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带着城市穿七零 > 正文 第73章 碰瓷
    徐莎睡了一觉, 不过这一觉睡得一点也不好。

    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好像一下子就出现在爆炸现场,一下子又成了小豆丁, 深一步浅一步的学走路, 晃晃悠悠像是一只小企鹅。

    一下子是欢声笑语,一下子又是凄惨崩溃的大哭。

    徐莎想要挣脱开来,但是却又怎么都挣脱不开,她看到“自己”学走路, 又看到天还没亮,妈妈就领着她去粮油店排队买粮, 还梦见她姥提着烧火棍子去找朝她丢小石头的坏小子。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像是一些碎片,不断的向她飞来。

    少时的成长酸甜苦辣, 但是更多都是小孩子的小心思,然后就是长大……她妈妈不在了,徐莎看见自己掀翻了人家的桌子, 歇斯底里, 整个人都要崩溃的样子, 呜呜的哭了出来。

    “莎莎, 虎妞儿, 醒一醒!”

    徐婆子听到自己旁边如同小动物一样的呜呜哭泣, 慢慢转醒, 这一看, 徐莎果然哭的厉害, 她轻轻的拍了拍徐莎, 说“不哭了, 都是大姑娘了, 总是哭像什么话?”

    徐莎被拍醒,整个人有几分迷糊,不过很快的,她就嘟囔“不管什么时候,在姥姥的面前,我都是小孩子。”

    徐莎轻轻的扎进徐婆子的怀里,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红彤彤的眼睛,姥姥已经很伤心了,她不能在更加影响她的心情。徐莎小声“我睡了多久?”

    徐婆子“我也不晓得。”

    虽然不晓得,但是两个人倒是闻到了外面传来一阵阵响起,徐莎吸了吸鼻子,很肯定“江枫的饭菜都做好了。”

    现在做的饭菜,和后世没法儿比,和江枫的手艺更是没法儿比。

    谁让,材料欠缺呢。

    而且物资紧张,大家都节省,大部分时候不会大手大脚的放调料。只有江枫,他是根据菜谱学的做菜,所以几乎是严格按照菜谱放调料。

    也许有人觉得靠着菜谱学不到什么真厨艺,但是在这个时代,那是相当够用了。

    而且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除了一些大厨子的招牌菜,一般人的家常菜,可不是江枫的对手。

    所以徐莎断定呀,这个味道不是别人家的。

    她揉揉眼睛,说“我们吃饭吧。”

    徐婆子笑了,说“好,吃饭。”

    她其实心里也难受的,但是到底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年纪又大,倒是能缓和过来。徐婆子起身与徐莎一起出门,因为哭泣,两个人都肿眼泡,徐莎因为哭的厉害一张花狗脸儿。

    徐鸿伟“去洗洗脸洗洗手吃饭。”

    徐莎唔了一声,听话的很。

    虽然看起来很简陋,但是江枫生生鼓捣出四菜一汤。

    徐莎探头一看,呦吼,竟然还做了回锅肉。

    徐莎立刻说“不是说可能没有肉了吗?”

    徐鸿伟“我去食堂找人换的。”

    四菜一汤,一个回锅肉,一个茄汁豆腐,一个醋溜白菜,还有一个的蒜蓉粉丝虾。最后的汤是紫菜鸡蛋汤。

    徐莎“这虾也是您换来的?”

    徐鸿伟笑着说“嗯,那边不多,反正也不够大家吃,我记得你喜欢,就给换回来了。江枫这手艺,还真是有两下子,倒不是徐鸿伟多么想要表扬江枫,而是这香味实在太霸道,谁曾想江枫这人千里迢迢过来,还带了一堆调料。

    这真是让徐鸿伟这个大老爷们叹为观止,不明所以。

    不过,好吃肯定是好吃的,江枫做饭的功夫,多少家都打孩子了。

    特别是江枫做回锅肉的时候,那香味儿站在楼下都闻得到,多少家的小崽子都在叽哇乱叫呢。

    徐鸿伟越想越乐呵,叫“来吃饭。”

    一家人坐在一起,大概是睡一觉的关系,徐婆子精神头看着好多了,倒是徐莎因为梦里哭唧唧,眼睛又更肿了一点。不过徐莎精神倒是挺好,一筷子就奔向了回锅肉。

    江枫说“其实红烧肉我也会的,不过坐了这么久的车,我怕你们觉得腻歪。所以做了回锅肉,看看味道怎么样。”

    腻歪?

