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白莲花失忆后 > 正文 第75章 番外10
    住酒店?

    阮黛耳尖红透, 立刻想到那方面的事,可看周曜表情正经,一点都没流露出那个意思, 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毕竟他们以前又不是没一起住过,在姨婆家一次,毕业后又搬到了他家。

    所以,在酒店开房过一夜……也不算什么吧?

    “好。”阮黛稍作犹豫, 便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总不能留宿街头吧。

    像是没想到她会答应, 周曜顿了一下,慢吞吞道“我刚刚看了下,马路对面刚好有一家酒店, 那我们今晚就住那儿?”

    “随、随便。”

    阮黛不自在地揉了揉发烫的耳朵,心跳莫名很快,想都不用想, 她现在的脸一定和耳朵一样红, 还好大晚上的, 她又戴着口罩, 他看不出来。

    “那就走吧。”

    周曜勾了勾唇, 牵着她的手过马路, 自从知道她怕车后, 即使是绿灯, 他也一定会牵着她过去。

    其实他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 提出住酒店也是逗她玩的成分居多。

    现在是1040, 用最快速度打车赶回学校, 是可能赶上的, 就算赶不上,和宿管阿姨说一声,她应该也会谅解。

    但周曜没想到阮黛竟然会同意和他在外面过夜,到底是她戒备心太弱,还是对他太放心,没把他当男人看?

    周曜轻舒一口气,脸上并未露出异样,过了马路后,他拿出手机查了下这家酒店的安全性和卫生情况,出门在外,很有必要多留个心眼,况且阮黛还在身边。

    好在无论是大众点评还是美团,对这家酒店评价都很高,绝大多数顾客给的都是五星好评,就是费用昂贵,但在周曜看来这是最不成问题的问题。

    “等一下……”

    快到酒店门口时,阮黛突然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停下来。

    “怎么?”周曜转头,难道她反悔了?

    “我忽然想到还有东西没买。”阮黛目光躲闪,小声道。

    “什么?”

    “就……内衣。”阮黛声音更小了,羞耻地埋下头,随后又马上补充“不止我的,还有你的,都要换洗。”

    周曜沉默几秒,“你想的真周到。”

    阮黛“还是你提醒了我,我记得你以前在我家洗澡时,都没有换洗的内裤。”

    “……”

    她突然很想知道,“那你后来穿的是原来那条?”

    “不知道,”周曜冷漠道,“忘了。”

    这事儿确实挺重要,然后他们又在附近找内衣店,所幸这一条街都是服装店,男装女装都有,店面还是分开的,不用一起去买那么尴尬。

    两人心照不宣地分开,各自去买自己的,默契地用黑色塑料袋装起来,然后在街头集合。

    买完后,他们又回到酒店门口,一起进去,大厅灯光明亮,装潢高雅别致,地板是大理石,干净光滑,能清楚映出他们的模样,一看就很高档。

    只是现在似乎没什么生意,空荡荡的,只有前台一个人守着。

    周曜带阮黛过去。

    “你好,两位吗?”前台见有人来了,打起精神,“请问要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周曜还未开口,阮黛抢先问“能先说说价位吗?”

    前台道“两人间的大床房600一晚,单人间400一晚。”

    好贵。

    阮黛闻言皱眉,这又不是什么星级或知名连锁酒店,名字也没听过,价格竟然比普通酒店贵了几倍不止。

    前台像是看出了她的疑虑,“我们家的卫生环境舒适度是其他家不能比的,安全也有保障,所以价格要更贵一些。”

    周曜无所谓,准备要两间房,“那……”

    “那我们就要一间单人房。”阮黛果断道,“我们两个人住可以吗?”

    前台愣了下,奇异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打转,点头,“当然可以。”

    “等等,”周曜讶然看着她,“你确定?”

    “嗯。”阮黛毫不犹豫点头,他们只住一晚,六百太贵了,还不如在一间房里挤挤呢,她倒不是心疼这点钱,就是单纯觉得划不来。

    她拿出手机要付款。

    “我来。”周曜抬手挡住她的摄像头,拿出自己手机的付款码给前台,“扫我的。”

    阮黛“都说了今天所有费用我买单。”

    “如果开房费都要女人付。”周曜面无表情,“那我他妈还是男人么?”

    “……”

    好像也是。

    阮黛不再和他争,从前台手中拿过房卡。

    房间是705室。

    他们坐电梯上七楼,阮黛看着房卡,后知后觉发现他们只订了一间房,当时头脑发热就这么做了,现在仔细想想,单人间……是只有一张床吧?

