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 正文 第73章 第73章
    离睢淮还剩一日的路程, 谢明泽一行人这次终于不是住的官驿,而是客栈。

    这段时日一直赶路,将士们都有些吃不消, 明日晚上就能赶到睢淮, 加上褚厉之前派去拿着银钱买粮草的人已经日夜兼程赶到睢淮,能暂解燃眉之急,褚厉一行人倒是也没这么着急。

    褚厉提前让探路的心腹包下一整个客栈供他们歇脚。

    等明日一口气兼程赶到睢淮。

    谢明泽随一行人赶了一月的路程, 裹着厚披风, 下马车时,还是被外头的寒风冻得打了个哆嗦。

    风一吹, 打了个喷嚏。

    褚厉原本在不远处嘱咐厉四,听到这一声看过来。

    谢明泽蹭了蹭鼻子, 他也不想的, 谁让赶了这么久的路, 加上原身身子骨本就不好,虽说他重生这段时日来养好不少, 可过往十几载底子在那, 着实吃不消。

    他如今还没惹上风寒, 已是万幸。

    谢明泽只觉得今晚格外的冷,浑身也打着寒颤, 先一步进了客栈,大堂上因为一直敞着门冷风时不时灌进来, 他干脆寻了掌柜的,先问了他和褚厉的厢房, 吩咐小二把膳食端上去, 就赶紧让人带路先一步回了房。

    客栈因为是贵客到, 提前打扫过, 干净整洁,幽幽沁着一股好闻的香气。

    谢明泽吸了口气,觉得终于暖和一些,只是浑身软绵绵的,不知是不是前头一连几日都是露宿在外累着了,困倦得很。

    不过小二离开去准备膳食的功夫,谢明泽趴在桌上眼瞧着打了个盹儿。

    门响动一声,谢明泽惊醒,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目瞧去,刚对上褚厉担忧的目光,复又趴下来,带着鼻音含糊不清问了声:“安排好了吗?”

    说话间也是闭着眼,这让褚厉眉头紧锁。

    大步走过去,掌心放在谢明泽额头上,果然刚刚推开门看到谢明泽抬眼时不正常的面色不是错觉。确认心中猜想,他无奈又怜惜压低声音俯下身,轻声哄道:“你病了自己都不知?”

    谢明泽困顿至极,甚至没听清褚厉说了什么,唔了声,闭着眼,只觉得趴着舒服很多。

    褚厉愈发担心,却又怕他就这么睡着没吃些食物半夜难受,更何况,他这状况定是要吃药的。

    褚厉看他这瞬间的功夫又睡着了,干脆动作极轻拦腰将人抱起,放到不远处的床榻上,扯过被衾盖在他身上,掖好,这才匆匆离去。

    谢明泽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昏昏沉沉,极为难受,却又腹中空空无物不自觉鸣响。可同样,之前浑身的寒冷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热意上来,他迷糊间伸手挣脱束缚的热浪,却突被握住手腕。

    混沌间,一道清润温和的嗓音在哄着他:“先起来把膳食用了,稍后喝了药再睡?”

    谢明泽困得很,翻手想睁开困住他举动的桎梏,几番下来,手脚却被困得更紧,与此同时,食物的香气弥漫在鼻息间。

    大概太饿了,谢明泽腹中的饥饿占了上风,努力眯开一条眼缝,侧头,果然看到身旁正坐着一人,背对烛光瞧不清面容。可相处这么久,谢明泽还是一眼认出就是褚厉,随即落在他手中,是一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肉糜粥。

    炖得软糯香气扑鼻,对于接连在野外吃了好几日食物的人而言,可谓是绝顶美味。

    谢明泽愣是半撑着抬起上半身,可身体比之前更沉,又重重摔了回去。

    谢明泽望着看得到吃不到的美味,加上病痛,大概是难受得紧,眼睛湿漉漉的,带着些可怜:“饿。起不来。”

    褚厉难得看到谢明泽这么依赖的模样,心口柔软一片,干脆起身,一手端着粥碗,另一只手臂轻轻穿过他的后颈,借力将他整个人托起,随即坐在谢明泽身后半环抱着他,声音也轻柔:“我喂你吃。”

    谢明泽若是往日定会强撑着起来,可病得时候难得脆弱,加上脑袋昏沉,觉得倚着身后的人稳稳的,又能吃到美味的食物,何乐而不为?

    被褚厉喂第一口时谢明泽还有心理压力,可等温热香软的肉糜入了口,从喉间一直到胃里,温热的食物仿佛能驱散之前本不适的身体。

    谢明泽越吃越精神,一口又一口。

    等一连吃了三碗,谢明泽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碗时,褚厉再去而复返端来的一碗却不像之前泛着惹人口吃生津的食物,而是苦涩难闻的药汤。

    谢明泽傻了眼,一双眼睁大:“这啥?”

    褚厉被他这模样逗乐了,眼底带了笑意,精神了些,看来是好受一些了,温声解释:“你发了热,这是御医开得药,喝了药躺下睡一觉,明日起来就好了。”

    谢明泽摇头:“不用,我好得很,再给我多吃几碗饭,我保证也能生龙活虎。”

    褚厉也坚持:“别闹,喝了药,等你明日好了,吃什么都可。”

    “我、我也懂皮毛,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晓。”谢明泽望着那苦涩的一碗药,这喝下去他得苦成啥样啊?

