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德妃娘娘美若天仙[清穿] > 正文 第138章 南巡
    “常言道,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听闻皇上要去的第一站就是苏州,到时候咱们一定要去那些个园林转一转。”玛琭斜倚在软榻上, 背后还垫了软垫, 捻起一颗颗葡萄吃着,甚是惬意。

    她对面躺的是宜妃,而平妃则坐在车厢后方,三人中间, 放置着一张矮几,矮几上摆满了水果点心, 平妃正饶有兴致的吃着。

    为了避免路上无聊,三人才坐在了一辆马车里,至于阿哥公主们, 一共坐了两车,上面还有乳母与宫女侍奉着。

    “只是咱们这游玩的时间不对。”宜妃含笑说道“古诗有云春风又绿江南岸;又有白居易所作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可见去江南游玩是要春日里去的。”

    “还有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平妃塞进一块点心, 忙不迭附和道。

    “你吃完再说, 免得噎着了, 这样像什么样子?”玛琭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这一路上就知道吃吃吃了, 也不知道平妃这胃是怎么长的。

    奇怪的是, 吃了这么多也没见长肉, 这体质, 不知让多少人羡慕红了眼。

    平妃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玛琭无语的摇了摇头, 笑着说“皇上此去江南毕竟不是观光游玩的, 也不能强求太多了。”

    “都说江南美人多, 你们说皇上这次去江南, 会不会带几个回宫?”宜妃笑着打趣了一句“宫里的女子几乎都是满清旗人,甚少有汉人女子,也不知汉人女子有何不同?”

    “别人都巴不得宫里少几个后妃,你居然希望皇上多带几个汉人女子回去?”玛琭目光怪异地看着宜妃,宜妃很不对劲。

    宜妃混不在意的笑道“多几个如何,少几个又如何?总归就那样了。”

    即便再少几个,她也不可能像德贵妃那样受宠;就算再多几个,她依旧是妃位,而且有两个儿子,在后宫里有一席之地。

    玛琭扬了扬眉,很快猜到宜妃的想法,她以前倒是没发现,宜妃还是个豁达的人。

    也是,到了她们这个年纪和地位,对受宠多少已经没有那么在意了,只要安分守己些,日子总不至于多难过。指不定,活的更加轻松一些。

    “宜妃姐姐这想法可千万别让宫里的姐妹们知晓,否则铁定恨死你。”

    “我不就在这里说说嘛。”宜妃笑了笑,随即又感慨道“这次能出来,都是沾了你的光,我以前害过你,你却不计前嫌。这宫里的女人,我就钦佩你一个。”

    玛琭愣了一下,宜妃居然大喇喇说出这种话,这是自暴自弃了?还是彻底服气了?

    平妃吃东西都停了下来,张大眼睛盯着宜妃。

    “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做过错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你既往不咎,我自然投桃报李,不是吗?”宜妃双颊有点红,不知是羞愧还是别的。

    “宜妃姐姐是我见过最通透的人。”玛琭淡淡一笑,曾几何时,她们两人也是形影不离的好友。

    只可惜,经过一些事情,再也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一路上,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日子过得倒也不沉闷。大多数时间还掀起帘子,这样可以看见两边的风景。

    越往江南走,风景就越秀美,就连空气似乎都柔软了起来。

    半个多月后,浩浩荡荡的队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第一站苏州。

    对于这座城市,玛琭一直很有好感,光是听名字都觉得特别美。

    一入苏州地界,连绵不绝的桂花香就飘入鼻端,沁人心脾。放眼望去,道路两侧桂树成荫,开满了一簇簇小巧的花朵,或金黄,或银白,每一朵都散发出诱人的馨香。

    平妃最喜桂花,于是让宫女摘了几支插在矮几上的花瓶里,如此一来,又好看,又好闻。

    穿过漫无边际的桂花林,又进入火红与金黄的世界,漫山遍野的枫树与银杏美轮美奂,映得天空都越发澄澈起来,让人恍若置身于仙境之中。

    这一路,就连玛琭、宜妃等人都忘记了闲聊,目不转睛地盯着车外的美景,露出笑颜。

    行了约莫两个时辰,车队终于到达苏州城。当地的知府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到城门口相迎,山呼万岁。

    进入苏州城后,又是另一番景象,热闹程度竟是不亚于京城。只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几乎都是汉人,衣着打扮与宫里全然不同,多了一些江南特有的秀美。

    玛琭她们不好掀开帘子继续张望,但是透过缝隙还是看见了一些。

    “姐姐看那里,那个女子好漂亮,不输于宫里的娘娘呢。”平妃最闲不住,只撩开一条小小的缝,露出一双眼睛瞅着,还不时跟玛琭与宜妃汇报。

    “哇,那个也好漂亮,她的衣服好美,是苏绣吗?没想到这里寻常人家的女子也能穿的这么漂亮。”

