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 > 正文 第97章 卡牌之神(20)
    当乔洛离开王宫, 她第一时间并没有去求证事情的真实性,而是联系周涛。

    《逃生之地》里,除了最信任亓官衡, 第二信任的人就是周涛, 两人一个在卡特帝国,一人在星辰联邦。

    尤其是周涛还是星辰联邦第一卡牌学院的人,第一卡牌学院最近因为吕辉当年杀害一名低级制卡师,并构陷一名高级制卡师抄袭、偷盗对方导师卡牌, 将其送入《逃生之地》游戏服刑十年,顿时第一卡牌学院火了, 火遍全球。

    第一卡牌学院老院长几次谢罪,于事无补,许多家长希望给孩子转学, 学院老师这水平实在让人担心,万一自家孩子遭遇了这种事情,到时候可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还好第一卡牌学院老院长为人机敏, 把周涛和靳云年稳住了, 两人都是第一卡牌学院的学生, 一个是制卡系, 一个是战师系。最关键是跟‘卡牌之神’关系匪浅。

    周涛和靳云年在老院长百般请求下, 最后决定留在学院任职导师一职, 两人在《逃生之地》里的表现也都被众人看在眼里。虽然并没有公布‘卡牌之神’的名头, 但对方一人是那名高级卡牌师的队友, 一人是对方导师的侄子, 怎么看都跟那位高级导师关系匪浅。

    若是他们孩子拜在对方手里, 那岂不是厉害了。正是因为这种因素, 这才稳住了第一卡牌学院退学率。

    第一卡牌学院巷口街道上,

    乔洛和周涛见面,两人相顾无言,半响还是周涛问。

    “你们跑出来了?”

    “我想找哥哥。”乔洛咬着唇说。

    “他……”关于亓官衡的事情周涛也有耳闻,毕竟老院长还想他从亓官衡这边入手,让老祖宗们放第一卡牌学院一马,虽然老祖宗们还没动手,但星辰联邦总统等人已经开始着手清洗内部了。

    这会儿看到乔洛一个小女孩,大老远从卡特帝国跑到联邦来,顿时周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应该过得很好。”

    “我知道,但我只想看他一眼。”乔洛低着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其实我们不该打扰他,他不是我们这种人能接近的。”周涛年龄比乔洛大的多,懂得也多一些。

    “或许离他远一点,才是对你、对我、对他都好的一件事。”他语气里带着一股复杂情绪。

    乔洛有些迷茫,她年纪还小,只觉得有人愿意给她一个糖,她就愿意去追随对方。

    在孤儿院里,园长保护的太好,而在王室里也没人教导她,后来碰到的人是亓官衡和周涛,不得不说,孔真说她命好是真的。

    看似坎坷的命运,却总在拐弯的一刹那,走上明亮的道路。

    就在周涛还想说些什么时候,突然,他脸色一变,道。

    “谁,出来。”

    远处,靳云年跳了出来,看着面前这对男女,他低声道。

    “无论如何,我要见他一面,我还没有向他道歉,当年因为我舅舅的事情当年连累了他。”

    最后三人互看一眼,也没商量出什么事来。

    卡牌之殿,亓官衡还在养身体,突然,苍树来找他,说起话来阴阳怪气,酸到不行。

    “老大,你那些新小弟、小妹到处找你,你不去看看?”

    亓官衡看着苍树一把年纪,还这幅模样,顿时无语了。

    “他们找我?找我干嘛?”亓官衡好奇道。

    苍树冷哼一声。

    “不知道。”

    亓官衡“……”

    他转头问李弘和“弘和,你说。”

    李弘和咳嗽了两声,说。

    “孔泽那个后代是担心你,最开始跟着你的那个男孩陪着她,还有就是你导师他外甥想见你一面,当面道歉,我们知道的事情就这些。”

    亓官衡听到后,顿时沉默了。他知道李弘和的说的三个人是谁,不如意外就是乔洛、周涛和靳云年了。

    只是乔洛和周涛找他还能想通,靳云年找他属实有些想不通。

    “那就安排和他们见一面吧!”

