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回到反派少年时 > 正文 第130章 130
    他的冷静和淡然, 给了其他妖族勇气。一个个受到鼓舞一般,往前挪动着身体,重新坐回了原位。

    其中一名妖族还看向叶缈缈, 勇敢地说“少主不要开玩笑了。”

    叶缈缈之前一直很尊重他们, 从不曾引诱他们,今天忽然做出这样失礼的举动,妖族们觉得她大概是在开玩笑?

    当然, 不排除她终于忍不住了, 对他们下手的可能。

    “首领说过,魔族和妖族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以后这种玩笑, 少主少开的好。”那名妖族鼓起勇气加了一句。

    不要再招惹他们。没有用的,他们早知她的禀性, 才不会被她引诱。

    叶缈缈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只见这名妖族青年的眼底满是认真, 好似在告诉她,他绝不会被她引诱。

    她轻笑一声。

    在她面前做出这副表情, 摆明了引她下手。

    “嗯, 少开。”她慵懒地答道。

    她刚才是冲动了。

    孔雀把子民看得跟眼珠子似的, 她如果出尔反尔,他肯定不会罢休, 没必要引起两族不睦。

    “多谢少主体谅。”那名妖族青年见她答应,稍稍松了口气。他把话说得很客气, 是因为叶缈缈的气势太盛了,让他们在她面前不敢放肆, 哪怕请她收敛言行, 也只能这样委婉地说。

    幸好她同意了, 这让妖族们心底都松了口气。不过, 刚才被抓了尾巴的红狐狸,却是不敢再往叶缈缈的跟前凑了,而是挪了个位置,到琦玉身后坐下了。

    刚才琦玉的表现很是淡定,他们觉得他成熟又稳重,不由自主地产生依靠之心。一个个借口取东西,说悄悄话等,挪动着位置,围着琦玉坐了。

    渐渐的,叶缈缈的两边空了出来。本来离她有两个身位的琦玉,竟成了离她最近的一个。

    叶缈缈瞥了眼身旁的空位,轻笑一声“不错,你们很识相。”

    知道她坏,就别总是往她跟前凑,否则下次再轻薄谁,她依然不会有愧疚、歉然等情绪。

    众妖族们见状,心里有些憋屈,他们这样怕了她,显得妖族很没种。

    但是她美丽又强大,浑身上下透露着侵略的气息,令他们本能畏惧,不敢上前。

    就在这时,琦玉挪动了下,往叶缈缈身边近了一个身位,然后淡然看向身后的同族“都坐那么远做什么?不冷吗?”

    “嘿嘿。”其他妖族这才依次坐好,一个紧挨一个,围绕篝火坐了。

    叶缈缈的左手边空出一片,右手边是隔了一个身位的琦玉。

    她朝他看了一眼,只觉他肩也像,腰也像,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更像。偏偏一张脸不像,他根本不是琦玉。

    她心里没来由的烦。

    “滚开!”她冷冷抽出鞭子,鞭柄一指旁边,“全都滚开!”

    这是魔族的地盘,他们全都滚开,到旁边生火去!

    妖族青年们不料她又发脾气,不敢触她霉头,连忙站起,还去拽琦玉“余思,咱们过去吧。”

    余思是琦玉给自己这张脸起的名字。

    他被拽了几下,巍然不动,眉眼平淡地道“我们是妖族,只有大妖王有资格叫我们滚。”

    “嘻嘻,你小子,舍不得离开才对吧?”耳边又响起秦生离的声音,“从前她叫你滚时,你恨不得滚出一百八十种姿势,问她喜欢哪一种。”

    琦玉微抿住唇,不显丝毫情绪,倒仿佛真的是一个傲骨加身的妖族天骄。

    其他妖族见了,心下更是佩服不已。不说别的,只说他面对魔族少主时,还能够如此平静淡然,他们一个都做不到。

    叶缈缈太漂亮了,又颇会勾人,方才还抓红狐狸的尾巴,他们都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被她勾走了心,从此万劫不复。

    因此,见琦玉如此沉得住气,都佩服极了。

    还有人好奇地问“余思,你已经有伴侣了吗?”

    妖族痴情,已经有伴侣的妖族,是不会再对别人产生好感的。

    琦玉听得这话,心口一窒。

    “曾经有。”他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沙哑。

    他受了重伤,又刻意改变了声音,总是沉着的模样,使他显得冷漠而凶悍,很不好惹的样子。

    叶缈缈不知怎么,只觉得他身上有股违和感,总忍不住朝他看过去。

    见她没有再出声赶他们走开,妖族们纷纷坐了回来。

    琦玉说的对,只有大妖王有资格叫他们滚!

    再说,此处说是魔族的地盘,但篝火的柴禾还是他们捡的呢!

    “怎么是曾经?现在没有了吗?”妖族们围着琦玉坐下,好奇地问“你们分开啦?为什么?”