    周曜见女孩表情惴惴,就知道她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低头在她耳边呵笑一声,“现在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热气吹在耳垂上,很痒。

    “有什么后悔的。”阮黛尽量保持冷静,“你又打不过我。”

    “……”

    周曜好笑,知道小姑娘面薄,没再逗她。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阮黛率先走出去,找到705号房间,直接刷卡开门进去了。

    房间比想象中要小,但该有的都有,液晶电视,真皮沙发,茶几,还有摆在正中间,唯一的一张床,看上去干净整洁,床褥和被子都是白色的,叠得整整齐齐。

    就是太小了,两个人肯定不够睡。

    阮黛握紧门把,犹豫着要不要再开一间房。

    一只修长温热的大手罩上头顶。

    “快去洗澡。”少年声音清晰沉稳,一下就安抚了她紧张的心情,“洗完了早点睡,你很累了吧。”

    “嗯。”阮黛点头,鬼使神差问“那你呢?”

    “我?”周曜反手关上房门,声音懒懒地,“在外面守着啊,还能干嘛?”

    他说着又笑了声,摘去她的帽子,故意揉乱她的发,眼睛漆黑温柔,“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至少今晚不会。”

    他是个守信的人。

    阮黛放下心来的同时,又有些郁闷,马上就要同床共枕了,他怎么还能坐怀不乱啊,是她太没魅力了还是怎么的?

    女人谈起恋爱来就容易钻牛角尖。

    她轻轻叹气,拿着新买的内衣走进浴室,很快,里面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周曜在沙发上玩手机打发时间,可听着那水声,又看着浴室磨砂玻璃投下的曼妙剪影,心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

    靠。

    周曜放弃了一般,仰头靠倒在沙发上,拿手蒙住眼睛,在心里拼命骂脏话。

    早知会这么难受,当时在下面就应该开两个房。

    是他高估了自己。

    阮黛洗的时间有点长,四十分钟后才出来。

    周曜抬眼望过去,呼吸滞住,心脏强跳。

    少女披着一条白色浴巾,领口松垮,长发湿漉漉地垂落,水珠沿着优美的锁骨流向脖领深处,闪着晶莹的水光,她腰间系着细细一根带子,下面是两条光滑瘦长的腿,肌肤莹白如玉。

    她出来后,空气都香了不少,周曜闻到了柑橘味的沐浴露香气,清甜馥郁。

    阮黛拿毛巾擦着头发,趿着拖鞋走过来,洗完澡后身上还冒着热气,清丽的容颜较平时多了几分妩媚,她见周曜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看,有些紧张,脸不知是被熏的还是羞的,反正很红,她咳了声,尽量如无其事道“我好了,你快去洗吧。”

    “……嗯。”周曜反应过来,低低应了声,拿着衣服起身,走进浴室关上门。

    这里,她的香味变得更加浓郁,整个空间都是她用过的沐浴露味道。

    周曜只要一想到她刚刚在这里洗过澡,身子不可控制着有了感觉,他深吸了一口气,变态啊他?

    他打开花洒开关,直接用冷水冲澡。

    慢慢把那股冲动压下去。

    他进去后,阮黛松了口气,也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心不在焉地想着等他出来后,要一起做点什么好。

    她边想边玩,眯眼打了个哈欠,一阵强烈的睡意袭来,不知不觉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周曜洗澡比以前多洗了二十分钟,出来后,就看到阮黛歪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吓得心脏一停,立即走过去,才发现是她睡着了。

    女孩呼吸很轻,均匀绵长,白皙的小脸透着淡淡的疲惫,纤长的睫毛盖在眼睑上,看上去安静乖巧。

    由于睡姿问题,浴巾弄乱了,露出大片白皙肌肤,她却毫不自知,兀自睡得香甜,湿润的长发散在靠垫上,还在滴着水。

    周曜皱了眉,控制目光不去看她走光的地方,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调高了室内温度,然后拿来吹风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醒醒,头发弄干了再睡。”

    阮黛迷迷糊糊睁开眼,小脸茫然,“啊?”

    周曜让她坐起来,给吹风机插上电,暖风吹向她,他边给她揉发,边道“湿着头发睡明天会头痛。”

    阮黛懒洋洋打哈欠,被吹得很舒服,睡意神奇地慢慢消失了,她见他头发也在滴水,“你自己怎么不吹?”