    这会儿别说困了,闻着药味都精神了。

    褚厉无奈:“夫人也说是皮毛,御医开得药,对夫人的身体有好处。”

    谢明泽:……他只是谦虚而已。

    可难道要让他说自己的医术在御医之上?这不是暴露了?

    不能承认,却又不想喝。

    谢明泽当着褚厉的面做了一个孩子气的举动,他望着那碗药,直接闭眼,把自己努力往被衾里缩,打算眼不见心不烦。

    他的小动作被褚厉铁臂搂着腰给止住了:“喝了药洗漱过后再睡。”

    谢明泽对于不喝药保持着自己的固执:“不喝,先睡。”

    褚厉望着难得耍无赖的谢明泽,垂眼对着谢明泽许久,突然道:“夫人确定不喝?那为夫不介意亲、口、喂夫人。”他说到亲口时加重语气,其中威胁意味颇深。

    谢明泽难以置信侧身仰望褚厉,这厮疯了吧?

    平时偶尔亲几口就算了,这、这也……怎么瞧褚厉这一本正经的模样都不像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吧?

    褚厉大概看出他的迟疑,低头当真喝了一口,谢明泽吓得一哆嗦,想到那画面,打了个激灵,赶紧双手抱过药碗,咕咚咕咚一口饮尽。

    褚厉眼底带着笑意将口中的药也吞下去。

    谢明泽喝完把空碗往他怀里一塞:“喝完了。”也苦死了。

    那两个御医开得药也太苦了吧?早知道兑换点药,直接吞药丸压根不用这么苦。

    褚厉接过药碗却突然靠近,吓了谢明泽一跳:“都喝完了!”这厮不会故意找借口亲他的吧?

    谁知褚厉快凑到他眼前时停下,谢明泽太过紧张一直盯着褚厉的脸没注意到他的动作,等嘴里被塞进东西,甜滋滋的味道弥漫开,才发现是蜜饯。

    谢明泽忍不住咬了下,顿时口腔里的苦涩被香甜取代。

    他忍不住咕哝一声:“又不是小姑娘,吃什么蜜饯啊。”

    褚厉睨他一眼:“甜吗?”

    谢明泽耳根一红:“一、一般般吧。”

    却忍不住用舌尖抵着蜜饯在脸颊来回,也不知哪来的,真甜!

    褚厉也只是笑了声,很快出去了。

    谢明泽吃完意犹未尽,偷瞄一眼桌上,已经被收拾干净,只有茶盏和一个碟子,上面满满都是蜜饯。

    谢明泽眼睛一亮,看了眼房间紧闭的门,飞快披着被衾跳下去,抱着蜜饯碟子回来,胡乱塞了满满一口,才送回去,重新躲在被衾里像是小仓鼠一样吃吃吃。

    等吃到一半谢明泽一愣:不是啊,他这么心虚作甚?他想吃就吃啊。

    好在褚厉回来的很迟,谢明泽吃完瞬间借着褚厉留下来放在一旁的水洗漱一番,才重新窝回去。

    没多时,谢明泽药劲儿上来就又睡着了。

    大概是临睡前吃得蜜饯着实甜,谢明泽在睡梦中也忍不住回味。他梦到自己突然一下掉进一个蜜饯窝,到处都飘着香甜的蜜饯,乐得谢明泽睡梦中都忍不住咧着嘴角笑。

    他就坐在那里,伸手在空中够一个,塞进嘴里吃一个。

    一连吃了很多个,突然眼前所有的蜜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很大的蜜饯,更香更甜更好吃。

    谢明泽一直啃了好多口,翌日醒来时,还觉得这真的是一个香甜而又美味的梦啊。

    可等睁开眼醒来发现便宜夫君一脸神色复杂肿着嘴巴看着他,谢明泽有种不祥的预感。

    厉四第二天起来行装准备妥当后,发现王爷和夫人今日怪怪的,尤其是王爷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叮了,嘴巴肿了,夫人则是埋头苦吃。

    厉四想到夫人昨晚生病,关心唤道:“夫人?”

    谁知谢明泽却吓了一跳,抬头飞快看了眼厉四,眼神游移:“嗯?怎、怎么了?!”

    厉四愈发觉得古怪:“夫人你是不是病还没好?要不夫人你在此歇息两日,吾等先赶去睢淮?”

    谢明泽赶紧摇头:“我已经没事了,不用耽搁行程,还是一起走吧。”

    厉四应了声。

    谢明泽松口气,觉得厉四这下应该没什么话的时候,厉四却是转头看向褚厉:“爷,你被毒虫叮咬要不要让御医来瞧瞧?”

    褚厉:“……”

    谢明泽:“…………”

    厉四看王爷不说话,关心更甚:“爷,夫人的病刚好你可不能这时候出事啊,也莫要讳疾忌医,毒虫咬起来,还是挺厉害的,你看爷你都……”

    “厉四啊。”褚厉突然开口。

    厉四眼睛灼亮:“爷?”爷是不是要让他去请御医了?

    褚厉:“……你知道的太多了,还不快去装车准备出发?”

    没看到旁边有人已经快恼羞成怒了吗?,,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