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极品渣男[快穿] > 正文 第72章 I《家有鬼妻11》
    楼岚并非没有男女性别观的人, 只是叶箬太过特殊,又有无声无息的陪伴在前。

    时隔半年再见叶箬,楼岚有许多问题希望能从她这里得到答案。

    叶箬对他也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 他问,她就答, 有时候楼岚有所顾虑, 所以特意避开没问的问题,她也会细致地讲解。

    就像在有意迁就他。

    一开始楼岚还没察觉到什么, 可到了后面,积攒的疑惑越来越少, 心里升腾起的另一种直觉就越来越浓。

    楼岚端着杯温开水,单腿歪靠在酒柜上,蹙眉犹豫地看着她。

    叶箬显然是个聪敏的, 只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的纠结迟疑。

    本就斟酌着什么时候告知真相的叶箬抿唇一笑,语态调侃, 眼眸中却又歉意“还记得村长死之前说的话吗?当时小地图世界中, 它是我直系长辈, 按照世界基础规则,它在我的婚姻上有不可取代的决定权。”

    楼岚愣了一下, 而后恍然大悟。

    这个猜想却更让他迟疑“所以”

    叶箬垂眸“所以, 现在我们算是夫妻了。”

    楼岚沉默无语。

    “不过既然能缔结婚约, 应该也有相应的解除办法。这半年我都在摸索,目前尚未有明确方向, 不过我会继续努力。”

    本身死亡的时候就是因为楼岚灵魂中散发出的特殊吸引力, 让浑浑噩噩的叶箬能够在当时就懵懵懂懂跟着楼岚离开了死亡现场。

    几天后, 叶箬才渐渐恢复了意识, 也知道了害死自己的人是赵盛, 而楼岚这个无辜被牵连的大明星,竟然也会为了一个不相识的陌生人,主动给予一切自己能的帮助。

    之后,就是某一天,叶箬无意中发现自己的灵魂迅速凝实,力量得到增长,从而发现了黑环的规则,跟随赵盛进入了黑环世界,找到了强大己身,自己给自己报仇的途径。

    如果不是楼岚,叶箬不确定自己能否等到进入黑环。

    又或者会像黑环世界中其他鬼魂那样,浑浑沌沌,只是被黑环吸引,然后无意识地做着所谓的“nc本土怪”。

    哪怕某一天幸运地恰好碰上了自己的仇人,并幸运的手刃仇人觉醒了死前的意志,但那时,自己还是自己吗?是否早就已经被黑环世界同化?

    从各方面来说,楼岚都是她的恩人。

    可恩人却因为她的缘故,被赵盛这个小人迫害,又被黑环世界的鬼怪以生命缔结了黑色婚约。

    叶箬无疑是万分愧疚的。

    叶箬下定决心,一定会尽快寻找解开婚约的办法,哪怕是闯遍所有黑环世界,挑遍所有不可言说的地图boss。

    比起叶箬的慎重介怀,楼岚反而没那么在意。

    慢吞吞喝完最后一口温水,楼岚无所谓地劝慰叶箬别太着急,“反正我这辈子结不结婚都没所谓,单身一辈子也挺好的。”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当快乐单身狗了。

    之所以选择跟着系统来做任务,也不过是内心尚存一份责任感,觉得不能坑了自己以后的轮回转世。

    ——鬼知道他拒绝后,自己的转世还能不能碰到系统?生活条件还能不能允许转世去做苦工任务?

