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咸鱼皇妃升职记 > 正文 第98章 搅局
    糖醋藕

    安如海原本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看这群女人争风吃醋, 及至见冯玉贞越说越过分,甚至欺负到皇帝新宠头上,不得不站出来, “大胆!谁许你妄议陛下?”

    陛下的眼光也是她区区一个美人能质疑的么?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冯玉贞顿觉委屈,她长这么大, 还从未有人对她说过重话, 尤其是男人——怎么有人舍得对她这张脸发火?

    冯玉贞秋波转顾,本待施展以往魅力, 无奈安如海根本不吃这套——太监毕竟算不得真男人。

    替夏主子撑腰出了口气,安如海再不看冯氏一眼, 只恭恭敬敬命人备轿,送夏桐去乾元殿面圣。

    冯玉贞气了个倒仰。

    李蜜心中称愿,收起碗筷, 就命人倒茶送客——连御前太监都不给冯玉贞好脸色看,她还应酬这贱人做什么?

    冯玉贞气咻咻地回到玉芙宫, 屏退侍从, 便立刻叫了系统出来, “你不是说这美容丹能助我成事么?怎的我进宫许久,陛下还是未召我侍寝, 倒让那姓夏的拣了便宜?”

    系统的全称为美颜盛世系统, 顾名思义, 是通过增加宿主自身的美貌值来直接或间接地对外界产生影响,换言之, 一切雄性生物照理都无法免疫她的魅力才对。

    尤其是其中一味美容丹, 不止能雪肤玉肌, 甚至能捏合五官, 随心所欲变换相貌, 正是借由这份强大的外挂,冯玉贞早在进宫前几年便暗暗做足准备,潜移默化,一点点让自己外在看起来更符合这个世界的审美,她自认做得很成功,就连族里那几个远房表哥寥寥数面都被她弄得三迷五道,更别提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世家公子了,简直数不胜数。

    若非如此,丞相爹又怎会视为奇货可居,还将她那个外室生母正式抬了姨娘,不就是看她能给家族带来利益么?

    谁知进宫之后却处处碰壁,至今未能见皇帝一面,还让夏氏抢了先。

    冯玉贞愤愤道“我就瞧不出那夏桐有什么好,粗枝大叶,半点不像个淑女!”

    系统“……”

    它看那位夏才人生得也挺美的,虽然不及宿主惊艳,但是更自然。

    宿主这些年在脸上折腾的功夫就太多了——凡事过犹不及啊!

    冯玉贞也疑心自己是否做得太过了,或许她这副模样太过女神范,男人反而不易接近?否则难以解释皇帝对她的冷淡。

    冯玉贞犹疑道“或者我该试着变丑一点,那样看起来容易上手?”

    系统“……”

    它看宿主脑壳子坏掉了,这才进宫几天哪,就急着改变相貌,她就不怕别人把她当成妖怪么?

    再说,它也不认为冯玉贞能舍得——女人对于美的追求是无止境的。

    冯玉贞也的确下不了手,没一会儿便打消念头,好不容易才养出这身欺霜赛雪的好皮子,她可舍不得就此抛却——那美容丹是有时效性的,还得用大量银子来兑换呢。

    相府再富裕,也不容她这般挥霍,何况她还未正式承宠,便宜爹凭什么在她身上投资?

    冯玉贞无计可施,只得恨恨道“我看陛下怕是不喜欢女人。”

    系统“……”

    宿主高兴就好。

    这种精神胜利法其实也挺好的。

    另一处偏远的宫室内,王静怡也正咬唇发愁。她倒是不恨夏桐,可心中还是难掩嫉妒,要是这侍寝的机会给自己就好了,只要一夕,便足以扭转乾坤。

    她手心里静静躺着一枚碧玉小瓶,是她幼时偶然所得,也是在无意间,她发现这玉瓶每日清晨会汩汩渗出一股甘泉,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自那之后,她便知晓这东西是个宝贝。

    此泉有奇效,不止能生津止渴,还能强健人的筋骨,令人百病不生——至少王静怡从小到大就未生过一次病,甚至连风寒都未得过。

    每日拿泉水取来敷脸,甚至能使肌肤细腻有光泽,唯一可惜的是,她这副身子底子太差,和宫中那些娇娥比起来实在差得太远——灵泉能改善肤质,却无法影响相貌,令她变得更美。

    末了她只好另辟蹊径,既然没有争宠的把握,那么,倘若她能成功生下孩子呢?只要有了皇子,在这宫中自是地位稳固,是否得宠都不要紧的。

    故而在选秀之前,王静怡加紧服用灵泉,眼睁睁看着胸脯与臀部日益丰腴起来——换句话说,她这具身子是用灵泉催熟了的。

    因此才投了蒋太后的缘,认为她是个好生养的苗子。

    只可惜,就连蒋太后也没法将她引荐给皇帝,她纵使拥有法宝,却是衣锦夜行。

    想到要在宫中了此残生,王静怡便觉牙关都打战起来,她不甘心,一样如花似玉的年纪,凭什么人家能锦衣玉食逍遥快活,她却只能在这里挨饿受冻?