    不存在的。

    不过这回锅肉也好,辣口的回锅肉,吃起来格外的香。

    徐莎从来都不亏,但是仍是吃的热火朝天,“唔,真是好吃。”

    别说是徐莎,就连其他几个男人也扛不住肉的诱惑,这个年头儿啊,真是没人不爱吃肉。

    他们一家子吃得欢乐,旁人家可未必了,隔壁斜对门儿的老周媳妇儿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汁,整个人都十分不虞,可是她的脸色这样难看,他家的小儿子却还没发现一点点的不对劲儿,反而是坐在地上打滚哭,嘴上更是念叨个不停“我要吃肉,我就要吃肉。”

    老周媳妇儿姜红气哄哄的,说“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饿死鬼投胎啊?吃什么吃?你也不看看,咱家什么家庭,能跟别人比吗?”

    她语气十分的不忿,可是他家的小儿子倒是不管那些,这个小霸王大有不让吃就哭个不停的架势,嚎啕大叫“我要吃肉,我就要吃肉。”

    要说起来,姜红和斜对门的老徐家,关系可不咋地。

    她跟老徐家的徐秀一直较着劲,她自认为自己初中毕业,比徐秀有能耐多了,但是徐秀在部队倒是游刃有余。她虽然是家属,可是就不是这边的人吗?这些人也不拿他当自己人。

    徐秀死了,她都觉得是老天爷开眼了,让她嘚瑟,该!

    正好趁着徐鸿伟单身,她可是琢磨好了,给自家的表妹介绍给徐鸿伟。让徐莎那个心高气傲的小贱丫头也落到后妈手里尝尝厉害。可谁曾想,徐鸿伟和她男人竞争连长的职位。

    那自然要搞一下徐鸿伟的,这不是,她就撺掇了大姑姐帮忙,搞坏了徐鸿伟的名声,她男人不就上位了?

    可没想到,一切出乎意料之外,徐莎竟然闹了。

    她本来还觉得给徐莎弄走了,也是好事儿,但是更想不到的是,这连长的职位,还是被徐鸿伟争取到了。这几年,徐鸿伟越升越高,比大姑姐夫的位置都高了。

    正是因此,到现在大姑姐夫反而是埋怨上了他们,觉得正是因为他们,导致他自己不能升迁,搞得一身腥。还招惹了徐鸿伟的记恨。虽然他们都没有什么什么证据,但是他们被压着这么多年都升迁不了,履历上也因为许多事情办的不那么圆满而不好看,这就让他们越发的不甘。

    周琦他大姐这两年都不登门了。

    至于徐鸿伟,他都升到团长了竟然也不搬走,就住在这里,每每看到徐莎寄东西过来,她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么些年,她可真是恨极了。

    “哭哭哭,你是饿死鬼啊!整天就知道吃,人家愿意给你吗?你去要啊!”

    姜红恶意的说,她就不信,孩子去要,他家好意思不给!

    这么一想,姜红豁然开朗,对啊,她以前过去要东西,徐鸿伟不理他不要紧,还让指导员找他男人谈话,让她注意影响。那么现在他家娃子去要行了吧?

    他家小儿子今年八岁,小孩儿要算什么的。

    “去吧去吧,你去吧,我就不信他们不给你一个孩子吃。丫头都吃得,我们家可是小子。”

    这人要是不要脸面,就是这个样子了。

    自以为是的人都是觉得自己最重要,觉得人家丫头不该吃肉,就算要吃也是自家小子吃,但是却不想,你家小子是你家的,人家把你们当回事儿吗?