    好的演员共情能力强,想象力也不差。

    只是稍微发动思维一想,穷比可怜的转世每天要辛苦工作挣钱就算了,还要不停不停不停地重复遇到烂桃花,却无一修成正果的苦逼经历。

    或许他还会被女人骗财骗色,终于有一天,转世不堪打击,崩溃地选择了自杀

    单只想一想,楼岚就忍不住心生同情。

    叶箬深深看了楼岚一眼,莞尔一笑,轻声道“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

    楼岚懒洋洋靠在那里,只摆了摆手,目送叶箬消失后,才转身放了水杯,抻了个懒腰往卧室里去。

    第二天,网虫boy小田神秘兮兮给楼岚分享了一个博文链接。

    博文是官方发的,内容是回应“赵盛事件”。

    首先回应了关于赵盛为什么短短半年时间就出现在了外面,摆出来的各种证据确定赵盛保外就医流程是合法合规的。

    不过赵盛出来后独自脱身这事,也严厉处理了不少相关人员。

    然后是关于赵盛车祸死亡现场的简单勘查结果,这大概是出于公关考虑,想要转移网友们的愤怒情绪。

    不等楼岚逐字逐句看完,小田嗖一下就蹿到楼岚耳边压低嗓子眉飞色舞道“楼哥你看,官方都说了,事后经查证,赵盛在车辆爆炸前还活着,半焦的尸体都在往外挣扎,啧啧啧”

    “还有网友爆料,说自己那天晚上刚巧开车经过那里,按理来说那矮坡距离公路也不算远,可爆料网友说自己愣是什么响动都没听见,就连爆炸声都是开远了以后隐隐约约听见的,当时网友司机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吃了这么个瓜,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这也太滲人了。”

    曾经害死了无辜路人的赵盛,最后也在绝望无助中被活活烧死。

    无论是死亡的方式,还是出事地点,甚至连车翻的角度都一样,这绝对不是一句巧合就能解释的。

    网上无数人唏嘘,还有人言之凿凿表示这是报应。

    楼岚勾唇想笑,却被暴躁化妆师一把掐住了嘴角,冒头八卦的小田也被一巴掌拍到边儿上去了。

    “整天叭叭叭,你当自己是小喇叭啊?别带坏楼哥!”

    小田只得怏怏地溜去收拾东西去了,待会儿楼岚跑通告,作为助理,小田需要把水杯外套换洗衣物等必然会用到以及可能会用到的所有东西全都带上车。

    当天晚上,楼岚到家时就发现家里多了个古朴的雕花木盒,木盒上贴着张便签,便签上字迹看似娟秀,收尾的勾转中却透着洒脱,是叶箬的字。

    内容很简单,只几个字“送你的礼物。”

    楼岚一笑,摘下便签顺手夹进床头小书柜上最近常看的那本书里,而后坐在小沙发上怀着好奇打开了盒子。

    只见盒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两个二指宽一指高的小纸人儿,都是圆头圆脑的那种,手脚也是可爱的圆形,脸上只有一双黑豆眼,一个横黑线作为嘴巴。

    作为区分,一个纸人肚子上写了“小元”,一个肚子上写了“小芳”。

    楼岚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两个小纸人的名字应该是“圆、方”二字的谐音变来的。

    整体来说,两个小纸人颇有q版简笔画的精髓。

    叶姐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就送他两个自己剪的小纸人,想了想,楼岚试探着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其中一个小纸人“小元”。

    平躺着的小纸人霎时像是被人戳醒,眨巴眨巴黑豆眼,摸着脑袋坐了起来。

    扭头看见楼岚的时候,小元的黑豆眼还惊讶地瞪大了些许,屁股往后一缩。

    惊过之后,大概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小元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正儿八经一抱拳,用咦咦哇哇的古怪语言对着楼岚说了一句。

    楼岚猜测应该是问候之类的。

    没有得到回应,小元歪头看他,而后恍然大悟一拍脑袋,用圆手指了指自己肚子上的字。

    楼岚不明所以,试探着叫了一声“小元?”

    小元高兴得一蹦,再开口,还是奶声奶气的咦咦哇哇,落在楼岚耳朵里却自然而然翻译成了他能明白的意思。

    小元介绍说自己跟妹妹小芳是主人送回家的仆人,负责照顾主君的日常琐碎。

    突然成主君的楼岚还有点没缓过思维,迟疑地指了指小元,“你?”

    又指了指自己“照顾我?”