    周曜漫不经心“马上。”

    “我来帮你。”

    阮黛感觉到头发差不多干了后,便去拿他手上的吹风机,也认真地给他吹起来。

    “不用,我自己来。”

    “就要,你头低一点。”

    周曜看着女孩较真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倾身靠过去,轻轻吻上她的唇。

    猝不及防被偷袭,阮黛动作一顿,吹风机差点没拿稳,她马上关掉开关,生气地横起眉毛想说这样很危险,可周曜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手按住她的背,加深这个吻,不知疲倦地索取她口中的芬芳。

    唇齿交缠,越来越激烈。

    阮黛小喘着气,在他怀里软成一滩水,时刻挑战着周曜的理智。

    他极力克制住,艰难离开她,哑声道“太晚了,睡吧。”

    阮黛被亲得迷迷糊糊的,还没反应过来,他忽然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到床边把她放在床上,扯过被子温柔盖在她身上,然后转身。

    阮黛立刻清醒,连忙拉住他,“你要去哪?”

    “睡沙发。”周曜揉了揉她的脑袋,努力平复内心的躁动,笑,“你早点睡。”

    阮黛“你怎么不睡床?”

    “你真当我是圣人啊?”周曜要笑不笑,“真和你睡一起,我今晚怕是要失眠了。”

    阮黛咬唇,还是不愿放手,眨巴眼睛看着他,“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周曜眸光深沉,“你认真的?”

    阮黛什么都没说,抬起身子,拉下他的脖领,吻了上去。

    理智破弦。

    周曜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她回吻。

    浴巾滑落在地。

    周曜真的不打算做什么,也没有任何准备。

    酒店里虽然可能有准备,但他觉得不干净。

    阮黛气喘吁吁睁大眼,“那怎么办?”

    周曜亲着她汗湿的额头,声音低哑带笑,“你只要享受就好。”

    后来,阮黛心里就是后悔,很后悔,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抽了要去招惹他,这人精力旺盛得要命,她根本应付不来。

    最后阮黛累到躺在他怀里,连话都不愿说,心想还不如来真的,说不定都没这么累,周曜倒是神清气爽,抱着她去洗了个澡。

    阮黛麻木到都不害羞了,任他伺候,在洗澡的过程中就睡着了。

    周曜看着女孩晕红的脸颊,心疼的同时,内心的满足感也是无与伦比的,低头亲了一口她的脸。

    第二天,阮黛醒来时胳膊酸得抬不起来。

    周曜似乎也知道自己做出事了,安分不少,还贴心地要给她按摩。

    “免了免了。”阮黛疯狂摇头,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变态,脸气得通红,“我还真不知道你会那么多花样,哪学来的?”

    周曜无奈,“天生的你信吗?”

    “鬼才信。”阮黛哼了一声。

    两人又腻歪了一阵,就准备打道回府了,一晚上没回宿舍,阮黛一进去,就迎来了室友暧昧的眼神,她叹气,这下彻底洗不清了。

    大学生活和高中比,其实没什么变化,每天依旧上课下课,还会抽时间考试,作业也很多,根本不像高中老师说的那样,考上大学就解放了。

    往好的方面说的话,大学时间上比较自由,课程也更灵活化,没以前那么紧绷。

    阮黛的生活很规律,放学后回宿舍,要不就上图书馆,休息时会和室友出去逛街,或者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和周曜约会。

    但打扮再漂亮也没用,她和周曜依旧是地下恋,每次出去约会都和地下党交头似的。

    虽然周曜没说什么,但是阮黛却很烦,她又不是明星,也不想去当什么明星,有必要搞成这样吗?

    她偶尔会反思,不知不觉中,她好像把赚钱的意义颠倒了,她赚钱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可现在她为了赚钱,却让生活质量下降,得不偿失。

