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穿成年代文的小白脸 > 正文 第102章 102
    “我不走, 这又不是你家。”温小雨死死的扒着门。

    她亲妈马桂花也在这,她自然是护着女儿的。

    山婶叫儿子过来,把温小雨几人从付正军的家里赶了出去。

    你说说, 温七雨都成那样了, 这亲娘跟亲妹子一个都没跟过去,还在这一个劲的为自己开脱。

    那温七雨可是血淋淋的抬走的!

    马桂花站在那,“这是我姑娘家,你一个外人, 还想做她家的主!”她可不会听。

    山婶回头看儿子,“动手啊。”

    她儿子犹犹豫豫的看着那三个孩子, “妈,要不明天再说吧,这会天可不早了。”

    那三个孩子看着挺可怜的。

    山婶就说“孩子的亲爷爷亲奶奶, 亲大伯亲叔都活着呢,家里还盖了红瓦房,不比咱们有钱啊?”

    她斜眼看了温小雨一眼, “这一家子, 在伯林家蹭吃蹭喝的, 一粒米都没买过!你看看, 你小婶子抬到医院去了, 这两人心比那冰坨子还凉呢!”

    马桂花一听就急了, “我大闺女我能不心疼?你别在这张张嚷嚷, 我明天就去看她。”

    山婶道, “这可是你说的, 明天去的时候把钱带上!医药费!”

    说这到, 山婶的目光看向温小雨, “我倒是想起来了, 说是孩子推的人,这肖家怎么着也得出这住院的钱给出了吧!”

    山婶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温小雨拉着三个孩子就往外走,那地上的一摊东西,不要了!

    等她姐夫回来,她找姐夫赔!

    “哎,怎么走了?”山婶也没去追,声音挺高的,“明天不去看你姐了?医药费也不赔了?”

    温小雨越走越快。

    马桂花看温小雨走了,心一下子慌了,都走了她怎么办啊?

    这屋了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她就留在这?

    马桂花还是跟着温小雨一块走了。

    “妈,你跟来干什么。你两手空空,去我婆婆那,她会嫌的。”温小雨抱着最小的那个孩子,孩子多,她不好管。

    温小雨话头一转,“妈,这样,你送我们过去,等会你再回家去。这半个月爸一个人在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听你的。”马桂花自然是听小女儿的。

    小女儿跟她分析过。

    她老伴身子骨不好,也就这几年的活头了。至于大闺女,以前还挺好的,没结婚之前对家人特别大方,给钱从不说什么。

    可自从结了婚啊,这大闺女就小气了,给钱少了就算了,还不常回家了。

    马桂花观察了两年,甚至还听了小女儿的意见,用要钱的法子试了一下大闺女。

    结果,大闺女还是扣,舍不得给她花钱。

    你说万一哪天她病了,大闺女能好好照顾她吗?

    马桂花想来想去,还是小女儿贴心懂事,连三个孙子都喊她奶奶呢。

    这就是要给养老啊。

    于是,这两年马桂花的心不知不觉就偏向了小女儿。

    小女儿看她看得勤,也爱与她说话,还常常带孩子们看她。

    多好啊。

    不像那大闺女两口子,连亲外孙都不常带回去给她看。

    还说什么小雨家的三个孩子欺负锦天,哪有的事!

    小孩子打打闹闹,太正常了。

    小雨家最小的那个,就比锦天大一岁,差不多的孩子,哪里谈上欺负不欺负啊。

    小孩子一起玩,摔一上跌一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事。

    马桂花就不懂了,大闺女怎么把孩子看得那么精贵。

    她以前那会养孩子的时候就没这样过。

    路上。

    温小雨还在那跟马桂花抱怨“你看看姐夫,就算是看在姐姐的份上,他也该站在我们这边啊。要不是他纵容,那村里的人哪有胆子赶我们啊!”

    马桂花没接话,反尔忧心忡忡,“也不知道你姐姐怎么样了。”

    温小雨没吭声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她心虚,两个孩子打闹撞了她姐,本来也还好,后来孩子一着急,就摔了,一脚踩到她姐的肚子上了……

    不过她觉得,孩子还不到五岁呢,那一脚也不重。

    过了会。

    温小雨又说,“妈,以前我姐身子骨好着呢,现在嫁了人,怎么虚成这样?是不是在付家受了蹉磨过得不好啊?”又挑事了。

    马桂花“不能吧,这些天付正军给你姐挺好的,你姐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啊。”

    温小雨就说“您在那啊,他敢不听吗?”