    看他对魔族冷漠又强硬的模样,莫非……他的伴侣竟是魔族吗?

    也有妖族以眼神制止,让族人们不要问了,这一看就是伤心事。

    众人顿时熄声,不过之前已经问出口了,收不回去了。有的挠自己脑袋,有的挠臀部,还有的摸自己小腿,总之尴尬形态各不同。

    叶缈缈看得有趣,不禁想象着如果是他们的原形在此,会是什么情形?

    “没什么。”琦玉不想提此事,盘腿坐好,阖上眼睛“我休息片刻。”

    众人顿时不敢打扰他,一个个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到最后甚至不说话了。

    篝火堆周围变得一片安静,只有柴火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以及隐隐从人族那边传来的低语声。

    叶缈缈闲着无事,看着旁边正襟危坐的男子,起了坏心,拿鞭柄抵了抵他,问道“你是狐族?是什么颜色的?毛发浓密不浓密?多大年纪了?”

    大妖王不许她招惹妖族儿郎,但这个妖族不一样,他一看就对魔族很没好感,她逗弄他并不会引得他沦陷,只会让他对魔族更加厌恶和抵触。

    这样就没关系了。

    “变回原形我看看,如果漂亮的话,我赏你点疗伤之物。”见他不为所动,她又抵了抵他。

    琦玉刚被鞭梢抵住时,浑身僵了一下。他强迫自己别理会她,没想到她并不放弃,仍旧招惹他。

    此刻无奈极了。

    他是真的想休息一下,疗愈下伤势。

    他换了一张脸到她面前,而且是她看不上的平庸容貌,她竟然还逗弄他。这令他不知是欢喜多一点,还是气恼多一点。

    他是这副样貌,她仍旧对他感兴趣,他无疑是喜不自胜的。但,此刻的他又不是他,便相当于她招惹了“别人”,这让他不禁想道,他不在时,她仍有心思逗弄别人,竟醋了起来。

    他愈发绷着一张脸,分毫不动,任凭叶缈缈如何逗他,也不予回应。

    旁边的妖族看着这一幕,壮着胆子挡在了琦玉面前,看向叶缈缈道“少主,请还他清净。”

    “少主若是闷了,我们来同少主玩耍。”

    神情格外大义凛然,仿佛要奔赴战场一般,将琦玉牢牢挡在身后。

    “哈哈哈!”察觉到琦玉有一瞬间的气息不稳,秦生离笑得打跌,“你这些同族,真是友爱啊!”

    他也就是没有身躯,不然此刻一定是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但即便如此,他的笑声也足够嚣张的,令琦玉更加气闷。

    “那是自然!”他冷冷道,语气骄傲“我们妖族向来团结,互相爱护!”

    秦生离闻言笑得更加肆意“是是是,你们团结!最好有人收了那冷酷无情的小公主,省得你沦陷了!哈哈哈!”

    琦玉抿唇不语。

    但他早已做下决定,不以这副面孔在她面前殷勤。因此,强迫自己定下心,沉浸疗伤中。

    叶缈缈对其他妖族没有太大兴趣。如果他们都变回原形,她还有点兴致。但一个个人形模样,有什么好玩的?她又不是没见过美男子。

    倒是这个新来的“余思”,虽然其貌不扬,但看上去就好玩。只见逗不到他,便也不吭声了。

    妖族们哄了她半天,也没哄出她一句话来,都看出她兴致缺缺,渐渐也熄了声音。

    篝火旁一片宁静。

    夜色陷入极浓的黑沉,渐渐又变得稀薄,不知何时起,天色变为一片混沌,胶着而朦胧。

    旭日跃出云霞,投下第一缕曦光,天亮了。

    “叶掌门。”人族那边走来一名修士,站在叶缈缈面前,拱了拱手道“我们行踪泄露,接下来的行程或许不平静,想请叶掌门助人族一臂之力。”

    虽然众人很努力掩藏行踪,但还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对方未必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却认定了他们一行身怀重宝,因此想方设法追踪、伏击,想要俘获至宝。

    一行人中,修为全都在元婴期、化神期,连一个合体期都没有。放在修真界中,算得上是高手了,开宗立派、做一城之主也够了。但,护送圣血圣骨,却有些不够格。

    派出他们的门派和家族,未必不知,但他们本就是打着历练弟子的主意。

    众人对此心知肚明,眼看任务变得艰巨,他们不一定扛得住,商议一番之后,决定求助叶缈缈。

    虽然求助宗门和本家,也会得到帮助,但这就失去了历练的意义。只有在不求助宗门和家族的情况下,突破重重危险,完成任务,才能称得上历练。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叶缈缈掀起眼皮看了来人一眼,淡漠地道。

    围着篝火仍旧迷迷糊糊睡着的妖族,被这动静惊醒,一个个睁开眼睛,抬头看去。

    “若叶掌门相助,必定有助于人族与魔族的情谊!”那名人族修士正气凛然地答。

    叶缈缈轻笑一声,抬眼看向他道“如果所得的圣血圣骨归我,也有助于人族与魔族的情谊。你以为如何?”