    说句难听的,你家的小子又不是人家的崽。

    按理说不是小孩儿了,但是因为家里溺爱,倒是也养成了小霸王的性格。不过因着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姜红可觉得,一切好的都该给她儿子的。

    她的三个闺女,都在老家婆婆养着,可不许登门呢。

    他家的小子也是混不吝的,一听他妈都发话了,一下子就窜起来,嗷的一声就奔赴老徐家,咣咣的砸门,恨不能砸出一个窟窿来。徐莎一家人正在吃晚饭呢,就听到这个动静儿。

    徐莎条件反射“是不是姜红家那个熊崽子?”

    说完,自己又愣了。

    她知道。

    她竟然能脱口而出。

    徐婆子问“这是什么人?”

    徐莎看了一眼她爸,说“就是她男人当初跟我爸正连长的位置,她以前也经常挤兑我妈,十分嫉妒我妈。每次看见我都要叫我赔钱货。”

    徐鸿伟没有反驳。

    徐莎“……”我没有说错。

    她梦里零碎的片段,就有这个女人,果然是没有说错。

    “他家的儿子就是个小霸王,谁家有点吃的都要上门讨要,他不来他妈也要来。人见人烦。”

    徐鸿伟点头“一家子不着四六的。”

    徐婆子冷笑一声,指了指门“这是来要吃的了?”

    徐莎点头。

    徐鸿伟“能这么不着调来砸门的,应该是这个孩子了。”

    徐婆子微微一笑,说“他妈的欺负我闺女,我女婿,还欺负我外孙女儿,这下子,我倒是要让她知道知道厉害。“

    她起身,扫视一圈儿,说“大山子,你来配合我。”

    徐鸿伟徐莎江枫“???”

    徐山微微撸袖子,说“您就瞧好儿把。”

    不知道怎么的了,徐莎突然就兴奋了起来。

    徐婆子来到门边儿,突然间一拉门,那个熊孩子就踉跄了一下,随即叫“我要吃肉!你给我肉吃。”

    这个时候,因为熊孩子砸门,走廊里已经家家户户都在探头了。

    徐婆子上前一步,温柔的笑,说“小朋友,你走错门了啊,这里不是你家。既然想吃肉快回家让你妈妈给你做肉吃把。”

    “你个死老太太,让开,我要吃肉。丫头没权利吃肉,是我的!”

    他在家跋扈惯了,出门撒泼也有他妈善后,一下子倒是完全不管那些了。

    徐婆子微微蹙眉,不过仍是好声好气“小朋友。你怎么能骂人呢?骂人是不对的!你这样,可不好。以后没有小朋友会和你做好朋友的。”

    “要你管,你让开。我要吃肉,我就要吃肉!”

    一开门,香气更浓郁,他急切极了。眼看徐婆子挡着门,使劲儿伸手一推“你个老虔婆,滚开!”

    “啊!!!”

    徐婆子突然就向后倒去。

    整个人摔在地上,直接闭上了眼,徐山嗷的叫了一声,大喊“娘!”

    他眼睛睁的大大的,扶住了徐婆子,叫“你这小孩儿,你怎么打人!娘,娘……您醒醒啊……”

    徐山的尖叫声简直是响彻云霄“杀人啦!小孩子杀人啦!”

    他这个吼声,别说这个楼,就是隔壁楼,都听到了这剧烈的大喊声了。

    “娘啊,你这孩子,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恶毒……”

    这时徐莎立刻就冲上去“姥!”

    徐莎还没等扑到徐婆子身边,就看徐婆子的手轻轻动了一下,还给她比了一个“ok”。这是跟徐莎学的小手势呢。

    徐莎“………………”

    不过既然她姥和舅舅都表演的这么好,她也不遑多让“你这个混小子,怎么能对老人家下手?”