    要是、要是她能设法见陛下一面就好了,只要能成功侍寝怀上孩子,她所有的困境都会迎刃而解。

    王静怡忽然想到些什么,叫来侍女小燕,“我听说……陛下仿佛有头疾?”

    小燕懵懂点头,“好像是,大家都这么说,就连太医院都束手无策。”

    所以陛下的脾气才会这样坏,谁能终年忍受头痛而不发作?照她看这都是太医院的过错,谁叫他们都是些庸医,这么点小毛病都治不好。

    王静怡并不为皇帝担心,反而长长舒了口气。

    小燕见她面上浮现笑容,不禁奇道“选侍,您怎么了?”

    “没什么。”王静怡莞尔。

    她只是觉得,这大概是上天给她的机会吧。

    老天爷并没有亏待她。

    夏桐坐着辇轿,战战兢兢来到乾元殿,她并未感到多么荣幸,反而觉得那位天子不安好心——皇帝明明前夜没有宠幸她,怎么今夜又召她来了呢?

    莫非皇帝想在六宫立一个靶子,让她成为众妃攻讦的对象,好掩盖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冯玉贞难道不比她更合适么?她的美貌在宫中并非第一梯队,皇帝这样流连忘返,只会让人觉得他眼光有问题,再不然,便是自己会某种狐媚妖术。

    夏桐就这样带着满腔疑问下了轿,正要拜倒行礼,刘璋却大袖一抬将她搀扶起身,“行了,在朕面前无须拘束。”

    他今日的态度居然分外亲切。

    简直像鬼上身。

    夏桐慎重的道“陛下威严,妾不敢冒犯。”

    刘璋故意板起那张剑眉星目的脸孔,“朕看起来很凶么?”

    虽然帅,但真的很凶啊……夏桐下意识就想点头,随即一哆嗦清醒过来,赶紧摇了摇头。

    刘璋看起来很想教训她一顿但终究忍下了,反而温声道“罢了,朕不与你计较,朕赐下的菜你用过不曾?”

    夏桐就纠结自己该说是还是不是,御膳不用视为不敬,可在御前也不能撒谎呀——那两道菜都是偏麻辣鲜香款的,夏桐怕嘴里有味道,因此今夜又是空腹前来。

    刘璋一看她的模样便知内情,叹道“罢了,朕就知道你是个老实人。”

    说着牵起她的手,携她步入内室,“正好朕也没用晚膳,不如一起。”

    夏桐简直受宠若惊,而当她进去一瞧,嘴都张开得合不拢了——她不该抱怨御膳房的手艺,真的,敢情好货都在这儿呢。

    什么溜鳝段,煨鲍鱼,蜜汁莲藕猪,蟹肉芙蓉蛋……应有尽有。和她宫里的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光是看着,夏桐就觉得胃里的馋虫都要被勾起来了。

    可她仍担心这是场鸿门宴,便违心说道“陛下请坐,妾站着伺候就行。”

    刘璋冷道“原来你是想抗旨?”

    这人的脾气怎如此善变……夏桐两腿一软,忙道“妾并不敢。”

    刘璋这才展颜笑道“朕喜欢随和之人,在朕面前,不必拘于礼数。”

    夏桐身不由主地被他按倒在座椅上,面前俱是琳琅满目的菜色。

    一旁的安如海则悄悄撇了撇嘴,说得好听,皇帝待其他人可从没这样客气过呢。

    念头才一闪动,刘璋便淡淡发话,“行了,你们都下去罢,朕不用你们伺候。”

    众人如蒙大赦,赶紧告退,说起来这位陛下的性情叫人捉摸不透,相处起来压力山大,他们也都捏着把汗呢。

    顺便暗暗为夏才人掬了把同情泪,但,各人自扫门前雪,也只好请夏主子自求多福了。

    殿中只剩他们两个,夏桐更不自在,尤其皇帝今日的态度与昨夜好似两个人,难道他有精神分裂症?

    这让她对着美味的筵席都有些食不下咽。

    刘璋则密切注视着对面的一举一动,事情不出所料,这女孩子看起来心事重重,可他却半点探听不到——甚至因为她的存在,周遭的一切仿佛安静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