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183章 第六章
    我顿时一秒就在电话那边炸了, “太宰,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中也没有办法接到电话?”

    太宰治在电话那边虚伪的恍然大悟,“对哦, 中也怎么会这样呢, 是什么人想要袭击你吗?”

    “比如什么可怕的组织。21ggd  21”

    “你给我滚!太宰, 明明是你这个混蛋家伙做的吧!”隔着电话我都听到了中也中气十足的喊声,他简直是暴怒,“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这个笨蛋首领。”

    “现在已经这么忙了, 你就不要来添乱了啊!”

    我在电话那边喊了中也几声, 下一秒,我就听到嘻嘻索索的声音响起, 青年熟悉的声音那边传来,“啊, 果然是你的电话啊。”

    “什么叫果然是我的电话……”

    “因为那个家伙会打那么长时间的电话也只有你了吧, 而且你最近和他电话很多是不是?”

    他好像不太高兴,我也不高兴,“那是因为我打不通你的。”

    “啊,是这样嘛……”

    中也沉默下去, 我赶紧抓紧时间继续确认,“中也,你最近还好吗?”

    我觉得中也可能吧太宰给踹走了, 起码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太宰的隐约的抱怨,“中也还是那么野蛮,竟然打了你的上司。”

    “闭嘴,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我还没有和你算你把我手机屏蔽的帐。”

    然后中也就开始对着我回答了起来, “没什么, 就是那个样子。”

    我……这个回答是不是过于直男了。

    “我一直很想中也的。”我对着电话那端的中也强调了下,“一直都有给中也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打通,太宰跟我说你特别忙。”我抓紧时间告状。

    中也啧了下,他听上去更生气了,“果然是太宰这个家伙做得出来的事情,所以,你最近怎么样?”

    “还好啦,最近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家都挺照顾我的。”

    “哦……那就好。”

    然后中也又陷入了沉默里,我顿时忍不住继续准备告状,“我真的有联系中也好多次,但是都以为中也特别忙所以没有联系上,害怕打扰你一直也没有再继续打电话。”

    中也在电话那端的呼吸稍微停顿了下,随即才不自然的轻哼一声,“嗯。”

    “我还给中也寄了很多礼物来,中也有收到吗?”

    “什么!?”中也在电话那端抬高了音量,十分诧异的对我确认,“你还给我寄了很多礼物?”

    “没有收到吗?”

    中也深吸一口气,“完全没有收到。”

    果然,太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恶毒男配,不对,你是这样的绿茶弟弟,我这辈子都不想理你了!

    气得我直接对中也说,“辞职吧!我养你,不要给太宰打工了。”

    “来吧,中也,我可以养你,是时候抛弃恶毒的首领投奔姐姐的怀抱了。”

    中也在电话那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在说什么呀,而且我还有部下,现在又是这样的情况……”

    “我除了养中也还可以养中也的部下!”

    中也听上去似乎不好意思起来,“不要乱说这样的话了,够了,倒是你现在真的没事情吗?”

    我点了点头对他答道,“嗯,没事情……”

    中原中也停顿了下,然后对我很肯定的说道,“对了,你卧底的组织上次杀了森首领的事情,最近你就不要出任务了。”

    “哎?”我有些好奇的问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中也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我们最近决定要直接解决掉那些对我们组织出手的家伙,以此来警示这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

    要对组织出手了吗?

    思考了片刻后,我果断把朗姆出卖了,“下周朗姆要来我们这里哦,好像是参加什么珠宝的展览,中也要不要一起来?”

    他听上去有些诧异,“这件事情你也知道吗?”

    “啊,当然会去的。”

    我在电话哪里甜滋滋的跟他讲,“那我在这里等着中也。”

    “嗯……”

    因为一直没有和中也联系上,好不容易联系上后我简直是嘚吧嘚吧不停的跟中也说最近的事情,就连昨天吃的是意大利面超好吃的事情都要跟中也讲一讲,我顺便还跟中也说了下自己的可怜,“我真的好想中也,这么多天联系不上,我真的好担心,好难过。”

    中也嗯。

    “我一直以为中也出事情了,晚上连觉都睡不着,吃饭也不香。”

    中也嗯……

    于是我陈胜追击,在中也没有什么太大反应的情况下,直接对中也发出邀请,“既然中也都要来啦,所以中也顺便变成猫来好不好?”

    “你满脑子就想着那样的事儿吗!?没事情我就挂了。”

    哇!这个人怎么这样,结果还没有说完中也那边的信号又断了,我隐隐约约听到中也大喊,“太宰,放下那个炸弹!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什么……绿茶弟弟又干什么了呀。

    后来太宰不断地给我电话我都不想理他,当天晚上我出门遛弯的时候,忽然间就看到一个东西坐在我的角落里,穿着黑色西服头上绑着绷带的青年,此刻正孤零零的呆坐在我的不远处,漆黑如同墨一样的卷发就这么微微翘起,越发衬得面前的人肤色白皙,只不过他的衣服因为坐在地上有些褶皱,领口的衬衫外开,整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些许的颓唐。

    我推开门的一瞬间,他也在同时抬起头来看向我,鸢色的眼眸一下子就开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随即十分委屈的低下头来。

    简直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大型流浪狗坐在我的门口。

    “太……太宰?”