    现在正是晚饭的时间,家家户户都有人的,没一会儿的功夫,楼道里就聚集的满满当当的。徐鸿伟“大家让一让,大家快让一让。我得送老人去医院。”

    徐山嚎啕大哭“娘啊!您怎么这么命苦啊!这平白的怎么还遭了祸事啊!!!”

    “这是怎么了?出啥事儿了啊?”

    “这老太太怎么了?”

    有过来的晚的,自然要打听的。

    不过这一层的谁没看见呢。

    他们都眼见为实了。

    “这徐团他老娘还有闺女小舅子不是过来了吗?就去换了点肉做菜,老周家那个小子上人家要肉吃,人家老太太出来说你走错门了,他就骂骂咧咧,这不还动起手了?这岁数大了哪儿能禁得住他那么个小壮实的孩子撞一下?当即就昏过去了。”

    “啊!”

    有几个年纪大的,默默的后退一步,生怕这小子发狂在乱撞,自个儿岁数大了,可是禁不住的。

    “是这孩子能干得出来的。”

    “可不!”

    “那姜红呢?”

    “打定主意在家装乌龟了。这哪儿能出来?出来了不是还要领人去医院?”

    “这家子也太不要脸了吧?”

    “你们凭什么骂人,又死不了!”周小子瞪大眼,还不怕呢“让我爹娘收拾你们!”

    “你看看这孩子。这孩子分明是故意的,都不知道是不是得了家人的指使才来!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徐山大喊“你们家大人尽可以躲着,这件事儿,我姐夫算了,我也坚决不能算了。这都欺负上门了,可见我姐姐还活着的时候遭受了多少的委屈。今天我娘的事儿,我们要找上级领导。你们部队要是偏袒,我们就往上告!我们就算是找到首都去,也不相信没有人给老百姓做主了!怎么着?干部的家属就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不给就打人吗?那么今天看见我们家吃肉就想抢,明天看见储蓄所钱多,是不是也想抢?你们这里可是有武器的,他拿着武器去抢劫呢?从小见大,总之,我们不能算了!”

    徐鸿伟“行了,徐山,赶紧先送医院。”

    他反手把门关上,一行人匆匆下楼。

    这时一个矮胖子跑过来,说“老徐,怎么回事儿?”

    徐鸿伟“我娘被老周家小子打伤了,得赶紧送医院。”

    矮胖子是政委,正是跟徐鸿伟搭班子的,虽然不是一个楼,但是一听到动静儿就赶紧过来,没想到这事儿这么严重。

    “那快点。”

    江枫主动“人给我。”

    他主动背着徐婆子,说“没事儿,您会没事儿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医院,江枫坐在车上,仿佛是自言自语“这头疼头晕的毛病,最是难查出个所以然了,而且老年人身体脆,保不齐哪里就有问题了,这摔一下,是摔了全身……”

    徐婆子半躺在徐山的腿上,听着江枫的话,记在心里。

    “一般脑震荡很容易引起干呕,真是要住院,恐怕十天半个月都要住得……”

    徐婆子“…………”

    胖政委越听越胆战心惊,说“开快点,这可别有什么大事儿啊。”

    江枫抬头,看向政委,说“都不好说的,姥姥是撞到头,这种最是可大可小。”

    政委看向徐鸿伟“这位是……”

    徐鸿伟“这是我女婿,他是学医的……”

    政委“怪不得说的头头是道。”

    老徐家几个人心说哪里是说的头头是道,江枫这是再教徐婆子该怎么应对更自然。

    只不过,不是自家人真是很难意会罢了。

    徐山本来在墓地就哭了,眼睛肿肿的,这下子一场假哭倒是显得更自然,他说“这咋就能这么欺负人呢?我娘有个啥,我是绝对不会算了的。”

    政委“那是自然。”

    他正色说“谁家没有娃,但是可不能这么养娃。”

