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 > 正文 第57章 一滴都没有了
    在苍茫瀚海之上, 惊涛骇浪从未断绝,唯独这片冰封的海域静谧出奇,众人呆立在甲板, 遥望远方幽暗不可见的雾霭,再低头, 定定地盯着微微泛着光亮的晶莹冰面。

    本就寒冷的外海这会儿更是凄寒浸骨, 好在遗民们早习惯了这种寒冷环境,将兽皮一披便熬过去了。

    早有年幼大胆的孩童攀着麻绳下船跃上冰面, 急得年长的遗民怒骂不止。

    “没事,冰厚三尺, 他们在船上憋闷半月了,出来走走也好。”

    听温云这样说,大人们也不再阻止孩童去冰上玩, 只是他们跑得远了也逃不过被教训的下场,一时间大人训斥声同孩童的嬉笑声不断, 将这死寂的外海映出几分生气。

    因前方尽是迷雾, 探不清方向, 加上这些日子以来晕船的人也不少,所以众人决定在冰上停留两日, 一方面修整歇息, 另一方面则是由温云几人先入迷雾中探寻方向。

    沈星海将背上背着的朽木往冰面上一丢, 说是探路,实际只是领着黑石跟阿休溜了一圈冰玩耍, 回来的时候面上掩不住的兴奋, 看样子是早将那柄断剑忘得一干二净了, 若不是这会儿在冰上不方便, 他定要现砌剑炉当场铸新剑。

    他也不知道温云到底是怎么使出这样可怕的异能, 但是修真界人人都有可能握有底牌,贸然打听是不礼貌的事。

    而且做出这种事的人是温师妹嘛,她都十日结成元婴了,随便把海水结成冰不是很寻常的事吗?

    与其想这么多,还不如抓紧时间滑冰玩耍呢。

    另一边,叶疏白光洁的下巴微微抬起,目光略有迟疑地看着这片冰面,隐含沉思。

    他曾在千阵塔见过温云用这道魔法,但是那时她吟唱了足有半盏茶时间,而这回非但只花了几瞬的功夫,他甚至在她施法时没有感受到半点魔力波动。

    饶是叶疏白在魔法方面只算个初入门的魔法学徒,但是他也是能捕捉到魔法元素的。

    凛冽的寒风将温云的脸吹得苍白,她回头,却见纤浓的眼睫上挂了片不知何时凝出的冰晶,将眸光衬得越发澄澈。

    “我感觉不太对劲。”她无措地看着叶疏白,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身上的异状。

    好在不用温云细说,叶疏白也明白她想表达什么了,拿了木剑挥动两下,用的是最初级的火球术,然而空气中一片寂静,毫无魔法波动。

    外海之上没有魔法元素,想要用魔法必须得借助魔法石。

    温云用了相同的魔咒,下一刻,一颗大若磐石的巨型火球骤然飞出,将不远处的冰面砸出个大洞。

    这火球大得出奇,比火杉木魔杖加强过的还要大,更重要的是,施放魔咒时她手中空空如也,没有一块魔法石。

    果然,方才用“冰封千里”时的异常不是偶然。

    温云想了想,将木剑往上一抛,不甚熟练地使出了御剑术,却见飞剑飞上天去,而她所用的也不是灵力,依旧是先前那股玄妙的金色暖流。

    “叶小白,破案了。”温云神情凝重看向叶疏白,将声音压得极低:“我的精神力和灵力,融合在一起了。”

    叶疏白早就猜到了这个可能,但是他对这种事亦是闻所未闻,眉宇之间却微微蹙起,声音却依旧清冷而温润,带着让人平和的力量。

    “莫怕,就现在看来这是好事。”

    至少温云的实力有了实质性的飞跃,之前她的灵力微乎其微,战斗的主要手段还是靠着魔法,若有人从旁掩护辅助自是威力非凡,然而一旦落单被近身就可能遭遇不测。

    但是现在她升至元婴期,若再碰上化神期的修士也全然不惧,再加上深不可测的魔法手段,便是与渡劫境修士相争,亦有一战之力!