    “咦,那是什么地方?是酒楼吗?为何楼上还站着那么多女子,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就是用的香粉不怎么好闻,好浓了,半点比不上姐姐制的香水。”

    听到这里,玛琭一头黑线,顺着那个小缝隙往外瞧了一眼,果然跟想象中一样,是座青楼。

    由于入城时时间已经不早,许是已经到了青楼营业的时候,这楼上楼下竟是站满了姑娘,好奇地打量着这浩浩荡荡的车队。

    “小孩子不要乱看,那是青楼。”玛琭无语的说道。

    平妃登时脸一红“原来,原来是那种地方……不过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都十六了。”

    宜妃“噗嗤”笑出声来,大约是平妃性子活跃,年纪又比她们小太多,所以她们总是把她当作小孩子。

    “是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过你是宫里的娘娘,多少得注意点形象。”玛琭也笑了起来,将那条缝隙合上,不让平妃再看。“你说你急什么?往后有时间让你慢慢看。”

    车队行了将近半个时辰,便到了皇家别苑,别苑早就被当地官员收拾妥当,只等众人入住。

    “这别苑好美。”一下车,玛琭就惊叹出声。

    那是与皇宫全然不同的风格,园内一泓清渠贯穿,亭台楼阁傍水而建,白墙黑瓦,颜色分明,极具古色古香的韵味。

    一侧又有乱石堆砌而成的假山,假山四周古树苍翠,藤蔓缠绕其上,分外雅致;另一侧则是漏窗的长廊,透过窗户张望,又是另一番景致。

    仅仅是这么一小处景点,就让人赞不绝口了。

    “王爱卿用心了。”康熙亦是微微颔首,夸赞了知府王国正一句。

    王国正顿时面露红光,强行压下内心的激动,恭恭敬敬说道“皇上和娘娘们喜欢就好。皇上,不如先去看看住处?”

    “嗯。”康熙也有些乏了,这一路颠簸了十多日,是有些受不住。

    这别苑一共有三个园子,分别是东、中、西三处,皇上自然住了中间的,玛琭、宜妃与平妃三人则各住在东西二院,包括阿哥公主们。

    让玛琭意外的是,给她准备的屋子,装潢布置与永和宫竟然相差无几,除了一些宫中特有的东西不同。

    乍然一看,还以为回到了永和宫呢。

    她微微扬眉,这个王国正有意思了,也不知从哪里打听来的,背后怕是有高人啊。

    看在王知府也是为了讨好她的份上,她也就不计较这些了,住在熟悉的环境中总比陌生的环境更好。

    因为天色已晚,皇上便取消了今晚的接风宴,改在明日,让大家先好好休息一晚。

    殊不知,在玛琭嘀咕王国正时,这位王知府也正在惦记着她。倒不是见色起意,而是面露难色的与自己女儿诉说着。

    “爹,那位德贵妃娘娘当真如此美貌?听说她走下马车时,官员们都看呆了?”少女听了自己父亲的话,眼中满是惊叹之色。

    她又看了看桌上的画像,那画中人正是玛琭,可只是看画像的话,她觉得有些夸张了。

    王国正苦笑道“那可不是?有几个老家伙都失态了,惹得皇上大为不喜。你也别看这画像了,这画像没有画出德贵妃娘娘百分之一的美貌。唉,你爹我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今日见了德贵妃娘娘才知道,什么叫天香国色,什么叫美若天仙。”

    “爹,你该不会……”少女捉狭的打趣了一句,一手捋着小辫子,捅了捅王国正的胳膊。

    “胡言乱语!那可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你爹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有这些想法。”王国正面色一肃,这话要是让人听见,他的脑袋怕是都保不住了。

    说完他又低声叹息“爹原本还想着,以若娴你的美貌,皇上见了定会喜欢,封你个娘娘。可今日见了德贵妃娘娘,爹实在是没有这个自信了。”

    “爹,女儿有那么丑吗?”少女登时不开心了,她好歹也是苏州有名的美人,求亲之人能从城门口排到城门尾,爹居然这样说她。

    “我的若娴当然不丑,还是大美人呢,可那德贵妃娘娘实在是……只应天上有啊。”即便是面对最宠爱的女儿,王国正也没办法违背自己的良心。

    “哼,爹你这样说,女儿还真想见一见那位德贵妃娘娘了,看是不是你说的那么好看。”王若娴嘟了嘟嘴,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有信心,自信便是入了宫,也是最顶尖的存在。