    “老大,你身体还没好呢?”苍树瞪大眼睛道。

    “没事,见一面而已。”亓官衡摆摆手。

    苍树又阴阳怪气道。

    “我看老大就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亓官衡扶额,实在受不了苍树这幅阴阳怪气的模样,许久不见,苍树怎么变成这个德行了。

    “赶紧把他拉下去。”他对李弘和说。

    李弘和偷笑,其他人也忍俊不禁道,顿时气的苍树吹胡子瞪眼。

    大概一个月后,亓官衡能下床行走了。

    李弘和安排三人见了一面。

    卡牌之殿,

    乔洛、周涛、靳云年来到这个神秘的宫殿,据说是当年几位制卡师为了‘卡牌之神’制造的一张五星卡牌。

    当来到卡牌之殿内室后,其他人都离开了,把场地交给四人。

    当乔洛看着对面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脸色苍白,眉目透着一丝冰冷,只是那丝冰冷,却被眉宇间的虚弱却掩饰,看上去分外单薄。

    亓官衡这句身体,之前因为被卡牌之前冷藏,虽然外表看上去依旧年轻,可内里已经逐渐。

    但亓官衡并没有将这点告诉其他人,他只想陪着那些老兄弟们离开,并不想在这个世界长长久久活下去,一具内里问题不断的身体对他来说只要能支撑下去就可以了。

    “你们来了?”

    乔洛嘴唇颤抖,想上前,却被周涛按住,紧接着,三人跪下,行礼。

    “见过老祖宗。”

    亓官衡按照辈分来说,是整个星球所有人的老祖宗,来之前,就有人交代过。

    一句老祖宗,将曾经的战友情谊隔绝,亓官衡有些恍然,第一次听人这样喊他,感觉还有点奇怪。

    “不必这么喊,就跟以前一样就行了。”他说。

    随后,周涛摇摇头,道。

    “不,老祖宗就是老祖宗,跟我们不一样。”

    他不是乔洛那么天真,亓官衡是卡牌之神的身份代表了一道天堑,将双方彻底隔绝。

    这样也好,至少日后打他们算盘的人也会少一些,想通过他们接近亓官衡的人也会烧一些。

    这不是疏远,这是一种保护,保护他,也保护他们。

    乔洛咬着下嘴唇,嘴角沁出血也丝毫不在意,她身子微微颤抖。

    她又是一个人了。

    当初,那声‘哥哥’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亓官衡看了眼乔洛,又看了眼周涛,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不比当年,当年,他能将苍树、宋薇、李弘和等人护在羽翼下,可这个世界太特殊,特殊到他只想陪着以前那些老伙计渡过余生。

    对于乔洛最初只是怜悯,对于周涛最初也只是利用,只是没想到,这些孩子们却上心了。

    一起在游戏里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确实让人难忘。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靳云年身上。

    “听说你想见我?”

    听到亓官衡点名,靳云年下意识抬头,当看到那双眼睛,他眼神闪躲着,却在下一秒又重新抬起头,直视亓官衡双眼,说。

    “没错,我想见你,想当面向你道歉。”

    “不,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你需要道歉的那个人叫司衡,他是我,却不是我,你们可以把他当做是过去的我。”亓官衡纠正他。

    司衡的存在对于世界意识来说,只是为了亓官衡的到来,可是对于亓官衡来说,尊重任务人,是每个快穿者需要保持的一颗敬畏之心。

    很快,就听到靳云年开口说。

    “其实我猜到了,我考第一卡牌学院,就是为了查清我舅舅失踪的事情,当年的事情我也调查了许多,上面关于‘司衡’的一切都跟你很不一样,他在入狱前只是一名普通的制卡学徒,而且还是专攻后勤类型的。可是你不一样,你在游戏里,什么卡牌都会做,甚至还会做星级卡牌。我不相信十年前一个后勤类型制卡师,能在躲藏《逃生之地》里,瞬间变成一名高级制卡师?”

    他深吸一口气,脸色微微发白,道。

    “可出了游戏后,我才知道真相。你说的对,我即便是要道歉,也是该向曾经的‘司衡’先生道歉。”

    “对不起,司衡先生,我冤枉了你,同时也为舅舅的事情,连累你十年牢狱之灾,感到愧疚……”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亓官衡打断了。

    “不,不需要这样,你可以为你冤枉司衡的事情道歉,单不需要为了你舅舅的事情连累他而道歉。因为需要道歉的人并不是你,而是真正的凶徒。你舅舅和司衡都是受害人,该道歉的并不是你们。不过,我想‘司衡’应该不需要那些人的道歉,而是看到那些人得到他们应有的下场这就足够了。”

    吕辉因为谋害俞厌磊,判处死刑;其女包庇杀人罪,又陷害制卡学徒导致对方十年刑期,各项罪名加在一起,从重处罚,判处无期;李奇等人助纣为虐,陷害同学,因事情影响重大,从重处罚,判处20年有期徒刑。

    这些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对‘司衡’来说,对他的老师俞厌磊来说,足够了。

    听完亓官衡的话,半响,靳云年深深鞠了一躬道。

    “尽管如此,我也该为自己的鲁莽送上一句道歉,对不起!”