    寒风将叶疏白的墨色长发轻拂,越发衬得眉目清冽如画,他面上神情难得显得温和,柔声宽慰她:“不一样并非是坏事,你无需担忧。”

    “我没有担忧,只是对这融合在一起的力量略感不适而已。”温云眨了眨眼,旋即露出灿烂得让人目眩的笑容:“我一直都很不同,所以我一直都很强大,没有泯然众人。”

    说是自信都不对,温云向来是自傲。

    她慢条斯理地将被风吹乱的头发理顺,漫不经心道:“而且修真界千年没再出飞升强者,说不定就是修炼方法不对,神仙神仙,定是神魂与肉.身并修,指不定我这样将精神力与灵力一起修炼才是正确的方法。”

    其实温云一直都有暗中的猜测。

    魔法界的法神是将精神力修炼到极致成神,而修真界的飞升强者则是以灵力淬炼肉,身到极致成仙。

    两者的修行路径截然不同,但是最终的目的都是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但是温云在上辈子曾带着小火龙翻遍了各种藏书,也没寻到一个真正成了法神的例子,哪怕是一贯宣扬自家主神至高无上的光明教会,对于光明神的来历也一直语焉不详。

    他们只说成为法神后,会有侍奉主神的神使前来接引,带领新的法神前往神域。

    现在想来,这说法同修真界的飞升有异曲同工之妙:飞升之后,会有仙人接引入上界。

    难道说所谓的仙界与神域,其实是同一个地方,两界所信奉的神明其实是同一个人?

    或许修真界与魔法世界曾经也是一个地方,后来因传承不同逐渐分离,像她这样魔武双修反倒是最初的修炼方式?

    温云将脑中乱糟糟的猜测尽数按下,拉了拉叶疏白的衣袖。

    “为了验证我的猜想是否正确,待我们找到正确的路后,回船上我就来教你修炼精神力的方法!说不定你就能从半步飞升直接飞升了!”

    叶疏白并无反对之意,旁人兴许会担忧这样乱来会影响自身修为,他却一直对温云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表示理解。

    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无关信任,而是出于两个脱离常规的天才的默契。

    拿叶疏白来做实验是一件漫长的事,眼下最重要的,还得要抓紧时间将前路给探清,继续往前行才是。

    温云动作利落地将木剑往上一抛,轻描淡写地使出一记御剑术踏空而上。

    很好,这次的御剑术用得准确无误,上剑时的动作也很潇洒帅气,温云在心底默默地为自己叫了声好。

    毕竟先前自己用御剑术十次有九次会翻剑,后来又有了叶疏白这个专属司机,就懒得再长进了。

    她站在剑上,低头看向叶疏白,而后对他伸出手:“上来吧,是时候展示我真正的御剑技术了。”

    叶疏白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却还是老实地上了剑。

    温云稳住心神,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体内的力量操纵飞剑往前,不忘小心叮嘱身后的叶疏白:“扶着我,不然翻剑了你要掉下去。”

    叶疏白却始终同她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一派正经道:“不可冒犯。”

    然而下一刻,温云方才还行驶得平坦的飞剑骤然加速朝前冲去,叶疏白倒是稳稳当当地站在飞剑上,控剑的人身子却一歪,不由自主地朝着边上掉。

    好在身后的男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险之又险地及时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护好,这样的动作他做起来熟练得不行。

    最后还是得老司机叶疏白出来御剑,温云甚为沮丧地站到了后面,死死扒着他的腰不撒手。

    御剑果然比那边拿朽木当滑板的沈星海快得多。

    温云同叶疏白很快飞到迷雾中。

    她正好想试验下自己现在的剑招威力几何,于是也懒得寻找新路了,索性提着剑沿着这大片的拦路礁石,一路往前劈去。

    那股玄妙的能量自她的元婴中倾涌而出,化作一道无形剑气,气势非凡地硬生生拆出一条路来。

    温云看着变得平坦顺当的海面,顿时满意地点头,仰着头看向叶疏白:“这样也有好处,以后我用魔法再也不需借助魔法石了,省下了不少石头,我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姑娘。”

    叶疏白的姿态依旧淡定优雅,只是看向温云的眼神却隐约显得怪异,欲言又止。

    于是温云再次夸了自己一句,等着他的赞同。

    沉默良久,面对少女这强烈渴求认同的神情,叶疏白最后只得委婉提醒:“不如你先看看芥子囊吧。”

    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她的宝贝丢了?