    两人一问一答,话题就扯远了。

    这会马桂花也想不起来温七雨了。

    医院。

    这边住院的费用没有付正军想得那么贵。

    他交完费回到抢救室外头的的时候,温七雨人还没出来。

    付正军眼中满是担心。

    崔金花在这没走。

    住院只留一个人肯定是看顾不过来的,她是来帮忙的。

    而且啊。

    明天她还得给付伯林打个电话,跟付伯林说一声,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瞒着他的。

    半夜的时候,温七雨被推了出来。

    手术完了。

    “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稍微说了一下,温七雨大出血,血完全止住了。胎儿肯定是保不住的,子宫的东西都清干净了,没有残留。

    不过这次情况有点严重,清宫之后,子宫壁太薄了,以后想怀孕只怕难了。

    先住院,输血……

    温七雨现在贫血非常严重。

    温七雨没有醒。

    她失血太多了,刚才做手术的时候差点休克了。

    医院的病房很紧张,温七雨分到了一个三人病房。

    付正军就在守在床边。

    付伯林一直在忙,杜曼给他介绍了两个主持的活动。

    是国企的晚会节目。

    出手特别大方,一场主持下来,给三百块。

    还给了两包烟。

    付伯林主持了两场,立刻就进项六百。

    说是小年夜的晚上还有一场,如果那天去主持活动的话,有六百呢。

    付伯林没去。

    除开这两人的主持,付伯林去了电视台的深夜拦目,他跟电视台的人商量过了。

    价钱调一些,日结。

    那边同意了。

    因为这是夜间节目,白天付伯林其实是有一点自己的时间的,他自然也没有闲下,他把毛笔字捡了起来,练了十来张纸之后,这手感就恢复了。

    他就开始写对联,红纸已经买好了……

    之后就去摆摊。

    其实也不用摆摊,就是拿着这些去李平安买的那个房子,端个桌子出来往外面一放,把这些对联搁上去。

    然后就有人买……

    对了。

    李平安回家的时候,给了两把钥匙付伯林。

    一把是这个屋子的,一把是隔壁的。

    当初李平安可是买了两套。

    李平安是这么说的“你有空帮我打扫打扫卫生嘛,我又不在。”

    还说什么怕小偷去光顾。

    总之,李平安总有一堆的理由,后来付伯林收了钥匙。

    他走之前会帮李平安把这里的卫生打扫一下的。

    过年嘛。

    对联也得贴上,这才有过年的气氛。

    李平安这房子的位置,付伯林还跟杜曼说了。

    杜曼有空的时候,还会过来帮忙剪喜字,一起卖。

    夜间节目付伯林去了九天,一天十块,一共挣了九十。

    不过编导说他的节目收听得人多,奖了十块钱,一共给了一百块,加上主持的两场赚的六百块,现在他手里已经有七百块了。

    还有卖对联的,别看一副对联收不了几毛块,但是量大,这些天零零总总的算下来,也有二十块了。

    “我改了车票,明天回去。”付伯林对杜曼说,“明天就不卖了,这剩下的三副对联你拿回去吧。”

    他字写得最好的三副对联给了杜曼。

    “不是二十七、二十八号回去吗?”杜曼问他,怎么突然就提前了。

    付伯林道“钱够了。”

    七百多块,小婶生孩子怎么都够了。

    杜曼点头道“早点回去也好。”

    付伯林收摊,桌子归位。

    他还去了一趟李平安的卧室,过了一会他出来了。

    “这个你帮我收着一下。”付伯林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杜曼。

    杜曼看面上是红色的,以为付伯林给她的又是房产证,结果一看,是存折。

    “谁的?”这存折应该不是付伯林的。

    付伯林就是缺钱了才留下赚钱的。

    “李平安的,他走的时候就是怕在火车给人摸去,就让我收着。”付伯林怕人听到,声音说得特别小。

    几万块呢。

    杜曼一开始表情挺正常的,结果翻开一看,那一串串的零吓了她一跳。

    李平安的?

    真有钱。

    付伯林晚上没回学校。

    就在这凑和了一晚。

    宿舍剩下的学生不足十个,多是一些不想回家的,要么就是没爹没妈,要么就是与家里闹得很僵,没法回去的。

    杜曼无奈的看着付伯林“你就那么相信我啊?”

    她还问“不怕我把这弄丢了?”