    这次,亓官衡并没有阻止对方道歉。

    最后,亓官衡将目光投向乔洛,只见乔洛早已泣不成声,亓官衡素来看不得人哭,可这会儿他属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呜呜——”

    整个卡牌之殿内室,仿佛都能听到乔洛低低的啜泣声。

    直到乔洛自己情绪稍微好了一些,才哽咽道。

    “我想——谢谢——”你那个字还没说出口,顿时乔洛情绪又有些绷不住了。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知道哥哥很讨厌看她哭,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很快,她听到一声叹息声。

    “我陪不了你多久,我的余生有限,还想用来陪陪其他老伙计,如果你不介意,以后就把我当哥哥吧。”

    人心都是肉长的,苍树等人对他亓官衡的好,他自然记在心上。可乔洛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到底不如周涛能保护自己。

    日后孔泽还准备废除王室,而她一个小女孩跟自己曾经还有联系,亓官衡还是会有些担心她,担心乔洛会不会跟以前一样被人欺负?听说她以前一直被王室漠视,被学校里一些人欺负,这种种原因,属实让亓官衡放心不下。

    而另一旁听到亓官衡的话,乔洛小跑过去,蹲在亓官衡身边,一边嚎啕一边大喊。

    “哥哥——”她的手不敢触摸亓官衡,因为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敢克制的放在轮椅椅背上,指节发白,眼泪不停落下。

    亓官衡叹了叹气,随后摸摸乔洛的小脑袋。

    “行了别哭了。”

    最后,他将视线落在周涛身上,眼神复杂,道。

    “窝在第一卡牌学院不觉得太小了吗?”

    周涛摇头,说。

    “我只想过平平凡凡的生活,更何况院长人很好,学院里其他人也很好,如果我也离开了,第一卡牌学院或许真的会走向末路。”

    周涛是个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

    “那也好。”亓官衡淡淡道。

    周涛垂下眼帘,眼里多了一丝失望,失望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有些难过。难过于亓官衡并没有对他特意交代什么,难过于亓官衡看重乔洛,安慰靳云年,可这一切同时又是他自己选择的。

    然而,下一秒,他又听到了一句。

    “既然你想窝在第一卡牌学院当个导师,那么日后学习制卡技术可以来找我,别的不说,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我更会制卡的人了。”

    顿时,周涛猛然抬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后来,卡特王室被废,卡特帝国和星辰联邦再次合并为星卡国,首任国长为前卡特议会国长宋词,副国长为前星辰联邦总统担任,再次将卡牌世界发扬光大,继而冲击外星。

    后来,老祖宗们一个个试试,亓官衡送走了苍树、送走了宋薇、李弘和、送走了孔泽、送走了成池,送走了一个个老兄弟们,终于他的身体抗不下去了,轮到了。

    彼时,第一卡牌学院的院长已经换成了周涛,而乔洛则任职前卡特皇家学院、现星卡学院的院长,两人在任期间,正锋相对,都为了学院出更多地制卡师而努力着。

    而在乔洛三十岁生日的,周涛向她求婚了,周涛比她大5岁,曾经只是普通的战友情,却在后来乔洛一天天长大,两人日久生情。

    只可惜,乔洛刚答应周涛的的求婚,亓官衡的身体就垮了下去。

    自曾经在卡牌之殿看到亓官衡后落泪,乔洛再周涛求婚的时候都没有落泪,如今在亓官衡的床边,再次落泪,哭泣道。

    “哥哥,求你在撑一会儿,你还没参加我的婚礼呢?”

    亓官衡嘘着声,笑道。

    “周涛对你很好,我可以放心走了。即便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可是,我会永远祝福你的。我的妹妹会幸福的,咳咳……”

    他说着说着,逐渐剧烈咳嗽起来。

    “……会一辈子都会幸福的。”他拼着剧烈咳嗽说完了那句话。

    “只是,我太累了,想睡了——”

    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虚弱。

    乔洛泪如雨下,跪在床边,哭着祈求道。

    “哥哥,我会幸福的,求你别睡啊,别睡啊!”

    半响后,周涛伸出手,试探着亓官衡的鼻息,很快身体剧烈颤抖,他眼角落下一滴泪。

    “队长,一路走好。”

    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如苍树前辈他们一样,再次见到你,他想。

    会有那么一天吗?或许会有呢,谁也不知道。