    可今日,实在是被爹给气到了。

    “你放心,这事爹早就安排好了,咱们还按原计划来。那德贵妃娘娘再美,也没能让皇上只宠她一人不是?若娴你还是有机会被皇上看中的。”王国正笑着安慰,可这话听在王若娴的耳朵里,只觉得更酸了。

    第二日上午,康熙带着玛琭等人在别苑里转了转,这座别苑修建的非常大,容纳随行官员绰绰有余。

    更让人惊叹的是,整座别苑都是匠人用心雕琢而成,一山一石一草一木皆是精心布置,可谓一步一景。

    转悠完整座院子,时间就不早了,王国正将众人请到大殿,摆下了接风洗尘宴。

    许是江南的美食多,这里的厨子手艺虽说比不上宫里的御厨,却也别有一番风格。

    一道道美食流水般呈上来,光是嗅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显然用尽了心思。

    “皇上,这光有美酒美食未免单调,臣将府上的歌姬舞姬也带来了,不如为皇上献一曲?”王国正见时机差不多了,便提出请求。

    “听闻汉人女子的舞蹈另有千秋,今日便欣赏一番吧。”康熙没有拒绝,来江南巡视,本就有体察风土人情的目的。

    “嗻,臣这就将她们叫进来。”王国正暗喜,立刻吩咐舞姬出场。

    不多时,一队歌姬舞姬便鱼贯而入,那歌姬还怀抱琵琶,用白色纱巾遮住半张脸,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分。

    然,仅仅是这双眼睛,就足够勾魂夺魄,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宜妃眸光微闪,看了看那女子,又看了看玛琭,发现二人的眉眼竟有几分相似。

    平妃是个藏不住话的,当场就小声说道“德贵妃姐姐,那歌姬的眉眼与你好像啊,肯定也是个大美人。”

    玛琭笑道“可能好看的人都长这样。”

    宜妃与平妃无语凝噎,德贵妃平日里很聪慧的,今日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呢?

    这王国正找这个一个歌姬来献唱,只怕是居心不良吧!

    玛琭淡淡笑着,她如何不知道这些?只是,这场戏才刚开始,没必要反应过度。

    歌姬开始弹琵琶了,玛琭没什么音乐细胞,但也能听出确实有两手。琵琶声一起,舞姬们就随着乐曲跳起舞来,舞姿婀娜,动作整齐划一,应当是从小就练习的。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直到歌姬唱出第一句,玛琭才知道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歌姬的声音一出,众人就惊叹了,就连专心对付美食的平妃都不由抬起头来。

    这歌声实在是太好听了,时而婉转清脆,时而空灵幽远,时而如寒山孤雁。

    只见那女子两手拨弄着琵琶弦,轻拢慢捻,白皙柔软的手指一下下似乎拨动了众人的心弦。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跟随着曲调与歌声,众人仿佛被带入那片空灵秀丽的春江月夜图中,连一旁翩翩起舞的舞姬们都被忽略了。

    一首曲子唱了半柱香的时间,最后一个音符停止时,众人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歌姬却起身盈盈一拜,眸若星辰,摘下了面纱。

    登时,一张俏丽的容颜映入众人眼帘,待看清她的容貌时,玛琭等人都有些意外。

    原本以为只是眉眼有些相似,没想到整张脸都相似,简直就是玛琭几年前的翻版。

    这容颜,足以艳压除玛琭之外的后宫了!

    “臣女王若娴,见过皇上,见过德贵妃娘娘、宜妃娘娘、平妃娘娘。”

    歌姬低垂着双眸,落落大方,彬彬有礼。

    “若娴,怎么是你?你,你怎么能来这里?还假扮成歌姬?”一旁,王国正蓦地站起身来,面色煞白的呵斥了一句。

    “爹,女儿就是仰慕皇上和各位娘娘,想来看一看嘛。”王若娴被吼得双眼雾蒙蒙,露出几分委屈。

    “怎么回事?”康熙微微蹙眉。

    王国正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赶忙回答道“皇上,这是微臣的女儿若娴,微臣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假扮成歌姬来献唱。都是微臣的错,微臣这就将她轰出去。”

    玛琭暗自翻了个白眼,已经明白这对父女玩什么把戏了。她才不信王国正听不出自己女儿的声音,分明就是早就计划好,故意吸引皇上注意力的。

    宜妃与平妃也不是笨蛋,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齐齐沉下脸来。

    虽说在路上就开过玩笑,猜测皇上会不会看上汉家女子,甚至带几个回去,但没想到刚来这里,这王知府就做出这种事。

    不过,这王若娴确实漂亮,将她们两人都比了下去,也就比德贵妃差一些了。

    说来也怪,这王若娴怎么跟德贵妃长的那么像?天底下真有这样巧合的事?