    那名人族修士闻言,登时噎了一下,随即面露诚恳地道“圣血圣骨乃是我人族圣物,非魔族可得,叶掌门不要开玩笑了。”

    “我更是魔族少主,非人族可使唤,你也不要开玩笑了。”叶缈缈回道。

    什么情谊,拿她当打手的情谊吗?

    别说不是当打手。之前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她都出手了,根本不必他们多说。现在他们偏偏来说一句,显然是不满她只在他们遇到生死危机时出手。说白了,就是让她当打手。

    如果魔族要靠她这个少主给人当打手才能换来情谊,换来人族的友好,那干脆也不要叫魔族了,改名叫全天下第一窝囊族好了。

    “叶掌门不要误会,我等绝无使唤之意!”那名人族连连澄清道,“我们乃是请求叶掌门帮忙,还请叶掌门不要误会!”

    叶缈缈扬了扬眉,并不做声。

    “若是日后魔族有难,我人族也不会袖手旁观!”那名人族修士又道,说完后见叶缈缈仍是不吭声,而妖族还在一旁看热闹,不禁有些羞恼,脱口说道“叶掌门之前不是很照顾我等,为何忽然——”

    “啪!”

    他话没说完,只听尖锐的一声,叶缈缈的鞭子抽在了他旁边的地上!

    那名修士顿时噤声。

    其他人族修士听到动静,连忙起身,朝这边围了过来。

    “发生何事?”

    “怎么了?”

    “叶掌门这是何意?”

    叶缈缈等他们都围了过来,这才收回长鞭,折了几下,攥在手里,淡淡地说“他在跟我讲两族情谊,我便告诉他,什么叫两族情谊。”

    说着,她猛地抖手,长鞭顿时挥出,“啪”的一声,将地面抽得开裂“如果没有两族情谊,单单凭你们这样对我说话,这条鞭子抽裂的就是你们的脖子了!”

    人族修士一片寂静。

    而这时妖族中传来一个声音“从前在魔渊中,魔族也常常叫我们帮忙,我们从不拒绝,而妖魔两族的关系也很好,数万年间从未有战事。但——”

    这个声音低沉沙哑,语速缓慢而有力“我们妖族乃是魔族的附庸,是数万年前的战败者。”

    人族修士脸上纷纷变色!

    “误会!这一定是误会!”一名人族修士捉住刚才跟叶缈缈说话的同族,问他道“你究竟如何跟叶掌门开口的?”

    那么人族修士便如实说了,而后还想说什么,但却被喝止了“你差点惹出大祸!”

    然后对叶缈缈一拱手,满是歉然地道“我等并无不恭之意,只是接下来的行程恐不安稳,若是我等应付不及,恐耽误叶掌门与妖族诸位朋友的事情。因此,斗胆请叶掌门相助。”

    又说“之前叶掌门数次搭救,我等对叶掌门的风姿仰慕不已,此时是无人可以求助,不得已只能麻烦叶掌门了。”

    顿了顿,见叶缈缈不做声,他眼底微沉,又说道“若是叶掌门不便,我等便不打扰了。”

    他说话比刚才那名人族修士好听一点。

    “没什么不便。”叶缈缈道,不等那名人族松了口气,又说道“但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话题又绕回去了。

    人族修士此时都感无奈。都给你台阶下了,你偏不下,这不是找事吗?

    “既然叶掌门不想帮忙,那就算了!”那名人族修士干脆地道,放弃了求助的打算。

    他倒要看看,叶缈缈是不是真的好意思看他们送命,而不管不顾!

    “真是好笑!”这时,妖族传来一个声音,“少主是魔族,你们是人族,她凭什么帮你们,欠你们的吗?”

    正是昨晚被叶缈缈捉了尾巴的红狐狸。

    他虽然对叶缈缈昨晚的轻薄而心有余悸,但此时仍旧忍不住站出来说话“之前救你们,不见你们有什么感谢,现在求助倒是理直气壮得很!”

    像他们妖族,感激叶缈缈救了他们,就常常陪她说话,为她解闷,拿出妖族的特产请她品尝,在诸多小事上代劳,譬如捡柴生火等。

    这几名人族呢?只是口头上感谢了几句,然后过来搭个话,见叶缈缈不热情就渐渐不来了,算什么诚意?怎么好意思让叶缈缈给他们帮忙?

    “叶掌门不肯帮忙就算了,何必说话这么难听?”一人忍不住道。

    本来大家是同伴,也是盟友,她既然修为强大,又无所事事,为什么不能帮一把?

