍稍压制体内的心魔,她大概是想明白了。

    白秋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感觉到他顿了一下,随即迟疑着回抱住她。

    她说“青烨,我好像比我想象的,更喜欢你。”

    这种喜欢,不是来自这段时日的陪伴,而是日积月累的,从她捡到玉简开始,到无数次他听她诉苦,渐渐的,他便成了她心底唯一的温暖之处。

    你瞧,他可是最残暴的魔啊,他是这样没有耐心、阴晴不定之人,千年来都不曾走出过一次魔域,可为了她,三番四次地来到人间,为她一路厮杀。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日,与这么多宗门为敌,被人如此针对,但如今惊险万分的生活中,有世上最强的魔为她不顾一切,她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所以,她委屈,惊慌,但又感觉无所畏惧。

    白秋紧紧抱着他,亲昵地蹭着他的鬓角,青烨的发间有一股冷幽的香气,带着夜的凉意,隔绝了那些血腥气,他任她抱了一会儿,才道“先把药服下。”

    这药他查探一番,的确只是珍惜灵植所制,没有掺杂别的什么。

    可以抵御幽泽之气。

    白秋点点头,青烨打开瓷瓶,她低下头,被他亲自喂进两粒药丸,她佯装咽下两颗,在他疏忽之时,忽然又凑到了他唇间。

    他的唇上染着他自己的毒血,她猝然靠近,让他微微一惊,下意识张口说话,白秋的舌尖顶着其中一颗药丸,在他张口之际,飞快地推进他的唇间。

    她唇上沾着他的血,在他惊怒的视线之下,满不在乎地用手背抹去,然后得意地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我一颗,青烨一颗。”

    “胡闹!”他训斥道“我何须疗伤!”

    “你怎么就不需要疗伤了?”她嘀咕道“你伤得比我还重呢。”

    那也死不了。他皱着眉,对上她闪亮的眸子,这句话“死不了”却没说出口,唇齿间的药逐渐融化,混着血气流入喉间,药效的确神奇,让他感觉轻松些许。

    青烨握紧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重新拿起那把剑。

    “走,去杀了他们。”他扬起眼尾,抬起下巴。

    一剑劈开广虚境,青烨便展开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从他来时,周围的其他宗门便察觉到了不对,天下大乱,无数凡人被殃及,这只魔已经失去了理智。那些名门正派自然无法坐视不理,前来支援玄灵派的仙门数不胜数。

    可只要来到青烨面前,便如同蚍蜉撼树,被顷刻间杀死。

    如果逃,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这只魔灵被彻底激怒了。

    整个玄灵派陷入一片尸山火海之中,凤凰在头顶盘旋,若非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这里被夷为平地也不稀奇。

    鲜血染红了衣袂,无数的哀嚎声响彻在耳边。

    白秋身上也全都是血,分不清是谁的,她身子虚弱,可与青烨交握的手却感受到他的兴奋,

    青烨一路杀到了玄灵宗的主殿之外。

    一剑捅死玄灵宗的掌门,鲜血喷溅在他们的脸上,青烨站在高处,传音入整个玄灵派的每一个角落——

    “玄灵派今日必被我铲除殆尽,不想死的,便立刻与玄灵派划分界限。”

    说着,他扭头看向身边的白秋。

    她的脸上沾了血珠,有些狼狈,默默地瞅着他。

    青烨抬手在她唇上一抹,便如同佳人抹上艳丽的口脂,眉眼盈盈,美得慑人。

    一袭白衣早已成了艳丽的红衣,被清风掠起,在周围格格不入的山路中,仿佛飞掠的火红嫁衣。

    像是即将出嫁的新娘。

    他黑眸沉沉地盯着她,忽然笑了。白秋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突然笑什么,她此刻又有何不妥。

    她看到青烨再次开口说话,这一回,他的语气郑重万分,以强大的神识,传至千里之内的每一个角落。

    “吾名青烨,道号衡暝君,玄灵派众人欺辱白秋,今日屠尽玄灵派,以为聘礼。”

    他既是魔,便要以最狂妄的方式,让天下人认识她。

    “今日便在此,与白秋结为道侣。”

    “今后谁再敢欺辱吾妻,上天入地,不择手段,必取尔等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