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心头好 > 正文 第46章 46
    被折腾久了, 早上初春起床的时候比平时晚许多。

    下楼时发现谢宴还在,顺势走过去,穿着新裙子在他跟前绕一圈, “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

    “和昨天的比呢?”

    “比昨天的好看。”

    “切。”初春假装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昨天我没穿裙子。”

    谢宴这才把目光从平板上的财经新闻抬起来, 认认真真把她浑身上下打量一遍,“你说的是裙子吗, 我还以为你问的是你本人。”

    “……”

    呵,现在的狗直男说话越来越漂亮了。

    不管是漂亮话还是真心的, 初春心情不错,坐在餐桌的对面,慢条斯理地用早餐。

    媳妇在对面, 谢宴便没有再看其他的,专注力放在她身上, 随口问道“今天去学校吗?”

    “去医院。”

    “病了?”

    “去看望小至。”

    谢宴默然一会, 问“医生怎么说?”

    “因为发现的太晚了, 几乎没有挽救的可能,现在的生命就是在倒计时。”

    “你不要太难过。”谢宴安慰, “他母亲的下落, 我会让人尽快找到的。”

    初春点点头。

    现在应该不是她难不难过的问题。

    是那个小男孩。

    如果临走之前看到自己想见的人, 会开心很多吧。

    可目前看来没有一点的消息,而且据小至家附近的街坊邻居说, 他的妈妈很早就走了, 母子之间没有什么感情, 就算得到消息了, 有重组家庭的母亲很难舍下面子来看望。

    纵然希望渺茫, 朝阳学校也没放弃,只可惜这么久过去没什么线索。

    去医院前初春心情沉重,但到了之后发现小至小朋友比她想象中的要活泼很多,儿童病房里有大量小伙伴和爱心人士给他送来的玩具和礼物,还有护士姐姐谈心作伴。

    看到初春,小至咧嘴一笑,“初老师。”

    正值换牙期,男孩虎牙附近缺一颗,说话时漏风,笑起来也有喜感。

    初春走过去,微微蹲下来,“今天有没有感到好一点?”

    “嗯。”小至点头,“今天头不疼了。”

    “那就好。”

    “初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上课啊。”

    “大概……要等一段时间。”

    “等多久。”

    “这个吧。”初春迟疑许久,“因为你之前落下的课程有点多,所以呢,学校想安排你和明年的新生一起入学,好不好?”

    “啊?”

    “在这期间,你不要想学习的事情,在医院好好养病就行了。”

    小至似懂非懂地点头,看上去,以为自己过段时间就能去学校读书,担心课程落下,还让同学把书本带过来复习。

    “小至啊。”初春深呼吸,笑容温和,“你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就是以前做不到的。”

    “我……不知道。”

    “每次过生日许下的愿望也可以。”

    “我很久没过生日了。”

    初春一愣。

    小至摸了摸鼻子,“生日蛋糕好贵的,好久没吃了。”

    “怎么会呢……”初春意外,“学校明明给你们发过很多补助。”

    “但是……”小至抿唇,“爷爷说要存着给我上大学和娶媳妇用。”

    省吃俭用是老辈人的传统。

    毕竟儿子儿媳都不在,做爷爷奶奶的舍不得花钱,也担心他们走后孙子在外面受委屈,基金会给的补助除了日常生活开支,基本没动过。

    “那老师给你过生日好不好。”初春疼惜地摸了摸他的脸,“和同学一起帮你过生日,一起吃大蛋糕。”

    “真的吗?”

    初春笑着点头,“真的。”

    “谢谢老师。”小至抬头问,“那老师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以后我也要给老师过生日,送礼物。”

    “嗯……这要得等冬天。”

    “我会等的。”

    初春眼眶一润。

    医生说这个小男孩活不过秋天。

    怎么可能等到她过生日呢。

    在朝阳学校,她见过母亲跪在校门口为患有脑瘫的儿子求学,见过瘸腿父亲背着盲人女儿爬过三层阶梯,却还是容易因为小朋友的一句话感到心酸。

    离开医院,初春接到谢宴的电话,直接去了兴和。

    那边的他说已经找到小至母亲的下落,电话号码也已经拿到,只不过派过去的人表示并没有办法和这样的母亲进行沟通,她甚至不承认自己生过孩子。

    顶楼办,初春朝谢宴要了手机号码,“我来吧。”

    谢宴把号码报过去,“现在关机了,打不通。”

    她皱眉。

    真是遇见大无语事件了。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母亲,儿子病了不闻不问就算了,居然还不承认自己生过。

    “那边的情况比较偏激。”谢宴简单劝几句,“你不要打了,给别人来吧,我怕你气着自己。”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

    “那上次我瞒着你多抽一根烟的事情可以不计较吗?”