    所以当no负责人打电话想和她续签广告合同时,阮黛犹豫了一下,拒绝了,虽然她目前对未来的职业规划不是很清楚,但肯定不是进娱乐圈。

    兼职就是兼职,成不了主业。

    no那边虽然很遗憾,但没说什么。

    而粉丝那边,阮黛决定找个适当的时机和他们说清楚。

    她和周曜发展得一直很顺利,大一时他们约会很频繁,都没什么课,周曜每天下课后不厌其烦地等她吃饭。

    他们约在校外碰面,对外心照不宣,对内玩地下情。

    阮黛每次周末和他出去,晚上都不会回宿舍,搞得全寝都觉得他们做了。

    阮黛喊冤,虽然她和周曜什么擦边球都打过了,该看不该看的也看光了,但还真的没到最后一步,每次周曜都忍住了,换另外的方式解决。

    要不是阮黛看他那么难受,而且手还和他的兄弟亲密接触过,还以为他有什么问题呢。

    反正就,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看着是个老司机,骨子里比她还封建。

    而其中的原因,阮黛也没好意思去问,还是顺其自然吧。

    升到大二后,他们的课变多,约会的时间减少,阮黛成绩优秀颜值能打,经常被导师派到各个地方参加舞蹈比赛,为学校赢得荣誉,还要给新生做演讲,经常脱不开身。

    阮黛原以为自己算忙的了,可周曜好像比她还要忙,他开始创业了,拉着几个同学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在外面租房子住,连课都很少上,去上也只是混个出勤率。

    据说连严深川都陪他一起瞎胡闹。

    一天,阮黛在桌上写论题,许琦采早早出去了,在床上玩手机的万青烟突然神神秘秘对她道“你知道吗?琦采好像和严深川在一起了。”

    “真的?”阮黛笔尖一顿,为许琦采感到开心,她追了严深川多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这是好事啊,她怎么不说?”

    “不知道。”万青烟摇头,“但我感觉她不怎么开心,说不上来的感觉。”

    阮黛还想继续问,宿舍的门突然被推开,许琦采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回来了,“姐妹们,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快来。”

    袋子里全是零食,估计是去购物了。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阮黛看着一大袋薯片辣条。

    “深川买的。”万青烟耸肩。

    阮黛“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算吧。”

    阮黛和万青烟对视一眼,“算吧是什么意思?”

    许琦采淡淡问“你们觉得谈恋爱是什么样的?”

    万青烟摇头,“我母胎单身,别问我。”

    阮黛想了想,“就很普通的亲亲抱抱……吧?”

    很多复杂独特的感情,她也形容不上来。

    万青烟问“会吵架吗?”

    阮黛“没,打情骂俏更多。”

    “是么。”许琦采语气更淡了,“那我和他应该不算吧。”

    阮黛欲言又止看着她,想问,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毕竟管不了。

    果然乌鸦嘴说不得,因为真的会应验,和万青烟聊了没多久,阮黛和周曜发生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

    起因是休息日,阮黛看天气大好,想约周曜一起出去玩,他们已经两个月没约会过了,这个男人自从开始创业后,显然已经不需要情情爱爱了,连托词都千篇一律。

    “抱歉,我现在有点忙,明天一定。”

    阮黛不满,“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你到底在做什么忙成这样?”

    周曜说了一些他在做的事,什么融资啊,评估啊,还有在网上……

    一系列专业名词听得阮黛头都是大的,刚要说算了别说了,手机那边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周曜哥哥,你快过来呀!”

    阮黛心下一沉,“她是谁?”

    “室友妹妹,来参观。”周曜语气听上去挺无奈的。

    “哦。”阮黛面无表情,“你们慢慢忙,我就不打扰了。”

    “等等……”

    周曜还没说完,就听到她挂了,有些莫名其妙,看到眼前的初中生小姑娘,脑壳都是疼的,“别烦我,有事找你哥去。”

    小姑娘委屈应了声,又跑走了。

    周曜想到刚刚阮黛冷淡的反应,越想越不对劲,拿上外套匆匆起身,对其他人道“我下午有事出去一趟,你们先顶着。”

    阮黛挂了电话后,心头升起一阵无名火。

    他工作室里还招了女生?忙工作不会只是借口吧?

    知道这样想不好,可他的态度太差劲,让她无法释怀。

    “下午要不要和我去逛街转换心情?”万青烟道。

    “好。”阮黛应下了,她又不是没人陪,换好衣服出门时,手机又响了,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简之鸣。

    她愣了一下,自从拍完广告后,他们虽然交换了联系方式,但很少有联系,她接起电话,“喂?”

    “软软吗?”简之鸣声音有点奶,很好听,“你好像是在b大读书对吧?”

    “对。”

    “我因为工作原因,正好要在b市停留几天,要不要出来玩?”简之鸣大方地发出邀请。

    阮黛本来想拒绝,可看了眼万青烟,问“可以是可以,我能带舍友去吗?她是你粉丝,而且就我们两个太显眼了。”

    “可以啊,那下午见。”简之鸣爽快地答应了。

    阮黛把这件事和万青烟说了,万青烟兴奋得不得了,抱着她亲了好几口,“啊啊啊是简之鸣啊!软软,我爱死你了!”