    温云心中稍感不妙,她飞快解开腰间的芥子囊往内探视。

    里面乱糟糟地装了一大堆东西,大多都是许挽风留下的各种女修用品,但是最醒目的定是那块大如山的巨型魔法石。

    看到它还在,□□了一口气,这玩意儿没丢就好。

    然而下一刻,她后知后觉地想起,这块巨型魔法石好像都被那些零碎的魔法石给掩盖着的,怎么现在直接露出来了呢?

    她那一大堆取之不尽的魔法石呢?!

    温云心中一紧,然而将芥子囊翻了个遍也没能寻到宝贝魔法石们,只零星地找到几块碎石,非但如此,她另一边堆着的十万极品灵玉也失去了踪迹!

    芥子囊上有神魂印记,除非主人主动给予,否则只有抹掉神魂印记才能够开启。

    她的神魂强大得连墨幽都惹不过,这世间除了有她神魂烙印的叶疏白跟小火龙,其他人肯定打不开。

    “是不是我的杖灵苏醒了?”温云低声喃喃,分析着事情的发展:“它一直爱那些亮晶晶的东西,肯定是偷偷把我的宝贝给藏起来了,等会儿我就回去管它要回来。”

    虽然叶疏白并不介意温云将锅扣在那个杖灵头上,但是终究抵不过内心的正直。

    “不是他拿的,是我。”

    温云微微错愕,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自家剑灵伸出手,抠搜地准备把它们要回来。

    然而叶疏白又补充一句:“你先前正是靠着灵玉与魔法石方才晋升的,你芥子囊中的已经用空了。”

    所以她体内的玄妙能量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全是从灵玉跟魔法石中吸取的?

    温云眼中的亮光逐渐消失,张了张嘴,半天没说话。

    她面上的震惊与绝望太过明显,就连叶疏白也看得不忍心了。

    他递上自己的芥子囊,认真道:“这里面尚余百万灵玉,都给你。”

    温云看看芥子囊,又看看叶疏白,长叹一声:“我后悔了。”

    “后悔?”

    她大彻大悟道:“我先前还说要教你修炼精神力,看能不能跟我一样真正道法双修,却没料到原来修到元婴要花这么多钱,那你修到飞升岂不是花得更多?”

    “……”

    抠搜的温云将叶疏白递来的芥子囊极小心地系回他腰间,最后惦起脚拍拍男子的肩膀,语重心长:“乖,咱们不练了。”

    这种氪金玩法,咱们剑修练不起!

    *

    因心疼自己随风逝去的财产,温云后面的几天都没吃饭,她只坐在船舷上思考人生,还时不时探入芥子囊瞧一眼那块巨型魔法石在不在。

    船朝前方驶,心往死里碎。

    沈星海听说这件事后半点不觉稀奇,反欣慰地同叶疏白私语:“其实,我先前一直觉得温师妹不太像剑修。”

    叶疏白淡淡瞥他一眼,心中已微微警惕。

    然而沈星海半点不察,继续道:“现在看来,原来是我误会了。”

    他情绪激昂:“瞧瞧她现在心疼灵玉的模样,十足的剑修风范!”

    叶疏白:“……”

    你们这代剑修原来都寒酸得这么理直气壮了?原以为自己那三个徒弟就够上不得台面,却不曾想一代不如一代!