    他这心里,也跟着憋气。

    早先的时候觉得老周这人还成的,但是这几年真是越发的不着调了。他家的娃儿养成这个样子,这夫妻俩真是是功不可没。他对外总是内涵徐鸿伟公报私仇。

    但是大家都是眼睛铮亮的,徐鸿伟根本不太管他的事儿,更是很少跟他们家接触。自己任务完成的不好,那是自己能力不行,怎么就能怪到徐鸿伟身上呢,这种人这种心态,真是要不得。再说了,老周媳妇儿二十个不着调的,一个老娘们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三天两头的去敲人家徐鸿伟的门,人家徐鸿伟一个独居的大老爷们,真是不胜其扰。

    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家。

    他说“这一次,一定不能这么算了。”

    他愤愤然。

    徐鸿伟这边匆忙去了医院,他们这里是军医院,一看这人被抱进来,以为多么严重,吓了一跳。

    倒是江枫立刻说“不是受伤,是老人家被撞倒昏过去,可能是有些脑震荡。”

    他这么一说,小护士立刻就有数儿了,因为徐鸿伟和政委级别都不低,很快就有人给老人家检查,老太太闭着眼睛,装的还挺好的。

    大夫像是听诊检查了一下,随即说“这个……”

    还没说完,就看老太太悠悠转醒,整个人带着几分迷茫“我这是、我这是在哪儿?”

    刚说这么一句话,整个人就干呕起来“呕!唔!”

    不过她虽然干呕,倒是没有吐出什么。

    “怎么回事儿?老人家你什么感觉?”

    徐婆子睁开眼,眉心皱的紧紧地,“我这、我这眼前感觉晃荡……”

    “那您还有什么感觉?”

    “恶心!”

    大夫严肃“这样您好好躺着,这样我给您抽血,好好检查一下。”

    江枫在一旁开口“全身检查吧。”

    他认真说“她是整个人被撞到,直挺挺摔倒地上昏过去的,不知道伤没伤着骨头,还是全身做个详细的检查。这样老人家放心,我们这些当小辈儿的也放心。”

    大夫“行。”

    这个大夫也是个干净利索的,眼看这家人打算做全身检查,也表示这样很对。老年人身体都比较脆,多检查一下总是才能放心。再说,撞到头这种事儿,可大可小的。

    老人家既然干呕,头晕,可见还是有反应的。

    “我给你们开住院。”

    徐婆子似乎想说什么,江枫立刻微微前倾,半弯腰说“姥,您也别担心,这军医院是很厉害的。咱们好好的做个全身检查,您这一下子摔的不轻,不查一下,我们心里哪能放心?您就检查吧,如果有事儿咱们能及时发现;如果您运气好没事儿,咱们做了全身检查,也是好的。自己个儿放心了,您说对吧?再说,您这头晕不舒服,可不就得在医院好好的看一看?”

    徐婆子看着江枫的眼睛,江枫微笑“您好好在这儿住着,我给您熬汤,保证给您补回来。”

    大夫此时已经写好了单子,说“你这外孙倒是挺好。”

    江枫“我是外孙女婿。”

    大夫诧异了一下,他又眯眼看了一眼江枫,突然说“你是……江枫?”

    江枫一愣。

    大夫摘下口罩“我是迟安的大哥。”

    江枫恍然“原来是迟大哥。”

    迟大夫笑“行了,这边放心把,有我们呢。”

    他看向徐莎,又笑了笑。

    “你们倒是挺般配的。”

    他说“行了,等一下去交钱,准备检查吧。”

    江枫“好的!”

    政委立刻“来来单子给我。”

    江枫“我们不能让您给我们交钱,就算是交钱,我们也该找罪魁祸首,而不是您。”

    政委失笑,说“你当这钱是我拿?我先垫着,他们家闯的祸,自然要他们拿的。”

    大夫出门,政委也出去了,眼看着没外人,江枫淡定说“反正这钱得周家拿,姥您就更不用着急出院了。”

    他回头,微笑“咱们彻底做个身体检查,该怎么补怎么补,反正,有冤大头呢!”

