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校草妹妹是花妖 > 正文 第54章 小美人鱼
    顾泽兰和沈细辛因在全国物理竞赛中的优良表现, 即将加入国家队去参加国际物理奥赛,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耀。

    不过为了备战奥赛,两人最近都在忙着刷题和扩充知识库, 虽然他们不用为高考犯愁,却比高三生更加忙碌。

    最高兴的莫过于沈老爷子, 有这么优秀的孙子和外孙, 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福娃在身边,脸上每天都挂着笑容。

    晚饭后, 顾泽兰和沈细辛各自去忙着学习, 没有哥哥陪玩的小槐米有点点郁闷。她等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哥哥回来, 结果哥哥却忙得没空陪她。

    顾泽兰最近忙于准备竞赛, 叶蓁的事情就多了, 她给槐米洗了澡澡, 还要给顾爸爸清洗。虽说沈家不缺佣人使唤,不过这种私密的事情,叶蓁还是不习惯假他人之手,平时基本都是她和顾泽兰负责。

    小家伙下午陪顾爸爸睡足了觉, 晚上正兴奋着, 趁着妈妈给爸爸清洗的间隙,她便跑去顾泽兰的房里。

    宽大简约的卧室里, 橘色的护眼灯还亮着, 身形清瘦的少年正坐在书桌埋头推理着演算。

    槐米迈着小短腿兴奋走过去,到顾泽兰面前, 趴在哥哥大腿上。

    不过哥哥似乎沉浸在做题的快乐中, 没有搭理她。

    小家伙也不泄气, 自顾自玩着。既然哥哥不理她, 那她就自己找乐子。她就爬上哥哥坐着的椅子,站在哥哥身后空出来的椅子上,扶着椅子靠背玩。

    槐米咿咿呀呀玩了一阵,觉得不过瘾,便又转过头,把手搭在顾泽兰的肩膀上,整个人趴在顾泽兰身上。

    “哥哥(*^▽^*)”

    顾泽兰没有说话,依旧把她当空气。

    “(陪)米米玩~”

    小家伙在他后背蹭来蹭去,还伸手搭在他的手臂上。

    哥哥不理自己,好无聊哦。

    “哥哥哥哥哥~”小家伙像只下了蛋邀功的小母鸡,一直咯个不停。

    顾泽兰终于忍受不住小家伙的打扰,便腾出一只手,伸到后背去,一把将她拉到前面。

    小家伙猝不及防,一下就到了哥哥怀里。

    看着哥哥挑起的眉梢,小家伙欢快笑出声,卖萌笑:“哥哥^ω^”

    顾泽兰捏着她的脸,有点拿她没辙,“小鬼,别乱动,不然哥哥打屁屁!”

    小家伙果然没再动了,就这样坐在顾泽兰腿上,看顾泽兰在做题。

    她看不懂哥哥看的是什么,书上有很多奇怪的文字和符号,哥哥的手手好好看,画出来的字符也好漂亮。

    比茅山道士画的鬼画符漂亮多了。

    那颗小脑袋好奇地往前凑,堪堪挡住了顾泽兰的视线。

    顾泽兰把她摁回自己怀里,然后索性拉开宽大的校服,把小家伙藏到自己的校服里,拉链往上一拉。

    小家伙只剩一只小脑袋在外面,像只小袋鼠。

    这次小家伙彻底没法作妖了。

    叶蓁给顾立安清洗后,来顾泽兰这边找小槐米,“米米呢?春姨说刚才来你房间了。”

    “喏,那淘气包已经卖掉了。”

    叶蓁掩饰不住笑意,朝顾泽兰走过去,“卖哪里去了?我看看呢!”

    小家伙听见叶蓁的声音,可兴奋了,“妈妈!”

    “宝贝,你在哪里呀?”叶蓁故意问。

    我在哥哥的肚子里。

    不过小家伙想和妈妈捉迷藏,就没再发声了,而是悄悄躲在顾泽兰怀里,等着妈妈来找。

    叶蓁早就从她的声音听出了方位,就找到顾泽兰面前,正好看到小家伙悄悄探出的小脑袋。

    “哎呀,原来米米变成小袋鼠了!”

    见妈妈找到自己,小家伙兴奋地笑起来,甜甜地看着叶蓁,眼睛又黑又亮:“妈妈*罒▽罒*”

    “来,和妈妈一起去睡觉觉,不要打哥哥学习。”叶蓁伸手去抱她。

    小槐米从顾泽兰的怀里出来,虽然她很舍不得哥哥,但是学习对人类来说好像很重要,她就不打扰哥哥了。

    叶蓁抱她去她的公主房,不过小家伙到了门口就摇头。

    “怎么了?宝贝。”

    小家伙指着隔壁的房间:“爸爸~”

    叶蓁看现在的时间也不算迟,就抱着她去了隔壁房间。

    顾立安正靠着床头坐着,不光正看向门口方向。

    进门的时候,叶蓁的视线正好与顾立安的视线交织在一起,她脸色微红。

    不过小家伙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倒是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顾立安因为一直需要人随时照顾,这个房间也是最宽敞的。

    小家伙直接跑到顾立安的床上,睡在顾立安的旁边。

    叶蓁看得莞尔。

    小家伙又对叶蓁道:“妈妈,觉觉!”