    就在这时,被议论的温云慢悠悠地抬起头来了,沈星海连忙闭嘴,抱着心爱的火魄铁往边上一避,生怕穷疯了的温师妹把这宝贝要回去。

    然而温云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站了起来,踏在手臂粗的船舷上举目遥望,风吹得浅色裙摆飘起,惯来注重形象的她却压都懒得压,仍专注地看着远方。

    叶疏白最先察觉到不对,跟着飞上天望过去,逐渐地,他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们这一路过来全在迷雾中前行,好在运气不错,一直都没再遇到礁石了,但是现在雾气渐重,异状再次出现。

    “雾里面有奇怪的声音。”叶疏白轻声道。

    那声音若有若无,被呼啸的海风吹得支离破碎,听不清任何内容,于是在这片幽暗的迷雾中显得尤为诡异,好似什么东西在嚎哭一般。

    同在船舱外的黑石跟阿休脸色一白,低声嗫嚅道:“我小时候听婆婆讲,外海之所以渡不过去,除了在海面上难浮外,里面更是有海妖作祟,那些怪物尤喜生食童男童女……”

    听到这里,沈星海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背上的那截朽木拿到手上抱好,一副防御姿态。

    温云纳闷:“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紧张干嘛,就算有海妖,他们也该先吃这两小鬼。”

    说着,指了指前方两个小屁孩。

    原本就害怕得不行的黑石跟阿休脸色顿变惨淡,瘪着嘴就差哭出声了。

    沈星海无奈:“温师妹,不要吓唬我徒儿!”

    吓哭小孩的温云摸了摸鼻子,悻悻地重爬回船舷观察迷雾中的动静,最后仰头朝天一望:“我怀疑我们真遇到妖怪了,这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

    叶疏白一言不发使出御剑术踏剑而起,气度从容淡泊。

    他说:“若有妖孽,诛之便是。”

    温云立马跟着爬上去,底下的沈星海被二人的无畏精神一激,慷慨激昂道:“魑魅魍魉又何惧,我以正气尽诛之!”

    说罢,他下意识地想要使用御剑术飞上去,结果才想起自己的剑好像断了,其实断剑也能飞,但是……他把断剑都丢了啊!

    沈星海尴尬地笑了笑,问叶疏白:“叶师兄,载我一程?”

    叶疏白神情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御剑飞远,用行动表示了拒绝。

    沈星海悻悻低头,发现两个徒弟正望过来,他只好替自己挽尊:“是这样的,你们叶师伯之所以拒绝我,是因为飞剑最多只能乘两人,再多就飞不起来了。”

    而温云跟叶疏白这会儿已经飞至迷雾上端了,循着那鬼哭狼嚎的声音一路飞去,逐渐听得清晰明了。

    那是一道凄惨的男子声音:“啊!我不行了!我一滴都没有了!”

    “二师兄莫慌,换我来御剑便是!抱紧我别摔下去了!”

    “师弟,我恢复些许灵力了,换我来!”

    只能隐约看见三个人紧紧贴着共乘一柄飞剑,虽说雾气太浓看不清面容,但是这声音怎么听怎么耳熟。

    温云犹疑片刻,扯了扯叶疏白腰间的衣服,低声道:“叶小白,你有没有觉得这几个声音很耳熟?”

    叶疏白皱眉,答:“我从未听过。”

    语罢,他凝重低语:“对方敌友不明,我们要抢在对手发现之前动手——”

    然而还不等叶疏白动手,顶上忽然传出三声惊呼,那三道身影耗尽灵气,齐刷刷地朝着海中坠落,从温云眼前一闪而过。

    三双绝望却又茫然的眼同稳稳飞在空中的温云对视。

    她猛地一拍叶疏白的腰,急喊:“快救他们!”

    “这是你那仨徒弟啊!”

    *

    片刻之后,沈星海跟俩徒弟齐齐抬头,却见到魔舟顶上飞来一串长长的队伍。

    剑上站着的依然是叶疏白跟温云,但是叶疏白手中却拎着两个陷入昏迷的人,还有一个人被挂在剑尖上。

    黑石挠了挠头,认真地数了数:“师父,他们的剑明明能载五个人啊。”

    沈星海:“……”

    你为什么不关心海妖,也不关心这三人身份,却偏偏要提起让师父尴尬的事!,,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