    我上下打量了下缩在角落处的青年,他听到我叫他后这才露出了有些灿烂的笑容,随即青年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就这么微微别开了自己的眼,明明已经是十八岁了,但是却因为他的神态和动作显得那么羸弱和无辜。

    太宰治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下我,嘴角还有一丝裂痕,“小优姐姐。”

    “你怎么会在这里?”

    清俊的青年露出非常柔和的笑容,“我是特地来找姐姐的。”

    他就这么缩在那里,身材纤细的青年看上去越发的单薄,尤其是他此刻的脸色越发的惨白,青年的睫毛甚至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一只像是被雨水打湿一样可怜的小狗崽。

    “今天早上姐姐说中也电话的事情,姐姐还不接我的电话。”

    是特地来解释的吗?

    “中也也好,姐姐也好,都以为是我做的。”太宰治说的越来越委屈,他看着我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到他眼睛底下的大片的淤青。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所措,太宰他好像很累的样子,当时也是中也喊得都是太宰做的。

    其实如果不是呢?

    “中也的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吗?”

    太宰治就这么别开脸不再说话,我觉得他在拒绝承认这件事情,他不会是在怪我吧?想想如果是我被人误会,可能也会很难过,太宰现在的样子真的好委屈啊,他其实也在十八岁,刚刚成为首领后又看上去这么疲惫,我一下子就心软了。是不是我和中也把他想的太坏了?

    “先……不要坐在门口了呀,先进来吧。”

    万一被组织的什么人看到也不好?

    太宰治瞬间噌的一下站起来,然后对我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嗯,我来了。”

    我……

    他是不是看上去好的有点快,但是实际上我注意到太宰在站起来的时候稍微摇晃了下,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衬衫都显得有些空落落的,他的手腕很细,除了眼底的淤青外,甚至连肤色都变得白了不少,太宰治微笑着说道,“因为成为了首领后,就很少会去外面了呀。”

    太宰他好像说过是为了我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这么一想他更惨了!

    把太宰治带到了家里面,在给他倒了一杯水后,太宰治喝了一口,然后抬起头来就这么看着我,鸢色的眼眸这么抬起头来看人,越发显得犹如一个孩子一样无辜和可怜,“姐姐原谅我了吗?”

    明明已经十八岁了,但是当他想要装可怜的时候,简直和十四岁有着婴儿肥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差别。

    太宰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我只是生气太宰你针对中也,实际上大家都是朋友。”就在我说的时候,我怎么觉得太宰治好像翻了个白眼,等我认真看过去的时候,青年对着面前的杯子做可怜忧郁的表情。

    青年坐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小可怜,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四个字。

    我好柔弱啊。

    我说了半天自己的想法,结果发现太宰的手指在哪里摇晃着水杯的边缘,忍不住对坐在沙发上的青年问道,“太宰你有没有认真在听我说话?”

    太宰治在瞬间抬起头来,鸢色的眼眸落在我身上的时候猛然间有一瞬间的锐利和侵略感,甚至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就像是黑暗本身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令人畏惧的气质。只不过对上我的脸后片刻,太宰治脸上的就重新变了可爱的笑容,他就这么看着我,“有在认真听姐姐说话。”

    “说起来。”

    太宰治缓缓地站起身来,“这样的事情,其实……”

    是组织他们做的吗?不,总觉得不会,太宰治看着我忽然间轻轻一笑,“当然是我做的。”

    青年忽然间站起身来,整个人一下子就高了我一个头,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有压迫感的青年,就这么直接犹如一个巨大的阴影一样向我这边压来。

    他走到我的面前,那张英俊的面容上仍然是淡淡的笑容,“那么,姐姐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中也吗?”

    “嗯?”

    太宰治盯着我,忽然间就让我不知道为什么心跳有些加速,他太靠近了呀!

    他似乎注意到我的表情,然后一下子就又笑了起来,这一次他笑的反而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太宰治凑到我的耳边就这么低声说道,“因为我对姐姐……”

    “喵。”

    还未等太宰治说完,下一秒,就看到一只橘黄色的猫猫飞起一脚,太宰治本能的躲开了对方当然也远离了我。

    等到猫猫落地后,毛茸茸的橘猫就这么瞪着一双蓝色圆圆的大眼睛,此刻正弓着腰,哈着气气势汹汹的看着太宰治。

    是中也!?他来了!

    我立刻伸出手蹲下来,就这么搂住我的猫,直接把中也抱到我的怀里去蹭了蹭,“中也,你怎么来了?”

    太宰治啧了下,他将目光转向不远处门口僵硬的青年,“这个家伙怎么又回来了。”

    不远处扒着门的家伙,当时落泪,“啊……首领。”

    “我从西伯利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