    “王爱卿的千金能随意混到朕的面前,着实有几分手段啊。这若换成刺客,朕不是陷入危险了?”康熙面无表情地盯着王国正,语气不冷不热,但王国正明显听得出来,皇上这是生气了。

    这一下,他是真的急了,原以为皇上会看在若娴容貌的份上不追究,没想到竟是猜错了心思。

    他赶忙拉着王若娴跪倒在地,诚惶诚恐说道“请皇上恕罪,都是微臣没有看管好女儿,才让她闯出大祸,请皇上饶命啊。”

    “皇上,这不关我爹的事,是我自己任性,太崇拜皇上了,所以才替换了歌姬……皇上你要罚就罚我,请不要责罚我爹啊,他是个好官。”王若娴也开口了。

    却是口齿伶俐,不卑不亢,甚至抬眼期盼地看着康熙。

    那一眼,让康熙心神微动,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玛琭。这女子,倒是有些胆色。

    “你说你崇拜朕,崇拜朕什么?”康熙面色奇怪的问道。

    王若娴心中一喜,皇上没有直接责罚她,说明还有机会。

    她赶紧说道“当然是崇拜皇上文韬武略,崇拜皇上的心胸开阔,崇拜皇上的智慧与胆识……我时常听爹说皇上的事情,知道皇上擒鳌拜,平三藩,减赋税,善待汉人……皇上的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呢。”

    康熙轻笑出声,越发觉得她与玛琭相似,无论容貌还是性子。

    只是,他已经有了一个玛琭,又怎会正眼瞧只是有几分相似的冒牌货?

    “罢了,看在你并无坏心的份上,今日之事朕就不追究了。不过,朕希望不会再有下一次。”后面这句,是对着王国正说的。

    王国正满头冷汗,若是再有下一次,他这颗脑袋怕是都保不住了。

    “谢皇上隆恩。”父女二人齐齐磕头谢恩。

    “起来吧。”康熙摆了摆手,示意歌姬舞姬可以出去了。

    王若娴似乎有些不甘心,但这时候也不敢抗旨,只能委屈的离开。

    王国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暗自哀叹不已,今日差点人头落地啊,果然还是太冒险了。只是,皇上虽然没有怪罪,但也没有对若娴另眼相待,果然,有了一位德贵妃,自己女儿就入不了皇上法眼了。

    当晚,散席后,王国正匆匆回了自己的府邸。一回去,就听说自己女儿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

    好不容易哄得女儿开了门,王国正见她似乎哭过,不由一阵心疼。

    “爹,女儿真的那么差吗?皇上居然正眼也不看我一眼。”王若娴委屈坏了,抱怨道“学德贵妃根本就没用嘛,在她面前,我仿佛东施效颦,丢死人了。”

    “乖女儿别伤心,皇上这不是没有责罚你吗?再说了,这种事咱们得慢慢来,爹看皇上也没有讨厌你嘛。”王国正耐心的劝解着。

    “可是想再接近皇上就难了,而且……那个德贵妃确实比女儿漂亮得多。”王若娴嘟嘴,纵然再不愿意承认,那也是事实。

    王国正安慰道“别急,皇上明日要去游湖,爹也会陪同,到时候带你一起上画舫。你还带着琵琶,兴许皇上兴致来了,要听你唱曲呢。”

    “那好吧。”王若娴眼珠转了转,不知又想到了什么。

    第二日,康熙果然带着玛琭等人去游湖了,王国正为他们准备了当地最大的一艘画舫,画舫长达三十米,三层高,宛如修建了一座小巧精致的宫殿。

    玛琭等人都是第一次登上画舫,只觉得十分新奇。站在三层甲板上,能将湖光山色都一眼看尽。

    湖边杨柳依依,湖上偶尔有水鸟飞过,带起一片涟漪。

    湖畔两侧站满了围观的百姓,康熙时不时朝众人招手,引起百姓们热烈的回应。

    “皇上爱民如子,是百姓之福啊。”王国正拍着马屁,今日他是向导,负责介绍周围景致。

    康熙笑道“这是大清的江山,也是百姓的江山。”

    “啊……”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尖叫传来,一道身影竟是从船舷掉落下去,摔进了水里。

    “若娴!”王国正脑子一懵,那是他的女儿!

    众人纷纷变了脸色,这湖不知道有多深,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落下去,只怕是没了活路啊。

    王若娴落水的地方,平妃则是一脸震惊,见玛琭等人看过去,小脸都白了,不是她动的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