    这存折的零头虽然多,但是她也不是拿不出来。

    她已经在跟她爸学做怎么跟人打交道。

    想学做生意,要先学会做人。

    付伯林看了杜曼,“你要是担心丢的话,那还是给我吧。”实在不行他就一直贴身带着。

    “我家有保险柜,我放里头。”杜曼收了存折,告诉付后林“你就放心吧,丢不了。”

    她家保险柜里头还有之前才拿回来的珠宝,那些个翡翠手镯,成套的金头面,都是他们家传下来的。

    比这存折更贵。

    —

    学校。

    “你找付伯林?他不在家啊。”接电话的人犹豫片刻,点头,“行,我帮你去看看,要是能见着他,我就转告他一声,让他早点回家。”

    这人挂了电话之后,就去付伯林的宿舍楼了。

    303宿舍灯没亮,门反锁了。

    没人在。

    这人又问了一下宿管员,确实付伯林没回来之后,就拔了刚才的号,回话了。

    付伯林不在。

    “他怎么老不在啊?”电话那端的崔金花有点急。

    温七雨手术的第二回,她回拔的那个号,说是什么小卖部,那边没有她要找的人。

    这费心费力的找到学校的号,打了过来,结果付伯林还是不在。

    他去哪了?

    “付伯林兼职去了,像是在赚钱呢。”那人还真知道一点。

    他听收音机的时候,听到付伯林的声音了,是个夜间栏目,讲故事的。

    第二天还会重播。

    他每天都听。

    崔金花听到那人说付伯林在赚钱,心里一酸。

    温七雨手术的第二天就醒了。

    输了两天的血,后来医生就让她回去了,说是两周之内好好的保持干净,然后不能吃辛辣的东西,说的不太严重的样子……

    可是啊,昨天晚上温七雨又感染复发了,她一直忍着。

    还是今天早上付正军发现了,赶紧把人送到医院去。

    “不是说回家吗,我想锦天了……”温七雨在那抹泪。

    好些天没见孩子了,也不知道怎么样。

    “咱们先回去医院,让医生看看,要是没事咱们就回家。”付正军哄着劝着,“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有呢。”

    他低声道,“要是不够,就把门面卖了……”

    留房子就行。

    温七雨这才去医院。

    说是轻微感染,还得消炎。

    付正军一直照顾温七雨,顾不上小锦天。

    崔金花让付伯林回来,就是想把小锦天交给付伯林照顾。锦天那小家伙这些天没见着父母,是没闹,可是乖得吓人。

    一声都不吭。

    天一亮起来,呆呆的往外院子外头。

    望他家的方向。

    大人都知道,孩子想家想父母了……

    付伯林一早就去了火车站。

    早上出发,晚上到。

    他是下午六点在城里下的火车,要不去新买的屋子那看一看?

    付伯林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去。

    还是先回村里吧,明天就小年了,还是今天晚上回去,给小叔一个惊喜。

    火车站边上吃的东西可多了。

    付伯林随手买了一些,他刚赚了一笔钱,这会买东西挺大方的。

    坐一个小时的车到县里,然后再走回家。

    快到了。

    付伯林精神饱满,脚步飞快。

    天越来越黑了。

    风大,夜里凉得很。

    付伯林把围巾往上扯了扯,都已经挡到脖子那了。

    快到家的时候,他看到河边有一个孩子在那扑腾。

    谁家孩子半夜出来,还掉水里了?

    都快沉下去了。

    付伯林把东西一放,赶紧去救人。

    袄子得脱了,不然等会灌了水,跟铁秤砣似的。

    这水可真冷啊。

    付伯林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孩子救起来。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没事吧?”付伯林冷得直哆嗦。

    赶紧把袄子往身上裹。

    孩子还能喘气,就是声音不太对,“……没,没事。”

    付伯林太冷了,他估计这孩子比他还冷。

    也没问这孩子是谁家的,直接拎着一块回他家去了。

    这么冷的天,家里该生火了吧。

    那落水的孩子也乖,他一声不吭的,任由付伯林抱着他。

    付伯林走得快。

    要是磨磨蹭蹭的等这孩子一块走,那他可受不了。

    “到家就好了,能烤火,一会就热起来了。”付伯林说。

    那孩子看了看付伯林,突然道,“家里没人。”

    付伯林家一个人都没有的。

    付伯林没听清。

    他家怎么没灯啊?

    付伯林远远的就看出不对了。

    没开灯,走近了里头也没听到声音。

    是睡了吗?

    等付伯林走近,发现门上挂着一把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