    “当然不行。”

    所以说,女人就是双标和嘴不承认生物。

    谢宴捏了捏眉心,看时间不早,说道“我有个会议要去开,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呆在这里,左右边有健身房和茶水室,觉得无聊还可以去天台玩飞机。”

    初春挑眉“玩飞机?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

    “是真的飞机。”

    “真的?”

    “前几天你不是嫌弃楼层太高乘电梯会晕吗。”他轻描淡写,“给你买了架直升机玩。”

    “你这样很容易让我玩物丧志。”

    “我乐意。”

    “……”

    她拿他没辙,又忍不住心中乐呵,屁颠颠在他临走之前去从后面抱了抱他,“老公,我好喜欢你。”

    “小嘴这么甜。”他回头看她,“是要亲亲吗?”

    “我想和你去开会。”

    “……确定?”

    她点头,“我要假装你秘书的样子。”

    “不行。”

    “为什么?”

    “我没有这么漂亮的女秘书,很容易被识破的。”

    “那……”她没松开他,“我就戴个口罩,降低下存在感。”

    “那你过去是想看我,还是想在开会时捣乱?”

    “怎么可能捣乱呢?我一点都不想看你笑话。”

    他每次开会都要很久,她来这里找他就是为了打小至母亲的电话好好理论一番,然而电话关机,她现在属实没事干,总不能真去天台上玩飞机。

    过去开会一来是消遣,二来是想陪他。

    谢宴没说答应不答应,然而往前走一步,后面的小媳妇跟只软绵绵的猫似的扒拉在他身上走,没走三步,他突然转过身,反手将她往墙上一扣。

    初春呆住。

    谢宴双手掐住她的腰身,抱小孩似的往上一提,保持和自己视线平行的位置目视,“小初春,你怎么那么欠。”

    “我欠什么了?”

    “大白天的。”他轻笑,“也想干点事情。”

    “别了吧,你先放我下来,你,你是正经总裁。”初春低头看着自己脱离地面的双脚,第一次后悔自己体重不够重,要是长到二百斤的话看他每次还能不能提小鸡似的提着她。

    好在这时候有会议要开,她总不会被拉着玩办公室y。

    低头亲她太久容易颈椎病,所以谢·养生专家·宴选择简单粗暴的办法将她抵在墙上,保持同水平的位置,单手捧起她的后脑,另一只手撑着身,吻得她不敢放肆。

    “你不要乱说话。”末了他放开她,认真敲警钟,“有你在我开会时容易分神。”

    顿了顿,又说“但我还是想带你去。”

    “……”

    初春乐得不行,正儿八经地戴上口罩和帽子,自认为鬼鬼祟祟实际上光明正大地进入众人的眼中,在会议室的座位也十分靠前。

    会议室气氛比她想象的要凝重严肃。

    如果是小会议的话她可能想做点什么,但这么郑重的场合,她绝对不能做出影响老公名声的事情。

    关于工程的事情她不太懂,刚开始颇为认真地去听然而没过太长时间撑不住袭来的困意。

    不知不觉,人已经趴在会议桌上睡着了。

    因为戴着口罩,周围人并不知道这位姑娘是哪家的,来人还有不少合作公司的老板,彼此间并不那么熟稔,有人推测是哪个小公司的秘书。

    既然如此,在兴和开会时睡着,等回去后怕是要被老板批评开除。

    就在众人猜测不一,对此又是惋惜又是感叹的时候,坐在东位的谢宴突然起身。

    众目睽睽之下,他走到女孩后面的时候,薄款西装外套已经从身上褪下,从女孩的后背披过去,做完这一切,谢宴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淡淡吐出两个字“继续。”

    周围人“???”

    本来满怀疑惑但兴和老总波澜不惊,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除去那个小插曲,会议一切正常肃穆。

    散会的时候,一个女老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偷偷摸摸朝无声调吩咐事情的谢宴望了几眼,不由得压低声音感慨“兴和总裁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每次听他说话看他眼神我都感觉少活半条命。”

    “人家就这样。”旁边的男老板搭话,“不这样唬不住人,你看那么大公司,谁不被他管得服服帖帖。”

    他们的谈话没落太久,被周围动静吵醒的初春从会议桌上抬起脑袋,和站在跟前的男人互相对视,眉头皱着,“我怎么睡着了。”

    谢宴答“可能有点缺觉。”

    “我为什么缺觉。”

    “不清楚。”

    “不清楚?你还有脸不清楚?”

    要不是他晚上忙得那么晚还要来着她在忙点夫妻之事她至于晚睡晚起还在会开会的时候睡着吗。

    面对小媳妇凶巴巴且毫无反驳理由的质问,谢宴微微垂眸,态度诚恳低下,“……抱歉,下次不会了。”

    看这两一问一答一吵一闹的,男女老板临走之前,纷纷对视,他们刚才说什么来着——

    被管得服服帖帖的人明明是谢二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