    叶蓁笑着上了床,小家伙躺在了爸爸和妈妈中间,一会儿朝左边偏头叫一声爸爸,一会儿朝右边偏头叫一声妈妈。

    她的小奶音又清脆又甜,叫爸爸妈妈的时候还笑得眉眼弯弯,乖巧极了。

    叶蓁和顾立安不厌其烦地答应着她,房间里一时间欢声笑语。

    顾泽兰做完作业过来,推门正好看见这一幕。

    小家伙感受到他的气息,腾地坐起身:“哥哥~”

    小家伙玩得很开心,两个小脸蛋粉粉的,连声音都在微微上扬。

    顾泽兰保持着一脸高冷,不想理她。

    小家伙却还是很热情,“哥哥,觉觉!”

    她往爸爸旁边挪了一下,空出一个小小的位置,用小手手拍了拍,示意顾泽兰过来睡。

    顾泽兰有些无语。

    槐米还沉浸在兴奋中,锲而不舍地重复:“哥哥,一起觉觉。”

    “自己睡,我拿东西。”

    顾泽兰走进房间,把自己先前遗落在房间里的充电器拿走,全程高冷脸。

    槐米没有留住哥哥,有一点点茫然和失落。

    哥哥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觉觉呢?

    现在爸爸也可以睡大床了,他们一家人睡在一张大床上,冬天都不用怕冷,想想就幸福。

    叶蓁笑着揶揄:“哥哥长大了,变得害羞了,要自己一个人睡。”

    顾泽兰扯了一下嘴角,“无聊。”

    然后酷酷地出了房间。

    槐米看着被带上的房门,有些恍悟,原来是这样呀!哥哥确实很害羞,而且还喜欢口是心非。

    虽然哥哥不陪他们一起睡有些遗憾,但小槐米今天还是很开心,她在爸爸和妈妈中间来回打滚,玩了半天越玩越兴奋。

    叶蓁看时间已经走到十点半,再这么任由小家伙玩下去也不是办法,就道:“宝贝,妈妈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槐米点点头,她最喜欢听故事了,上辈子榕爷爷肚子里就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她和云梦仙境的小妖都喜欢去听。

    叶蓁翻出一本儿童绘本,开始给槐米讲《美人鱼》的故事。

    “在很深、很深的海底,有一座城堡,里面住着六位人鱼公主……”

    叶蓁的声音很温柔,小家伙靠在爸爸的怀里,睁着一双雪亮的眼睛看着她,渐渐被妈妈的声音带入了另一个世界。

    “……人鱼公主喝下了魔女的药,难受得昏了过去,尾巴分裂成双脚……”

    槐米的脑海里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她突然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故事还在继续,最后小美人鱼变成泡沫消失了。

    小槐米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前世的哥哥,哥哥也像小美人鱼一样,变成五彩缤纷的泡沫,消失在云梦仙境。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她哭着醒过来了。

    “米米。”

    低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小槐米睁开眼,看见了窗外的月光。

    借着冷白的月光,她看到了爸爸那双沉静的眼眸。

    “不哭。”

    顾立安给她擦泪,他的动作有些笨拙,但是却很温柔。

    槐米缩在顾爸爸身边,刚才只是一个梦吧?

    她现在有哥哥、有妈妈、有爸爸,还有外公、舅舅舅妈,她会守护他们。

    叶蓁听到动静,也睁开眼睛看了看,小家伙已经闭上了眼,叶蓁轻轻拍打着槐米胸前的被子。

    先前小家伙睡着,她想把槐米抱走,顾立安却想槐米挨着他一起睡。

    月光静静倾泻而下,叶蓁侧着身子,正好与另一侧的人四目相对……

    周日恰好是叶父的忌日,叶蓁备好了东西,带着槐米和顾泽兰去祭拜。

    从陵墓出来,叶蓁也没有急着回沈家,就去了以前的住处。

    自从搬到沈家去以后,她这一处的房子就空下来,她想着要不把这里的房子卖掉,重新再另买一处宽一些、离沈家更近一些的住所。

    等顾立安以后完全康复,他们再住在沈家可能就有些不太合适。

    叶蓁刚进电梯,正好遇上住在他对面的邻居。

    “你们终于回来了,最近经常有人来找你们。”

    叶蓁听到这话提了个醒,来的人应该不是叶云两口子,如果是叶云的话,邻居应该认得出。

    那么……

    “对方有没有说找我们什么事?”叶蓁问。

    “他们没有和我说这些,不过他们看上去很气派,是有身份的人,可能不适合我们这种老百姓说。我有次在车库见过,开的是豪车,外地车牌号,反正已经来了好几次了。”

    叶蓁心中有了些谱,对邻居道了谢。

    正好电梯门也开了,几人一起出了电梯。

    他们到底在说谁呀,为什么妈妈的脸色看上去有点严肃。

    槐米正好奇着,抬眼就见他们家门口站着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