    徐婆子“还是你厉害。”

    她本来就想搞臭那家人,但是很显然,江枫不仅要搞臭他们,还要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亏钱的咧。

    江枫淡定“人不能犯贱,既然他们先犯贱,把刀子递过来,我们干什么不用?”

    徐山弱小,无助,降低存在感。

    他姐夫是个不好惹的也就罢了,外甥女婿也是个不好惹的。

    这看着温和好说话,一脸笑脸儿的人,坑起人来才是真的下死手啊!

    倒是徐鸿伟看着江枫,微笑说“你能向着徐莎,很好。”

    不仅不批评,还表扬呢。

    可见这人也不是个传统的人。

    徐婆子一想到自己做这些检查都不花钱,这心里就透亮儿,这要是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都不怎么舍得花钱看呢。现在好了,彻彻底底的大检查一次,身体什么情况,自个儿就门清儿。

    这还不好?

    徐婆子觉得,极好!

    徐莎见识了碰瓷儿的现场版,从头游荡到尾,不过她也觉得,老周家是活该。

    让你家平时弄个小崽子张扬跋扈,以为男娃儿就多了不起,现在就让你们知道厉害。

    该!

    徐莎“江枫,那大夫那边会不会……”

    江枫“不会,只要姥咬定了头晕反胃恶心不舒服,那边就不会坚定说你没有事儿。”

    徐莎点头,她又好奇的问“迟安是谁啊?”

    江枫失笑“我的大学同学,他当年是我们一批一起离开首都的,我回了家乡,他应该进了部队吧。刚才那个是他大哥,我就见过一次,所以不熟悉。”

    徐莎“那他倒是记得你。”

    江枫点头“对啊,很多人都记得我,因为我当年是以最小年纪入学的,后来都没人打破这个记录。”

    徐莎“噗!”

    她戳他一下,说“学霸哦,这给你得意的。”

    江枫“怎么!不行啊!”

    徐莎对他努努嘴。

    “行了,江枫,等一下检查的时候,你陪着娘吧。有个什么,你也心里有数儿,我们对这些东西还是不太懂。”

    江枫“成。”

    徐莎“我们一起。”

    江枫“好!”

    小护士过来通知检查,江枫和徐莎两个人就推着老太太里外忙活起来。已经交费回来的政委感慨“老徐啊,你这女婿不错啊!”

    徐鸿伟睨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得意,缓缓说“天才少年,见过吗?我女婿!”

    政委愣了一下。

    “十几岁就考去首都学医,是年纪最小入学者,记录至今没有人打破。”

    政委“卧槽,厉害。”

    虽然现在对读书人很不友好,但是总有例外,对大夫,大家还是多少都抱着一点点客气的。除非家世实在是太牵扯外面,不然一般都不会太受到牵扯。

    毕竟,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

    “这么牛逼啊!”

    徐鸿伟微笑。

    第一轮炫耀女婿,达成√。

    徐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姐夫,心说人家刚才才说过,你这就记得了,还拿出来吹了。

    果然人都一样,都是爱吹牛逼的。

    他微微垂眸,徐山畏畏缩缩的,倒是让政委误会了,安慰他“你娘会没事儿的。”

    徐鸿伟“要不你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呢,哪儿用得上你?你也不是个大夫。”

    政委沉吟一下,说“也行,那这样,我回去找老周谈一下。这事儿办的真是不体面。”

    这边儿徐婆子正在花式体检,那一头儿,老周正跟自己姐夫老李一起往回走,先头儿因为自家媳妇儿为了帮助弟弟,故意给徐鸿伟介绍对象,闹得不太好看,老李对这个小舅子夫妻就有几分怨怼。

    后来也传出来他们是为了争职位搞小动作,搞得老李面上更不好看,跟小舅子家也淡了。他更是勒令他媳妇儿,没事儿少去那头儿,姜红是个脑子不好的,她如果也跟着脑子不好整天就想着弟弟不想着丈夫,就滚回老家。

    这不,人总算是消停了。

    但是不管心里怎么怨怼,跟这个小舅子,多少还是走动的,只是不登门罢了,毕竟,都在同一个系统里,互相之间也有个帮衬。像是这一次,他主动来找老周,就是为了挤兑徐鸿伟,他说“我听说徐鸿伟的闺女回来了,还开了部队的车子,这个,你是要提的。这公家的东西,哪儿能就这么私人开了?”