    “嫌难听你们不听就是了,何必跟我争执?”叶缈缈反问道。

    诸位人族修士都气着了。

    本来觉得叶缈缈不帮忙也没什么,但此时都有些不快起来。一个拽一个,很快离去了。

    叶缈缈收回视线,从储物戒中取出两瓶丹药,分别抛给红狐狸和琦玉“拿去。”

    两人方才站她这边说话,叶缈缈自不会亏待他们。

    红狐狸和琦玉接过,立即道谢“多谢少主。”

    一行人收拾了番,便重新登上楼船,驶向下一个目的地。

    途中几次遇到埋伏,叶缈缈果然如她所说,并不相帮。只不过,在有人遇到生死危险时,跟之前一样会出手相救。

    人族修士见她嘴上说不帮,但还是会帮一把,之前的不快便消了几分。事后,过来道谢“多谢叶掌门出手相助。”

    “不必。”叶缈缈道,“你们的师门和家族已经谢过了。”

    众人一愣“什么?”

    “你们总不会以为,我会闲得没事,白白帮你们吧?”叶缈缈奇道,“当然是你们的师门和家族付了足够的酬金啊!”

    本来她是无偿帮忙的。人族与魔族如今是盟友,她总不好眼睁睁看他们丧命,这样不好对卫掌门、洛掌门、诸葛家等交代。

    但,上次他们让她当打手,还挺理直气壮的,拿“情谊”来敷衍她,让叶缈缈有些不快。于是,联络诸多掌门和家主,商讨了此事。

    让她当打手是不可能的,给多少报酬都不可能。双方商讨的结果是,她尽力保他们的性命,在他们遇到生死危机时出手相助,而酬劳则是他们帮魔族弟子对付某些人族势力。

    听了她的解释,众人族弟子心头浮上一言难尽的情绪。

    最终,众人仍旧是齐齐低头,拱手道“虽然师门家族付过了酬劳,但叶掌门救了我等性命,还是要向叶掌门道谢!”

    叶缈缈颔首“嗯。”

    说开之后,本来有些僵持的气氛融冰,再次变得和睦起来。

    而人族修士也不再指望叶缈缈帮着解决敌人,一个个咬着牙,牟足了劲儿,全副武装迎敌。

    偶尔也有叶缈缈照顾不到的时候,有人殒命,但是没有人怪叶缈缈,因为这种情况都是死得十分突然,毫无征兆,根本救援不及的情况。但叶缈缈仍旧告知了赤阳真人,让他跟对方所在的门派或家族商讨如何退回报酬。

    妖族一开始坐视旁观,但是在琦玉来了之后,就有所改变了。琦玉每次都拼杀进去,问他为什么,他便说这是历练,难得的机会可以磨砺自己。由此,其他妖族也改变了态度,加入战斗。

    一次,叶缈缈立在半空,纵观全局。忽然看到琦玉不敌,在对方的攻势下踉跄了下,立即挥出魔气,挡在了他的身前。

    表面佯装不敌,实则以退为进的琦玉“……”

    他呆愣了片刻,落在叶缈缈眼里,便以为他无力撤退,将长鞭一展,卷住他的腰,带了回来。

    “下去养伤吧。”她收回鞭子,看也不看他,继续关注全局。

    琦玉立在她身后,看着她修长美丽的背影,不禁握了握拳。终于还是没忍住,低声问道“为什么?”

    “什么?”叶缈缈回头看道。

    琦玉平庸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漆黑的双眼中闪动着难以辨别的复杂情绪“为什么救我?”顿了顿,“我一直对你不敬,你为什么还救我?”

    这不符合她的性情。

    也别说什么妖族和魔族是盟友。再怎么是盟友,他对她态度不恭顺,她不喜欢,就不会救他。

    她会救人,只有两种情况,拿了对方报酬,或者看对方顺眼。否则,哪怕是盟友,她也会冷眼任对方生死。

    叶缈缈折了折手里的长鞭,听到他的话,抿住唇,微微垂下眼睑。

    为什么?因为他像琦玉。

    她远远看着他,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和身形,一不留神就会将他看成琦玉。

    虽然她清楚他不是。但他太像了,她难以眼睁睁看着他死在她眼前。那总会让她觉得,是琦玉死了一次。

    她重要的人不多,琦玉算一个。看着像他的人死在眼前,让她心惊肉跳,很是不适。

    “少主怎么不说话?”见她迟迟不语,琦玉一颗心提起,不知在期待什么,眼也不眨地看着她。

    叶缈缈不想对一个不熟悉的人说心里话。何况,她跟琦玉已经分开了,而且是她对不住他,昧下了半个月的诺言。

    说出实话,没什么意思,还显得她虚伪又恶心。

    “关你什么事!”她抬起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扬起鞭子朝他抽了过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