    楼岚怀疑自己一不留神就会一脚踩死两只小纸人。

    小元却没意识到主君对它的担忧,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会的可多了。

    楼岚“”

    好叭,到底是叶姐送他的第一份礼物,就当是多了两个“跟宠”。

    按照小元说的,又戳了戳小芳,“启动”了傀儡仆从,两个小纸人就开始勤劳地为楼岚找睡衣铺床拍枕头。

    小元说要去给他放洗澡水,楼岚总担心它会一不留神自己把自己淹死,跟过去才发现它们俩确实不是普通的纸人,并不怕水,小元甚至还跳进水里把泡澡精油搅拌均匀。

    平时因为不喜欢有外人介入自己的私生活,楼岚都是自己动手,当时也没觉得累,可现在有了两个小纸人高效率高质量地包揽了一应琐碎事物,还不会给他私人生活被入侵的不适感,楼岚觉得体验感不错。

    感受到了主君对它们的满意度,两个小纸人跳进木盒里睡觉的时候还说了几句悄悄话。

    这些就不是楼岚知道的事了。

    第二天,楼岚直飞《青山庐舍》的拍摄地凤凰山槐花村。

    到目前为止,《青山庐舍》已经拍摄过十一期,这次是第一季的最后一期。

    因为是慢综艺,选择录制剪辑放送,虽然比不得直播能用“真实无剧本”来吸引热度,却让来参加这档节目的嘉宾明星能更放松。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档综艺根本不需要靠直播为噱头吸引热度。

    无论是楼岚这个年轻一代顶流偶像,还是死忠横跨国籍竖跨三代的仲莱、周彤,随便放松一段剪辑视频,就足够被狂热粉丝们硬生生送上热搜。

    十一月的凤凰山没有下雪,却每日都会有云雾缭绕。

    早起时,树叶草地上更是一片片打着雪白的霜。

    楼岚率先抵达庐舍,虽然已经有工作人员做过卫生工作了,楼岚放下行李后还是脱了羽绒服,换上居家的宽松针织外套,挽起袖子忙上忙下归置物件,擦洗角落。

    因为是定点拍摄,庐舍里里外外都安了不少用以拍摄的镜头,楼岚就把两个纸人留在自己房间里干活,外面的都自己动手。

    还没忙完,仲哥跟彤姐就到了,两位都不是爱端架子的人,十一期的录制过程中已经跟楼岚相处得很融洽了。

    三个人相处起来,并没有娱乐圈里前辈晚辈那一套,更像是一家人。

    稳重可靠的大哥,有点脱线大大咧咧的二姐,以及细心体贴又幽默调皮的小弟。

    观众们喜欢慢综艺,本身就是不喜欢那种明争暗斗各种撕逼的群体,看了三位常驻的相处方式,只觉得暖融融的,能暖到心窝子里去。

    一起收拾庐舍时,拿着大扫帚扫院子的仲莱说“这次来的飞行嘉宾人数有点多,我们要提前准备足够多的食材。”

    旁边爬到葡萄架上给葡萄剪枝包起来保暖过冬的楼岚说“那我待会儿就去菜地里砍几颗大白菜回来,食材不够就用饺子凑合,还热闹。”

    铲碎石子的周彤眼睛一亮,“白菜猪肉饺子啊?哎这怎么能叫凑合呢?白菜我去砍!”

    都知道她是馋饺子了,楼岚跟仲莱纷纷笑出声。

    脚踩在铁丝上站在高处的楼岚刚回头要调侃彤姐一句,眼角余光一瞥,惊得脚下一滑,好在及时被一只手拉住。

    仲莱跟周彤都没看见,楼岚重新站稳,仰脸冲上面露出个灿烂的笑来,小声嘀咕“姐,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说完,自己就先乐了,叶姐可不就是鬼么。

    叶箬坐在最顶上已经枯败的葡萄藤上,垂着眼眸看他笑,自己也慢悠悠勾出抹轻松惬意的浅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