    老周哪里不知道姐夫是个什么意思,这分明是想把他当枪使,但是他们本来就是一国的,虽然级别低,但是也不能什么也不做。

    毕竟,徐鸿伟和他姐夫只差一级呢。

    要是徐鸿伟下来,保不齐他姐夫又有机会。

    “姐夫,这您放心,我是一定要提的,都不知道有没有驾驶证,就敢开车,这徐鸿伟也太不像话了。可不是说,当领导就能飘。部队的东西也不是说给他们家私人用的。没有这样的道理。”

    “对!”

    两个人都懂了对方的意思。

    老周说“姐夫,你说徐鸿伟这人也是奇怪,就那么一个闺女,连个儿子都没有,整天嘚瑟什么?”

    老李“谁知道这人是什么回事儿。没有儿子,连个传宗接代的人都没有,看他还整天一股脑儿的往上爬,也不知道爬的高又什么用!还不是养个闺女。”

    要说起有儿子这件事儿,两个人可都是有点惺惺相惜的快乐。

    特别是老周,盼了好几年,总算是盼到了儿子,那可是千宠万宠的,这个儿子,是他最大的骄傲,也说明他们老周家后继有人了。

    他说“我家大宝儿,不愧是个男娃儿,那是有着上天入地的本事的,虎头虎脑,我就说,这孩子肯定出息,以后老周家怕是要靠他发扬光大了。”

    老李微笑“男娃儿就是这样最好。”

    两人正说话呢,就看楼下遛弯儿的邻居看见他,立刻指指点点。

    老周有点纳闷,不过没放在心里,继续说“我这人也见过很多小子,好些个孩子,瘟了吧唧的,但是我儿子就不是,这孩子啊……”

    “周啊,你可别吹了,你赶紧回去看看吧,你儿子闯祸了。”一个老太太实在看不过去了,开了口。

    “你家这个可真是不瘟,你家这个是祸头子啊。”

    “什么!”老周愣了。

    正好这时政委回来,一看到老周,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周兴业,你家可真行啊!不知道底儿的,还以为你们家是土匪出身的呢!抢别人东西不成就打人,怎么这么能呢?现在好了,人在医院大检查,我告诉你,这个医药费是你们家负责。我也不想看你媳妇儿卖惨装模作样,直接在你工资里扣。而且这件事儿不算完,你等着处理结果吧!”

    一听这个,老周老李都懵逼了。

    老李赶紧拽住政委,说“您等下,这咋回事儿啊!这咋就扯上什么处理了?什么打人?”

    大家立刻凑上来,七嘴八舌。

    “人家闺女回来吃点肉,你儿子上门就说人家女娃没有权利吃肉,得给他……”

    “人家好声好气,再客气不过,你儿子上去就骂死老太太,老虔婆……”

    “人家说小孩子不可以这样,你儿子就动手了……”

    “徐鸿伟小舅子眼睛都哭肿了,说是要讨个说法……”

    “你媳妇儿在家还装死不出来……”

    “还有呢,人家锁门走了去医院了,你儿子还踹人家门,骂骂咧咧的要肉呢……”

    听到这里,政委不乐意了“什么!我们走了,他还去踹门?”