    看她这么开心,阮黛心情也好上一些,反正周曜现在眼里只有工作,那她就去和别人玩好了。

    她和万青烟很快准备好出发了,和简之鸣约定了碰面地点。

    万青烟终于如愿见到了简之鸣本人,少年表里如一地清爽阳光,笑着冲她伸出手。

    “你好呀。”

    万青烟幸福得晕过去了,颤抖的握住他的手,“你、你好,我叫万青烟。”

    阮黛开始还以为简之鸣约她出来玩有别的意思,如果不是生周曜的气,再加上万青烟的缘故,她也不会冒然答应出来。

    可和简之鸣相处下来后,她发现他真的就只想玩,在外面逛了一会儿后,他们去棋牌室玩扑克。

    “抱歉,突然打扰你。”

    简之鸣笑得有些孩子气,“因为我实在太无聊了,今天刚好休息,就想找人逛逛,但没有朋友,你又恰好在这里,所以只能找你了。”

    “没事。”阮黛笑了笑,“你想玩随时可以找我。”

    “还有我。”万青烟兴奋举起手,“我保证随叫随到。”

    ……

    他们在包厢里打了一下午牌,完后,简之鸣坚持要送她们回去,顺便参观他们学校。

    “这里就是b大,环境真不错。”简之鸣笑道。

    万青烟给他做着介绍“那边是我们上楼的教学楼,还有那是蝶湖。”

    阮黛在一边含笑听着,快到宿舍时,看到周曜站在楼下。

    阮黛一愣,看着他,停住脚步,“你不是在忙吗?”

    “结束了。”周曜表情很阴沉,看着简之鸣,“你们一直在一起?”

    简之鸣咽了咽口水,觉得有点危险,“那我先回去了。”

    “我也……”万青烟带着他偷偷溜走。

    “怎么,就你能有事,我不能有吗?”阮黛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转身要走。

    “我一直在打你电话,是你不接。”周曜皱眉,“你整个下午都陪着简之鸣?”

    “我们只是朋友。”阮黛受不了他一副质问的口吻,“管我之前先管你自己吧。”

    “我怎么了?”周曜挑眉。

    “电话里那个女生……”

    “那是……”

    “行了,别说了。”阮黛不耐打断,“我累了,明天再说。”

    她头也不回地回宿舍。

    周曜深深看着她的背影,抿了抿嘴。

    阮黛回到宿舍,万青烟在敷面膜,看到她,随口道“周曜找了你一下午,你见到他没?”

    “见到了,楼下呢。”阮黛撇了撇嘴,“他一个大忙人,哪里会找我。”

    “不是吧,他一直在四处打听你的下落,不断打你电话,担心得跟什么似的。”许琦采道,“我感觉你们的关系要瞒不住了。”

    阮黛早就把手机关机了,听到她这么说,打开手机,微信里弹出几十条消息,全是周曜发来的,未读短信也有好多条。

    阮黛一条条读过去,看到他解释那个女生说初中生,和他绝对没有一点关系。

    接下来都是担心,疯狂找她。

    阮黛怒气渐消,慢慢静下心来,有些自责,有些烦闷地揉了揉太阳穴。

    明明是一件鸡毛蒜皮的事,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当天晚上,万青烟和万青烟看她心情不好,拉着她出去吃饭。

    阮黛心烦,点了许多啤酒,坐下就慢慢喝,她酒量并不好,没一会儿就红了脸,喝醉了,但抱着酒瓶不撒手,还想继续喝。

    旁人怎么劝都劝不住,还是万青烟打电话叫周曜过来。

    阮黛脑袋昏沉时,感觉到有人把她背了起来。

    后背结实温暖。

    “我带她走。”周曜压抑着怒气,对许琦采他们道。

    “嗯。”

    阮黛醉成这样,回宿舍是不可能的。

    周曜轻车熟路带她去住酒店,路上听到女孩在背上喃喃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工作比我重要吗?”

    周曜沉默了两秒,叹道“我只是想和你光明正大在一起。”

    阮黛微微睁大迷离的眼。

    周曜继续道“你一直在为钱烦心,等我有了钱,你总该轻松点了,别让自己那么累,而我能养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