    他看着周兴业,说“你家这还真是个土匪,怎么的?是不是力气再大点就进屋抢了?你说说你,整天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好好个孩子,教成这个跋扈的恶毒性格。我告诉你,徐鸿伟他老娘还不知道啥样儿呢,要是真的有个什么。你就等着转业吧。”

    不是他说话太难听,而是这事儿太难看。

    人家家属才来第一天就被一个小孩子打成这样,传出去他们还要不要面子了?

    人家会说是小孩子吗?直说他们二团人不行!

    “你说你津贴也不少,你让你媳妇儿有点脸,别是整天看到人家吃什么就登门,一个老娘们,脸皮比鞋底子还厚。她不觉得丢人,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们丢人。你们丢的是整个团的人。”

    这话已经很重了。

    “再说,她没事儿往人家男人家里去,人家还避讳呢。”

    这话更重了。

    以前,其实政委也说过,不过可没这样大庭广众说过,他实在是气的不行了。主要是这家子没下限啊。你都跟他谈话了,以为这事儿不会发生了,你看,还是发生。

    一次两次的,这次更夸张,闹成这样了。

    他也不想多说了,说完这些,说“行了,我不管你是管老婆还是管孩子,徐大娘那边儿,医药费得付,人也得道歉。哦对,如果你们是诚心道歉就去,如果纯粹是想去欺负人或者找茬儿,就别去了。被连累咱们团跟着你丢人。”

    说完,他也不说旁的,直接走人。

    临走的时候,都没多看老李一眼。

    老李在一旁也有点尴尬,不过他也是从头听到尾的,总不能所有邻居都串通了撒谎,可见,他家是真的惹事儿了。不过奇怪吗?一点也不奇怪,他不爱登门,也是以为他家老婆孩子都不像样。

    “行了,我也走了!”

    老李可不想趟这摊浑水。

    “姐夫……”

    老李“你赶紧回家啊!”

    周兴业这才反应过来,嗖嗖往家跑,老李追上政委,带着笑说“徐团他娘没事儿吧?大夫怎么说?”

    政委“得全面检查,整个人都是晕乎的,人还干呕,年纪大了,真出事儿谁负担的起?你说是你能还是我能?还是他周兴业家能?真是胡来。”

    老李点头“他家孩子是不像话,不过到底是孩子……”

    政委停下脚步“八岁,也不算很小了吧?他家平日里什么样,我不知道吗?我晓得你们是亲戚,但是不能做人这么糊涂!如果你要偏袒,也得看别人同不同意。”

    这话说的老李下不来台,不过他也说“我知道,我没有旁的意思。对了,听说老徐家闺女过来了?还是她开车?这徐鸿伟也是大胆啊。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我听到有人议论了,这不是公器私用吗?哪里能这样啊!这可不好。再说,一个姑娘家动车子,恐怕不太好吧……”

    这个时候,他还想着得上眼药呢。

    毕竟,指望不上周兴业了。

    政委听到这里,也听出来这话茬儿了,他干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个傻子,这还看看不出来老李是个什么意思?

    这几年啊,他可真是把这个人看透了。

    他微笑“徐鸿伟借车打过报告的!他自己加油,他闺女也有驾驶证。当闺女的心疼当爹的一直开车太累,帮着开一会儿还不行?你这管的挺宽啊!”

    老李“……”

    他尴尬脸“也不是我,我是听说……”

    政委语重心长“做人啊,小心思少一点,别总是觉得,算计了别人,自己就能如何出头。有那个功夫,不如想着怎么好好的提升实力,而不是想着搞小动作。毕竟,大家都长着眼睛呢。”

    他拂袖而去。

    当天晚上,老周家和老李家都打的鸡飞狗跳。

    老周家是打媳妇儿打孩子,老李家……那是老李恨不能让媳妇儿跟周兴业断亲!

    不过他们这才哪儿到哪儿,可以预见,等他们拿到徐婆子在医院的账单,会更加的鸡飞狗跳。

    不过,这些都是明天见了!

    徐莎虽然碰瓷儿讹人很不对,但是对付胡搅蛮缠的坏人,这个真的很痛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